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大戏骨 > 1847 计高一筹

1847 计高一筹

蓝礼致电史蒂文-斯皮尔伯格,告知了托马斯-图尔试图炒作绯闻的计划。

但也只是绯闻计划而已,避重就轻地忽略了厢车m.00kxs.com的事情,这叫做对症下药同样的事情对于不同人来说的重要性是不同的,关于厢车,时候到了,应该知道的时候,史蒂文就会知道了。

更何况,对于史蒂文这样的顶级制作人来说,他知道事情的影响力却无法如同演员一般真正地感同身受,毕竟,史蒂文距离“新人导演”的位置已经太过久远了,幕后工作人员根本不敢轻易给他使绊子,就好像帕特里克的态度,这是一样的对他们来说,“厢车”话题的重要程度远远比不上原则性的宣传计划。

“史蒂文,我只是想要好好拍摄这部作品。”这是蓝礼的真心话,但放在此时也未必没有示弱的意思。

史蒂文马上就品味了出来,他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小家伙,没有必要在我面前不断地强调这件事。”

对于蓝礼,史蒂文可以算是一路注视着他成长起来的,而蓝礼的纯粹与专注也让史蒂文再次想起了梦工厂,老实说,他真心希望好莱坞能够好好珍惜蓝礼的存在,“放心吧,宣传计划的事情就交给我吧,你就好好演戏。”

史蒂文的大包大揽让蓝礼也露出乐真诚的笑容,“谢谢。”

但史蒂文却立刻识破了蓝礼的“诡计”,“哈,你专程给我打电话,不就是希望我能够帮助你解决问题吗?不用假装了,我知道你是一个聪明的家伙。”

“计策还是奏效了,不是吗?”蓝礼也没有否认,坦然地承认了事实,这让电话另一端发出了一阵浑浊的笑声,气氛格外友好。

史蒂文连连摇头,声音里有些无奈,还有些长辈对晚辈的包容,“托马斯的事情,你就不用担心了。专心把注意力集中在电影上吧。我相信,这部作品的表演对你来说应该不是什么难事,你可以和科林多聊聊对角色、对剧本的看法,然后看看科林如何理解消化,也许你们可以碰撞出火花,对电影来说是好事。”

史蒂文坚持采用蓝礼出演“侏罗纪世界”,不仅仅是看中了蓝礼的演技和市场号召力,更多还是看中了蓝礼赋予电影的特点和气质,往往具备了他自己对角色、对剧本的理解,这一份功力对于演员来说是非常难得的。

千万不要小看了演员之于商业电影的作品,“夺宝奇兵”和哈里森-福特就是互相成就了彼此的典范。

蓝礼可以感受到史蒂文的真诚,他也毫不讳言地聊起了自己对剧本和角色的一些看法,与史蒂文交流了起来。谈话就这样偏离了原本的轨道,两个人真挚而投入地谈起了工作,通话时间也比想象中拉长了许多。

挂断电话的时候,手机已经微微发烫了,蓝礼这才意识到他们闲聊了许久,没有过多调整,蓝礼紧接着就拨通了朗-梅耶的电话。既然战役已经打响,蓝礼也就决定把这场战争的格局完全扩散开来,就如同围棋博弈一般,前期布局就开始有条不紊地展开了。届时就看看,到底谁才能够笑到最后。

与朗-梅耶的通话,蓝礼的表现非常强硬,强烈质疑“绯闻计划”的合理性与真实性,强调了自己的专业立场,他不排斥宣传计划,但对制造“绯闻”却一点兴趣都没有。这通电话的通话时间就比较正常了,朗-梅耶确定了蓝礼的立场,而后客套寒暄了一阵,就结束了通话。

蓝礼随后又拨通了安迪-罗杰斯的电话,把绯闻和厢车的事情都告诉了安迪,并且把自己的处理方式以及后续计划也都告知了安迪,紧接着安迪提出了一个非常有趣的提案:

“我是说,我们应该把事情告诉朗-霍华德。”面对蓝礼的诧异,安迪又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话语。

蓝礼哑然失笑,“你的意思是,告状?”不同于史蒂文和朗-梅耶,而是真正意义上地向“家长”告状。

安迪却是没有任何心理负担地点头承认了,“当然。这样的事情,我们必须告状。”

“布莱丝不会希望她父亲知道的。”对待家人的处理方式,蓝礼还是比较谨慎既然布莱丝隐瞒了自己的姓氏,这就意味着她不希望朗-霍华德过多干预她的事业,自然也不希望朗-霍华德帮忙处理这些烦不胜烦的黑幕,布莱丝还是愿意自己来处理应付。

安迪则没有蓝礼的担忧,“我知道。即使我们不告诉朗,他也总是能够知道的;现在,我们把消息传递给朗,一方面是摆明你的立场,另一方面则是友好通知,至于朗是否决定插手,而布莱丝又如何应付,这是他们父女之间的事情。你觉得,我们闭嘴的话,朗会感谢我们吗?”

