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大戏骨 > 250 菜鸟助理

250 菜鸟助理

站在机场大厅的行李盘旁边,蓝礼提起了自己的行李,和菲丽希缇、德雷克等人打了一个招呼,“那我就先离开了。明天上午八点?在工作室?”

德雷克点点头表示了肯定,然后指了指自己的嗓子,似乎在说:我还有很多话想说,但说不出来。这让蓝礼不由笑了起来,朝大家挥了挥手,然后就转身离开了。

下飞机之后,蓝礼看到了安迪发来的短信,表示已经派人过来机场接机,让他不要和剧组一起离开机场,单独地低调地独自离开,不要刻意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蓝礼压了压脑袋上的棒球帽,神态自若地在人群之中穿梭着,白色T恤和深蓝色破洞牛仔裤,脚下踩着一双黑色的耐克跑鞋,手里拿着天蓝色的牛仔外套,没有刻意隐藏自己,却也没有高调地昂首挺胸,仿佛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大学生。

其实蓝礼认为,多伦多和特柳赖德的效应依旧还在发酵过程中,而洛杉矶是演员的大本营,人们对于来来往往的演员更是习以为常,现在能够认出他的人着实不多。不过,既然安迪交代了,肯定事出有因,所以蓝礼还是简单遮挡了一下。

对于如何处理热情影迷的围堵,蓝礼的经验着实有限,但他却知道,如果带着帽子又带着墨镜,又或者说太过夸张的遮掩和装扮,反而容易引人注目。普普通通却又带着低调的正常人姿态,人们也不会刻意投去视线,最为安全。毕竟,大隐隐于市。

视线不紧不慢地在人群之中搜索着,寻找着自己的接机对象。但意外地是,人群之中却没有看到写着他名字的牌子,倒是看到了不少酒店前来接旅行团的牌子,而且还有不少亚洲面孔。难道是接机之人还没有抵达机场?

蓝礼停下脚步,认认真真地看了一圈,然后就看到了一个有些眼熟的背影,白白胖胖的侧脸,就好像发酵完美的馒头,一件深蓝色的衬衫略显宽松,可以隐隐看出他微胖的身材,圆润的眉毛让他看起来慈眉善目,却又带着一丝书卷气,脑海里自然而然就浮现出高中时不善社交却总是笑面迎人的书呆子形象,此时他双手抓住一个三明治,正在挣扎着——

他试图拨开三明治外面的包装,可是夹www.00kxs.com在咯吱窝底下的纸张却一直往下掉,然后三明治里面的美乃滋酱又开始滑落下来,不小心就蘸到了手上,这顿时让他无比狼狈,又开始试图将包裹在外面的餐巾抽出来,才一动作,手臂底下的文件就散了开来,岌岌可危。

“请问,你需要帮忙吗?”蓝礼走到了旁边,友好地询问到。

“哦,不要,我没关系,我很好,我是说,谢谢你的好意,我……”他慌乱地说道,词句十分短促,但话语却充满了和气融融的感谢,他手忙脚乱地试图挽救一切,结果……手臂底下的纸张就掉了下来,蓝礼顺势就将掉落的文件收拢到了手心,“谢谢,谢谢。上帝,我真的是太笨手笨脚了,噢,天哪!”

美乃滋终究没有抵抗住地心引力的召唤,掉落了下来,他发出了郁闷的哀嚎声,但很快就恢复了注意力,“抱歉,麻烦你了。这些交给我就好,我可以处理的。放心,我会把这里擦拭干净的。”他抬起头来,伸出双手准备把那些文件接过来,可是却发现,蓝礼把文件放在了身前,然后转过来,将有文字的那一面朝向了他。

“我想,这上面的名字应该就是我本人。”

温和的嗓音响了起来,内森-普雷斯的身体僵硬了片刻,然后迅速抬起头来,那张俊朗的面容就映入眼帘,他发出了郁闷的低吼声,这下完蛋了,这下糟糕了,这下搞砸了,“霍尔先生,我……”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应该是我们的第二次见面吧,内森-普雷斯?”蓝礼顺手将内森手中的餐巾抽了出来,然后覆盖住内森手中的美乃滋,示意了一下自己手中的纸张,左右看了看,发现周围的旅客们根本不在意这里的小小意外,依旧人来人往,“所以,你现在是为安迪-罗杰斯工作?我记得,上次你被费舍尔开除了,不是吗?”

