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大戏骨 > 458 激流勇退

458 激流勇退

今年的奥斯卡颁奖典礼,最大的热门话题不是“国王的演讲”和“社交网络”的对决,而是Y世代的崛起。

这不仅仅是两部电影的对决而已,更是整个电影产业的变更交替,对于产业的影响是方方面面的,所有人都在好奇着、期待着、瞩目着。

现在答案终于揭晓,娜塔莉-波特曼,Y世代的第一位小金人获得者,强势登顶,完成加冕。

当下的好莱坞,X世代作为主要顶梁柱,但声势却远远比不上婴儿潮一代,商业和艺术两方面的成就都无法比拟,电影市场依旧可以说是百花齐放,却也可以说是陷入混战,始终不曾出现威尔-史密斯、汤姆-克鲁斯、约翰尼-德普、布拉德-皮特、乔治-克鲁尼、西恩-潘这样具有强大号召力的明星。马特-达蒙、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本-阿弗莱克们依旧任重道远。

现在,Y世代又正在迎头赶上,不仅在票房方面取得了突破,现在还成功地走上了奥斯卡的舞台,大有抢班夺权的气势。

这对于电影产业来说,是好事。

新老交替总是充满了阵痛和挣扎,但终究是要开始的。当然,人们纷纷为安妮特-贝宁的又一次落败扼腕遗憾,但相较而言,娜塔莉的胜出也代表了新生代的崛起,这一标志性的里程碑对于整个产业的影响力,显然是更加巨大的。

年轻一代的崛起是贯穿今年颁奖季的主旋律,奥斯卡公布提名名单的时候,Y世代的全面弱势,吸引了媒体的无数炮火,舆论整体声势都在指责学院的保守、老旧、顽固和迂腐,拒绝接受新生代,这也就意味着时代将无法继续前进。

现在,伴随着娜塔莉的登顶,所有的质疑、抱怨、指责都纷纷烟消云散,拨开云雾见明月,刹那间,赞誉之声蜂拥而至,就连笼罩在娜塔莉头顶上的负面新闻阴云也都渐渐消散而去,恍惚之间,人们似乎都罹患了健忘症——

在今年的奥斯卡之上,一方面是“国王的演讲”所代表的保守派取得了最终胜利,一方面则是娜塔莉所代表的新生代抢占了方寸之地。学院在保守与革新之中,寻找到了平衡点,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突破,但哪怕仅仅只是最佳女主角这一个突破口,这也足以给予人们希望。

在各大媒体的努力渲染之下,娜塔莉的胜利也成为了推动历史车轮前进的动力。相较而言,“替身门”那一点点负面影响,也就微不足道了。

在“国王的演讲”和娜塔莉之外,当晚的颁奖典礼还有无数焦点:

詹姆斯-弗兰科和安妮-海瑟薇的灾难主持迎来了一片嘲笑声和奚落声,甚至比金球奖的瑞奇-热维斯还要“炙手可热”;梅丽莎-里奥在说得奖感言时,忘情地爆出粗口,引发了直播危机;红地毯之上,凯特-布兰切特的惊艳全场,哈维尔-巴登和佩内洛普-克鲁兹正式公布恋情……

毋庸置疑,奥斯卡就是电影界一年一度的最顶尖盛会,无人可以比拟,在颁奖典礼落幕之后,各大媒体的报道花团锦簇、繁花似锦、热闹非凡,更不要说之后还有话题连连的奥斯卡之夜了,如此喧闹至少还将会持续上三天时间,短时间之内是不会沉淀下来了。

在这一片哄闹之中,似乎所有人都忘记了蓝礼的缺席。这并不意外。更为准确来说,这完全是在预料之中的。

即使是伍迪-艾伦的年年缺席,各大媒体也不会大书特书地报道了,更不要说蓝礼这样的无名小卒了。虽然说在颁奖典礼之前,蓝礼在最后时刻宣布缺席,引发了热烈的讨论,但是颁奖典礼之后,蓝礼就这样被遗忘了——在群星璀璨的奥斯卡之上,即使出席了都可能被忽略,更何况是缺席呢?

似乎所有人都忘记了,蓝礼在最后时刻踩着詹姆斯-弗兰科的肩膀,赢得了首次提名;也忘记了“活埋”这部独立作品在困难重重的颁奖季里杀出重围;更忘记了蓝礼全情投入新作品的拍摄,以至于身体和精神出现状况,甚至还要遭受媒体的诽谤和污蔑。

仅仅在一天之前,人们还在批判着媒体,人们还在惊叹着蓝礼,人们还在扼腕着缺席,但现在,蓝礼却已经成为了明日黄花。

渐渐地,奥斯卡结束了,热闹散去了,好莱坞重新恢复了平静,“抗癌的我”剧组也恢复了平静,围堵在片场门口的记者们都再也看不见了,空荡荡的街道甚至比撒哈拉沙漠还要荒无人烟。就好像,“太平洋战争”、“活埋”、“爱疯了”三部作品连续带来的风头,如同泡沫一般消失殆尽,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这就是好莱坞,这就是名利场,这就是现实社会。潮起潮落,不过是眨眼之间的事。

