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大戏骨 > 757 舒适领域

757 舒适领域

作为一出音乐剧,“悲惨世界”的经典演唱片段数不胜数,“形单影只”堪称其一,这首曲子在整出剧目之中出现了两次。

第一次是艾潘妮,她是德纳迪埃的女儿,在相处过程中,爱上了马吕斯,这首歌曲讲述的就是艾潘妮得知马吕斯和珂赛特相恋之后,她的单恋无疾而终,内心的哀伤和孤独;还有一次则是全剧结尾,冉-阿让垂危之际,芳汀的灵魂出现,指引着冉-阿让进入天堂,在满腔的忧伤和不舍之中,与世长辞。

两个桥段的旋律是相同的,歌词则不同,呈现出来的情感和内涵也就不同。

艾潘妮的桥段之中,悠扬哀怨、充沛饱满、娓娓道来的旋律,赋予了这首歌特殊的质感;更重要的是,细腻而深刻的情感,字字句句铭心刻骨,悲伤却坚韧,痛苦却顽强——稍稍过头一些,可能就陷入自怨自艾的窠臼;稍稍不足一些,可能就摆脱了角色飞蛾扑火的决绝。

这一桥段对演员是无比严苛的考验,对歌词的理解、对演唱的控制、对情绪的释放以及对角色的控制,每一个环节都不能轻易马虎;再加上,桥段是属于艾潘妮这个女性角色的,对于蓝礼来说,挑战还要更上一层楼。

“相较起来,’形单影只’更加具有挑战性,而且更加打破常规,我要表演艾潘妮的那一段。彻彻底底地颠覆观看这个试镜录像的观众的想法。”蓝礼的决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现在与三年前最大的区别就在于,蓝礼是一名更加成熟的演员,知道自己的长处,也了解自己的短板,对于角色的理解把握、对于导演的解读分析,这都更进一步。所以,在录制试镜录像时,蓝礼的思绪也变得清晰起来。

热身运动完毕之后,蓝礼站在镜头的正前方,缓缓地,缓缓地呼气,将情绪一点一点地沉淀下来,空气之中环绕在身体周围的浮躁和轻快都渐渐平息,整个人处于不慌不忙、不紧不慢的水平状态,脑袋一片空白,心绪一片平静。

与电影表演不同,戏剧表演需要的是完完全全地清空大脑,因为千锤百炼的训练,还有烙印在骨子里的基本功,犹如程序一般,精准而深刻地将所有表演都融入了血液之中,每一个表情、每一句台词、每一个动作、乃至于每一个走位都准确无误,就好像是精致的德国仪器。

阔别戏剧表演舞台三年时间,但仅仅只是闭上眼,那种熟悉感就让身体开始微微打颤起来。没有紧张,只有兴奋;没有繁杂,只有舒适。也许,这就是他的舒适领域,与角色无关,那片舞台本身就让他www.00ks.com觉得舒适,仿佛从始至终都属于这里。

站在摄像机后面的内森和罗伊,保持着安静,两个人交换了一个视线,在对方的眼底都捕捉到了相似的困惑和不解。

在拍摄电影时,蓝礼总是反反复复地阅读剧本,以这样的方式来切入角色和表演;但今天,蓝礼根本没有阅读剧本,也没有查阅“悲惨世界”的唱段,仅仅只是调整着呼吸。

房间里的沉默在缓缓蔓延,内森和罗伊又不敢出声,只能大眼瞪小眼,不知所措。

“形单影只(On-My-Own),假装她在我身边……”紧闭着双眼,蓝礼轻声歌唱,悠扬而柔和,沙哑的嗓音在那一片宁静之中缓缓滑行,犹如推开水波的船桨,浅浅的涟漪泛了开来。没有特别的情绪,也没有特别的起伏,娓娓道来的心绪,却包裹在一片清冷之中,落寞,彷徨,哀伤,那淡淡的情绪在涟漪之中晕开,美好而动人。

“孤身独行,我与她相伴到……天明。”温柔的歌声在最后一个单词吐出来时,微微停顿了片刻,仅仅只是半个呼吸的哽咽,却在轻轻上扬的嘴角之中,苦涩得化不开来。笑容与悲伤,截然不同的两种情绪,却完美地结合在了一起,然后就看到蓝礼缓缓睁开了眼睛。

那双深邃的眸子里盛满了神情和投入,似乎就连黑夜的凛冽都在悄然融化,“她并不在,但我感觉到她的怀抱;当我迷路之时,闭上眼睛……”垂下的眼睑,在洒落下来的奶黄色光晕之中,泄露了一抹柔情,轻扯的嘴角是如此幸福,美好得让人不忍心惊动,沉溺于爱情之中的浪漫和投入,犹如满天星光般倾泻而下,“她便又能找到我。”

毫无预警地,毫无伴奏地,蓝礼就这样开口演唱,短短四句歌词,却将恋爱之中的甜蜜展现得淋漓尽致,只是舌尖泛起的苦涩却挥之不去,温柔而清冷,幸福而哀伤,根本无需任何语言的解释,角色形象就已经寥寥地勾勒出来。

罗伊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缓缓地站直了身体,挺直腰杆、精神抖擞、目不转睛地投去了视线。没有镁光灯,但蓝礼身上却仿佛自带聚光灯,让周围的世界都黯淡下来,整个舞台都由他来支配!

