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大戏骨 > 598 试听聚会

598 试听聚会

离开西奈山医院之前,蓝礼再次找到了安妮。

安妮正在打着点滴,稚嫩的眉宇紧紧地纠结了起来,让人清楚地感受到她的痛苦,意识到,她也是一个饱受病痛折磨而不得不常年住院的孩子。但她却瞪大了眼睛,坚强而明快地说道,“安妮是坚强的女孩,对吗?就好像艾利克斯一样!”

站在这些孩子面前,蓝礼总是会觉得自己是如此渺小,也如此无助。

给安妮加油鼓劲之后,蓝礼就告辞离开了。艾利克斯的手术依旧正在进行中,移植心脏不是一个小手术,短则五、六个小时,长则十几个小时,等待的时间是漫长的,更是痛苦的。可是比起躺在病床/上的那个瘦小的身影,一切都变得微不足道起来。

坐在地铁之上,摇摇晃晃、人来人往,喧闹而嘈杂之中,人与人之间却又是全然陌生的个体,漠然而警惕地拉开距离,安静下来,享受难得的沉默和宁静,却是让纷杂的心绪沉淀了下来。超市是如此,地铁也是如此。

不知不觉,蓝礼在西奈山医院待了三个多小时,再次从地铁里出来的时候,夕阳已经斜斜地挂在高楼大厦之间,映着晃悠悠的哈德逊河水,似乎随时都会沉没一般。蓝礼哑然失笑,不知道尼尔他们是否有兴趣夜游哈德逊,否则,上次打赌的赌注就又要推迟兑现了。

比起自己家来,蓝礼对于先驱村庄周围的道路却是了如指掌,根本无需仔细辨别,出了地铁站之后,放任着脚步的前行,自然而然就可以寻找到目的地所在。不过,今天的街道之上,人潮似乎特别得多,这让蓝礼有些诧异——

上午抵达肯尼迪国际机场的时候,他还觉得人少了,想着大部分记者们都朝着威尼斯和多伦多迈进,留在曼哈顿的“眼睛”少了大半;但现在为什么那种感觉不翼而飞,反而是觉得汹涌起来了?难道是因为下班高峰期?

今天不是周六嘛?哪有什么下班高峰期!至于周末夜晚的狂热,现在夜幕都还没有完全沉下来,自然不可能那么快。

蓝礼也是满头问号,不过仔细想想,这里是纽约,居住了八百万人口的纽约,每一天、每一夜都有无数的活动和派对,不同的群体、不同的族群、不同的阶层总是可以找到属于自己的时刻和区域。这不应该感到奇怪。

收拾起了疑惑,蓝礼踩着滑板,一路朝着先驱村庄方向前进。但问号不仅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因为,人潮涌动的方向似乎和他相同。然后,蓝礼就看到了先驱村庄门口的壮观场面。

浩浩荡荡的队伍沿着街区开始往后延伸,粗粗一看,似乎已经排到了街尾,还在继续排列,一个拐角就进入了隔壁那条街道;周围陆陆续续地还可以看到人群加入,欢快地打着招呼,走向队伍尾端排队的路上,遇到熟人,不由就停下脚步,嬉笑谈天起来;臃肿的人群几乎将整个步行街道都要站满,来来往往的人群为了快速前进,不得不借用车行道,这使得往来的车子都放慢了车速。

热火朝天的景象,仿佛将盛夏的暑气再次点燃,滚滚沸腾起来。

放眼望去,眼前至少有两百人以上,而且断断续续还可以看到有人持续加入,如此盛况,即使是纽约最热门的俱乐部和夜店,人潮巅峰的时刻,大抵也就是如此规模了,但,那也要等到晚上十点以后了,现在的话,绝对不可能。

眼前的场景有多么热闹,就有多么不正常。

蓝礼不由自主地抬起头来,看了看那广袤的夜幕,藏青色的幕布之上,夕阳残留的光辉依旧在熊熊燃烧着,曼哈顿街道的路灯有些亮了,有些还没有,苍穹泛着浓浓的青色。他没有看错,夜晚依旧没有到来。

那眼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先驱村庄是纽约市政厅终点推荐的景点之一,不仅因为这里原汁原味地保留了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的建筑和装潢风格,还因为这里将美国音乐黄金时代的精髓也延续了下来,这是纽约艺术的历史见证之一。

但作为一家爵士酒吧,在当代社会已经完全没落。除了纽约、孟菲斯、纳什维尔等少数几个音乐发源地的城市之外,爵士酒吧几乎已经绝迹。即使是“旅游景点”,先驱村庄的人气也一直不旺。

在蓝礼的记忆之中,可以容纳八十人到一百人左右的先驱村庄,完全客满的夜晚,两只手就可以数得过来了。每一次都是有成名在外的大牌歌手前来驻唱,提前半个月左右开始宣传,吸引游客,也吸引粉丝,再加上专业的老歌迷,这才把先驱村庄塞满。

所以,今晚的如此盛况,是因为大牌歌手前来驻唱吗?诺拉-琼斯?杰森-玛耶兹?泰勒-斯威夫特(Taylor-Swift)?还是火车乐队(Train)?