但换一个角度来说,安迪-罗杰斯的意图达到了。

从“太平洋战争”首映式以来,蓝礼出现在大众面前仅仅不到一年时间,崛起速度之快已经难以想象,尤其是“活埋”和“爱疯了”两部作品的一前一后的强势表现,先是艾美奖,而后是金球奖,再是奥斯卡,蓝礼的上升势头几乎是无法阻挡。

但与此同时,根基不稳的后患也伴随而来,蓝礼就像是一个活脱脱的枪靶子,嫉妒、鄙夷、不屑、怨恨、排挤、怀疑等负面情绪无处不在,对蓝礼展开了围剿,犹如毒蛇一般,静静地等待攻击的机会。围绕在“抗癌的我”剧组身上发生的炒作风波,就是最直接的体现。

如果换一名演员,又或者是换一个情况、换一个剧组,所谓的“炒作”根本不算什么,不要说媒体关注、网友讨伐了,甚至就连波澜都不会有。这里可是炒作遍地的好莱坞,宣传和炒作之间也仅仅只有一线之隔罢了。但事实上,蓝礼所面对的却是山呼海啸的惊涛骇浪,几乎难以招架。

面对如此情形,安迪一直在思考解决办法。

安迪可以选择正面还击,堂堂正正地硬碰硬,以更加出色的作品回击所有的质疑,就好像当年的汤姆-克鲁斯一般。

“壮志凌云”的横空出世,让汤姆一炮而红,同时也饱受质疑,“雨人”和“生于七月四日”两部作品让他在奥斯卡方面取得突破之后,更是站在了风口浪尖之上,影迷的追捧和影评人的刁难比翼齐飞,将“人红是非多”诠释得淋漓尽致。

后来,汤姆从1992年的“义海雄风”开始,到1996年的“甜心先生”为止,连续五部作品北美票房过亿——在九十年代,一亿美元就是顶级票房的代名词,从而开启了真正的巅峰全盛时期,所有的负面质疑都闭上了嘴巴,完成了从一线明星到顶级巨星的晋升。

但这种方式却不见得适合蓝礼。一来,蓝礼现在还是新人,即使“速度与激/情5”在之后取得了票房大捷,功劳也是范-迪塞尔和保罗-沃克的,轮不到蓝礼领功,想要以商业电影打开局面十分困难。

二来,风险太大,接下来每一部作品都必须取得成功,不管是艺术作品还是商业电影,而且这种压力是逐渐累积起来的,在量变引起质变之前,捧杀的危机和排挤的困境都将会层层上涨,汤姆-克鲁斯用了五部作品打破了桎梏,完成了转换,但每个人的情况都是不同的,蓝礼也许需要更多,也许更少,可是在转变之前,一步踏错,满盘皆输。

三来,蓝礼是一名演员,也应该只是一名演员,这是安迪对蓝礼的定位。

也许,在未来,蓝礼可以成为一手票房一手奖项的顶级巨星,就好像汤姆-汉克斯一样,但至少不是现在。当下蓝礼根基不稳,不要说奢望票房了,单纯从表演角度来说,“太平洋战争”、“活埋”和“爱疯了”三部作品也还是不够,蓝礼需要更多出色的答卷来证明自己,经受住影评人的升级考验。

安迪有野心,却不贪心。于是www.00ks.net,他选择了顺势而为,急流勇退。

先是专注于“抗癌的我”的拍摄,而后是缺席了奥斯卡,接下来还放弃了“龙纹身的女孩”,选择出演“超脱”。放弃了乘胜追击的打算,放弃了风头浪尖的关注,放弃了气势如虹的局面,脚踏实地、专心致志地专注于自己的专业,专注于演技、专注于角色、专注于作品,这样的一退再退,总算是暂时解除了危机。

奥斯卡落幕之后,虽然说蓝礼没有能够赢得更多的瞩目,在各大媒体的报道之中,蓝礼几乎隐形,完完全全被忽略,笼罩在他身上的聚焦光环似乎一夜之间就悄然消失了;但与此同时,一起消散的还有负面新闻,尤其是奥斯卡的空手而归,让所有的攻击都落了空,就连网络上关于蓝礼的讨论和质疑都暂时平复了下来。

这也意味着,蓝礼总算是可以享受一段安静的时光了。

在“速度与激/情5”正式上映之前,蓝礼可以离开闪光灯的关注范围,专心致志地投入“抗癌的我”和“超脱”两部作品的拍摄工作之中,就好像当初拍摄“活埋”和“爱疯了”一样。对于蓝礼来说,这是好事;对于安迪来说,这是幸事。

演员,专注于表演,这就是安迪希望人们对蓝礼留下的印象。从“西雅图邮报”的专题报道来看,安迪的策略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