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大戏骨 > 826 全场一体

826 全场一体

飞珠溅玉、一落千丈;奔腾不息,气吞山河。

钢琴、架子鼓、大提琴、铃鼓……乐器的碰撞犹如珠玉之音,锒铛作响的乐符在空气之中激荡碰撞,宛若银河落九天的瀑布一般,浩浩荡荡宣泄而下,轰鸣之声炸裂开来,灯光刹那间亮起,激起了一片光彩夺目的光芒,整个麦迪逊广场花园刹那间由黑夜进入白昼,眼前陷入一片白茫茫的璀璨。

宇宙的恢弘和磅礴,瞬间刺痛了眼睛,耳边只剩下一团汹涌激昂的乐符杂音,在灵魂深处回荡。

仅仅只是一个呼吸的刹那,所有光芒再次消失,遁入无边无际的黑暗,无数光点却在视野之内闪动跳跃,失焦的视线下意识地聚拢起来,瞠目结舌、呆若木鸡地看着舞台正中央的那个身影:

他双手抓住了话筒,吉他背在了身后,尽情放声高歌,“可……我一无所有。”那嘶哑的嗓音划过天际,留下一道袅袅的飞机云,唏嘘和遗憾,无奈和哀伤,在灿烂的嘴角氤氲沉淀,“你拥有远大的梦想,即将杨帆。”

猝不及防地,艾丽的视线就盛满了泪水,再一次地。她就这这样高高举着双手,呆愣在原地,静静地看着蓝礼,“但……我的灵魂已经麻木,你的灵魂如此高洁。”那真假音自如转换之中的苦涩和释然,深深地触动了艾丽。

她听懂了蓝礼,也听懂了海瑟。她终于明白了堂吉诃德的意义,也终于明白了“一个人的演唱会”的意义,此时此刻,置身于麦迪逊广场花园之中,置身于两万人之中,她才真正地读懂了女儿的生命和梦想。

所有旋律彻底消失,四周都安静了下来,只有蓝礼的声音在低低呢喃,“‘亲爱的,我爱你’,那是她最后的遗言。”

猛地,艾丽就转过头来,愣愣地看着海瑟——

海瑟高高地举起了双手,做出了准备击打节奏的准备姿势,那双眼睛迸发出了勃勃生机,那张脸庞绽放出了耀眼光芒。她甚至可以看到海瑟皮囊之下那个欢呼雀跃的灵魂,前所未有得欢乐、前所未有得幸福,肆意翱翔。

于是,艾丽再次转过头,看向了舞台之上的蓝礼。蓝礼开始击掌,艾丽也开始击掌。

“啪!啪!啪!”整齐划一的击掌节拍,从一个人开始,到两万人结束,全场汇聚成为一股声浪,轰轰烈烈地在花园之中旋转激荡,那强大的声势甚至穿过了场地的空间,在户外的暴风雪之中盘旋翱翔。

深夜之中,麦迪逊广场花园寂静而祥和;暴风寒潮之夜,空旷的大街之上,依旧聚集着少量的记者们,试图第一时间收集“一个人的演唱会”的相关报道。然后,他们就纷纷抬起头,满脸惊愕、满眼惊吓地看向了身后的花园,眼底流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色。

“啪!啪!啪!”一下,再一下,整齐有力的节奏,这成为了歌曲最好的伴奏,也成为了舞台最好的队员,一个八拍,再一个八拍,声势渐渐攀升到了极致,然后蓝礼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笑容,“噢噢……”

两个短促轻快的歌声轻溢出来,却没有继续演唱下去,堪堪掐断,视线缓缓地扫视了一圈现场,似乎将两万观众、将表演队友们全部都收入眼底,一张张脸孔都是如此清晰,刹那间,舞台为界,光影之中、光影之外,产生了默契十足的联系,下一秒——

“噢,奥菲莉亚!”全场所有观众,一边击打着节奏,一边高声合唱,蓝礼嘴角的笑容绽放开来,扬声歌唱到,“你萦绕于我脑海,犹如毒/瘾。”

“噢,奥菲莉亚!”艾丽用尽了全身力气,一起高歌、一起欢唱、一起肆意、一起庆祝、一起狂欢,朦胧的泪光模糊了视线,舞台之上的那个身影只剩下一团模糊的身影,却迸发出了万丈光芒,当歌声从胸腔涌出的那一刻。

她是真实的,如此真实地活着,不是生存,不是生活,而是真正地活着。前所未有。

“是上帝让我这种傻瓜坠入爱河!”蓝礼的歌声在夜空之中撕裂,然后,身后的钢琴、大提琴、铃鼓、架子鼓,集体加入演奏,旋律再次响起,从零直接到一百,瞬间爆发出来的能量犹如宇宙大爆炸一般,滚滚气浪汹涌而至。

节奏,变了。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原本一个四拍就是两次拍手,但现在一个四拍就是四次拍手,节奏顿时翻倍,气势磅礴,滔滔不绝。

艾丽努力地跟随着节奏的脚步,浑然忘我地高声歌唱着,“噢,奥菲莉亚!”

