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大戏骨 > 624 大胆冒进

624 大胆冒进

一般来说,艺术电影和商业电影的发行模式是截然不同的,原因很简单,两种电影锁定的观众群体和市场潜力都是不同的,观众对作品的期待也是不同的。

想象一下,将“蓝色情人节”像“加勒比海盗4”那样,首周就在四千间院线放映,可是普通观众根本不买账,一片坑爹声;而艺术观众却又拒绝进入商业院线观看,口碑根本无法传播开来,最终的结局就是惨败。四千间院线放映所需要的发行费用、院线分红,这就足以让发行公司亏到内伤。

艺术电影总是遵循着一定的发行模式。首先,在少数艺术院线点映,看看影评人口碑,看看观众口碑;而后,循序渐进地扩映,进一步试探市场反应,如果反响平平,那么就尽快收缩,改变策略,专注于小众群体的传播,以颁奖季的方式运作,如果反响不俗,那么就进一步扩映,朝着名利双收的方向发展,学院公关的策略也需要相对应调整。

所以,有的作品从上映到下映,放映院线始终在五百间以下;而有的作品,似乎上一周还在五百多间院线上映,下一周就在两千五百间院线上映了。看似漫不经心的放映模式,其实都是讲究策略的。去年的“活埋”也是如此。

不要小看这个扩映过程,这是有一套流程和模式的,需要对整个市场的走向和趋势有着精准的判断,并且对突发情况有着强大的应变能力,最重要的是对作品的票房潜力和市场定位有着强大的预见能力,这也是一家发行公司能力的体现。

几乎每一年都会出现几部作品,因为扩映策略失误,效果不尽如人意,最终退出了颁奖季的争夺。

在好莱坞之中,韦恩斯坦影业、焦点影业和福克斯探照灯无疑是个中高手,嗅觉灵敏;相对而言,华纳兄弟、派拉蒙经典以及其他独立发行公司,大大小小的错误总是不断,扩映失误更是屡见不鲜,这也直接体现在了奥斯卡、金球奖的提名名单之上。

但是现在,“爱疯了”仅仅只是点映了一周而已,第二周就直接进入公映环节?而且还是两千三百三十七间院线?难道焦点影业真的疯了吗?

虽然说,在多伦多电影节时,不少媒体都把“爱疯了”拿来和瑞恩-高斯林的成名之作“恋恋笔记本”相比较,原因很简单,瑞恩和蓝礼是至交好友,而“恋恋笔记本”则是新世纪以来票房成绩最出色的爱情剧情电影,自然而然,好事的媒体就这样简单粗暴地联系了起来。

但事实上,谁都知道,“爱疯了”不是“恋恋笔记本”,而是“蓝色情人节”。区别就在于,“恋恋笔记本”是商业电影,而“蓝色情人节”是艺术电影,票房数字和后来的录像带租赁数字都清晰地体现了这一点。

现在,焦点影业就等于把“蓝色情人节”当做“恋恋笔记本”来运作发行,这不是失心疯的话,就找不到其他解释了。

这不是危言耸听,而是经验教训。2005年,“艺/伎回忆录”就是血的教训。

当年,这部耗资了八千五百万美元的电影,由哥伦比亚影业和梦工厂联手打造,汇集了中国、日本、美国三地的无数精英。

彼时,凭借着“卧虎藏龙”、“英雄”、“十面埋伏”等作品,在好莱坞红得发紫的章/子/怡担任女主角。她是自成/龙、李/安之后,第一个真正意义上在北美闯出名号的华人女演员,当年她的资源绝对可以说是顶尖,具备了成为一线演员的潜力。她签约了创新艺术家经纪公司——和蓝礼师出同门,而“艺/伎回忆录”这部作品,就是创新艺术家经纪公司专门为她量身打造的。

“艺/伎回忆录”登陆多伦多电影节之后,收获了一片好评,“好莱坞报道者”、“好莱坞周刊”、“名利场”等媒体都争相追捧,认为这部作品有望角逐当年的奥斯卡最佳影片,这也使得索尼哥伦比亚影业信心膨胀,随后展开了一系列的宣传。

十二月,电影正式在北美点映,八间院线,创造了单馆八万五千美元的惊人成绩,甚至足以和同年上映的“断背山”相媲美,激起了一片欢呼。但令人扼腕的是,正式点映之后,媒体综评却一落千丈,仅仅只拿到了五十三分的成绩,着实难言出色,这对于颁奖季作品来说,竞争力顿时就弱了下来。

不过,颁奖季从来不是那么简单的。媒体综评高,不意味着拿奖,“少年时代”的媒体综评是满分一百分,却在奥斯卡上输www.00ks.org给了“鸟人”;媒体综评低,不意味着出局,“铁娘子”的媒体综评是五十四分,梅丽尔-斯特里普成功第三次摘下小金人。

当年,创新艺术家经纪公司就瞄准了奥斯卡最佳女主角的提名,希望章/子/怡可以成为历史上第一位收获影后提名的华人!

