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大戏骨 > 670 练武伙伴

670 练武伙伴

李信翩然而至,迈着沉稳而硬朗的步伐,走进教室里,那器宇轩昂的仪态,看起来颇有一代宗师的风范,约莫二十七、八岁左右的年龄,彰显出风华正茂的挺拔。那堂堂仪表根本无法和刚才楼梯里诙谐而活泼的语调联系起来,仿佛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

跟随在后面的林雪则显得稚嫩了许多,看起来不过二十一、二岁,可是稚嫩青涩的脸庞却偏偏露出了少年老成的表情,吐槽的白眼依旧没有消失,看起来似乎和李信两个人年龄颠倒了过来一般。他就是刚才打扫卫生的年轻人。

李信双手背在身后,一路走了过来,不过没有和蓝礼打招呼,直接就走向了安德鲁,在旁边站定之后,上上下下打量起来。安德鲁此时正在扎马步,不太确定自己是否应该打招呼,这样继续的话似乎没有太过礼貌,可是他才刚刚再次开始扎马步,立刻就站起来,这样真的好吗?

安德鲁朝着蓝礼投去了求助的视线,蓝礼使了使眼色,示意他继续蹲好,他眨了眨眼睛,表示了解。突然,腰部正后方脊柱的位置就传来一记重重的力道,安德鲁条件反射地就挺直了上半身,腹部顿时紧绷起来,耳边传来李信的声音,“收腹,挺腰。”

每说一句话,安德鲁身体的相对应部位就遭遇一下,而且是实打实的,火辣辣得疼。后背、腹部、肩膀、大腿、甚至是臀部……安德鲁只觉得自己好像是牵线木偶,完全任凭摆布,调整完姿势之后,不到五秒钟,他就觉得肌肉开始酸痛起来,那酸爽。

“不要放松!”安德鲁试图换一口气,结果后背再次被击打了一下,李信沉声说道,“尽可能保持呼吸的平稳,不要大口呼气,也不要大口吸气。平稳!否则,坚持不到三十秒,你就要坐地上了。”

看着安德鲁紧闭着嘴巴,就好像憋气的青蛙一般,那模样着实好笑。原本再正常不过的呼吸,现在如此一折腾,安德鲁反而不知道怎么呼吸了,那手足无措的模样,着实是让人忍俊不禁。蓝礼的眼底就不由流露出了笑意。

“你,说的就是你,笑什么。”李信转过头来,狠狠地瞪了蓝礼一眼,似乎做出师兄的权威做派来。但是刚才楼梯间的对话却泄露了他的底细,蓝礼根本严肃不起来,内心反而是不由莞尔。但,至少表面上,蓝礼还是收敛起了笑容。

李信朝着蓝礼招了招手,“跟我过来。想要进一步学习,第一步就是要学会挨打。你不是一只希望正式学习武术吗?今天就可以开始了。第一课。”说完,李信就背着手,大摇大摆地朝着门口走了过去。

蓝礼给了安德鲁一个视线,用口型说道,“好运。”然后看着站在旁边一身懒骨头的林雪,他也知道,林雪这懒散的模样也是假象,隐藏其中的是一个贫嘴、调皮的年轻人,于是,蓝礼压低了声音,开口说道,“谢谢刚才的称赞。”

林雪的瞳孔突然就扩大起来,愣在原地一动不动,满脸都写满了震惊和错愕,仿佛就连灵魂都已经冰冻起来了一般。因为,刚才蓝礼说的是中文,地地道道、标标准准的中文,不是半吊子的那种,也不是语音语调奇奇怪怪的那种,而是……而是正宗的中文。

在背后议论别人,现场被抓包。这种感觉真是太羞耻了,脚趾头都蜷缩了起来。更重要的是,他们的本来面目都没有任何遮掩,完完全全呈现在对方面前,现在还装模作样地摆出一副道貌岸然的姿态。

仅仅只是想一想,林雪就想要钻到地洞里去。转过身,他就想要提醒李信,但稍稍停顿了片刻,林雪突然就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眉梢和眼睛都变得欢快起来,转过身看着走到了门口的李信,他还在摆出那三师兄的派头,眉头轻蹙,转过身,厉声呵斥到,“还不快点?我可没有一整天的时间。”

蓝礼没有回答,而是低下头,一路小跑着追了上去。

林雪意识到,今天有好戏看了,然后转过身,快步走到了另一侧的窗户旁边,居高临下地看着天井里的空地,等待着蓝礼和李信的出现,一脸兴致盎然。

转眼之间,安德鲁又只剩下自己一个人,无比孤独。他看了看消失的蓝礼,又看了看以背影面对自己的林雪,张了张嘴巴,郁闷地说道,“那……我呢?”他伸了伸脖子,试图看一看林雪眼中的世界,但距离真的太远了,什么都看不到,安德鲁满脸落寞地嘟囔着,“那我呢?”

