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大戏骨 > 748 灵光一闪

748 灵光一闪

拍摄结束了,但蓝礼却没有立刻站起来,而是靠墙坐在原地,细细地品味着刚才这场戏的表演。

在艺术电影之中,情绪、人物以及内心的控制是非常重要的,演员必须细细地琢磨和钻研;但在商业电影之中,这些要素却不是必备的,可以说,这束缚了演员的表演空间,毕竟电影留下的喘息空间有限,但也可以说,这给演员一片更大的表演舞台,让他们尽情自由发挥。归根结底,不同演员有着不同的理解和不同的方式,呈现出来的表演自然也就不同。

在刚才这场戏之中,事先的沟通严格遵照剧本的走向,但在投入实际表演之中时,两个人都根据角色和场景融入了自己的表演细节,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的是,两个人对整场戏的理解契合到了同一个轨道之上,于是双双注意到了彼此表演为现场状况作出的诠释。

詹妮弗说,“你受伤了,严重地。”这不是剧本上的内容。

蓝礼回答,“你也受伤了。”这同样不是剧本上的内容。

更为准确一点,从这一句台词开始,两个人都脱离了剧本,从眼神、表情到台词、动作,每一个细节都已经彻底偏离了导演所构思的画面轨道。

这不仅仅是蓝礼和詹妮弗在对戏,而是凯奇和丽塔在生离死别。戏谑之中带着一丝悲壮,幽默之中带着一丝激/情,短短六十秒到七十秒之间的情感迸发,刹那释放,刹那收拢,浓郁而细腻,不仅仅是将剧情表演完毕而已,更是将核心内容进行了诠释和升华。

表演的趣味,在此时可见一斑。两名出色的演员,根据自己对角色、对剧本的理解,演绎出了自己的风格,却巧妙地契合在一起,迸发出了难以置信的化学反应。

“爱疯了”的拍摄期间,蓝礼就已经感受到了詹妮弗的表演潜力,那种细节的变化所展现出来的表演灵气,让人眼前一亮,今天,这种感觉又更进一步。

詹妮弗的眼神有着说不尽的故事,顾盼之间,生动展现了丽塔的震撼、错愕、挣扎和坠落——为爱坠落。这不仅仅是生死关头,两个人迸发出的激/情而已;而是两个同样经历了灵魂轮回之后,饱经沧桑、看破生命,却又带着一丝对现实的不舍,最后斩断留恋,义无反顾地选择了舍身取义,瞬间寻找到了彼此的心心相印。

这样的表演让人神清气爽,就好像打网球或者羽毛球,兵乓球也可以,你来我往,一攻一防,不是刻意的简单化喂球,而是展现自己的高超技巧之后,对方却能够同样高超地还击回来,不是为了一个球的胜负,而是为了竭尽全力地展示自己,奉献出最精彩的对决。这已经超越了胜负本身,进入一个全新的境界。

静下心来之后,蓝礼可以听到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噗通,噗通,似乎比平时要更加快速一些,也要更加紊乱一些,舌尖依旧可以品尝到那柔软的触感,鼻翼依旧可以分辨出那隐藏在血腥味之中的一抹馨香。闭上眼睛,心跳的声音开始在耳边放大,就连神经都开始扯动起来,这份情感是如此深厚、如此强大、如此汹涌,扯得心脏开始隐隐作痛。

这一秒才明白了内心的真实情感,下一秒就要双双共赴黄泉,也许,这就是注定的,他和她注定属于彼此,她和他注定成为对方的唯一,是命运,也是人生。世界正在毁灭,胸腔里激荡的豪情万丈是如此澎湃!

睁开眼睛,蓝礼就看到从掩体后面走出来的詹妮弗,他有些意外,她也有些意外,不经意之间,眼神就交错在了一起,瞬间的慌乱、瞬间的激昂,然后他的嘴角就勾勒出了一抹笑容,灿烂的笑容,属于并肩作战的战友之间的笑容,却又平添了些许温柔,这让她也不由轻笑了起来,嘴角稍稍一扬,随即平复下来,然后再次绽放,犹如悬崖峭壁之上,迎风绽放的荆棘之花。

保罗-格林格拉斯亢奋了起来,脑海里的思绪越来越活跃。

捕捉演员之间的情感火花,这不是他所擅长的;处理大场面之下的人物肖像,这也不是他所擅长的——“英国病人”或者“阿拉伯的劳伦斯【零零看书00kxs】”那样史诗,不是他的风格。他所擅长的是在狭窄、普通、平实的环境之中,抓住小格局里的真实感,并且通过镜头和剪辑放大,最终制造沉重一击,达成心灵的震撼!