内森,当初费舍尔-摩根的助理,威廉-莫里斯经纪公司的顶级经纪人,一个半月前,他专程在洛杉矶国际机场接机,然后带着蓝礼和费舍尔见面。可是,蓝礼拒绝了费舍尔,同时费舍尔也把内森开除了。

没有想到,再次见面,居然还是机场,居然还是接机。

“是,是的。”内森激动地说不出话来,他和蓝礼仅仅只是见过一面而已,蓝礼不仅记得他们见面的情形,而且还记得他的名字,这对于内森来说,简直不可思议!当初,费舍尔花费了十天时间,才记住他的名字。

“我是说,我在创新艺术家经纪公司找到了工作,然后被分配给了罗杰斯先生。”内森用最简洁的话语解释到,“上帝,工作,工作,我今天是有特别任务的。我是专程前来接机的!”内森反应了过来,声音还没有来得及扬起来,然后就压低下来,以悄悄话的方式说道。

那刻意的姿态反而显得有些诡异,这让蓝礼哑然失笑,举了举手中写着名字的纸张,表示自己已经知道了。

内森傻乎乎地笑了笑,又停顿了约莫两秒,“对了,车子停靠在旁边的停车场。这里不能停车,所以我们需要从这里走过去,五分钟就到了。”内森左右看了看,寻找着蓝礼的行李,可随即就反应过来,自己的手里还拿着三明治。

内森快速跑到了旁边的垃圾桶,把三明治丢了进去,用餐巾擦了擦双手,重新跑了过来,主动接过了蓝礼的行李,“这边请。”走在前面带路,那毛毛躁躁的模样,仿佛和第一次见面没有太多区别,这着实是让蓝礼忍俊不禁。

“抱歉我刚才的失礼。”内森知道,他刚才着实太不敬业了,不仅错过了接机的时间,而且还差一点就错过了接机的对象。

事实上,那是他的午餐,早餐也没有吃的情况下,他有一些低血糖,他仅仅只是想在蓝礼出现之前,快速咬两口而已。可没有想到,无意间被一个人撞了一下肩膀,虽然没有大碍,但顿时就手忙脚乱起来。

不过,内森没有解释,之前费舍尔就最讨厌别人解释,因为任何解释都只是失败的借口而已。

“看来我是打断了你的午餐。”蓝礼却没有轻易跳入结论,飞机比预期之中提早了十分钟抵达机场,而且他的行李出来得也比预期快一些——菲丽希缇和德雷克等人就还在等待中。意外情况,这是无法预料的,“我们现在的目的地是哪里?如果时间来得及,我们可以在路边停靠下来,点一些薯条和汉堡。”

作为车轮上的国家,美国各个城市和公路旁边都有汽车快餐店,直接开车路过,完成点餐、付款、取餐的全部流程。

内森快速转头看了蓝礼一眼,然后就看到了蓝礼嘴角那抹浅浅的笑容,这让他想起了上一次的碰面。如果不是蓝礼的话,他可能就被丢在高速公路旁,不知所措了。

“西好莱坞。”内森收回视线,来到了停车场,找到了今天的座驾,一辆黑色的SUV,洛杉矶最为普通最为常见的车辆之一,可以感受得到,安迪的小心谨慎。

内森有些手忙脚乱,不知道应该先做哪件事,蓝礼微笑地说道,“你应该把行李放在后车门旁,先为我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等我上车之后,再解决行李的问题,最后回到驾驶座上。如果这是酒店,司机有司机的工作,门童有门童的工作,剩下的就是你的工作。”

从小到大,蓝礼看过菲利普做过无数次这样的动作,自然是再了解不过了。

“哦,哦。”内森连忙按照指示,有条不紊地开始忙碌了起来。

内森的动作小心谨慎,而且专注细心。可以看得出来,他确实是没有经验,毛躁的动作看起来也就是大学毕业之后不久,虽然他的外表看起来约莫是三十岁左右;不过,经过指导之后,他适应得很快。

这符合蓝礼对内森第一次见面的初印象。可惜的是,在好莱坞,竞争着实太过激烈了,像费舍尔那样顶尖的经纪人,根本没有时间慢慢培养,一旦出错,立刻就会被淘汰。

在七十年代的好莱坞,威廉-莫里斯经纪公司是当之无愧的龙头老大,他们建立了行业规则,任何一个人正式转职成为经纪人之前,都必须在邮件收发室打工三到六个月,乃至一年,阶级制度十分严谨,这也使得经纪人和助理们都是业务熟练之辈。

不过,同时也束缚了年轻人的发展,阶级所带来的僵化和矛盾也不可避免,五个年轻人因为不满威廉-莫里斯的僵硬体制,离开公司,联手创建了属于自己的经纪公司,这就是后来的创新艺术家经纪公司。

有得必有失,赢得了快速发展的良性循环,同时也丢失了打磨基础业务能力的耐心。

坐上驾驶座,内森确认了一下蓝礼的安全带,这才启动了引擎,“我们前往西好莱坞,安迪为你租了一间房,方便你接下来拍戏进进出出。”

“噢?为什么不继续居住酒店了?”蓝礼挑了挑眉尾,好奇地询问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