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大戏骨 > 364 精于算计

364 精于算计

一口气,道格拉斯就抛出了三个方案,然后说了一大堆数字,大脑分析的速度稍微慢一点,就要跟不上节奏了。

三个方案,到底哪个更加合适呢?哪个方案对剧组来说更加有利呢?乱七八糟的数字在短短不到三十秒的时间里一股脑涌了进来,德雷克进入了短暂的当机状态——美国人对数字却是不太在行,更何况,版权和票房的计算本来就十分复杂。

对于大部分门外汉来说,任何一个人都会觉得第三个方案是最好的。原因很简单,版权费用足足有四百万,即使比起买断的五百万来说也毫不逊色,而且,还可以有百分之十五的票房分红,这简直不能更划算了。

当然,有的人也会直截了当地选择买断,一口气收获五百万美元,瞬间脱贫,如此诱/惑,可不是任何人都可以阻挡的。

但蓝礼却知道,这是一个陷阱,无比高明的陷阱。

表面看起来,焦点影业更加大方,足足给了德雷克三个选项,充满了多种不同可能,诚意满满,对比哈维-韦恩斯坦的算计和打压,高下立判。

但事实上,三个选项的另一层意思就是,只有这三个选项,谈判的筹码是不会改变的。

换而言之,三个选项都是经过精心计算的,焦点影业始终都占据着掌控权,绝对不会吃亏,而德雷克也失去了谈判的先机,只能在这三个选项之中,挑选出最适合自己的。

看起来选项十分丰富,但实际上,谈判的空间、争辩的空间和盈利的空间,都已经被压缩到了极致。果然,不管是焦点影业,还是韦恩斯坦影业,没有一个是善茬。

道格拉斯刚刚一共提出了三个选项,其实第一个选项和第二个选项的差别不是很大。

如果“爱疯了”的北美票房达到了一千万,两个方案的结果基本持平,低于一千万,第二选项亏本一点,但亏损也在小数字范围内波动;高于一千万,第二选项就划算一点,不过盈利的空间也不大。

但问题就在于,第二个选项的宣传费用,有一部分要剧组自己掏腰包。一部分,到底是哪一部分?妆发?交通?还是造型?其中的猫腻,不是简简单单一两句话可以概括的。

焦点影业的态度很明确,选择第二个方案,分摊风险,那么宣传的重担也需要分摊一部分;选择一个方案,焦点影业就将大包大揽,承担了宣传的所有相关费用之余,也将风险全部扛在了肩上,自然而然,盈利的部分也将归他们。

可以想象的是,焦点影业必须面对所有的难题和风险,为了自身的利益,宣传力度自然会给予最高待遇;但剧组将会分担一部分风险的话,焦点影业就可以少出力一些,剧组成员自己就会殚精竭虑地咬牙宣传。

简单总结,在第一和第二方案之间,焦点影业倾向于德雷克选择买断的选项。

但是,在前面两个方案的对比之下,第三个方案顿时就脱颖而出了。

四百万的版权费,百分之十五的票房分红,虽然说剧组需要承担部分宣传费用,但整体来说,这不仅达到了预期之中的高度——安迪预估的分成版权费,就是四百万左右;而且还能够和焦点影业合作,且不说颁奖季前景,至少在票房市场的曝光率就会直线上升了。

更为重要的是,焦点影业答应了分成选项。

当初,蓝礼决定以两万美元的片酬,点头答应接拍“爱疯了”,安迪对于德雷克的分成承诺并不在意,因为他知道,发行方和制片方很难点头同意这样的要求。安迪已经放弃了分成的想法,纯粹把“爱疯了”当做是一部不赚钱的艺术电影来运作。

但没有想到,“爱疯了”是由匹兹堡印第安人影业和德雷克自掏腰包完成拍摄的,制片人点头同意之后,发行方也松口妥协了。

对于发行方来说,如果他们对票房有足够的信心,买断是首选,分成是次选,因为这样他们可以保证自己的利润最大化;如果他们不看好作品的票房前景,那么选择分成,可以降低版权费,然后把票房的风险分担给制片人以及院线。

对于制片方来说,则是反过来。

焦点影业之所以愿意选择分成,说白了,就是不看好“爱疯了”的票房前景。

这没有贬低的意思,而是客观的判断,“蓝色情人节”的北美票房仅仅只有九百万美元,此类艺术电影在院线很难有优势,只能依靠着颁奖季的斩获,然后寄希望于电视的点播、录像带的租赁以及艺术院线的回放。

