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大戏骨 > 738 演技双提

738 演技双提

又是一年颁奖季,又是一年金球奖,又是一年奥斯卡,似乎仅仅只是眨眼的瞬间,沉睡的巨兽就再次苏醒,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目光。

对于好莱坞外国记者协会来说,权威显然不是他们需要瞩目的焦点,娱乐至死才是。为了制造爆点,为了吸引目光,为了明星效应,他们可以做出“妥协和退让”,比如说,提名“致命伴旅”那样糟糕透顶的作品;再比如说,把音乐喜剧类最佳影片颁发给“宿醉”那样的精彩爆米花;还比如说,一个奖项有六个提名席位,又或者是双蛋黄满地跑。

今年,也不例外。一样的配方,一样的味道。

剧情类最佳影片之中,足足有六部作品赢得了提名,“后人”、“战马”、“帮助”、“总统杀局”、“点球成金”、“雨果”。

除了依靠整体综合实力杀出一条血路的“帮助”之外,每一部作品背后都有一位顶级巨星的坐镇和加盟:乔治-克鲁尼联手亚历山大-佩恩(Alexander-Payne)的“后人”,史蒂文-斯皮尔伯格的“战马”,乔治-克鲁尼联手瑞恩-高斯林的“总统杀局”,布拉德-皮特的“点球成金”,马丁-斯科西斯的“雨果”。

这就是一个无法取舍的难题。于是,好莱坞外国记者协会就放弃了取舍,大方地给了六个提名席位,一网打尽。典型的金球奖做法。

不过,整体而言,在目前为止的颁奖季之中,这六部作品确确实实是暂时位列第一集团的,再加上遗憾未能入选的其他几部作品,“爱疯了”、“生命之树”、“锅匠,裁缝,士兵,间谍”,“龙纹身的女孩”,这些作品在随后的颁奖季后半段,势必还将会有一番龙争虎斗。

一如既往地,音乐喜剧类最佳影片的争夺总是相对逊色一些,今年的五个提名也不例外,分别是“艺术家”、“抗癌的我”、“午夜巴黎”、“我与梦露的一周”、“伴娘”。

在这之中,最值得瞩目的就是伍迪-艾伦了,至于其他作品,话题性和瞩目度都略逊一筹。但是,“抗癌的我”和“伴娘”两部小成本喜剧的入围,成为了今年的代表佳作,这无疑是一大看点。

值得一提的是“艺术家”这部作品,今年戛纳电影节之上收获了好评之后,男主角让-雅尔丹(Jean-Dujardin)成功摘下戛纳影帝,随后韦恩斯坦兄弟买下了发行版权,然后展开了独具一格的颁奖季征战之旅。

他们飞遍全球地出席各个电影节,大大小小来者不拒,莫斯科、蒙特利尔、多伦多、雅典、苏黎世、纽约、奥斯汀、阿姆斯特丹等等;可是电影成品质量却并未得到足够的肯定,特柳赖德、威尼斯、奥斯陆、伦敦、罗马等重要电影节都拒绝了这部作品的申请。

尽管如此,韦恩斯坦兄弟还是打着“缅怀好莱坞黄金年代”的招牌,重新唤醒学院评委们的自我陶醉和自我肯定,先后遭遇多个影评人协会忽略了之后,成功地在颁奖季第一阶段即将落幕之前,收获了金球奖提名肯定,吹响了反击号角。

传闻,今年拥有“后人”和“总统杀局”两部作品在手的乔治-克鲁尼,亲自为让-雅尔丹背书,带领着让进入了好莱坞的学院公关圈子——即使是“总统杀局”的男主角瑞恩-高斯林都没有如此待遇。这部作品也被誉为是1998年颁奖季的概念正式诞生以来,第一部真正意义上按照好莱坞的学院审美和喜好量身打造的作品,这才是一封写给奥斯卡的情书。

于是,今年音乐喜剧类最佳影片也增添了悬念,到底是伍迪老爷子保持强势,还是“艺术家”高举逆袭大旗,亦或者是“伴娘”复制当年“宿醉”的奇迹?某种程度来说,话题性比实力平均的剧情类部门还要有趣一些。

在最佳影片之外,最佳导演的五个席位分别由“雨果”的马丁-斯科西斯、“后人”的亚历山大-佩恩、“总统杀局”的乔治-克鲁尼、“午夜巴黎”的伍迪-艾伦和“艺术家”的米歇尔-哈扎纳维希乌斯(Miavicius)联手瓜分。

其中,名不见经传的米歇尔,无疑是今年提名名单之中的最大亮点。

不过,相较于演员阵容的星光熠熠、话题连连来说,导演提名名单就显得波澜不惊了。在今年金球奖提名名单的演员部门之中,绝对可以说是精彩连连。

首先是女演员部门。

剧情类最佳女主角,“铁娘子”的梅丽尔-斯特里普,“帮助”的维奥拉-戴维斯(Viola-Davis),“爱疯了”的菲丽希缇-琼斯,“雌雄莫辨”的格伦-克洛斯(Glenn-Colse),“龙纹身的女孩”的鲁妮-玛拉,成功跻身最后提名五强。

新生代的菲丽希缇和鲁妮,成为了2011年的最大收获,去年Y世代的崛起势头又一次延续了下来;中生代的维奥拉、老一代的梅丽尔和格伦,这三位都是名满业界的老戏骨,绝对坚挺的实力使得她们的提名毫无悬念。

