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大戏骨 > 1708 死灰复燃

1708 死灰复燃

安德鲁按照父亲的期许重新回到了按部就班的生活,爵士似乎永远地从他的生活里消失了,就连房间里的海报都已经消失不见,彻彻底底地变成了一名普通大学生,也变成了纽约这座世界之都里芸芸众生中的一员。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安德鲁的生活就将和妮可一样,完全恢复平静。

一个偶然的机会,安德鲁路过一间爵士酒吧,意外注意到表演嘉宾居然是泰伦斯-弗莱彻。鬼使神差地,他进入了酒吧,看到了正在弹奏钢琴的弗莱彻;但安德鲁正准备离开的时候,视线却和弗莱彻对视上了,于是他不得不选择了留下来。

弗莱彻被谢尔佛学院开除了,他表示应该是肖恩-凯西那一届的家长背后捣鬼;同时,对于家长们的态度和想法表示了遗憾。

“我想,人们根本不知道我在谢尔佛到底做什么,我不是去指挥的,弱智也可以摇摇胳膊控制节奏;我是去逼迫他们突破极限的。我相信那是……那是绝对不可或缺的!不然只会浪费下一个路易-阿姆斯特朗,或者下一个查理-帕克。”

弗莱彻如此说道,安德鲁的嘴角不由勾勒出了一抹浅笑。

“我告诉过你那个查理-帕克怎么成为查理-帕克的故事,对吧?”尽管安德鲁依旧记得,但弗莱彻还是再次讲述了一遍,乔-琼斯是如何羞辱打压查理-帕克、而查理-帕克又是如何通过练习成长起来的,弗莱彻的眼神里流露出了惊叹和赞赏,如果没有乔-琼斯的咒骂和激励,爵士乐领域就将缺少一个大师,“对我来说,那绝对是一个悲剧。”

“但是这就是现在大家所想要的。人们还纳闷为什么爵士已死。你去看看每一家星巴克里面摆放的’爵士’专辑就知道了。英语里面没有比’不错’更加伤人的两个字了。”弗莱彻满眼都是哀伤和扼腕。

安德鲁若有所思,“那难道没有一个底线吗?你越过了底线,然后就把下一个查理-帕克直接劝退了呢?”

“不,当然不会。因为下一个查理-帕克永远都不会被劝退。”弗莱彻斩钉截铁地说道。

安德鲁似乎有所感触,那双眸子里的光芒又一点一点地重新聚集起来,眼底深处的情绪正在悄然翻涌着,与进入酒吧之前平静而低调的模样有着翻天覆地的变化,就好像……沉睡的灵魂重新苏醒了一般。

在夜晚即将结束的告别时,弗莱彻发出了邀请,“我现在正在练习的那支乐队,即将在爵士音乐节(jvc)之上表演,鼓手还是差口气。你懂得我的意思吗?我用的全部都是音乐室乐队的曲谱,’大篷车’、’鞭打’,我需要一个能够把曲谱全部背下的鼓手。”

“瑞恩-康纳利呢?”安德鲁询问到。

“他一直都是我用来激励你的动力而已。”弗莱彻如此说道。

“特纳?”

“特纳转职学医了,我想……他可能就被劝退了吧。”

弗莱彻就这样静静地注视着安德鲁,而安德鲁也没有说话,同样静静地注视着弗莱彻。

慢慢地、慢慢地,安德鲁眼底深处的火焰就恰巧点燃,瞳孔深处的生机似乎正在一点一点地重新苏醒,那抹亮色在浅褐色的瞳孔之中悄悄流转着,似乎正在思考,似乎正在踌躇,但内心深处却已经早早做出了决定。

一个眼神,从颓废到明亮,从犹豫到坚定,从死灰到绚烂,不需要语言的辅助和补充,却已经说明了太多太多。

他终究是属于爵士的,从灵魂到皮囊,从思想到指尖,都是如此。因为,瑞恩-康纳利沦为了平庸,卡尔-特纳选择了放弃,而查理-帕克是不会被劝退的,他,才是弗莱彻的查理-帕克。

……

安德鲁重新翻找出了自己的架子鼓,重新开始练习曲目,没有多余的镜头交代,却可以从细节之中发现,他的手指和虎口等部位再次贴上了创口贴,似乎可以看到隐隐深处的血渍。

这是练习的痕迹。

安德鲁小心翼翼地在手机里翻找到了妮可的电话号码,拨通之后,发出了邀请,希望妮可能够过来参加爵士音乐节;妮可的声音依旧明朗甜美,却稍稍有些迟疑和疏离,她不是那么愿意前往却又不忍心直接拒绝,于是她表示,需要询问一下她的男朋友。

事情就明朗了。

正方形的特写镜头里,安德鲁静静地坐在床沿,手机听筒里传来妮可的声音,眸子里的光芒就这样微微黯淡下去,隐隐流淌出一抹苦涩,但随即就演变成为了唏嘘和无奈,甚至还有些嘲讽,即使是他自己都不知道在期待着什么。

