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大戏骨 > 413 喜剧尝试

413 喜剧尝试

刚才那短短的四十秒表演,蓝礼的小动作细节和眼神变化,真的是让人大开眼界。

“抗癌的我”并没有制作后期旁白配音的打算,也就是说,角色的内心活动不会以任何方式呈现出来,因为整部电影的情绪起伏已经足够饱满了,没有必要画蛇添足地让剧情变得更加叽叽歪歪。

但是蓝礼刚才的表演过程中,那种生涩、尴尬,那种走神、慌乱,展现得淋漓尽致,仿佛在看漫画一般,可以清晰地看到蓝礼脑袋上冒出一个对话框,将内心的想法全部都讲述出来。这种书生式的呆萌和拘谨,无比生动。

真正的巅峰时刻,无疑是蓝礼最后神来一笔的临场发挥——录音笔。

在剧本里,录音笔这一段是没有的,亚当只是打断了医生的自述,然后提出了疑问。这原本也没有什么,整个叙事都很流畅,可是蓝礼突然加了这一句,顿时喜感倍增,不过一句话,就将亚当个性之中那种宅男性质的质朴和呆愣勾勒了出来。

饰演医生的演员安德鲁-阿尔里(Andrew-Airlie)不是什么大红大紫的老戏骨,更多时候是活跃在电视屏幕里的客串角色,几乎都是没有名字的。但他也已经在好莱坞打滚了足足二十年,跑过的龙套数不胜数,绝对不是什么手足无措的菜鸟。

但刚才,蓝礼突如其来的临场发挥,却让安德鲁完全措手不及,尤其是看到蓝礼那应对自如的表演,一气呵成,毫无破绽,根本识别不出来到底是演戏还是现实,安德鲁的大脑一时间就卡壳了,台词一句都想不起来。

于是,他就愣在了原地。

“抱歉。”安德鲁连忙表示了歉意,蓝礼笑呵呵地挥了挥手,表示并不在意。

今天仅仅是剧组开拍的第三天,整个剧组都还处于磨合期,蓝礼也正在一点点地将大脑里的亚当与自己融合起来。同时,蓝礼还在尝试一些简单的喜剧表演。

“抗癌的我”确实是一部喜剧电影,但正如之前塞斯所说,笑点的包袱基本都落在了他的身上,其他角色相对而言,喜剧效果不是那么明显。

不过,这是一部十分特别的作品,不少的笑点都是来自于台词的睿智和机敏,不是那种让人捧腹大笑的,而是有一点“周六夜现场”风格的尴尬冷笑话,让人忍俊不禁。

这是蓝礼所擅长的风格,看看他平时接受访问就知道了。不过,平时的幽默和表演的幽默,还是微微有些许的区别,归根结底的原因就是,这是两个不同的个性,蓝礼不是亚当,亚当也不是蓝礼。

喜剧演员也有许多不同类型,其中一种就是像塞斯-罗根这样,他们的才华更多体现在文字上——也就是撰写剧本或者段子,所以他们在表演的时候,不会有太多的刻意搞笑,基本上都是本色演出,依靠台词和剧情碰撞出来的笑点,娱乐观众。

简单来说,他们就是在表演自己。塞斯-罗根、乔纳-希尔(Jonah-Hill)、扎克-埃夫隆等人都是如此。

“抗癌的我”故事里,塞斯饰演的凯尔,其实基本就是现实生活里的塞斯,没有什么区别。

但蓝礼却不行,即使是搞笑,他也必须以亚当的风格来搞笑,这就对表演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蓝礼知道,当务之急是表演好亚当这个角色,方法派的表演方式要求他全身心投入,不能有丝毫的松懈;可是这是一部喜剧电影,蓝礼不希望自己的表演风格太过死板、太过严肃、太过发力,就好像“活埋”里一样,否则会显得太过违和。他一直都想要尝试喜剧演出,也许这一次他可以尝试一些简单的想法。

刚才的录音笔台词,蓝礼就是完全投入了亚当的状态之后,灵感一冒,顺口就说出来的。蓝礼个人觉得,效果还是不错的,只是没有想到,对手戏演员却是瞠目结舌了。

蓝礼转头看向了导演,投去了询问的视线,求证着刚才这场戏的好坏。

乔纳森-莱文(Jonathan-Levine)左右看了看忍不住爆笑的工作人员们,然后朝蓝礼竖起了大拇指,表示肯定,“很好,刚才一切都很好。事实上,你如果想到一些台词,欢迎你随时直接蹦出来。我们可以看看表演效果如何,再来决定。”

乔纳森很年轻,今年才不过三十岁而已,对于导演这个职位来说,完全是初出茅庐的后起之秀。他是一名有独特想法的喜剧导演,在独立电影圈子里收获了不少肯定,除了“抗癌的我”之外,他最广为人所知的作品是2013年上映的“温暖的尸体”,这部另类的僵尸爱情电影,备受肯定,也为他打开了好莱坞的大门。