很快,天井就传来了一阵奇怪的嘈杂声,还有安德鲁听不懂的语言——他猜测着,应该是中文,反正对他来说都是天书。但没有坚持太久,安德鲁的注意力就涣散了,因为扎马步着实太辛苦了,超乎想象的辛苦。

安德鲁承认,他需要端正一下自己的态度。原本以为扎马步是再简单不过的一项基本功了,结果三十分钟却分成了五次才完成,而且计时结束之后,他整个人都瘫坐在地上,一动都不能动,就好像过去五个月的训练都白费了一般。

躺着躺着,安德鲁也察觉不到时间的变化,然后就听到一阵骚动,转过头看过去,蓝礼和李信两个人就出现在了眼前。此时的蓝礼看起来狼狈不堪,白色T恤变得脏兮兮的,一头微卷的短发乱糟糟的,再加上满头大汗,看起来就像是从垃圾堆里翻滚了一整个下午般。

那狼狈的模样,让安德鲁瞪大了眼睛。这样的蓝礼,绝对是媒体之上从来不曾捕捉到的形象,即使是“活埋”那部电影里濒临死亡线上的时候也不曾如此。

但随后安德鲁就看到了后面的李信,下巴都差点掉落下来——李信的眼睛和嘴角红了一小片,倒不至于红肿或者淤青,不过红印子非常明显,一身运动服也沾满了灰尘,看起来就像是在操场踢足球,然后事情走向了未知的方向,那清高严肃的权威形象,此时荡然无存,瞬间就变得平易近人起来。

等等,右眼的红印子为什么那么明显,那是……那是熊猫眼吗?

“噗。”那低低的气音在安静的教室里传播着,不是安德鲁,不是蓝礼,也不是李信。只剩下一个选择,但这家伙十分狡猾,随即就开口说道,“早晨的负重跑步,我今天忘记了,现在就去。”说完,林雪一溜烟就跑走了。

李信还没有来得及开口,林雪就已经只剩下一个背影了,一口气卡在胸口,李信看了看蓝礼,又看了看安德鲁,最后说道,“你们自己看着办吧。今天的课程到此结束。如果他明天想要过来的话,老时间。”说完之后,李信也匆匆地转身离开了。

安德鲁的视线在蓝礼和门口转眼消失的身影之间来回移动,“……有人可以和我解释一下,刚才到底是什么语言吗?”李信刚才说的话语,安德鲁一句都听不懂。

蓝礼呵呵地轻笑了起来,“欢迎来到唐人街。”这就算是解答了,“刚才他说,如果你明天还愿意过来的话,同样的时间。这里早晨一般是八点半开始第一轮晨练,除了扎马步之外,还有一系列的基础训练,会有人带你走一遍,之后就要靠自己坚持了。这里不是幼儿园。”

“而是大学。”安德鲁接过话头,这让蓝礼停顿了片刻,然后点点头,露出了笑容,“对,大学。”

安德鲁用双手支撑着地面,站了起来,可是膝盖却一软,整个人踉跄了两步,直接跌坐在地上,双腿犹如美人鱼一般伸向左边、而上半身则支撑在右边,那狗血肥皂剧里女主角式的跌坐方式,着实是太过惊讶、也太过搞笑了。

但,蓝礼没有笑出声。而是展现出了贵族的礼仪,双手背在身后,假装什么也没有看到,留下了足够的时间和空间让安德鲁重新站起来。

结果,安德鲁却抬起头来,苦笑地说道,“抱歉,请问可以帮忙一下吧,我好像有点抽筋,站不起来。”

这一次,蓝礼没有忍住,嘴角上扬了起来。转过头,然后就看到了安德鲁那一脸无可奈何的模样,耸了耸肩,“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如【零零看书00kxs】果你可以保守秘密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安德鲁耷拉下肩膀,郁闷地说道,“为了这次的角色,我之前锻炼了五个月,我也没有想到会是现在的模样。我还以为,我已经是一个小人物了呢。”

安德鲁的自我吐槽,蓝礼终于没有再隐忍,呵呵地笑出了声,“那是因为你的训练都没有针对双腿的。”

大步大步地走了过去,蓝礼伸出援手,将安德鲁扶了起来,“你需要放松一些双腿的肌肉,可以按摩按摩,也可以用热水缓解一下。适应下来之后,就没有问题了。蜘蛛侠也是靠双手,而不是双腿的。”

蓝礼的调侃让安德鲁愣了愣,然后灿烂地开怀大笑起来。

安德鲁以蓝礼的肩膀为支架,从二楼回到了一楼,整个过程简直是一步一步慢慢地挪下来,如此狼狈完全出乎意料。到了楼下,蓝礼为他拦了一辆出租车,扶着安德鲁坐到了后排座,最后关上门,这才是完成了所有的工作。

安德鲁摇下车窗,“抱歉,我的失礼。谢谢,我是说,谢谢今天所有的一切。”安德鲁的表情有些不好意思,初次见面,事情的如此走向真是骨骼清奇,“还有,忘了正式自我介绍,安德鲁-加菲尔德。”

“蓝礼-霍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