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大戏骨 > 1911 求生技能

1911 求生技能

糟糕了。

本意也好,非本意也罢,记者们无意之中再次伤害到了保罗,尽管蓝礼用娴熟而从容的反应轻描淡写地化解了情况,但显然事情不可能如此简单就结束了。正当所有记者们都以为蓝礼接下来就要发起反击的时候,却没有想到蓝礼直接釜底抽薪——转身离开了!

就这样走了,就这样……走了……

看着蓝礼没有任何迟疑的背影,全场所有记者都暗暗惊呼“糟糕”,迫切情况下,他们甚至来不及谴责“娱乐周刊”的记者——他们选择性地遗忘了,其实自己也想要询问那个问题,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让蓝礼留下,其他所有情绪都暂时可以搁置在一旁。

“蓝礼!”

焦急而迫切的呼喊声此起彼伏地响了起来,记者们甚至按耐不住自己的焦虑,纷纷开始朝前拥挤上步,不断挥舞着双手,试图用这样的方式把蓝礼留下来,用全身的动作来表达着自己内心的急切渴望。

如果就这样把蓝礼放走了,回去之后,各个报刊杂志的主编们可能会挥舞着十米大砍刀朝着他们飞奔而来——因为保罗的意外现身,他们着实花费了太多太多时间在保罗身上,甚至还不经意得罪了蓝礼,但真正的采访任务,现在可能一半都没有完成,最多最多也就是三分之一,然后蓝礼就这样离开?

脑补一下画面就知道自己的下场到底会多么悲惨了,强烈的求生/欲/望让记者们纷纷开口声嘶力竭的呼喊起来,那凄厉而哀怨的鼾声,就如同正在呼喊自己的命定恋人一般,绝对不能让蓝礼就这样离开!

“蓝礼!”

六月飞雪伸冤时的嘶吼大概也就是这种感觉了,那撕心裂肺的喊叫声的确让蓝礼的脚步停了下来,就连保罗也是满脸受到惊吓地转过身来,然后就看到了眼前记者们不断探出身体不断挥舞着手臂的壮观场面,完完全全就是摇滚音乐节的现场,那一张张扭曲而狰狞的激动脸孔近在咫尺地扑面而来,着实有些骇人!

首次回到大众视野之内,就看到如此画面,严峻地考验着保罗的心脏承受能力——显然,他有些不太适应,眼睛和脸庞之上写满了惊恐和意外,但随后就注意到了蓝礼那从容不迫的模样,一股反差的黑色幽默就油然而生,这让保罗有种想笑的冲动。

蓝礼慢慢悠悠地转过身来,轻轻扬起了眉尾,嘴角依旧带着没有消失的微笑,神情轻松地看向了眼前的记者们,但那双微微眯起来的眼睛却是一点温度都没有,隐隐闪烁着骇人的光芒,缓缓地扫视全场。

刹那间,现场的呼喊声就变得稀稀落落下来,陆陆续续地,记者们都可以察觉到蓝礼身上迸发出来的低气压——说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是一种沉沉的闷闷的气压,就这样重重地落在了记者们的胸口上,好像有人掐住了他们的喉咙一般,硬生生地把所有声音都掐断了,然后喊声就慢慢平复下来。

更加强烈的求生/欲/望让他们都自觉地闭上了嘴巴,此时、此刻、现在、当下,他们最好还是不要招惹蓝礼比较妥当。

认真想想,错过了“星际穿越”洛杉矶首映式的诸多提问机会,接下来还有一个漫长的宣传期在前方等待着,什么时候都可以提问,更不要说明天就是纽约首映式了,机会数不胜数;但现在得罪蓝礼的话,可能就要当场死亡了。

没有人想要激怒蓝礼。

但没有想到,一向“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蓝礼,今天却似乎真正地点燃了怒火,反而还是主动挑衅起了记者们,“嗯?难道没有问题吗?所以,你们就是呼喊着玩玩吗?却没有一个合适的理由?这似乎不太礼貌。”

完蛋了。

果然不能轻易招惹别人的逆鳞!现在闭嘴也不是,开口也不是,记者们就这样骑虎难下地被卡在了一个尴尬的位置,怎么办?现在是否应该开口?如果开口的话,应该提什么问题呢?可是不开口的话,那接下来应该怎么办?就这样晾在原地吗?蓝礼的提问又应该怎么回应?

等等,他们刚刚为什么要嘴痒地把蓝礼喊住呢?现在好了,引火烧身是不是就是专门用来形容他们刚才的自杀举动的?

记者们都纷纷转移了视线,尽可能回避正面与蓝礼的视线碰触;但整个剧院门口的观众们依旧熙熙攘攘地响动着嗡嗡嗡的嗓音,在沉闷而压抑的空气里激荡着,就如同盛夏的热浪正在隐隐涌动一般,两种对比的反差制造出了一种微妙的质感,以至于现场就开始滋生出了些许尴尬。

怎么办?