蓝礼朝着左边迈开了步伐,一步,再一步,缓慢的脚步带着一丝恋恋不舍的悸动,仿佛可以听见那噗通噗通撞击的心跳,雀跃欢呼;可是那微微扬起的脸庞,嘴角的笑容却挂上了些许留恋和不舍,缅怀和思念的哀伤犹如薄雾一般,为整个人蒙上了一层浅浅的水雾,平添了一抹忧郁。

“置身雨中,露面银光闪烁;万家灯火,如同河面氤氲水雾;黑夜深处,树梢缀满星光;我缩减到的只是她和我相守永远。”

笑容,绽放开来;眼角,闪烁泪光。在那幸福而欢快的笑容之中,隐约的泪光在眼眶里闪烁着。由于距离的关系,内森和罗伊都看不清楚那眼角的水雾,可是灯光折射在瞳孔之中,却仿佛满天星辰坠入眼眸之中,波澜不惊的泪光犹如洒落在河边之上的月光。

下一秒,那稀稀疏疏的哀伤就用眼底涌现出来,笑容一点一点地褪去了色彩,深邃的眼眸变得越来越深、越来越远,落寞而孤单、悲伤而痛苦的光芒刺痛了心脏,痛楚就这样缓缓地、慢慢地晕了开来。

“心知肚明,仅仅只是一厢情愿,我在自言自语,并非与她对话。”脚步猛然停顿,可是停下地太过凶猛,以至于身体忍不住开始轻轻晃动起来。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可是紧绷到了极致的肌肉,却泄露了内心深处的汹涌波涛,几乎让人窒息,“尽管自知,我不在她眼中,仍然自欺,我们拥有一个未来。”

嘴角轻轻一扯,勾勒起了一个弧度,那自嘲的苦涩浓得化不开;再次垂下的眼睑,却可以看到自尊和骄傲的崩塌。暗恋和单恋,形单影只、孑然一身、孤独前行,就犹如独自一人翩翩起舞的华尔兹,恢弘盛大的旋律之中,脚步优雅、身姿动人,落寞和孤单却如影随形。

沉默了下来,蓝礼就这样沉默地站在原地,放任那盛大的哀伤缓缓从肩膀滑落,然后往前迈了一步,却又强迫自己停了下来,那试图靠近却又心生胆怯的踌躇和犹豫,让指尖都忍不住蜷缩起来,握紧成了拳头,内心深处发出了绝望的嘶吼。

“我爱她,但,每当慢慢长夜过去,她亦离去,河水,只是河水而已。”微不可见地摇摇头,嘴角的笑容写满了苦涩和痛楚,撇开的眼神,似乎不忍心看到她的幸福。蓝礼挺直了腰杆,重新站直起来,展现出顶天立地的姿态,坚强而倔强地维护着自己最后的尊严,“没有她,我的世界已经面目全非,树叶凋零,满街只剩陌生人。”可是茫然而失落的眼睛,放眼望去,却只有一片空洞。

脚步踉跄地后退了半步,但下一次,蓝礼就迈出了两个大跨步,声势惊人地走了上前,满心的迫切、满心的渴望、满心的坚定扑面而来,让内森和罗伊都不由自主屏住了呼吸,然后清晰地——无比清晰地看到了那双眸子里熊熊燃烧的火焰,在湛蓝色的湖水之中翻滚。

“我爱她!”掷地有声,“但,每天我都更加清醒,穷此一生,我一直在自欺欺人。”分崩离析,“没有我,她的世界仍然正常运转。”几乎窒息,“那个世界充满了幸福,我从未品尝过的幸福。”坠入深渊。

尽情地、肆意地、疯狂地引吭高歌,内心深处的情感源源不断地迸发出来。他知道,这是注定没有结果的单恋;他知道,这是注定没有回应的暗恋;他知道,所有的一切,他都知道。他甚至知道自己是多么愚蠢、多么可笑、多么可悲,那饱满的情绪在高昂的旋律之中彻底撕裂,整个房间都充斥着滚滚情绪,振聋发聩。

可是……可是,他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他依旧无法控制自己的内心。歌声停止了,那双眼睛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哀伤之中,汹涌的情绪再次渐渐沉淀了下来,那坚挺而笔直的肩膀线条却是如此脆弱,仿佛就连一点点尘埃都可以将其彻底压垮。

“我爱她。”苦苦挣扎了如此之久,苦苦逃离了如此之久,但他却无法背叛自己,“我爱她。”他前所未有地坚定这一点,即使是无疾而终,即使是形单影只,即使是永远得不到回应,即使是自己独自一人在雨中起舞,但,他还是选择飞蛾扑火,“我爱她。”目光渐渐变得坚定,所有的迷茫,所有的痛苦,所有的挣扎都烟消云散,那双深邃的眸子再次熠熠生辉,漫天星辰都明亮起来,“我爱她,但只是一厢情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