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大戏骨 > 770 集体混战

770 集体混战

“后人”两座奖杯,“艺术家”两座奖杯,两部作品分别领跑剧情类和音乐喜剧类,成为了第六十九届金球奖的最大赢家;马丁-斯科西斯、梅丽尔-斯特里普、乔治-克鲁尼、米歇尔-威廉姆斯等备受瞩目的明星,各自有所斩获,最后一项最佳剧本奖则颁发给了“午夜巴黎”的伍迪-艾伦,可谓是皆大欢喜、焦点多多。

又一年金球奖落下了帷幕,作为奥斯卡三大风向标之一,近年来,这一名头却越来越不靠谱,几乎可以说是名存实亡。好莱坞外国记者协会孜孜不倦地追求着娱乐至死,分蛋糕的技能也越来越炉火纯青,每一年都是四平八稳、见者有份,缺少惊喜,同时也缺少权威。

纵览整份得奖名单,蓝礼和瑞恩无疑是最大遗憾。

这两位新生代演员的代表人物,不仅仅是今年的双提双落,同时还是双双四提零中。至今为止,瑞恩凭借着“充气娃娃之恋”、“蓝色情人节”、“疯狂愚蠢爱”、“总统杀局”,一共收获了四次金球奖提名;而蓝礼则凭借着“太平洋战争”、“活埋”、“爱疯了”、“抗癌的我”,也一共收获了四项金球奖提名,但两位演员都没有能够取得突破,双双遭遇了好莱坞外国记者协会的无视。

对于瑞恩来说,今年是突破的爆发年,在两部作品之外,还有一部“亡命驾驶”为导演尼古拉斯-温丁-雷弗恩(Niding-Refn)收获了戛纳电影节最佳导演奖,可谓是春风正得意,业内普遍认为,“亡命驾驶”和“总统杀局”这两部作品的优异表现,足以让他在颁奖季之中杀出一条血路。

对于蓝礼来说,无需赘言,去年一部电视剧、一部电影,今年两部独立电影、一部商业电影,上升势头简直不可阻挡。今年两部艺术作品的杰出表现,一鼓作气地让他成为了今年影帝争夺战的最强力对手,堪比2006年的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

当年莱昂纳多凭借着“血钻”和“无间行者”,两部作品,纵横整个颁奖季,声势凶猛,可惜的是遇到了更加强势的福里斯特-惠特克,后者凭借着“末代独裁”震撼心灵的演出,成功狙击了莱昂纳多。

今年蓝礼整体声势小了一号,两部作品自然无法和莱昂纳多的两部作品相提并论,但今年颁奖季作品的整体格局、架势和阵仗却也足足小了一个尺寸,这也使得蓝礼的机会直线上升,很有可能创造奇迹。

现实情况却让人遗憾,瑞恩也好,蓝礼也罢,两位演员双双折戟金球奖,奥斯卡提名顿时就蒙上了一层阴影。

得奖名单出炉之后,有人就不由恶意揣测,蓝礼是不是提前知道了自己得奖无望,所以才缺席了颁奖典礼,向金球奖表达强烈的不满;不过,如此谣言没有土壤、也没有市场,仅仅只是传播了一小会,就犹如烟雾一般,彻底消散。

原因很简单,今年的颁奖季就是一片混战,小成本小格局的影片扎堆对决。即使是“铁娘子”的梅丽尔-斯特里普,她也不能说是一骑绝尘的,因为电影的成品质量着实太过糟糕,严重拖了后腿,媒体综评仅仅只有五十四分,完全称得上是糟糕透顶,这也使得影后争夺战悬念陡增。其他部门就更是如此了,人人都有机会,人人都有可能。

在蓝礼的两项提名之中,他都是得奖热门,剧情类与迈克尔-法斯宾德对决,音乐喜剧类与让-杜雅尔丹对阵,如果运作得当,双提名收获双奖杯,这也不是不可能的——凯特-温斯莱特在2008年时就实现了如此壮举,“革命之路”和“朗读者”双双提名双双获奖。

即使蓝礼没有能够得奖,但在今年一片混乱的局面之中,出席金球奖,进一步带动学院公关,增加第三阶段的决战筹码,这也是百利而无一害的。

甚至可以说,也许今年就是蓝礼得奖的最佳时机。

在集体大混战之中,没有绝对强势的领跑者,“爱疯了”和“抗癌的我”两部作品的绝佳表现提供了双重筹码,足以让人们忽略他年仅二十二岁的事实,为蓝礼登顶影帝宝座投上一票。甚至于,在实力接近的近身搏斗之中,蓝礼可能还稍稍领先——去年的“活埋”可是积累了不少人品,还有“抗癌的我”拍摄期间的种种,这都是加分选项。

所以,如果不是不得已,蓝礼是不可能缺席今年颁奖季的。

尽管如此,金球奖之上的空手而归,还是让媒体唏嘘不已。不过,遗憾归遗憾,媒体也无法谴责好莱坞外国记者协会,因为事实就是如此:

这个颁奖季就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春秋战国时代!