蓝礼放慢了速度,缓缓地踩着滑板走了过去,在先驱村庄的门口寻找着宣传海报——大牌歌手过来,公关公司肯定会配备相对应的海报,区别只是在于规模罢了。但,蓝礼失望了,他什么都没有看到,这就越发疑惑起来。

看着门口正在准备排队进场的人们,蓝礼有些犹豫,他不想要插队,那么他是不是要从后门进去?

脑海里的思绪才刚刚冒出来,根本没有来得及思索,耳边就传来一个惊呼声,“少爷!”

“呼。”这是倒吸一口凉气的声音,上一秒还喧嚣甚笃的街道,这一秒就鸦雀无声了,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队伍的后半段,那里依旧叽叽喳喳、热闹非凡,似乎根本没有察觉到先驱村庄门口的反常,这样的落差,越发让门口的沉默鲜明起来,似乎就连呼吸声都被掐灭了。就好像掐灭烟头一般,一缕青烟都没有多余。

蓝礼顺着声音看了过去,眼底也不由流露出了惊讶,“威廉?”

站在眼前的,不是威廉-泰勒,是谁?不仅仅是威廉,旁边还有几张熟悉的面孔,格兰汉姆-休斯、霍普-贝兹、泰莎-布里登……这一个个都是熟悉的影迷脸孔,蓝礼前前后后已经见过多次了,印象深刻。

只是,他们出现在先驱村庄,这是怎么回事?这里又不是电影的首映式现场,也不是艺术院线的经典电影之夜。难道是专门前来旅游的?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今晚这里有什么活动吗?”蓝礼顺口就询问到,然后就看到那一张张憋气的脸孔,表情狰狞而搞笑,说不出来是笑还是哭,只是一个个面面相觑,这让蓝礼不由轻笑了起来,“怎么,是什么特别活动,需要角色扮演(Cosplay)的吗?”

站在旁边的泰莎忍不住,往前走了半步,“少爷,你不是专程过来参加今晚活动的吗?”

这一来一往,蓝礼越发困惑起来,“有什么特殊情况是我应该知道的吗?”在加勒比海度假三周时间,与世隔绝,蓝礼觉得有点跟不上世界的发展脚步。

“蓝礼,蓝礼!”被淹没在人群之中的詹妮丝-布莱克,此时才注意到了蓝礼的出现,连连招手,“你怎么过来了?内森昨天还说,你正在古巴度假呢。专程赶回来的吗?”

蓝礼对着威廉等人点点头示意了一下,朝着詹妮丝迎了上前,给了她一个拥抱,笑呵呵地说道,“有谁给我解释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吗?我现在完全一头雾水,我应该逃跑吗?比如说,里面有人通缉我之类的?”

这一句玩笑话让詹妮丝畅快地笑了起来,不过旁边的其他人似乎都没有反应过来,一00kxs.com张张脸孔依旧深陷在震惊之中,双眼明亮地看着蓝礼,一动不动,丝毫声响都没有,唯恐一点点的响声就会打破梦境,让他们苏醒过来,回到现实。

“你不知道?”詹妮丝此时也反应了过来,嘟囔了一句“内森居然没有和你提起”,然后解释到,“你的专辑正式发行之后,斯坦利和尼尔他们就乐坏了。每天都在酒吧里谈论着,和一群老家伙们越谈越开心,一个个就好像得了失心疯一样。然后上周,他们想着,为什么不吸引更多真正的音乐爱好者们过来,大家一起分享、一起讨论呢?于是,尼尔就在脸书上发布了一个活动,邀请那些真心喜欢你音乐的人,一起过来酒吧,举办一场’堂吉诃德’的专辑试听会。”

蓝礼张了张嘴巴,试图做出一些评论,却发现自己词穷了。

詹妮丝拍了拍脑袋,“看我这记性,我都忘记了。他们说了,不会邀请你,就只是歌迷之间的交流。估计就是这个原因,内森没有和你提起。咦,既然你都不知道,你今天怎么过来了?”

“……我今天刚刚度假回来,因为下周必须过去多伦多参加电影节。”蓝礼回头看了看眼前浩浩荡荡的排队长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所以,你是说,这些人都是专门为了我的专辑前来的?”

不是为了蓝礼,仅仅只是为了“堂吉诃德”这张专辑?这听起来着实像是天方夜谭。

“具体的情况你应该询问他们才对。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是的,的确如此。”詹妮丝也开了一个玩笑,调侃着蓝礼的错愕和惊吓,然后拍了拍蓝礼的肩膀,“既然你过来了,那么就一起加入吧。斯坦利他们肯定不会介意的。”说完,詹妮丝自己也哧哧地笑了起来,推着蓝礼进入了先驱村庄。

留在门口的威廉等人,面面相觑,交换视线,然后……“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