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大戏骨 > 400 紧急召唤

400 紧急召唤

夜晚已深,德里克和海瑟终究要告辞回去了。

护送着德里克和海瑟来到了外面的街道上,德里克把车子开了过来,然后蓝礼就上前帮忙,他扶着海瑟站了起来;保罗则把轮椅折叠起来,放到后排座上。

为了方便,蓝礼直接把海瑟拦腰公主抱,然后放进了副驾驶座,视线余光注意到了海瑟那微微有些羞涩的表情,蓝礼哑然失笑,调侃道,“仅限今天一次,下一次,还是要你自己用双脚走才行。”

海瑟不由咬住了下唇,恶狠狠地瞪了蓝礼一眼。但终究还是没有支撑下去,随即就笑了起来。

看着蓝礼近在咫尺的侧脸,海瑟认真地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如此喜欢音乐吗?”蓝礼正在寻找着安全带,动作却是不由顿了顿,投去了疑惑的视线,海瑟接着说道,“因为当乐符在流淌的时候,我会意识到,有些东西,终究是黑暗无法从我身上夺走的。”

蓝礼有些发愣,细细地品味着这句话,却发现满嘴苦涩。

“蓝礼。谢谢。”德里克关上车门的声音,打断了蓝礼的思路,“今天真的谢谢了。”

德里克真心实意地说道,虽然他们都没有刻意提起,但他知道,刚才那首歌是有特殊意义的,绝对不是随随便便表演的;更何况,今天一整天,多亏了蓝礼,从海瑟的表情就可以看得出来,她很开心。

蓝礼快速把安全带系好,然后对德里克露出了一个微笑,调侃地说道,“下一次的话,收费就没有那么便宜了。”这惹得德里克和海瑟都笑出声来。

海瑟转过头看了看父亲,然后再次看向了蓝礼,轻声说道,“我不会放弃的。”只有她和蓝礼听得到。

这没头没尾的一句话,蓝礼却听懂了——这是来自刚才那首歌的歌词,同样也是来自海瑟内心深处的决心。

蓝礼不知道渐冻人的病症到底会走向何方,但他知道,如果放弃了,那就什么都没有了。

德里克和海瑟离开之后,莉莉紧接着也回家了。虽然她十分不愿意,虽然她依依不舍,但今天真的太晚了,她最好早点回去,否则母亲就要夺命连环扣了。

看着身姿挺拔的蓝礼,那件米驼色的风衣外套在深夜的寒风之中猎猎作响,那独特的韵味和气质在夜色之中越发让人挪不开眼睛,莉莉站在出租车旁边,坐进去的动作不由就稍稍停顿了一下,扬声喊道,“有人告诉过你,你是一位很出色的艺术家吗?”

这突然冒出来的一句话,没有承上启下的文段,让人摸不着头脑,蓝礼的嘴角不由微微地上扬了些许,“千万不要随便对陌生人说这句话,而且还是在临近午夜的时候。”

这淡淡的戏谑让莉莉的脸颊不由稍稍发烫,她扬声喊道,“我是认真的。”说完之后,莉莉就钻进了出租车里,关上车门,然后示意司机可以开车了。

但犹豫了片刻,莉莉还是忍不住,转过身,从后车窗看了过去。远远地,就可以看到:

蓝礼嘴角的浅笑犹如氤氲的袅袅烟气一般,在午夜时分的纽约里,神秘莫测,散发出一种致命的魅力;站在旁边的保罗则是灿烂地笑了起来,犹如洒落在碧蓝浪头之上的一抹阳光,即使是黑夜也无法掩盖其中的光芒。

两个人有说有笑地重新进入了先驱村庄里,一直到两个人的身影都相继消失,莉莉还是舍不得收回视线,随后出租车一个拐弯,进入了另外一条街道,视线彻底被切断,她才满脸遗憾地转过身来,靠着椅背,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重新回到先驱村庄,蓝礼就在吧台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乔治-斯兰德。

尼尔站00kxs.com在吧台里,乐呵呵地朝着蓝礼挥了挥手,然后指了指乔治,脸上浮现出得意的神色。

蓝礼就注意到,乔治手里拿着一个手机,正在观看视频,不用看就知道,那肯定是刚才的表演视频。尼尔也是蓝礼专辑的重要支持者之一,自然不会轻易错过每一次良机。

看着乔治专心致志的背影,蓝礼哑然失笑,主动走了上前打了招呼,可是乔治却根本不想要理会蓝礼,而是细细地品味着刚才的表演录像,这让蓝礼有些哭笑不得。

不等蓝礼辩解,乔治粗声粗气地说道,“怎么,你打算明天就进录音室吗?如果不是的话,那就快走,不要打扰我观看表演,真是一点都不识趣。”

