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大戏骨 > 880 背负梦想

880 背负梦想

渐渐地,渐渐地,旋律停止了下来,袅袅歌声在空气之中漂浮涌动着,残留着淡淡的悲伤和淡淡的喜悦,温柔得如同午后四点的阳光,轻盈而柔和。

汹涌的情绪,缓缓平复了下来;苦涩在舌尖翻涌,现实的真实感席卷而至,前所未有地清晰而真实,他终于感受到了伤口的痛楚。麻木了太久,忽略了太久,现在终于全部爆发了出来,失去的痛苦着实太过汹涌也太过真实,鲜血淋漓,不忍直视。

但,现在终于发现了。伤口才能开始愈合。

重新睁开眼睛,模糊斑斓的视线渐渐变得清晰,然后蓝礼就看到了近在咫尺的老弗兰克,那张沧桑而粗粝的面容,写满了风霜,他坐在旁边的空位上,和蓝礼间隔了一个位置,手里端着啤酒杯,正在大口大口地灌着。

似乎察觉到了蓝礼的视线,老弗兰克转过头来,看着那张狼狈不堪的面容,他没有询问,也没有好奇,只是不在意地瞥了一眼,而后收回视线,粗声粗气地说道,“请你一杯啤酒?”

“好。”蓝礼如此回答到。

端起啤酒,痛饮一口。酸涩感满溢出来,蓝礼不由就笑了起来,大大地笑了起来,“该死的,这啤酒真难喝。”

老弗兰克闷闷地笑了起来,连连点头,“是的,这该死地难喝。”但说完,他还是端起酒杯,仰头喝了一大口,发出了重重地叹息声,“上帝,难喝得让人想要自杀。”

“所以,这和苦艾酒是同一个道理吗?”蓝礼的调侃,站在吧台里的年轻酒保根本听不懂,但老弗兰克却畅快地大笑起来,连连称是。

诗人们总是如此,喜欢苦艾酒的灼烧,却又厌恶着苦艾酒的涩口,每一次创作时,却总是会再经历一次折磨,痛苦并快乐着。

现实,在指尖萦绕,在胸口汹涌,在脑海沉淀;前所未有地,脚踏实地地,蓝礼感受到了真实。海瑟去世了,留下了她没有能够完成的梦想,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不仅仅是参加“美国偶像”的梦想,还是成为歌手、站上舞台、用音乐诠释自己、用音乐改变世界的梦想。

“堂吉诃德”这张专辑,背负了乔治-斯兰德和斯坦利-查尔森的梦想,同样也背负了海瑟-克罗斯的梦想;现在,蓝礼将背负着海瑟的梦想,同时也是他作为一名艺术家的梦想,继续前行。他是一名演员,也是一名歌手。

格莱美颁奖典礼之上,领取年度专辑奖杯时,蓝礼就清晰地感受到了这一点;可是今天又更进一步,前所未有的确定,也前所未有的深刻。

当然,他注定不是一名合格的歌手。

他不会定期创作歌曲,他不会定期制作专辑,他也不会定期举办演唱会,他更加不会为了格莱美、为了市场、为了宣传而配合演出;他是一名演员,在表演的道路上,他还有无数目标需要实现、无数挑战需要尝试,他依旧渴望着成为一名顶尖的演员。

但,也许在“堂吉诃德”之后,可能还会有第二张专辑。虽然蓝礼至今也看不到任何影子,而且也无法保证什么时候可以问世。时机合适的话,他会主动张开双臂,热情地拥抱第二张专辑。

重活一世,他不想不愿也不会留下任何遗憾:“我不会再错过。”

比如现在。

转过头,蓝礼的视线落在了旁边的老弗兰克身上,微笑地说道,“嘿,你的吉他可以借我使用一下吗?又或者,你想要一起加入吗?”

老弗兰克愣愣地看向了蓝礼。

他不认识蓝礼,这不能责怪他,一来,“堂吉诃德”专辑之上根本就没有蓝礼的照片,即使是实体专辑的内页,也仅仅只有一张而已;二来,“堂吉诃德”从来没有进行过任何形式的宣传,对于那些从不关心八卦新闻的资深音乐爱好者来说,根本无从了解;三来,他们喜欢的是专辑的音乐本身,而不是歌手。

但,老弗兰克还是露出了笑容,“你也喜欢www.00ks.com音乐?欢迎,当然欢迎。”老弗兰克喝了一大口啤酒,主动招呼着,带着蓝礼走上了舞台,“有什么需要,尽情使用,你平常习惯用什么乐器?”

“钢琴和吉他。”蓝礼紧跟着走了上来。

眼前的平台,与其说是舞台,不如说是空地,仅仅只是空出了一小块地方,摆放了高脚凳、乐器和华庭,这就成为了舞台;即使是先驱村庄那简单大方却设备齐全的舞台,也比这里要完整多了。

“流行?”老弗兰克兴致盎然地说道,提起音乐,眼神就绽放出了光芒,猜测着蓝礼最擅长的音乐类型。

蓝礼轻笑了一声,“仅仅只是享受音乐而已。”没有正面回答。

老弗兰克却也不介意,连连点头,“当然,当然。享受音乐,这就是最本质也最重要的。”然后,老弗兰克将吉他递给了蓝礼,热情地说道,“我刚才已经调过弦了,不过,我的手指比较重,琴弦扣得比较紧,你看看自己的手感。”

蓝礼没有客套,坐上了高脚凳,接过了吉他,简单勾勒了几下琴弦,熟练地开始调整起来,“请问,你是否愿意和我一起演奏?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你可以给我一点鼓点?还是说,这不太礼貌?”

