零零看书 > 大戏骨 > 1630 永不言弃

1630 永不言弃

沿着医院又长又宽的走廊一路前行,即使穿着外套,依旧可以感受到那股无处不在的冷空气团团围绕着,却分辨不清楚到底是通风口太多,还是心情压抑所造成的错觉,但蓝礼的腰杆却挺得笔直笔直。

虽然现在淤青部位依旧有些僵硬,如果上蹿下跳的话,势必还有疼痛;但现在这些对于蓝礼来说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正在与命运抗争,他们正在与死神抢人,他必须挺直腰杆,绝对不会退缩妥协!

刚刚,蓝礼简单进食了一些水果沙拉和玉米面糊,之后还喝了大半杯热牛奶,因为将近一整天没有进食,不用着急地一顿吃饱,稍稍休息片刻再进食,循序渐进地补充能量;但现在,身体还是重新恢复了些许体力。

瑞恩和安迪等人熙熙攘攘地把整个病房拥挤得满满当当,一个个都紧张无比地注视着蓝礼,这让他自己也是哭笑不得。

但蓝礼也知道,保罗现在还没有苏醒过来,而自己又莫名其妙地昏倒,只怕每个人都成为了惊弓之鸟,于是,蓝礼也连连安慰他们,强调自己没事,只是体力透支而已,接下来保证睡眠质量就没有大碍了。

其实,相较于蓝礼来说,鲁妮和安迪等人的状态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们都是彻夜未眠,硬生生地熬了一天一夜,而且还是备受煎熬,现在一个个都是身心俱疲、心力交瘁。

蓝礼主动劝告大家都收拾一下,先回家好好休息。医院这里,保罗家人依旧坚守岗位,保罗的两个弟弟和两个妹妹全部都留在了医院,他们之间可以交换值班,这里暂时不需要担心,所以蓝礼也主动表示,“我也需要回家调整调整。”

确定了蓝礼的态度之后,大家这才纷纷点头同意,收拾东西,准备回家。

在正式回家之前,蓝礼还是需要探望一下保罗。因为现在保罗依旧处于昏迷阶段,即使是家属也只能每天探望一次而已,所以,蓝礼只是准备在病房外面探望一下,而后就跟着大家回家,于是他独自一个人前来。

一路走走停停,在护士的指引之下,蓝礼总算是没有迷路地找到了重病患者病房。

保罗居住的是单人贵宾病房,个人隐私自然是有所保障的。

在进入重病患者病房区域之前,本身就搭建了一层障碍,确保无关人员不能随意地闯入特殊区间之内。

而进入病房之后,整个房间可以分为两个部分,从走廊推开病房进入,外面是看不到里面任何景象的,确保了私密的独立空间;进入房间里就是一个小小的待客室,有沙发有茶几有咖啡机有卫生间,值班人员或者家属都可以在这里停留片刻。

离开待客室之后,经过一个小小的隔音走廊,里面才是真正的病房。隔音走廊之上搭建了一个探望窗口,可以看到病房里的大致情况;而走廊尽头则是一个透明通道,每一位进入病房之中的访客都需要完成消毒,然后才可以正式进入里面病房。

站在泛着微光的安静走廊里,蓝礼静静地注视着躺在病床之上的保罗,恍若隔世。

保罗的身影被掩盖在大片大片的白色之中,面容五官都有些看不清楚,只能看到各式各样的管子从他的身体延伸出来,连接在吊瓶之上,疗愈着他的身体;那张模糊的脸庞似乎看不到什么血色,就这样www.00ks.org无声无息地沉睡着,仿佛那个无菌空间把时间也凝固住了一般。

但,监视器之上却可以看到心脏平稳而有力的跳动,那上下浮动的心跳曲线正在传达着生命的气息,这就已经足够了。保罗依旧活着!保罗真的还活着,就这样活生生地躺在眼前,从死神的利爪之下逃过一劫。

蓝礼嘴角的笑容不由轻轻上扬了起来,无声地说道,“嘿,保罗!”话语还没有来得及挣脱喉咙的束缚,就这样消失在了唇齿之间,然后视线就不由再次模糊起来。

嘿,保罗。

简简单单的一声招呼,却已经跨越了生死的界线。再次见面时,就已经是截然不同的一段人生了。

“你个疯子。”蓝礼低声呢喃地说道,“拔管协议?你是不是疯了?居然把这样的权利交到了我的手中?所以,我们上次在冲浪的时候,你故意提起这件事,就是因为这个吗?你希望由我来选择拔管吗?你到底是信任我?还是陷害我?你知道的,如果我真的选择了拔管,那么梅朵一辈子都不会原谅我的。”

说着说着,笑容之中就渗透了一抹苦涩。蓝礼不得不停顿下来,让再次涌动起来的心绪重新平复下来。

“我抗议。我表示强烈抗议!这样的责任,我绝对不想要承担!你起来之后,第一件事就是记得把我的名字改掉,知道吗?我们就这样说定了!我在梅朵心目中的形象多么完美,我可不想要制造任何破坏,你说,对吧?”