那骂骂咧咧、直言不讳的模样,蓝礼也只能是摊手,闹得尼尔和保罗两个人都乐不可支。

蓝礼和保罗重新坐了下来,又点了啤酒,在酒吧待到了凌晨两点多,这才离开了先驱村庄,慢慢悠悠地散步回家。由于保罗现在是身无分文的情况,今晚就将暂时借住在蓝礼家。

“除了冲浪和攀岩之外,看不出来,你还是一个出色的音乐家。”保罗笑呵呵地感叹到,他的用词十分有趣,音乐家,而不是歌手,或者表演家。可以听得出来,保罗对蓝礼的创作才华颇为惊讶。

蓝礼没有辩解,只是摊开了双手,“我可说不上是冲浪好手,至少在你面前不算。”

这一调侃让保罗开怀地笑了起来,但随即心绪就沉淀了下来,似乎陷入了自己的沉思之中。蓝礼也没有开口说话,两个人就这样地慢慢迈着脚步,过了好一会,保罗的声音才再次打破了沉默,“下一次你表演的时候,我可以带女儿一起过来观看吗?”

蓝礼有些意外,但却没有多问,直接点了点头,微笑地说道,“当然,我表示诚挚的欢迎。”

保罗扯了扯嘴角,再次展露了笑容。

保罗没有结婚,但和前女友有一个女儿。当时两个人都太年轻,保罗才不过二十四岁而已,不懂得为人父母,激烈的争执之后,两败俱伤,无奈选择了分手。后来,前女友带着女儿远走夏威夷,而他则留在了洛杉矶。

时间一晃,十二年就过去了,他和女儿几乎没有相处的机会,更不要说交谈了。这也是他之前前往夏威夷欧胡岛的重要原因。每一年,他都会在那里待上一段时间,试图和女儿交流,但……终究还是太困难。

刚才那一首歌,听在保罗的耳朵里,讲述的却是他的故事,心有戚戚然。

保罗的眼底滑过一丝淡淡的哀伤,即使再阳光的人,内心都有属于自己的柔软。女儿,一直都是他内心的一个遗憾,始终不曾向其他人敞开过心扉,即使是面对蓝礼,他也没有做好吐露心声的准备。幸运的是,蓝礼没有开口询问。

“刚才那首歌叫什么名字?”保罗没有忍住,好奇地询问到。

蓝礼认真想了想,然后才回答到,“‘勇往直前()’。”

保罗细细地咀嚼了一番,嘴角的笑容重新上扬起来,脑海里又一次回荡起了那轻快而幸福的旋律,纽约的深夜冷得不像话,狂风肆虐,但胸腔里却洋溢着一团温暖的火焰,脚步似乎都变得轻盈起来。

推开大门,保罗好奇地打量起蓝礼的公寓,落落大方却又不失个人特色,墙角堆满了书籍的书架,沙发旁的老式留声机,随处可见的原木家具……

“随意就好,把这里当做自己家。”蓝礼径直向前,然后拉开了壁橱,说话间,手机就开始响了起来,但蓝礼却没有理会,认真翻找了一番,果然找到了准备好的浴巾和牙刷等洗漱用品,“你先去沐浴一下吧,今天疲倦了一天,现在总算是可以放松放松了。”

比起蓝礼来说,保罗是真正经历了无比漫长的一天,纽约以如此特别的方式表示了热烈的欢迎。

保罗听着那持续不断的手机铃声,却有些分心,“你不打算接电话吗?”

蓝礼走了过来,将洗漱用品放到了沙发的靠背上,“如果有急事的话,会再打过来的;没有的话,留言就可以了。”随意地解释到,蓝礼就指了指屏风后面的方向,“浴室在那里,放心,我不会偷窥的。”

一句话顿时让保罗放声大笑起来。

蓝礼这才拿起了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居然是安迪,“现在是纽约时间凌晨三点,你最好有正当的理由。”接起电话,蓝礼直接就回话过去。

安迪轻笑了起来,“从你的声音来看,似乎还是清醒的,那就再好不过了。”安迪此时还在波士顿,和纽约是同一个时区,自然是一清二楚的,“刚才出现了一点紧急情况,简单来说,一个剧组找到了我,希望你能够临时接下一个角色,男主角,小成本,独立电影、喜剧,考验演技,我觉得你肯定喜欢。”

简单的几个关键词,顿时就让蓝礼产生了兴趣,“哦,具体说说。”

“情况解释起来比较复杂,总结一下就是,剧组和詹姆斯-麦卡沃伊已经签约了,但是他因为个人事由——其实就是拍摄档期和’X战警’的宣传计划起冲突——所以毁约辞演。现在,剧组已经准备就绪,还有五天就要开拍了,男主角却突然开天窗,剧组直接瘫痪。于是,找到了我,在凌晨三点的时候。”

安迪的话语依旧是不紧不慢,吐槽与亮点齐飞,三言两语就把事情解释了清楚。

“他们觉得你是这个角色最好的接班人选;在我看来,你比詹姆斯更加适合。档期的问题,交给我就好,’超脱’还是按照计划进行,你不用担心;等一会,他们就会给你打电话,直接和你交谈,你自己看一看,然后做判断。怎么样,还有问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