整体来说,这份提名名单之中争议不多,扼腕的仅仅只是“我们需要谈谈凯文”的蒂尔达-斯文顿(Tilwww.00ks.netda-Swinton),“忧郁症”的克里斯滕-邓斯特(Kristen-Dunst),“一次别离”的蕾拉-哈塔米(Leila-Hatami)没有能够入围,但不算太大的意外。

音乐喜剧类最佳女主角,“我与梦露的一周”的米歇尔-威廉姆斯,“杀戮”的凯特-温斯莱特和朱迪-福斯特,“青少年”的查理兹-塞隆,“伴娘”的克里斯汀-韦格,收获了提名。

今年音乐喜剧部门整体风平浪静,克里斯汀凭借着票房黑马“伴娘”赢得提名,这算是意外收获,而“艺术家”的贝热尼丝-贝乔(Berenice-Bejo)没有申报女主角,而是选择了女配角,缺席该部门的争夺也就不足为奇了。

最佳女配角部门,“艺术家”的贝热尼丝-贝乔,“帮助”的奥克塔维亚-斯宾瑟(Octavia-Spencer)和杰西卡-查斯坦,“雌雄莫辨”的珍妮-麦克蒂尔(Jaeer),“爱疯了”的詹妮弗-劳伦斯,赫然在列。

整体来说,今年又是典型的好莱坞年份——热门电影都是以男演员为主的作品,女演员的竞争整体还是偏弱了一些,“雌雄莫辨”、“帮助”、“爱疯了”三部作品都收获了多项女演员的演技提名,成为今年的亮眼之作。

其中,崭露头角的杰西卡-查斯坦、鲁妮-玛拉、菲丽希缇-琼斯,无疑吸引了众人的视线。

其次是男演员部门。

剧情类最佳男主角,“后人”的乔治-克鲁尼,“总统杀局”的瑞恩-高斯林,“羞耻”的迈克尔-法斯宾德,“点球成金”的布拉德-皮特,还有“爱疯了”的蓝礼-霍尔,成功占据了五个席位。

在这份名单之中,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联手克林特-伊斯特伍德打造的“胡佛”,遭遇了口碑的雪崩式滑铁卢,两位奥斯卡级别的顶级巨星,彼此合作却没有能够创造“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这部作品成为了两位巨星过去十年来最糟糕的成品,引发了连连惊叹。

音乐喜剧类最佳男主角,“艺术家”的让-雅尔丹,“抗癌的我”的蓝礼-霍尔,“午夜巴黎”的欧文-威尔逊,“坏守卫”的布莱丹-格里森,“疯狂愚蠢爱”的瑞恩-高斯林,将展开正面角逐。

整体来说,五个提名者没有丝毫的意外,落选的演员之中也没有太多惊喜,可以说是一份中规中矩的提名名单。

金球奖的音乐喜剧类奖项,似乎已经成为了鸡肋,每一年的关注度都在偏离轨道——人们显然更加好奇,“伴娘”、“宿醉”这样的恶搞喜剧,到底能够在以艺术为宗旨的颁奖季之中收获什么成绩,而不是喜剧演员的表演到底多么出色。

金-凯瑞之所以如此备受肯定,就是因为他是二十一世纪以来最后一位“受到艺术肯定的喜剧大师”,在他之后,本-斯蒂勒、亚当-桑德勒、威尔-法瑞尔为首的喜剧演员,几乎在颁奖季之中隐形,一直到史蒂夫-卡瑞尔(Steve-Carell)2014年的突然开窍,这才终止了喜剧演员年年下滑的势头。

今年的提名五席,某种程度上也证明了这一点,除了欧文-威尔逊是正宗的喜剧演员之外,其他四位提名者都不能算是严格意义的喜剧演员。

最后是最佳男配角部门,“初学者”的克里斯托弗-普卢默(mer),“点球成金”的乔纳-希尔,“危险方法”的维果-莫特森,“亡命驾驶”的艾伯特-布鲁克斯(Albert-Brooks),“我与梦露的一周”的肯尼思-布拉纳,收获提名。

相较于女配角来说,男配角部门就稍显沉寂了,整个提名的分量都偏薄弱,“危险方法”整体质量有限,“亡命驾驶”的艾伯特表演只能说平均水准,乔纳作为新生代喜剧演员凭借“点球成金”提名,不如说是沾了制片人布拉德-皮特的光。

唯一值得肯定的就是老戏骨克里斯托弗,六十年代就已经成名的黄金演员,连续第二年交出了得奖级别的演出,让人眼前一亮。

整个男演员部门,收获了不少积极正面肯定的“勇士”,一项提名都没有,这无疑是最大的冷门,乔尔-埃哲顿(Joel-Edgerton)、汤姆-哈迪(Tom-Hardy)、尼克-诺特(Niolte)等一众男演员全面遭遇无视,没有能够复制去年“斗士”的壮举,令人扼腕。

另外,“杀戮”、“龙纹身的女孩”、“商海通牒”、“锅匠,裁缝,士兵,间谍”等作品颗粒未收,也可以算是不大不小的意外,但不足以引发讨论。

那么,到底什么值得讨论呢?又或者说,谁值得讨论呢?不是收获第十七次金球奖提名的梅丽尔,也不是再次占据视线的Y世代演员,而是三位绅士——乔治-克鲁尼,瑞恩-高斯林,还有蓝礼-霍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