紧急状况之下,布莱德利脑海之中就冒出了一个荒谬的想法——再一次地,然后他就直接脱口而出了,“蓝礼,我们只是想问问,你今天选择了这套服装,这显然不是大家出席首映式会选择的服装,请问有什么特别原因吗?”

漂亮!

果然是“纽约时报”的记者,如此求生技能真的太出色了,令人肃然起敬,忍不住就想要鼓掌表示敬佩,但此时显然不是鼓掌的最好时机,于是,周围记者们纷纷都齐刷刷地投来了敬佩的眼神,炙热地几乎就要灼伤布莱德利的皮肤。

布莱德利忍不住就清了清嗓子,差一点就要咳嗽起来,尤其是感受到蓝礼的眼神之后,他就越发觉得后背有些发痒起来。

蓝礼抿了抿嘴角,眼底流露出了一抹笑意,而后轻轻颌首,“这是一次尝试,你知道,尝试一些新鲜的东西,我不太确定效果如何,但我【零零看书00kxs】知道,我个人非常喜欢。”依旧是简单而轻松的调侃,但和平时比起来,却少了一些惬意,隐隐透露出了些许戏谑。

尽管蓝礼没有多说什么,但现场记者们都可以解读出表情里的深意:解围得漂亮。不是赞许而是调侃,甚至让人忍不住开始猜想,如果布莱德利没有解围的话,那到底会发生什么事呢?

蓝礼没有留下更多思考空间了,再次转过身,加入了保罗的行列,朝着中/国剧院的方向迈开了脚步。

这一次,记者们终究没有把蓝礼留下来了,就这样目送着蓝礼远远离开。

看到如此场景,难免有人好奇,为什么记者们需要顾忌蓝礼呢?甚至于用“害怕”来形容也没有什么问题。

虽然“无冕之王”的名号早就已经不再了,但记者与演员之间的博弈,却总是记者能够轻而易举地占据上风,不是吗?看看其他好莱坞明星们,一个个都被狗仔和记者围追堵截得狼狈不已,几乎是抱头鼠窜,但为什么到了蓝礼面前,记者们却一个个都退缩了呢?

提出这些问题的外行人们显然忘记了,蓝礼也曾经多次被记者们逼迫得狼狈不堪,从赫赫有名的“炒作门”,到去年“爆裂鼓手”拍摄期间的群起攻之,类似的交锋着实数不胜数,双方的优势总是在来来回回地寻找着平衡,而蓝礼所建立起来的强势与霸气,则是通过一次又一次正面交锋所累积下来的威望。

站在蓝礼面前时,记者们就是忍不住气短,似乎蓝礼总是能够找到办法让他们陷入困境。今天又是如此。

憋屈吗?其实他们才是最为憋屈的那个,但……他们又能拿蓝礼怎么样呢?除了暗戳戳地开始磨刀,为下次交锋积攒能量之外,似乎也就没有其他办法了。

……

“遇到什么事情了?为什么笑得如此开心?”瑞恩-高斯林站在放映厅门口探头探脑,远远地就看待了蓝礼和保罗有说有笑的身影,然后就忍不住站了出来,絮絮叨叨地扬声说道,“你们这个模样记者们知道吗?为什么我隐隐嗅到了不对劲的味道?嗯?来来来,分享一下,让我也跟着一起开心开心。”

保罗无可奈何地摇摇头,试图讲述一下刚刚发生的一切,但一时之间却不知道从哪里开始,最后只能是朝着瑞恩哧哧地笑了起来,越想就越开心,乐得停不下来。

瑞恩满头都是问号,最后只能是转头看向了蓝礼,期待着能够得到一个答案,但蓝礼却根本没有回答的打算,只是拍了拍瑞恩的肩膀,“大家应该都正在等待着吧?我们现在就进去,首映式可以准备开始了。”

“诶,诶!”瑞恩连声呼唤着蓝礼,“不是这样吧?我在这里等了那么久,你就这样挥挥手把我打发了?蓝礼?蓝礼-霍尔!你不能这样对待朋友,好吗?保罗,怎么你也跟着蓝礼学坏了,你们两个等等我!”

蓝礼在保罗和瑞恩的陪同下出现在了中/国剧院的放映厅之中,提前抵达现场的嘉宾们都纷纷走了过来打招呼,而现场早早就座的观众们更是无比亢奋起来——蓝礼的顺利抵达现场,这也就意味着他们期待已久的时刻终究要来临了,首映式没有开天窗,而电影也即将上演,对于死忠影迷来说无疑是今年暑期档最令人亢奋的时刻。

保罗的出现更是一大惊喜,克里斯托弗-诺兰、杰西卡-查斯坦等人都过来表示了问候,待所有人都陆陆续续坐下来之后,“星际穿越”揭开神秘面纱的时刻也终于到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