事实上,章/子/怡距离这一目标也无比接近了,她收获了一系列影评人前哨站的提名,并且成功收获了金球奖剧情类最佳女主角的提名,甚至还收获了美国演员工会奖的提名,毫不夸张地说,距离创造历史,她只剩下最后一步。

但,就是这最后一步,她倒在了门槛,被凯拉-奈特莉凭借着“傲慢与偏见”最后时刻完成了逆袭,后者年仅二十岁,就收获了职业生涯的首次奥斯卡提名!

后来,人们重新回顾整个颁奖季进程,就可以看得出来,索尼哥伦比亚影业在发行策略上的致命失误,成为了转折点。点映成绩的出色表现之后,索尼决定,次周扩映,从八间院线扩展到五十二间院线。

这一举动,让“艺/伎回忆录”以单馆两万五千美元的姿态,斩获了一百三十万的周末票房,累积票房更是达到了两百三十万,表现之出色让人喜出望外。随后,索尼决定一鼓作气,直接跳过循序渐进的扩映过程,从五十二间,直接提升到了一千六百间院线。

可是,“艺/伎回忆录”的表现却是一场灾难。虽然在扩映的单周,取得了六百七十万美元的周末票房,但单馆成绩已经跌落到了四千三百,成绩着实难以让人满意;更糟糕的是,普通观众满怀好奇地走进电影院之后,却大失所望,艺术观众期待满满地观看电影之后,更是难达预期。

瞬间爆发,瞬间湮灭,就犹如烟火一般,迸发出最后的绚烂和璀璨,而后就迅速消失。在那之后,电影的票房每况愈下,媒体综评、观众口碑的负面影响,开始影响到了业内反馈,继而拖累了后续的学院公关,再也难以打开局面。

最终结果就是,强大凶猛的声势渐渐越来越弱,连带着章/子/怡的影后呼声也越走越低,最后被“傲慢与偏见”在冲刺阶段完成了逆袭,无缘创造历史。

如果说,“艺/伎回忆录”的媒体口碑或多或少影响了扩映效果,但在过去十年时间里,媒体综评、烂番茄指数表现都格外优秀,乃至于IMDB评分、爆米花指数都收获了肯定,可是扩映之后票房成绩依旧难以让人满意,这样的情况也不在少数。

艺术电影与广大电影市场的磨合,不是单纯凭借着几个数字就可以统计完成的。否则,市场营销也不会成为一门经久不衰的学问了。

现在,“爱疯了”似乎就走上了一条狂妄自大、盲目冒进的道路,很有可能就要步上“艺/伎回忆录”的后尘,但问题就在于,当年的“艺/伎回忆录”至少还声势浩大了一段时间,可是“爱疯了”才刚刚崛起而已,多伦多电影节刚刚落幕,声势根本没有来得及铺陈开来;而且现在距离奥斯卡还有足足四个月的时间,选择十月份就大胆跃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除了脑子进水,还有更好的答案吗?

可是,焦点影业可不是索尼哥伦比亚,如此多年来,焦点影业可以与韦恩斯坦影业、福克斯探照灯相抗衡,他们的公关部门、发行策略、宣传方案都可谓是顶尖之中的顶尖。焦点影业也会犯错,但如此明显、如此愚蠢、如此低级的错觉?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唯一的解释就是……焦点影业对“爱疯了”的定位产生了变动,不是颁奖季艺术电影,而是颁奖季式的商业电影,就好像去年的“弱点”,2007年的“朱诺”,2006年的“阳光小美女”,2005年的“断背山”,这些作品的共同点就是:

颁奖季属性鲜明,却同时具备了亲民属性,不像“蓝色情人节”或者“拆弹部队”那样以旗帜鲜明的艺术性,将普通观众拒之千里之外,最终这些作品北美票房都取得了出色的佳绩,往往能够取得六千万乃至更多的票房数字,突破一亿也是常事。

这似乎是最好的解释了。至少,比起“脑子进水”,这个答案就靠谱了许多。但,“爱疯了”真的能够肩负起如此期待吗?又或者说,蓝礼-霍尔真的能够延续票房号召力吗?亦或者说,焦点影业真的没有判断失误吗?

十月第二周,“爱疯了”在两千三百三十七间院线举行公映,最后交出答卷,单馆票房八千一百美元,周末三天狂揽一千八百九十万美元,调整数据之后,确切数字刚好迈过了整数,达到了一千九百万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