如果最后剧组真的决定制造绯闻,布莱丝和塞斯的婚姻面临挑战还是其次,真正的核心问题是布莱丝的个人私生活将完全暴露在媒体之上,而且是以一种低级消费的方式,这与布莱丝一贯低调的风格完全不符,对她的生活也是一种严重伤害远远比蓝礼要更加严重。

“我明白。但我的建议是,即使要爆料出来,我们也应该告诉布莱丝,而不是告诉朗。”蓝礼明白安迪的算盘,却终究还是没有办法认同因为霍尔家的复杂关系,蓝礼对于家庭事宜的处理方式都略显小心,但蓝礼也不是善良的天使,既然已经告知了史蒂文和朗-梅耶,他也就没有打算息事宁人,“不过,这只是我的建议,你和莉迪亚商量过后,你们来决定怎么处理吧。”

安迪终究没有办法完全理解蓝礼的想法,他稍稍沉吟了片刻,“我会认真思考你的意见。”这就是他所能做的全部了;而后,安迪接着说道,“至于托马斯的话,你就打算这样吗?仅仅依靠斯皮尔伯格或者梅耶的施压,他们很难完全控制住托马斯。这件事估计不会那么快结束。”

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

但安迪其实也知道,当制片人达到了托马斯-图尔的如此级别,其实就好像演员达到了蓝礼的如此级别,想要彻底击溃对手,这都可以说是难于登天的一件事。除非是传奇影业连续多部作品的投资全部惨败,托马斯的剩余价值完全被榨干;否则,他是不会彻底出局的。安迪还是忍不住想要知道蓝礼的打算,特别是经历了范-迪塞尔的事情之后。

“托马斯不是范,事情肯定没有办法简单解决,但这也不意味着我就会束手就擒。”蓝礼依旧是云淡风轻的样子,话语里渗透出来的丝丝寒意让安迪有些不寒而栗。

安迪迟疑了一下,以打趣的口吻说道,“蓝礼,自从拍摄了’爆裂鼓手’之后,我觉得你是不是就变得越来越黑暗了?”

准确来说,是因为蓝礼对待迪塞尔和托马斯的处理方式和手腕,也包括了之前的梅丽莎。这才使得安迪有了如此想法。

“哈。”蓝礼直接就笑了起来,“不,安迪,事实上,结束了’爆裂鼓手’的拍摄之后,我整个人都变得更加轻松也更加阳光了,那些负面情绪都遗留在了那部电影里。”这是事实,“你之所以有这样的感觉,只是因为看见了我在表演之外的一面罢了。”

说着说着,蓝礼的心情就不由愉悦轻盈起来,因为他脑海里不由想到,如果是伊迪丝和亚瑟听到了安迪这番话,他们应该会强烈抗议、剧烈反对;就连安德烈应该都无法苟同。那场面势必非常有趣。

“安迪,请放心,我知道我自己正在做什么,我没有迷失。”蓝礼收敛了笑容,诚恳地说道。

也许其他人可能迷失在名利场的光鲜亮丽和幕后黑暗之中,但蓝礼却不会。

因为世袭贵族出身的累积和沉淀,更因为他的迷惘和失落都已经在托尼奖登顶实现egot的那个夜晚的那场派对之中全部烟消云散,那是他唯一的一次茫然和遗失;现在的他,足够坚定也足够睿智,他能够坚守住本心,不会迷失方向。

安迪长长地舒出一口气,紧接着就听到蓝礼调侃的声音,“安迪,你是我的经纪人,但你现在却像是我的心理医生,还是说,你准备改行当保姆了?”

“滚开!”安迪毫不留情地就以粗口做出了还击,但眼底的笑意却不由满溢了起来,“我只是担心你某天成为了疯子,然后记者们过来询问我,事情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却回答不上来,那就不太专业了。”

“这一天到来的时候,我会提前通知你的。”蓝礼也一本正经地说道,“那么,现在还是先让我们回到正事上来,如何?”

接下来,蓝礼就将自己的计划全部告诉了安迪。

安迪也冷静了下来,因为蓝礼的计划还需要他的配合。不同于迪塞尔,在蓝礼与托马斯的这场较量中,仅仅依靠绝对实力或者仅仅依靠运筹帷幄都无法决出胜负,双方必须十八般武艺全部都使出来,在算计与反算计之中博弈出高下。

结束通话之后,安迪没有立刻做出下一步动作,而是细细地思索起来,他不得不承认,蓝礼的睿智和冷静确实令人印象深刻,绝对堪称是计高一筹;但蓝礼的大局观还是稍显薄弱,有些细节需要他来完成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