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大戏骨 > 444 耳光响亮

444 耳光响亮

什么?

安迪-罗杰斯的官方声明里到底说了什么?洋洋洒洒地称赞了学院一番,洋洋洒洒地感谢了提名一番,洋洋洒洒地表示了遗憾一番,洋洋洒洒地阐述了失望一番,但重点是什么?重点是,蓝礼将会缺席奥斯卡颁奖典礼?

……什么?

即使冷静了一次又一次,但震撼还是丝毫没有减少,脑海里的问号一个接着一个,却根本找不到答案,蓝礼居然要缺席奥斯卡?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这怎么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可是,将安迪那长达一千多字的官方声明阅读了一遍又一遍,结果还是一样,他们没有看错,也没有理解错——

蓝礼-霍尔,年仅二十一岁就凭借着大屏幕处女作提名奥斯卡,却因为新戏表演过程中,太过投入,导致入戏过甚,精神状况出现了问题,连累身体也超出负荷,最终做出了缺席颁奖典礼的决定。而且还是在晚宴揭幕四十八小时之前!

临时缺席奥斯卡,这一消息放在任何时候都是令人惊讶的,如果不是严重问题,即使是跪着双膝,爬也要爬着前往柯达剧院,尤其是对新人来说。但那也仅仅只是惊讶而已,并不足以引爆话题焦点,可是,这一次的情况却不同。

在过去这几天时间里,关于蓝礼的新闻漫天飞舞、跌宕起伏、一波三折,犹如过山车一般,起起伏伏让人眼花缭乱,突然之间爆料出如此消息,就更是火上浇油,将之前累积的关注热度一口气全部都爆发了出来,仿佛苏维埃活火山又一次炸裂喷发一般,整个世界都开始地动山摇。

轰!轰轰!

这下,整个北美都炸裂了。

“抗癌的我”剧组和安迪-罗杰斯的官方声明发布之后,短短一个小时之内,谷歌的即时搜索排行榜前十名就可以看到相关关键词了,“蓝礼,缺席”、“蓝礼,精神疾病”、“蓝礼,奥斯卡”……呈现出了一派刷屏的态势。

而两份官方声明的转载数量更是一鼓作气地双双突破了三百之数,所有媒体的视线都纷纷转移了过来,网络点击率呈现出井喷的爆发,不到四十分钟就已经迈过了一百万,并且还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增长。

所有人的第一反应都是:这是假新闻吧?这是炒作吧?这是蓝礼故意炒作出来的新闻吧?这是黑客捏造出来的新闻吧?这是愚人节笑话吧?这是万圣节恶作剧吧?

几乎没有人愿意相信,过去半年时间风光无限的蓝礼,居然会缺席奥斯卡。

媒体不是说,蓝礼一直在自我炒作,不仅是为了宣传“抗癌的我”,也是为了借势奥斯卡,然后为“速度与激/情5”铺垫吗?

网友不是说,蓝礼身世背景足够强硬,将会接着奥斯卡的舞台一飞冲天,即使一鼓作气拿下小金人也不是不可能的吗?

但现在,蓝礼却干脆利落地缺席了颁奖典礼,而且还是因为表演入戏太深?这……这真的是太匪夷所思了,一记记耳光,甩得格外响亮,脸颊都要打肿了。

当然,媒体可以反驳,蓝礼就是在自我炒作,过去这段时间所有的新闻都是炒作的环节,最终收益【零零看书00kxs】的依旧是蓝礼;网友可以反驳,蓝礼就是大有来头,所以才可以如此胆大妄为地缺席奥斯卡,不用担心学院的打击报复。

只要他们愿意,任何一件事情都可以翻出无数花样来,并且永远不会停止,秉持着偏见和固执去看待问题,只要永远都不会消停。

谣言,止于智者。

一时间,人们的思绪都有些混乱,即使这就是官方消息,但还是不确定,这究竟是梦境还是现实。

紧接着,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发布官方声明,表示了万分遗憾,“蓝礼-霍尔无疑是新生代演员之中的佼佼者,他的缺席对于颁奖典礼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损失。”学院洋洋洒洒地给予了蓝礼足够的赞誉,但随后表示了理解,并且祝愿蓝礼早日康复。

在末尾,学院还如此写道,“期待着,明年蓝礼能够带着全新的作品,出现在奥斯卡颁奖典礼的舞台上。”

换而言之,学院也给予了官方落实,蓝礼将会缺席典礼。不过,从学院的态度来看,他们并没有因为这样突如其来的意外而表示不满,反而给予了嘉许,甚至表示了来年的展望。这意味着……什么?