刚才这场戏之中,蓝礼和詹妮弗的表演却如此出色,以至于保罗根本不需要太多调度镜头,只需要真实呈现,捕捉到两个人之间的化学反应,这就已经足够。但现在,保罗却是灵感蓬爆,他无法制造出大场面,却可以制造出更多的局促和紧迫,将那种世界末日的恢弘进一步放大。

保罗在人群之中找到了摄影师巴里-埃克劳德,将自己的构思说出来,两个人好好地交流了一番,然后绕着场地走了好几圈,确保了整个机位的走势和取景,随后保罗就走向了蓝礼,招呼着,“嘿,詹妮弗,你也过来一下!”

如此简单直接的话语,打破了空气里涌动的情绪,粗神经的保罗完全没有察觉到自己的突兀,完全沉浸在记者的纪实情绪之中。

詹妮弗嘴角的笑容依旧上扬着,只是眼底闪过了一丝戏谑,回过神来,走了过去,没有多说什么,盘腿在蓝礼身边坐了下来,两个人交换了一个默契的视线,似乎在说,刚才那场戏不错,蓝礼眼底的笑意也越发深了深。

“刚才这场戏,你们的改动很好,准确来说,非常好!”保罗亢奋地说道,“接下来,我们就按照这样的版本表演。但,我需要做一些些改动。”保罗的话语滔滔不绝,而蓝礼和詹妮弗也收拾起了注意力,全神贯注地倾听起来。

简单来说,保罗决定增加环境的直接效果,比如说,增加头顶天花板的震动,增加四周砂石的掉落;比如说,后期制作之中,增加外星人对整个楼层的撞击,还有阿尔法的嘶吼,制造逐渐接近的效果;再比如说,让巴里躺在一个特殊道具上,道具会根据现场的震动而小幅度的震动,在手提摄影过程中,制造出画面轻微抖动的效果……

最重要的是,保罗破天荒地采取长镜头拍摄。抛弃所有花哨的剪辑和镜头,依靠环境的喧闹,将镜头之中的化学反应刻意放大,从而制造出一种“时间在此刻停止,世界却在此刻毁灭”的效果,带给观众最凶猛的观影感受。

不过,保罗不会采取三百六十度旋转的方式,又或者是局部特写眼神之类的镜头捕捉,他还是使用自己最为擅长的手提摄影,在恶劣环境之中以近景来捕捉画面,将所有的表演都抛给两名演员,以最朴实却也是最真实的方式,呈现最诚挚也最简单的情感。

保罗知道自己的构想很大胆,这不是他所擅长的方式,稍稍偏离了舒适领域的范畴。但刚才见证了整个表演过程,灵感迸发之下,保罗愿意冒险尝试一次。现在的问题就在于,“你们没问题吧?”保罗不太确定地询问到,“我是说,重新复制一遍刚才这场戏,还有所有的情感,以及反应?”

蓝礼和詹妮弗都没有说话,因为集中精神的关系,两个人的表情都恢复了严肃的投入状态,结果双双勾勒起了一个浅浅的弧度,交换了一个视线,似乎是挑衅,又似乎是默契,嘴角的笑容更大了一些。

然后詹妮弗就耸了耸肩,“如果他做得到的话,我就做得到。”话语里不服输的劲儿就冒了出来,还有那挑战强者的跃跃欲试也有些雀跃。

蓝礼哑然失笑,轻轻收了收下颌,“我们都是专业演员。导演的要求,我们自然是要竭尽全力的。”说话时,微微闪烁的眼神瞥了詹妮弗一眼,似乎在说:怎么样,做好准备了吗?再次挑战一下表演?

詹妮弗故意嘟起了嘴巴,做了一个鬼脸,不仅没有怯场,而且还摩拳擦掌做好了准备。

保罗看了看蓝礼,又看了看詹妮弗,不明所以,这种演员之间的气场之争,他着实是门外汉,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知道两位演员都说了没问题,“很好,那我们现在就投入拍摄吧!”

剧组再次开始忙碌起来,蓝礼率先站了起来,伸出了右手;詹妮弗抬起头,认认真真地看了蓝礼一会,然后将右手放在了蓝礼的掌心里,跟着站了起来。

蓝礼轻轻吐出一口气,揉了揉腰部。詹妮弗注意到了,“怎么,你真的受伤了?”

蓝礼没有否认,“只是一点淤青。凯奇的情况可要严重多了。”连续的碰撞,刚才腰部磕到的部位微微有些疼痛,不过并无大碍。

整体来说,“明日边缘”都是绿屏拍摄,现场的所有场景和道具也都是特殊材料,动作戏的难度自然没有“速度与激/情5”那么困难,不过动作戏份的内容却更加饱满,需要蓝礼更加投入、更加卖力。一些轻伤,这都是在预料之中的。

詹妮弗眨眼笑了笑,“现在再次证明了,由我引开阿尔法是明智的选择了。”说着,詹妮弗还故意跳跃了两下,证明着“丽塔”没有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