挂断电话之后,安德鲁高高上扬起来的嘴角弧度依旧保持着,但视线里的焦点和焦距却正在缓缓溃散,失落而迷茫、困惑而悲伤,那种孤寂和落寞的灰色就这样在眼底缓缓氤氲翻涌,随后就他垂下了眼帘,所有情绪就消失殆尽,重新恢复了波澜不惊的模样。

他依旧是他,但他终究已经有些不同了,却没有人知道,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也许这就是成长的代价。

……

音乐节到了,安德鲁准备就绪地来到了卡内基音乐厅,隶属于林肯中心的一部分,这就是全世界最顶级最盛大的舞台,每一位爵士乐团表演者都梦寐以求的巅峰舞台,当初在家庭聚会里,父亲就曾经反问过:你是否有机会登场林肯中心的舞台?

今晚,他就即将登上这片舞台,而父亲吉姆则是受邀前来的唯一家人。

他不认为妮可和她的男朋友会出现。

站在后台,弗莱彻和颜悦色地面对着这支全新的乐队,“对于那些第一次参加jvc的成员,估计除了卡尔之外都是第一次。今晚可以改变你的人生,观众席里的家伙们只需要一通电话,你就可以成为一个’蓝色音符’的签约乐手、一个emc客户、一个林肯中心的首席。”

安德鲁的笑容再次绽放,希望重新回到了双眸之中。

“但另一方面,如果你搞砸了,你最好考虑转行。因为这些人的另外一个特点就是,他们永远不会忘记。”弗莱彻的话语让安德鲁www.00kxs.com若有所思,下颌线条就稍稍收紧了起来。

乐团正式登台了。

安德鲁顺利落座,然后就看到了全场观众,那朦胧的奶黄色光晕投射过来,让他的视线变得有些模糊,眼前只能够看到黑压压的一片,所有一切都变得不太真实却又无比真实起来,他的手掌开始微微颤抖,翻过来一看,汗水已经湿透了掌心。

长长吐出一口气,安德鲁将手掌蜷缩起来,重新镇定了下来,抬起头瞥了一眼曲谱架,“鞭打”的曲谱就摆在最前方,然后呼吸就渐渐稳定了下来。

全场掌声之中,弗莱彻走上了舞台,但前往指挥席之前,他的脚步在安德鲁面前停了下来。

安德鲁抬起头,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他知道弗莱彻对待自己总是特别的,他们之间的羁绊也是特别的,弗莱彻希望他能够成为他的查理-帕克,这也是他的愿望,也许,今晚就能够成为这样的机会。

但弗莱彻的话语却让安德鲁的笑容僵硬住了,“你以为是我一个/傻/逼/吗?我知道是你。”

没有多余的话语,安德鲁的后背就爬上了一连串的鸡皮疙瘩,冷颤一个接着一个,根本停不下来,但他却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只能眼睁睁地目送着弗莱彻转身走上了舞台,整个大脑都已经陷入了当机状态。

“……我们会演奏一些常规曲目,但在那之前,首先为你们带来的是一首全新曲目,来自蒂姆-西蒙尼创作的全新曲子名字叫做’上摇’。”

全场观众都屏住了呼吸,因为他们注意到了安德鲁的曲谱架之上,根本就没有“上摇”的曲谱,一招釜底抽薪就直接将安德鲁推向了绝境,安德鲁想要落荒而逃,但弗莱彻甚至没有给予他这样的机会,直接就开始了演奏。

安德鲁完了,彻彻底底地完了。

即使是业余观众都可以看得出来,安德鲁完全手足无措,勉强试图击打一些鼓点,却连切入点都没有,那就是一场彻头彻尾的灾难。在任何场合的任何表演,这都是致命失误,更何况是在卡内基厅的爵士乐音乐节开场呢?

安德鲁手忙脚乱地试图击打出一些鼓点来,但他的演出简直惨不忍睹,观众所感受到的煎熬甚至比安德鲁还要严重。

但弗莱彻依旧没有停止表演,整个爵士乐队就分裂成为两个部分:好的部分和爵士鼓部分。

表演结束,安德鲁甚至无法抬起头来,那股深深的无力和绝望,拖拽着他的脚踝缓缓下沉;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意气奋发、扬眉吐气的弗莱彻,他来到了安德鲁的面前,低声说道,“我猜,你就是没有这样的天赋。”

安德鲁注视着正前方的观众,眼神里的希望光芒就这样化作了一片死寂,他知道自己的职业生涯就这样彻底画上了句点,没有任何翻身的可能了,不甘和愤怒的情绪都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只是被耻辱感所支配,脑海里唯一的想法就是:远远逃离。

如同丧家之犬一般,惊慌失措地逃离这片音乐圣地的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