“不,不会。”老弗兰克连连摆手,“你要演奏什么曲目?我的架子鼓技术太糟糕了,只能给你一些基本的鼓点。”

蓝礼欢快地展露了笑容,“不,基本鼓点就可以了。”说完,蓝礼就认真地回忆了片刻,脑海里的旋律正在缓缓流淌,却又激/情澎湃,顺应着灵感,他开始击掌起来,敲打着节奏。

在架子鼓后面坐下来的老弗兰克,跟随着蓝礼的节拍,试探性地开始击打起鼓面来。

蓝礼点点头给予了肯定,“力量稍稍再重一些,对;然后切入副歌时,你再切换成这个节拍。”两个人一来一往地沟通,有些生疏,有些磕绊,却和乐融融,沉浸在音乐的世界里,充满了曼妙和惬意。

鼓点节制而稳重地响动着,蓝礼低下头,勾勒起吉他琴弦,叮咚作响的琴弦音犹如冰雪融化的声响,凛冽而清亮,洋溢着勃勃生机的气息,穿过冬天的萧瑟和寒冷,奔向春天的温暖和明媚。

那清澈透亮的旋律,宛若清晨的第一抹朝阳,撕破那厚重夜幕,穿过那层层迷雾,落在那修长指尖,折射那浓密睫毛,稀疏而璀璨地洒落下来;淡淡的温暖在脸颊之上吹拂,洋溢着干爽的气息,不自觉地,嘴角就悄悄地上扬起来。

“愿你勇敢一跃,无所畏惧;愿当水涨潮袭,筑起高墙;愿群起欢呼时,呼唤你名;愿他人落荒而逃,你坦然面对。”

蓝礼那醇厚温暖的嗓音,穿行在明亮的乐符之中,编织出美妙而动人的诗篇,发自灵魂深处的感动和坚定,一步一个脚印,如此坚实,如此肯定,又如此执着,毅然前行。简单的吉他弦音与明快的架子鼓点交错飞舞,一点一点地勾勒出旋律背后的昂扬斗志和明媚希望。

老弗兰克不由就抬起头来,满脸惊诧、满脸错愕地看着眼前这位年轻人的背影。

这是一首从来不曾听过的曲目,简单的和弦之间,却迸发出了坚毅的能量;动人的歌词之间,又迸发出了决然的执着,在那干净而透亮的嗓音之中,化繁为简,却又以简驭繁。不经意间,震撼涌动,感动纷落,柔软的心脏,微微颤抖起来。

“愿你坠入爱河,却遍体鳞伤,只有历经沧桑,才能大彻大悟;愿你避免遭受苦难,但铭记疼痛滋味;愿大限来临之时,你能高喊:我倾尽所有,我毫无遗憾!”

“我倾尽所有(I-Did-It-All)”,仅仅只是如此一句简单而直白的话语,却道尽了生命里的所有坎坷和沧桑,也道尽了生命里的所有喜悦和满足。

这是献给海瑟-克罗斯的箴言,这也是来自堂吉诃德的心声,这更是每一位梦想家灵魂深处的呐喊。

他们勇敢而坚强,他们执着而坦然,他们伤痕累累又无坚不摧,他们飞蛾扑火却绽放光芒,他们是一群愚蠢而偏激的独行者,却在生命的终点,释放了所有的能量,自豪而满足地高呼:

我倾尽所有,我毫无遗憾。

“我珍惜这世界所能给予我的每分每秒,我阅尽千山万水,我一路披荆斩棘,即使粉身碎骨,我发誓不枉此生(I-Swear-I-Lived)!”

激昂的旋律之中,蓝礼的歌声展开翅膀,飞上云霄,灵魂深处的颤栗,正在瑟瑟发抖,尽情高歌、尽情欢呼、尽情舞蹈、尽情享受:即使粉身碎骨,我发誓,不枉此生。

这是他的人生,这是他的梦想,这是他的道路,这是他的坚持。

一路走来,磕磕绊绊、荆棘遍布;一路走来,呕心沥血,满身疮痍;一路走来,举步维艰,困难重重。但,他从来不曾后悔过,他不会后悔。即使遍体鳞伤,即使伤痕累累,即使披荆斩棘,即使粉身碎骨,即使跪着双膝,他也要走到终点。他不会放弃,更不会退缩,因为这就是他的信仰,也是他的存在。

作为蓝礼-霍尔,他活过。他真实地存在过。不是碌碌无为,不是苟且偷生,不是畏手畏脚,不是得过且过,不是自欺欺人,而是真正地活过,按照自己的方式、追逐自己的梦想、绽放自己的光芒。这是他的人生,他不会留下任何遗憾。

在这一生,在这一世,在生命的终点,即使粉身碎骨,他也发誓,绝对不枉此生!

我,发誓。

注:不枉此生(I-Lived——One-Republ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