最佳影片的竞争之中,“雨果”、“战马”、“后人”、“帮助”、“点球成金”、“亡命驾驶”、“总统杀局”、“午夜巴黎”、“艺术家”、“爱疯了”、“抗癌的我”、“龙纹身的女孩”、“一次别离”等作品,全部都位列第一集团。

第一集团的作品实力十分接近,平均水准也相差无几,在这之中,想要挑选出任何一部领军人物,几乎都是不可能的,每部作品都有优点和缺点,每部作品都有强项和短板,即使是金球奖之上脱颖而出的“后人”和“艺术家”也是如此。

更何况,在第一集团之后,还有穷追猛打的第二集团,“锅匠,裁缝,士兵,间谍”、“生命之树”、“特别响,非常近”、“雌雄莫辨”、“伴娘”、“我们需要谈谈凯文”、“坏守卫”等作品,之所以落在第二集团,一方面是短板稍稍明显一些,另一方面则是颁奖季前半段的学院公关稍稍弱一些,但平均水准依旧没有落后太多,如果可以在提名阶段最www.00kxs.com后冲刺时刻完成逆转,那么第三阶段的龙争虎斗才是真正刺刀见红。

前前后后二十部作品,没有绝对强势作品,没有绝对弱势作品,没有绝对突出作品,也没有绝对冷门作品,今年的颁奖季,真正是一场混战。即使是金球奖得奖名单火热出炉之后,人们依旧无法做出预测,到底哪些作品能够入围奥斯卡名单。

去年奥斯卡结束之后,学院其实备受争议。

2009年,舆论一直苛责学院拒绝变通,每年奥斯卡最佳影片只有五个席位。现在已经不是八十年前了,电影产业渐渐变得成熟,每年出产的作品正在逐渐增多,优秀作品数量也越来越多,五个提名席位,着实不够,每年都会出现大量遗珠之憾。于是,在舆论的推动下,学院决定,将最佳影片的席位扩增是十个。

可是,仅仅执行了两年,问题就再次出现了:学院为了填充十个提名席位,是否有滥竽充数的嫌疑?以去年为例,“玩具总动员3”、“冬天的骨头”、“127小时”、“盗梦空间”等作品的入围,让人眼前一亮,值得鼓励;可是,这几部作品在颁奖典礼上却彻底沦为了看客,颗粒未收,那么,增加提名席位的意义真的存在吗?还是说,这仅仅只是鸡肋?

学院经过商议之后,对政策稍稍做出了变动:每年的最佳影片席位,最少五个,最多十个,没有硬性规定,到底提名几部作品。

换而言之,如果出色作品特别多,那么十个席位都提满;如果达标作品不够,票数统计没有达到最低标准,那么也不强求,五部就是五部,六部就是六部。

今年是执行全新政策的第一年,恰恰又遇到了春秋战国时代的混战格局,二十部作品,可能提满十部作品,却也可能只有五部入选。这开放格局的过山车式竞争,着实刺激得不像话。

不仅仅是最佳影片,其他部门也是如此。同样是混战,却是强者如云的混战——

拥有“后人”和“总统杀局”两部作品的乔治-克鲁尼,拥有“点球成金”和“生命之树”两部作品的布拉德-皮特,拥有“羞耻”和“危险方法”两部作品的迈克尔-法斯宾德,再加上同样拥有两部作品的蓝礼,以及拥有三部作品的瑞恩。

在这五位演员之外,还有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让-杜雅尔丹、加里-奥德曼、欧文-威尔逊等实力不俗的竞争者,伺机而动。

而女演员之中,梅丽尔-斯特里普、维奥拉-戴维斯、格伦-克洛斯、蒂尔达-斯文顿、凯特-温斯莱特、查理兹-塞隆、朱迪-福斯特、鲁妮-玛拉、米歇尔-威廉姆斯、菲丽希缇-琼斯、杰西卡-查斯坦、贝热尼丝-贝乔、朱迪-丹奇、凯瑞-穆里根(Carey-Mulligan)……

这些全部都是最佳女主角的竞争者,每个人都拥有至少一部崭露头角的作品,在颁奖季前期已经取得了一定基础,相对而言,今年女演员的普遍态势都是:实力出众,作品本身相对弱势,除了“帮助”这一部女演员群戏之外,其他作品整体声势都偏弱,这也意味着,接下来的竞争就是演员们硬碰硬的较量了。

这,还仅仅只是主角的演员竞争清单而已。

从作品到演员,从导演到编剧,今年整个颁奖季呈现出了一派眼花缭乱的混战。

更为喜人的是,去年Y世代演员的崛起势头,再次延续了下来,但可惜的是,雷声大、雨点小。就好像去年一样,熙熙攘攘、沸沸扬扬,结果奥斯卡提名名单之中也没有出现几个名字,还好,娜塔莉-波特曼成功上位。

那么今年呢?金球奖之中,Y世代演员再次全军覆没,这是不是意味着,进入奥斯卡之后,就连提名名单都要大清洗了?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同时也成为了金球奖落幕之后,各大媒体主要攻击的焦点:

Y世代的崛起已经无法阻挡了,学院还要固步自封、拒绝与时俱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