“你萦绕于我脑海,自世纪之初。”蓝礼的歌声迸发出了更大的能量,那浑厚醇香的嗓音在全场节奏【零零看书00ks】的烘托之下,不仅没有示弱,反而更加强大,那指点江山的居高临下,将两万观众的掌声和歌声牢牢地掌控在手中。

于是,所有人忘情地高歌着,“噢,奥菲莉亚!”俨然成为了舞台之上的背景伴唱歌手,配合如此默契,将旋律的高/潮进一步推向巅峰,“是上帝让我这种傻瓜坠入爱河!”

爆发,爆发,全面爆发。欢快的旋律,美妙的歌喉,激昂的节奏,轰轰烈烈地爆发开来。

在意识到之前,艾丽就开始跳跃了。她没有思考,也没有追问,仅仅是这样想,然后就这样做了。“啪啪啪啪!”那是双手击打节奏的声响,“砰砰砰砰!”那是双脚激起气浪的声响,“啪啪啪啪!”那是撼动花园的声响,“砰砰砰砰!”那是震撼世界的声响。

这一刻,两万观众聚集的麦迪逊广场花园,犹如苍天巨人,终于觉醒,站立起来,徒手一劈,星光四溢,混沌初开,世界渐成,那开天辟地的恢弘和磅礴,就连暴风就连寒潮都显得如此弱小,不由自主地匍匐在地,顶礼膜拜!

“噢,奥菲莉亚,你萦绕于我脑海,自世纪之初;噢,奥菲莉亚,是上帝让我这种傻瓜坠入爱河。”

狂欢,尽情狂欢,肆意狂欢。笑着流泪,哭着幸福,舞动着,跳跃着,歌唱着,欢笑着,仅仅只是彻底迷失在这一秒钟。瞬间,成为永恒。

当旋律结束时,艾丽下意识地就朝着舞台开始嘶吼尖叫起来,“啊啊啊!”仅仅只是最单纯的一个喊叫声,却酣畅淋漓、身心舒畅,笑容不由就完完全全地绽放开来。

回过头,艾丽就看到了表情如此相似的海瑟。那灿烂的笑容,那明媚的幸福,那欢呼的雀跃,足以点亮整个世界,然后艾丽就弯下腰,紧紧地抱住了海瑟,在耳边高声说道,“海瑟,我相信。我相信。”

仅仅只是一句“我相信”,却道尽了千言万语。她相信,海瑟能够再次站立起来,战胜病魔;她相信,海瑟能够实现梦想,走上舞台;她相信,海瑟能够遵守约定,坚持下去。她相信,她愿意相信,她也坚定地相信着。

海瑟低头看了看自己红肿的手掌,欢快地大笑了起来。

她的手掌没有办法伸直,就连击掌这样的动作都做不出来;她的双脚没有办法站立,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其他人跳跃舞动;她的双手不听使唤,击打节奏的动作都跟不上。但,她不在乎,她一点都不在乎。

今晚就是属于她的时刻,她不是孤独一个人,全场两万观众都和她站在了一起,尽情地享受这一刻的美好和疯狂。

所以,她鼓掌了,用掌心下半部分和手肘的部位,努力击打着;她高歌了,加入了全场伴唱的行列,即使声音沙哑也不在乎;她舞动了,手脚不协调,身体不和谐,她还是跟随着旋律扭动着,以自己的方式,翩翩起舞。

此时此刻,她的呼吸变得灼热起来,肺部和喉咙似乎可以感觉到隐隐的疼痛,犹如针扎一般。她的身体发出了抗议,但,她不在乎,她不害怕,她不恐惧,她也绝对不会退缩。

这是属于她的夜晚,她不会错过。相反,她要尽情的享受,因为这是属于她的人生!除了她之外,没有人可以主宰,即使是病魔也不行!苦苦挣扎了七年,整整七年,她就像是一个布娃娃般,任由病魔摆布,她累了,她倦了,她乏了,她甚至想过放弃。

但现在,她改变主意了。她不会放弃,同样,她也不会束手就擒。这是她的人生,她要以自己的方式走下去!哪怕生命仅仅只剩下一天,她也不会像懦夫一样碌碌无为,因为恐惧死亡而缩手缩脚,她要尽情绽放。

即使只有一天。

于是,海瑟朝着舞台大喊了起来,“克里奥帕特拉!”她的声线无比含糊,咬字都无法清晰,但,她却没有放弃,而是坚定地喊到,“克里奥帕特拉!”

艾丽听到了,德里克也听到了,他们不明所以,还以为这是歌迷与蓝礼之间的暗号,但下一秒,旁边的其他歌迷们就开始跟着喊了起来,“克里奥帕特拉!”于是,艾丽也加入了行列,德里克也加入了行列,渐渐地,全场所有观众都开始欢呼呐喊起来,“克里奥帕特拉!”

那一阵阵的呼喊,犹如惊涛骇浪般,一下,再一下,不断冲击、不断激荡、不断迸发。强大的能量穿透了钢筋水泥铸就的墙壁,演变成为一**的震撼,狠狠撞击着场外守候的每一位记者,面面相觑、呆若木鸡:

到底发生了什么?这场演唱会,怎么演变成为这样?难道,这场仅仅花费四天——严格来说是两天——筹备起来的演唱会,正在创造麦迪逊广场花园的历史?乃至于美国演唱会的历史?

可是……为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