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大戏骨 > 1800 登台演出

1800 登台演出

短暂的广告时间结束,直播镜头再次切入,艾伦-德詹尼斯坐在了观众席的人群之中,微笑地对着镜头说道,“我坐在了扎克-埃夫隆的位置,因为他即将登台。女士们,先生们,扎克-埃夫隆!”

舞台右侧,扎克-埃夫隆笑容满面地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晚上好,很荣幸能够站在这里介绍下一位表演者。”扎克笑容满面地说道,“我到底应该如何形容这位表演者呢?一位演员一位歌手一位艺术家,全球女性的梦中情人,每一位梦想家的榜样,亦或者是……蓝礼-霍尔?”

不需要更多的语言介绍,一个名字就已经足够了,全场掌声迫不及待地响了起来,扎克也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女士们,先生们,’醉乡民谣’里那首动人的’王后简之死’,让我们欢迎,蓝礼-霍尔阁下。”

谁能够想到,蓝礼有史以来首次在颁奖典礼的正式演出,不是发生在格莱美,而是发生在奥斯卡呢?

鼓掌声,口哨声,欢呼声,尖叫声……整个杜比剧院都变得热闹非凡,每个人都以自己的方式表达着内心的期待。

全场灯光熄灭。

当聚光灯再次亮起的时候,勒维恩-戴维斯就这样出现在了众人面前:洗得发白的墨绿色格子衬衫,领子似乎已经起毛了;皱巴巴的深褐色外套,隐隐约约还可以在肩头和衣摆发现咖啡渍;微卷的短发显得凌乱而不羁,随意地耷拉下来,遮掩住了眉宇的愁绪;微微低垂的脑袋,灯光穿过发丝和睫毛洒落下来,勾勒出脸庞的模糊轮廓。

一把吉他。一把椅子。一束灯光。

恍惚间,时光就再次回到了六十年代的煤油灯酒吧。

他就这样坐在一把四脚矮凳www.00ks.net上,吉他支撑在膝盖上,没有任何花哨的舞台背景,也没有任何华丽的霓裳华服,即使是在奥斯卡的舞台上,他也依旧是那个兜兜转转困在原地的落魄民谣歌手,似乎什么都没有改变过。

表演没有立刻开始,而是沉默了两秒,全场观众都不由屏住了呼吸,然后就可以看到光线穿过吉他琴弦的轨迹,尘埃在琴弦之间上下翻飞着,静谧而灵动,有那么一刹那,时光似乎就停驻在了那修长而有力的指节上,把光影都定格了下来。

这是一个异类。

在奥斯卡颁奖典礼行云流水的进行过程中,时间却突然地放慢了下来,呈现出了截然不同的风格。人人都在吐槽着,奥斯卡颁奖典礼越来越冗长,观众的流失也越来越严重;而现在蓝礼还故意放慢节奏,这不是和收视率作对吗?

但这就是“醉乡民谣”,这就是“王后简之死”,这就是蓝礼-霍尔。

如果有人愿意沉淀心绪,多一些耐心,不需要太久,两秒,仅仅只是两秒而已,让自己安静下来,然后认真地等待着,生活的浮躁和急切就会呈现出另外一番模样。

琴弦,拨动了。

舒缓而悠扬的旋律与奥斯卡现场的气氛格格不入,甚至好像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但刚刚那两秒的停顿却奇妙地将时间和空间隔离了开来,心绪反而是缓缓沉淀了下来,不由就歪着脑袋,静静地开始欣赏起来,这就好像是进入了一个乐符构建的时空隧道般,从2014年的杜比剧院进入1961年的煤油灯酒吧。

“王后简躺在产房里,已有九日九夜多,直到她的女仆精疲力竭,再也无力支撑……再也无力支撑。”

悠扬的旋律,听起来似曾相识,有点像是“醉乡民谣”开场的那首“绞死我吧,绞死我”,但节奏和曲调却更加舒缓,如同初春三月滑过耳边的轻风,带着些许寒意也藏着些许暖意,轻轻地柔柔地落在了胸膛的柔软之上,不经意间就拉扯出了淡淡的哀伤和失落。

“我的好仆人呀,我的好仆人,亲爱的你们,我能否恳求你们,剖开我身体的右侧,寻找到我的宝宝?寻找到我的宝宝。”

音乐似乎就有这样一种奇妙的魔力,在潺潺流动的旋律和轻轻哼唱的歌声之中,周遭一切就这样安静了下来,然后耳边就隐隐约约地传来了篝火正在噼里啪啦作响的动静,四周光线不知不觉就黯淡了下来,仿佛严严寒冬,所有人围坐在野外的篝火堆边,手里端着一碗滚烫的土豆汤,用力拉了拉披在肩头的毛毯,左脚和右脚互相摩擦着,试图寻找到些许温暖。

就在此时,一名路过的吟游诗人拉着自己的马匹走了过来。

只见他将马栓在了旁边的枯树上,摘下帽子,也在篝火旁边落座,从怀抱里掏出了老烟斗,“叩叩叩”地在鞋底敲了敲,而后慢条斯理地重新为烟斗塞满了烟丝,点燃之后,用沧桑而沙哑的嗓音说起了王后简的故事,娓娓道来的声音在萧萧寒风之中沾染上了少少伤感和遗憾。

“‘哦,不可以的’,女仆们哭喊着,’这件事是我们绝对不能做的,我们会立刻上报亨利国王,听听他的决定。”

“亨利国王听到了噩耗,亨利国王感到了产房,他说,’哦,看看我的女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你的眼睛,为何如此灰暗?’”

