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大戏骨 > 886 一缕光芒

886 一缕光芒

“少爷!”

铺天盖地的呼喊声,犹如滚滚雷声,浩浩荡荡地汹涌而至,整条街道、整栋建筑、整个世界都开始震动起来,地动山摇、天崩地裂,瞬间释放,心神激荡!

脚步停下,蓝礼顺着声音投去了视线,然后就呆愣在原地,惊讶和错愕、震撼和诧异,在瞳孔深处炸裂开来,排山倒海的视觉效果和声音效果犹如一记重拳,狠狠地撞击在心脏之上,呼吸猛然掐断,就连灵魂都陷入了瞬间的停滞之中——

汹涌沸腾的人潮之中,一条高高竖起的巨型横幅轻而易举地抢夺所有视线,白色为底蓝色为字,笨拙而质朴地书写着,“我们是堂吉诃德!”

仅仅只是如此简单的一句话,却满满当当地充斥着蓝礼的胸膛,毫无预警地猝不及防地……措手不及,犹如星尘暴雨般震撼和感动宣泄而下,在大脑反应过来之前、在理智回应过来之前,眼眶就涌上了一片温热。

但,这依旧不是结束。

下一刻,那熙熙攘攘的人群开始骚动起来,一个个白色纸板纷纷举了起来,约莫A2尺寸大小的纸板用双手高高举起,白色为底七彩为色,斑斓而绚烂,鲜艳而璀璨,浩浩荡荡的色彩宛若浪涛一般连绵起伏。

一个接着一个,越来越多人举起了自己的双手,哗啦啦的响声伴随着气浪滚滚而来,十人、百人、五百人,似乎仅仅只是在一个呼吸的间隙,那绚丽繁多的色彩就在高地北街之上铺陈了开来,占据了超过半条街,宛若一条斑斓的河流,蜿蜒流淌,整个世界都焕发出了强大的生命力。

盛宴,派对,狂欢。

这才是真正的庆典,热情浩瀚澎湃汹涌癫狂执着投入肆意。那层层叠叠的应援牌,仅仅只是质朴的纸板,仅仅只是单纯的手写;同样是那简简单单的应援牌,却形成了炫彩夺目的**大海,迸发出了山呼海啸般的强大能量,横扫过境。

“少爷:我听见了。”

“少爷:我听见了。”

“少爷:我听见了。”

每一张应援纸板之上,简单明了地写着同一句话。不同的字体,不同的颜色,不同的风格,却是同样的话语,一句接着一句,映衬着那一张张专注而执着的脸庞,绽放出明亮的光芒,点亮了茫茫黑夜之中的一条道路,指引着追逐梦想拥抱自由的脚步,坚定前行。

指尖不由就蜷缩了起来,用力地,再用力地,握紧成拳;两世为人的沧桑,一生贵族教育的束缚,此时却完全支离破碎、溃不成军。

他不是一个人。

他的心声,他的怒吼,他的悲伤,他的失望,他的倔强,他的坚持。所有的所有,他们都听见了,犹如“堂吉诃德”这张专辑一般,那些流淌在旋律之中的灵魂,真正地有人侧耳倾听,真正地有人群起欢呼,真正地有人产生共鸣。

他,不是一个人。如果海瑟看到眼前这一幕,她会感动得潸然泪下吗?不,她不会,她会高高举起自己的双手,尖叫欢呼,然后激动亢奋地冲入人群之中,加入他们的行列,一起欢呼呐喊着,“蓝礼,我听见了!你看到了吗?”

“若他们说,谁会在乎又一道光芒熄灭,在漫天亿万繁星之下,它正在闪烁,不断闪烁;谁会在乎某人的时光终结,假如我们不过沧海一粟,我们抓紧,赶快抓紧;谁会在乎又一道光芒熄灭,是的,我在乎。”

动人的旋律,哀伤的歌词,在脑海缓缓流淌,眼前那斑斓而绚丽的河流潺潺流动着,朦胧模糊的视线泛起了一片波光粼粼,在那一片熟悉的陌生的脸孔之中,他再次看到了海瑟-克罗斯,脸上绽放着灿烂的笑容,欢快地跳跃着,用力地舞动着,明媚而阳光。

漫天星辰之中,一道微弱而渺小的光芒,熄灭了,谁会在乎呢?芸芸众生之中,一个普通而平凡的灵魂,伤逝了,谁会在乎呢?