所以,比起买断来说,分成对焦点影业是更加有利的。

焦点影业一直在压榨“爱疯了”的票房分成,从百分之四十五,大刀阔斧地直接砍到了百分之二十五,乃至百分之十五,这样一来,他们的票房分成就更高,亏本的可能性就更小。再加上将来的周边盈利,焦点影业也就立于不败之地了。

尽管如此,第三选项对德雷克来说,对“爱疯了”剧组来说,依旧是一个无法拒绝的选择。www.00ks.net

这就是焦点影业最为高明的地方,表面看来,开放了多种可能性,任君挑选,但其实那一连串的数字攻击之下,道格拉斯无形之中就在引导着德雷克做出选择——第三个选项,这是毋庸置疑的,其次是第一个选项,最后才是第二个选项。

尤其是有前两个选项的对比,第三个选项的优势十分明显。德雷克的决定,并不困难。

但,真的就只有这三个选项了吗?

这就好像选择题,有人询问,“下一步往左走还是往右走?”

答案很明显了,左边,或者右边。几乎每一个人都会做出一个选择。但事实上,其实答案是有其他选择的,直走,往回走,询问其他路人……诸如此类等等。这就是选择题的迷思。

无数的数字在德雷克的脑海里涌动,他现在已经有些发蒙了。比起哈维来说,道格拉斯给予的选择更加清晰,德雷克反而更加摇摆不定起来——选择恐惧症犯了。

于是,德雷克就转头看向了蓝礼,投去了询问的目光。又或者说,求助的目光。

和数字打交道,这不是蓝礼擅长的事情,这是马修-邓洛普的领域;但和人打交道,蓝礼却并不陌生。他知道,道格拉斯说出了三个选项,无论他们选择哪一个,焦点影业都会爽快地答应——谈判?根本就不存在谈判,仅仅只是存在着选择。

所以,蓝礼选择了最简单,也最直接的办法。

“不如,你听一听我们剧组所构思的方案。”蓝礼的话让德雷克愣了愣,满头问号——他们有方案吗?

坐在对面的道格拉斯却是笑了起来,“哦?你们也有方案?”

“两个,我们有两个方案。”在面对哈维的时候,蓝礼始终拒绝亮出自己的底牌,那是因为他对版权费没有一个准确的概念,总不能不讲理地漫天开价。

但现在,先后经过了安迪、哈维和道格拉斯三个人的价位,他心底大概有一个模糊的数字。他决定,往这个数字的极限最高点报,试试看再说。

不管是哈维还是道格拉斯,蓝礼真心不喜欢这种尔虞我诈的数字算计,与其为了蝇头小利斤斤计较,不如快刀斩乱麻,干脆利落地把事情处理完毕。

“第一,买断。”蓝礼话音才落,旁边就传来了德雷克焦急的呼唤声,蓝礼有些无奈,不过表面却不为所动,继续说道,“八百五十万,’爱疯了’的北美发行权全权交给焦点影业处理。”

八百五十万,德雷克收到了惊吓。

“第二,分成。”蓝礼的声音却始终波澜不惊,那沉着冷静的姿态让道格拉斯刮目相看,“版权费用五百万,剧组的票房分红比例百分之三十五。”

刚才道格拉斯丢给德雷克的处境,现在蓝礼丢还了给他,短短不过三十秒的时间,主动权就完成了交替更迭。

道格拉斯觉得非常有趣。

这不是焦点影业和蓝礼第一次打交道,“活埋”这部作品着实让道格拉斯眼前一亮,当初多伦多的发行权谈判不是他完成的,不过他也听说了,蓝礼的经纪人——安迪-罗杰斯绝对不是一个善茬,他表现出了对“活埋”的强大信心,在票房分红方面寸步不让。

事实也证明了安迪的明智。“活埋”在北美取得了五千两百万的票房,在周边还没有开始发行的情况下,焦点影业就已经小赚了一千两百万美元,之后录像带发行、电视点播等环节开始之后,他们还将源源不断的盈利。更重要的是,这部作品现在还停留在颁奖季的候补行列,保持着旺盛的竞争力,着实难得。

焦点影业对“爱疯了”这部作品也颇为看好,尤其是蓝礼的未来。即使“爱疯了”无法跻身2011年颁奖季最后的提名名单,但道格拉斯也相信,蓝礼依旧会保持强大的冲击力,甚至比四年前的瑞恩-高斯林还要更加强劲。

撇开韦恩斯坦影业、派拉蒙优势等竞争者不说,焦点影业自身也是志在必得的。

只是,蓝礼表现出来的沉稳、睿智,还有自信,着实让人意外。

“看来,你对’爱疯了’的北美票房,十分有信心。”道格拉斯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开了一句玩笑。

蓝礼的嘴角轻轻一扬,犹如跃上树梢的晨曦,“难道你没有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