“亨利国王,亨利国王,能否请求你为我做一件事?能否请求你剖开我身体的右侧,寻找到我的宝宝?寻找到我的宝宝?”

温柔的语调之中却隐藏着挥之不去的哀伤和痛苦,不是放声哭喊的绝望,也不是撕心裂肺的挣扎,而是挥之不去的疲倦,饱经风霜过后的步履蹒跚,似乎再也无法承载肩膀之上的重量,只是一路跌跌撞撞地前行着,却看不到终点也不明白方向,曾经鲜活的希望就如同王后简肚子里的宝宝一般,似乎正在一点一点熄灭。

灯光。吉他。歌声。

整个世界是如此简单却也如此纯粹,似乎一点点异色都容不下;却是如此动人又如此美妙,似乎任何东西加入进来都是多余的。

“‘哦,不’,亨利国王哭泣着,’这件事是我绝对不能做的。如果要我失去英格兰之花,我宁愿一并失去她的枝叶。我宁愿一并失去她的枝叶。’”

蓝礼的歌声没有太多的起伏和修饰,在吉他干净清澈的弦音伴奏之中,仅仅只是以最朴素的方式来呈现,但尾音之中的淡淡失落却如同涟漪一般袅袅漾了开来。恍惚之间,仿佛可以再次看到那个背影,在冰天雪地之中孤独前行,四周的茫茫白雪覆盖得严严实实,似乎除了他之外,就再也看不到其他人了,但他依旧在前进着,疲惫而茫然却始终不曾停下。

缓缓地,蓝礼抬起头来,正面迎向了观众们的视线。

在轻盈而动听的间奏旋律之中,蓝礼的眼睛坦然而诚恳地接受了所有的打量,那抹历经沧桑之后的平静、那抹惊涛骇浪过后的疲惫、那抹毅然决然的坚定,悄然隐藏在眼神之中,在一个个弦音的翻飞和雕琢之中渐渐变得清晰起来,失落和迷茫过后的坚毅,遍体鳞伤之中却依旧拒绝投降放弃的执着,如同无人之地里盛开的一抹嫩绿重新点燃了希望。

上帝!

这……这难道是……这难道是“醉乡民谣”的结局延伸?

如此想法着实太过大胆也太过疯狂,但却无法遏制地开始在脑海深处涌动起来。

“醉乡民谣”的故事最后,勒维恩跌坐在酒吧巷子口,眼神茫然而失落地注视着远端,却没有留下一个答案。没有人知道,勒维恩是否还将继续坚持还是选择回归平凡,答案就隐藏在每一个观众的心底。

而现在,此时此刻,就在奥斯卡颁奖典礼的舞台上,正在表演“王后简之死”的蓝礼又或者说是勒维恩-戴维斯,他正在重新站立起来,即使伤痕累累,即使精疲力尽,即使漫无目的,他也将继续走下去。

在这一刻,音乐与角色完美地契合在了一起,旋律与表演互相纠缠在了一起,然后嘉宾们就再次回到了1961年的煤油灯酒吧,欣赏着勒维恩再次登台的演出,他正在低声演唱着:

“人们载歌载舞,在王子诞生的那天;但可怜的王后简,我最深爱的,如同冰冷石头般躺着,永久长眠。”

没有旋律,只是清唱,那悲伤而孤独的歌词在唇齿之间千回百转,将那说不清道不尽的错杂情绪全部都讲述得清清楚楚,留给每一位听众细细咀嚼细细品味,个中滋味只有自己能够体会。

“永久长眠。”

当最后一句歌词演唱完毕,他就这样缓缓闭上了眼睛。缓缓地,缓缓地,无尽的疲惫就这样一点一点流淌出来,然后那些情绪就从眉宇之间滑落到了嘴角,而后顺着肩膀慢慢地滑落下去,洒落下来的聚光灯就这样勾勒出了那个疲惫的肩膀轮廓。

演唱,结束了。

现场导演似乎也愣住了,没有第一时间掐掉灯光,也没有第一时间切入后续,甚至没有第一时间调动镜头,而是放任情绪就这样在空气中缓缓扩散开来,一秒,两秒……似乎与开端的两秒沉默形成了呼应,奇妙地把时空壁垒再次树立起来,也将煤油灯酒吧的记忆悄悄地留在了每一位嘉宾的内心深处,成为自己独特的私密角落。

没有人可以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