距离颁奖典礼只剩下不到四十八小时的时间,爆出了如此令人措手不及的消息,这下整个北美就仿佛是沸水翻滚的高汤锅,锅盖哐当哐当地作响,几乎就要压不住了。

沸沸扬扬的消息之中,“美国周刊”的盖文-亨特撰写了一篇独家撰稿,解释了整个**的来龙去脉。

因为拍摄“抗癌的我”这部作品,蓝礼确实承受了巨大的压力,甚至因为入戏太深而导致精神状态出现了问题,连锁反应导致身体也开始抗议,出现了盗汗、失眠、胃疼等一系列小毛病,尤其是失眠所带来的休息问题,严重困扰着蓝礼,精神状况更是不佳。

这样的情况意外被狗仔发现了,引发出了“国家询问报”那荒谬可笑的“绝症”理论。为了给予蓝礼足够的休息空间,避免媒体的过度关注而带来的困扰,剧组和安迪两方面并没有泄露蓝礼的真实情况,仅仅只是平息了以讹传讹的新闻。

但媒体却不愿意轻易放过这次**,不但没有平复下来,反而越演越烈,以至于衍生出了一系列的后续反应,甚至迫使蓝礼不得不中断拍摄工作,也中断休息调整,出来面对记者。

现在,蓝礼最需要的就是休息和放松,否则他的精神状况将面临更加严峻的考验。经过综合考量,蓝礼才不得不决定,在距离奥斯卡还剩下不到四十八小时的时候,确定缺席颁奖典礼。遗憾的背后,更多还是无奈。

整篇文章,盖文努力保持着自己中立的立场,但字里行间还是可以感受到他的偏颇,甚至可以感受到他的暗示:如果不是记者的恶意炒作和纠缠不休,那么蓝礼的健康也不会进一步恶化,缺席奥斯卡颁奖典礼的事情也就不会发生了。

虽然盖文没有明说,但上下文的引导和暗示,确实是如此。这一种技能,是每一位记者的必修课。

“美国周刊”的这篇专稿是绝对独家新闻,采访对象是蓝礼的经纪人安迪-罗杰斯,还有“抗癌的我”的制片人兼主演塞斯-罗根,以及导演乔纳森-莱文。真实度得到了保障,同时带来了山呼海啸般的震撼。

在文章的最后,塞斯恳切地说道,“蓝礼需要休息,好好地休息。”潜台词就是,记者不要再来打扰“抗癌的我”剧组了。

现在,人们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学院不仅没有生气,反而赞誉有加;为什么蓝礼始终拒绝出来回应,即使是记者见面会时也拒绝正面回应;为什么塞斯、安迪等人始终义愤填膺、怒火中烧,面对记者不假辞色;为什么“国家询问报”刊登了蓝礼正在打点滴的照片,整个**是如此起源的……

刹那间,耳光“啪啪啪”地响了起来,记者们左顾言他,网友们视而不见,所有的嘈杂、所有的争议、所有的议论,犹如当头棒喝般,齐刷刷地消失不见,整个舆论难得一见地呈现出一派祥和的景象,仿佛此前跌宕起伏的一场大戏只是梦境而已,从来都不曾发生。

“美国周刊”的这一篇独家,字字珠玑、一针见血,虽然没有像“纽约时报”和“名利场”那样将矛头直指媒体,仅仅只是陈述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但这就已经足够,将真相鲜血淋漓地呈现在每一个读者面前,让所有的反对者们都牢牢地闭上了嘴巴,旁观者们更是唏嘘不已。

作为演员,蓝礼仅仅只是在兢兢业业地完成自己的工作,在遭遇了毁谤的抹黑和污蔑情况下,他依旧坚持不懈地投入工作之中,将所有纷扰都抛在脑外。可是媒体记者,被成为无冕之王的那群人,却不依不饶,把脏水一桶一桶地往蓝礼身上泼,甚至还不肯罢休地挑起争端,试图制造更多爆点。

难以想象,这一切的根源居然仅仅只是因为蓝礼在试图敬业地完成自己的工作。

那么现在呢?现在,受害者深陷窘境,而加害者则逍遥法外。

这不仅仅是一起新闻**而已,更是现代网络版本的女巫审判。再一次让人们想起了死后都不得安宁的迈克尔-杰克逊,无冕之王们用着自己最擅长的方式,一次又一次地将娱乐至死的精神发挥到极致,将那些生活在镁光灯底下的人们当做玩物,却丝毫不知悔改,祭起“利益至上”的大旗,为所欲为。

着实令人胆寒!

这篇由盖文撰写的专稿,在网络上发布之后,点击率在一个小时之内就突破了一百五十万,在二十四小时之内更是突破了一千万,甚至已经离开了北美本土,在全世界范围内蔓延开来。这是一起“女巫审判”的案例,毋庸置疑!

在奥斯卡颁奖典礼来临之前,整个洛杉矶陷入了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紧绷状态,惶恐不安,却又没有着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