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大戏骨 > 815 一个约定

815 一个约定

“这该死的塞车。”安迪低声嘟囔地抱怨到,纽约的交通堵塞总是如此神奇,可以让人烦躁到极致,然后又让人彻底没脾气,一个早上就可以搭乘过山车无数次,起起落落,好不刺激。

走走停停,他们折腾了将近九十分钟,这才赶到了西奈山医院。由于蓝礼没有携带手机,他们也没有办法定位他的位置,现在也不确定蓝礼是否还在医院,又或者已经回家了,再不然就是彻底失踪了。

即使是淡定如安迪,此时也不由开始心浮气躁起来。二月份的纽约,狂风大作、寒流侵袭,这更没有帮上忙。呼啦呼啦的暴风过境,干枯的树枝噼里啪啦地撞击着,发出刺耳的响声,整个世界弥漫着一片萧索。

一行三人,快速进入了西奈山医院的一楼大厅,但随即就齐齐愣住了,医院如此之大,他们应该怎么找到蓝礼呢?

罗伊和内森都朝着安迪投去了视线,但安迪也是摊手,“我对海瑟的情况也是一无所知。”于是,三个人快步走向了前台,以探病者的身份,询问海瑟的病房号码,但值班的护士却不得不询问他们的身份,还有和海瑟的关系,如此一来,解释就变得麻烦起来。

最后还是内森灵光一闪,“蓝礼?请问你知道蓝礼在哪儿吗?这是他的经纪人,这是他的经理人,我是他的助理。”

值班护士恍然大悟,点点头,指了指右手边的休息区,“你们就是蓝礼的工作伙伴!蓝礼刚才过来交代过,他在那边等着你们。”

三个人齐刷刷转过头去,一眼就看到了蓝礼,此时正安详地坐在休息区,抬起头来,看着电视机上的新闻节目。他们刚才匆匆忙忙地闯进来,居然没有注意到。

向值班护士表示了谢意之后,三个人前前后后地快步走了过去,绕到了蓝礼的身前,满眼担忧。但,真正面对面地碰头了,大家反而是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一时间都卡壳了,面面相觑,无从入手。

“蓝礼,你还好吧?”内森的想法相对单纯一些,脑海里想到什么,直接就询问了出来,直白而坦然地表示了自己的关切。

蓝礼收回了视线,看了内森一眼,嘴角微微一抿,勾勒出一个笑容的弧度,“我很好。”然后看了看站在旁边的安迪和罗伊,两个人依旧眉头深锁,明摆着怀疑的表情,“放心,我没事,我能有什么事。忘记了吗?二十四小时之前,我才刚刚领取了一座奖杯,现在确实是再好不过了。”

轻描淡写的戏谑和自嘲,这意味着,蓝礼确实是没事了。但,安迪和罗伊总觉得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

“我想要举办一场演唱会。”没有任何提示,也没有任何预告,蓝礼抬起头,迎向了安迪和罗伊的视线,平静地说道。

不安感,终于爆发了。安迪和罗伊两个人都是满头问号,完全不理解现在的状况:

从医院到演唱会?在这两件事之间,桥梁到底是如此建立起来的?而且,刚刚从柏林回来,即将投入颁奖季的学院公关之中,演唱会又是怎么回事?更重要的是,演唱会从来就不曾出现在蓝礼的日程表之中,今天又是怎么冒出来的?

“什么意思?”老练如安迪,一时间也没有办法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理清,“什么演唱会?”

“个人演唱会。”蓝礼微笑地说道,“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我要举办一场演唱会,越快越好。场地不是重点,只要有一个舞台,然后有一把吉他,这就足够了。”

“……为什么?”安迪准确地抓住了要点,暂时把演唱会的事宜都放在一边,关注**的核心。

“为了一个约定。”蓝礼坦诚地说道,“准确来说,这是为了一个人的演唱会。可以的话,我愿意选择一个小型的公演场地,只能容纳六十人、一百人,这也无所谓。所以我想,彩排、乐队、观众,这都应该不是问题。有必要的话,完全可以免费入场,场地的费用,我自掏腰包。”

信息量着实有些大,而且还有些杂。

不过,安迪还是立刻理清了思绪,“演唱会,这不是一件那么简单的事。”筹划一场演唱会,从场地到售票,从排练到表演,更不要说宣传以及运营了,即使是专业人员的策划,短则三个月,长则半年,短时间之内都是无法执行的,“你的意思是,暑假吗?那’悲惨世界’呢?”