阿斯克勒庇俄斯从哈迪斯手底下拯救了希波吕托斯,间接地导致了阿斯克勒庇俄斯被宙斯用雷矢劈死,但阿斯克勒庇俄斯却从来不曾后悔过,因为那是他的坚持好信仰,即使站在了众神的对立面,他也毫不犹豫地这样做了。

现在,蓝礼也是如此。

“事情还没有完。”

“保罗,知道吗?事情还没有完,你仅仅只是打赢了第一战而已,接下来还有漫长的战役!我需要你振作起来!我需要你继续抗争下去!明白吗?快点醒过来,然后我们一起去冲浪!再一起去滑雪橇!还记得吗?你说过想要尝试跳伞的,我可以当你的老师,整个天空都是属于我们的,怎么样,听起来是不是非常令人期待?”

“保罗,你的故事不应该就这样结束,你和梅朵还有大把大把的未来在前方等待着,你还记得自己答应过梅朵什么吗?你应该成为一名好父亲的,你需要陪伴着她寻找毕业舞会的舞伴,你需要陪伴着她前往大学学习,你需要陪伴着她寻找到自己心爱的另一半,然后护送着她走进礼堂。”

“保罗,这不应该是结束。”

“还有……还有……”

蓝礼的声音不由再次开始微微颤抖起来,短暂地泄露了自己的懦弱和恐惧。

“还有,我需要你的支持和帮助。我已经错过了海瑟,我不能再错过你。我知道我知道,我非常自私。但,能不能就让我自私这一回,就这一回。”

“有时候,我真的真的真的很害怕,害怕全世界只有我一个人……”

“我需要你做我的朋友,我需要当全世界都站在对立面的时候,依旧坚定不移站在我这边的朋友!我需要你坚持在我身边!”

“保罗,海瑟坚持战斗到了最后一刻,你也应该战斗到最后一刻。”

“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我们不是说好自立门户拍摄一部电影吗?我已经开始构思了,瑞恩和杰克他们也都愿意参加,现在事情已经闹大了,开弓没有回头箭,后悔已经太迟了,更何况,这是你自己提出的意见,如果你反对的话,估计所有人都要开始讨伐你了。所以……所以,不要放弃,保罗,不要放弃。”

深呼吸,再次深呼吸。

蓝礼将自己微微颤抖的心绪严严实实地隐藏起来,视线落在了那依旧没有任何动静的苍白脸庞之上,而后就转身离开。

这场战斗还没有结束!不管前面的难关到底是什么,刀山火海,阿鼻地狱,他都将披荆斩棘地坚持到底!还有什么难题,尽管放马过来!

蓝礼挺直了腰杆,昂首阔步地离开了病房。蓝礼,再次成为了那个熟悉的蓝礼,自信满满、沉着冷静、处变不惊,即使是死神的镰刀已经架在了脖子上,也绝对不会轻易妥协的那个蓝礼,他现在终于回来了。

离开病房,蓝礼迈着坚定不移的脚步,沿着走廊延伸的方向,迈开了脚步。

推开眼前深蓝色的大门,从重病患者特别部门来到了普通患者所在的住院部,但还没有来得及继续前行,就看到了站在眼前的范-迪塞尔。

迪塞尔的光头和体型着实太过惹眼,无论走到哪里都是当之无愧的焦点,轻而易举就能够吸引视线,更何况,此时迪塞尔就站在了不到五步远开外的地方,那就更加无法错过了。

不过,此时迪塞尔正在忙碌着,没有能够第一时间注意到蓝礼

“我保证,我们只是在走廊外面拍摄两张照片,绝对不会进入到病房里面的;更加不会影响到病人休息。”

“如果你不相信的话,你们可以跟随着我一起进入里面,时时刻刻在旁督促!我是认真的,我们只需要门口的照片就可以了。”

“我知道,我知道!保罗的家人已经告诉我了,我也没有要求进入病房里。现在保罗需要休息和静养,我全部都知道。我保证,我不会进去,他们就更加不会进去了!你难道不认识我吗?我是范-迪塞尔,我怎么可能拿我的名声冒险呢?”

“这两位,他们就更是如此了。”

“相信我,真的真的,请务必相信我。你真是一点都不懂得变通,那不如这样,我自己一个人进去,可以吗?为什么?为什么我自己进去都不行呢?什么?还要取得保罗家人的同意?他们肯定会同意的!我和保罗的关系,你难道一点都不了解吗?”

“我是他最好的朋友!”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