乔纳森的才华集中体现在了对细节的捕捉上,运用色调和光线来营造出气氛,配乐的选择也往往让人惊艳,然后通过镜头的准确掌控,将演员表演之中的细节呈现出来,得到他想要的效果。简单来说,他是一个懂得充分利用一切资源的导演。

喜剧演员的表演风格千奇百怪,但其中很少有人是通过细腻表演来推动笑点的——毕竟喜剧作品和剧情类型还是有比较大差别的。

【零零看书00ks】

经过两天的短暂磨合,乔纳森却发现,蓝礼的台词功底真的很好。

以前仅仅只是耳闻过,有人会称赞某位演员“台词好”,尤其是英国舞台剧出身的演员,但乔纳森一直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一直到蓝礼的出现。一句简单的台词就可以品味出许多的细节来,尤其是语气的细微变化,往往能够带来出人意料的喜剧效果。

就比如说刚才那一句录音笔的台词,口吻之中带着浓浓的兴趣,就好像技术宅男在某个科技产品新品发布会上碰面一般,好奇之中带着些许探究的心态,滔滔不绝的话语差点就刹不住车,那隐藏其中的亢奋和激动,甚至可以听出跃跃欲试的感觉。

但注意到医生的愕然之后,突然就紧急刹车了,随后的语气就沉淀了下来,有些慌乱,有些尴尬,有些生涩,嘴角的笑意还没有完全消失,带着一丝探索的疑惑。是的,没有恐惧,没有担忧,没有胆怯,更多是困惑和好奇。

两种语气制造的落差感,带来一种荒谬的讽刺效果,即使闭上眼睛,也可以品味出其中的细微变化,着实让人忍俊不禁——看看现场工作人员们的反应就知道了。

不仅仅是乔纳森,在旁边观看拍摄的安娜、布莱丝等人都流露出了错愕的神色,眼底有着无法掩饰的惊讶。

蓝礼从登场开始,一直到投入拍摄以来,表现始终十分奇怪,那不按常理出牌的举动让人完全摸不着头脑。倒不是说多么失礼,又或者说多么粗鲁,而是节奏频率始终契合不上,这种磕磕绊绊的感觉着实让人吐槽无力。

大家都有些担心:对手戏怎么办?

如此担忧之下,心里难免没底,不由自主地开始胡乱猜测:

难道之前的盛名都只是吹捧出来的?他只是荣耀光环之下的一个绣花枕头?归根结底,不是因为蓝礼的演技多么出色,而是因为他的后台背景着实强硬,硬生生地营造出了如此局面?即使是奥斯卡提名,那也是颁奖季的公关手段而已,否则蓝礼怎么可能击败詹姆斯-弗兰科呢?

此前两天的拍摄,中规中矩,看不出一个所以然来,但今天,大家才真正地意识到:蓝礼可绝对不是一个绣花枕头。

最为震惊的绝对是塞斯。

看着眼前的蓝礼,他甚至不知道应该用什么语言来表达,这不是蓝礼,也不是威尔,而是一个塞斯认不出来的陌生人——他可以感受到,有点点威尔的影子,却又和威尔有些不同,那种突如其来的冷幽默,就比威尔要强多了。

塞斯忽然就亢奋了起来,挖到宝了!

相较于拍摄现场息息索索的热闹,蓝礼却是淡定多了。在这部电影里,他更加注重的是风格、是角色、是投入,而不是台词或者情绪——那些是“超脱”拍摄时才需要考虑的问题,他现在就一心一意地专注于方法派的研究。

刚才那脱口而出的台词,证明了蓝礼的代入感走在了正确的轨道上。那是亚当在发言,而不是身为演员的蓝礼。

现在,蓝礼需要做的,就是保持如此状态,并且进一步将喜剧的黑色幽默发挥出来——这可不是一个屎/尿/屁的荒诞喜剧。

“安德鲁,你没问题吧?”乔纳森扬声询问到,安德鲁连连点头,表示确认,然后乔纳森就回头看了看片场,“那么我们就再次投入拍摄吧,从头开始。”

因为蓝礼的表演发生了变化,乔纳森决定镜头的角度也需要作出一些改变,捕捉表演的细节。

再次开拍之后,这一次,整个表演十分流畅,包袱抖得依旧十分到位,然后医生就顺势接上了话语,“是的,来看一下你的核磁共振图。”医生把电脑屏幕转向了亚当。

亚当眉尾轻轻一扬,“哦,联想。居然是联想?”这荒诞不羁的想法一闪而过,他抿了抿嘴,眼底多了些许意味深长,不过随后就专心致志地倾听着医生的解释。

可是,那些陌生的词汇对他真的不友好,他稍稍垂下眼帘,身体微微往前倾,清了清嗓子,脸上带着礼貌的微笑,但眼神却泄露了他的真实情绪,一脸懵逼,“呃,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