“不,我的意思是明天或者后天,再不然,大后天。”蓝礼轻轻挑了挑眉,淡定地说道,仿佛说的不是明天而是明年一般。

安迪的眉头微蹙起来,没有立刻开口;而是罗伊接过了话头,“那么格莱美呢?不对,不是格莱美,而是接下来这周的公关计划呢?距离奥斯卡没有剩下多少时间了。我们现在的全盘计划,可能都需要作出调整。”

“演唱会是工作,学院公关也是工作,我看不出什么冲突。”蓝礼似乎已经将所有情况都已经纳入了考量范围,沉稳坚定的姿态,根本不为所动,这让罗伊和安迪都有些措手不及。

罗伊张了张嘴,进一步劝说的话语在舌尖打转,但犹豫了片刻,终究还是吞咽了下去,转过头,刚好就迎向了安迪的视线,两个人的眼神都有些错杂。

他们都是聪明人,即使不明白事情的前因后果,但可以确定的是,这场演唱会肯定和海瑟有关;蓝礼的语气和眼神都在传达着同一个信息:这件事没有回旋余地。

安迪和罗伊都清楚地知道蓝礼的性格和作风,他是一个笃定坚毅的人,在演员探索的道路上,从未动摇自己的信仰和信念;在名利场的声色犬马之中,也从未迷失自己的梦想和坚持。这定义了蓝礼的人格,同时也成就了蓝礼的成功。

在平时,蓝礼是一个愿意开放所有可能性的人;但在原则之上,他却从来不曾动摇过。

针对演唱会的话题,他们可以继续争执下去,也可以继续辩论下去,但估计结果不会有任何改变。更重要的是,他们真的有必要争执下去吗?

这不是一场大型的巡回演唱会,旷日持久地延续很长一段时间,如果仅仅只是一场小型演唱会,在格林威治村的某个地下酒吧演出场地,预定一个晚上的演出,三个小时;同时,对观众、对场地都没有严苛的要求。

那么,这并不是一个庞大的工程,也不是一件困难的事。对于学院公关的正常进程来说,影响是微乎其微的。

电光火石之间,罗伊就想明白了这一点,朝着安迪投去了询问的视线:学院公关,没问题吗?

短短几天之内,好莱坞又是风起云涌,最新情况到底如何,还是安迪最为了解。

安迪明白罗伊这一个眼神的潜台词:如果学院公关没有问题的话,那就没有争执的必要了。归根结底,罗伊是蓝礼的经理人,他的首要考虑对象始终是蓝礼,自然而然,还是选择了支持蓝礼。

但问题就在于,如果有问题呢,那又应该怎么办?

安迪转过头,迎向了那双坦然而淡定的眸子。同样是波澜不惊,同样是镇定自若,似乎和刚才车厢里得知噩耗时没有任何变化,但安迪却可以捕捉到熬细节的不同,没有了慌乱,也没有了悲伤,取而代之的是势如破竹、一往无前的坚定,甚至可以捕捉到灵魂散发出来的光芒。

“只是一场?”安迪出声询问到。

“只是一场。”蓝礼出声回答到。

安迪轻轻吐出了一口气,“那么,就是一场演唱会了。”话语还没有说完,随即就紧跟着一个转折,“但,蓝礼,我希望你好好注意身体。我不希望你今年再错过奥斯卡颁奖典礼了。”

蓝礼露出了一抹笑容,“我会的。”

做出决定之后,习惯性的笑容重新回到了安迪的嘴边,整个人似乎都放松了下来,调侃地说道,“我想,我现在最好加快速度,立刻给泰迪-贝尔打一个电话,预约一个演唱会场地;然后发布公告、预售门票,后续还有很多事情需要我们忙碌。”

临时演唱会,这不是没有先例的,准确来说,对于独立歌手来说,再正常不过了。唯一需要担心的是票房而已,没有票房,就意味着亏损。不过,选择小场地的话,成本不高,亏损自然也就无需太过担心。

所以,归根结底,临时演唱会最重要的环节,还是场地选择。一个合适的场地,同时具备一个合适的档期,确定了,那么事情也就完成一半了。

“就让我们祈祷,上座率不要太糟糕,否则你过去一年赚到的片酬www.00ks.net,全部都要倒贴进去了。”安迪此时也有心思开起了玩笑,气氛重新轻松起来,“等等,先驱村庄的舞台,那不是演唱会规格吧?”

“不,那是脱口秀的规格。”蓝礼也跟着一起开起了玩笑。

凝重而压抑的气氛,透露出了一丝微弱的光芒。此时,窗外也洒落下了一束稀薄的金色阳光,驱散了厚重浓郁的阴霾,就连肆虐的狂风似乎都消停了一些,静谧的空气涌动着淡淡的温暖,那是希望的味道。

安迪掏出了手机,开始忙碌起来。即使是一场单独的小型演唱会,从零开始,他们也还有很多工作需要完成。一整个下午,安迪都在打电话,十一工作也在进入了全力加速的状态,但结果却不容乐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