但,他在乎。这一道稀薄的光芒,照亮了他的人生,指引着他的前行,那淡淡的温暖,却成为了内心深处最坚定也最强大的信仰。“是的,我在乎。”

涌动的旋律,在茫茫人海之中傲然绽放,宛若烈血残阳,肆意而汹涌,喷发出最后的能量,尽情地释放出生命的美好。

这一次,蓝礼没有崩溃。模糊的视线之中,温热在盈盈闪动,却始终不曾掉落;嘴角的弧度轻轻地上扬起来,灿烂而阳光的笑容绽放开来,前所未有的明亮,前所未有的璀璨,前所未有的畅快和肆意。

握紧拳头,掌心里依旧可以感受到那一缕光芒。

站在人群之中,布莱德利-亚当斯听不到一丝一毫的嘈杂和混乱,那无边无际的安宁和静谧在耳边弥漫,所有声响都沉默了下来,所有骚动都平复了下来,即使是见过无数大风大浪的记者们,此时也陷入了震惊之中,瞠目结舌、目瞪口呆地见证着眼前的恢宏和涌动——

整齐划一的欢呼、眼花缭乱的应援、群起涌动的人潮,那绚丽的色彩和沸腾的波涛在空气之中扭曲翻腾着。

记者们完全失去了反应能力,只能是睁大眼睛,感受着震撼的洗礼。犹如倾盆暴雨。

不由自主地,布莱德利的视线就停留在了那一片宁静之上:漫天漫地的红色之中,蓝礼就这样安静而淡定地站在原地,黑色西装和白色衬衫的三件套西装搭配,似乎看不出任何特别来,但气质和触感却与众不同。

贴身剪裁,从肩线到领口,从腰线到袖口,每一个细节都显得服服帖帖,完美而细腻地勾勒出宽阔的肩膀、结实的胸膛和匀称的比例,多一分太松,少一分太紧,恰当好处的线条,稍显硬朗,却因为丝绸小驳领和衬衫的简洁立领相得益彰,而彰显出了年轻的气质。

白色与黑色的经典搭配,中规中矩的三件套晚礼服,似乎没有特色,但裤子下摆将将好显露出了海军蓝为底的苏格兰格纹长袜,还有袖口展露出来的贵族徽章袖扣,以及领带夹后面若隐若现的怀表银链,却处处显示出细节的魅力和尊贵。

蓝礼只是淡然地站着,没有特别的动作,也没有特别的仪态,浑身上下却散发出一丝不苟的尊贵和儒雅,真正地让人感受到了西装的魅力和晚礼服的不同。

简单到了极致的装扮,同样简单到了极致的发型——整齐别致的大背头,二八分的优雅。浑身上下没有丝毫的出格之处,可是,这样的蓝礼,耀眼得让人挪不开眼睛,似乎从来不曾看过蓝礼身着定制西装,也似乎从来不曾看过蓝礼身着三件套。但今晚,蓝礼却真正地绽放出了超然的气质和傲然的仪态。

不过,真正吸引布莱德利视线的,却依旧是那双眼睛。淡淡的斑斓泪光之中,闪烁着明亮的光芒;灿烂的明媚笑容之中www.00ks.org,勾勒出一抹惊心动魄的美好。瞬间,成为永恒。

经历过风风雨雨,经历过大风大浪,经历过无尽沧桑,蓝礼身上的那抹坚毅和执着,不仅没有消磨,反而还更加明亮,犹如打磨钻石的过程般,每一次磨难、每一次挫折、每一次痛苦,无法彻底击溃他,却成为了完成自我蜕变的阶段,最后一点一点地绽放出万丈光芒。

布莱德利条件反射地摁下了快门,恍惚之间,他已经忘记了正在如火如荼上扬的奥斯卡,彻底忘记了自己置身何处,仅仅只是关注着蓝礼。

蓝礼迈开了脚步,却不是走上红地毯,而是沿着高地北街,一路朝着右手边走去。布莱德利的视线目不转睛地盯着蓝礼,然后就看到了那一片浩瀚海洋,震撼和错愕,缓缓弥漫,最后彻底傻眼,即使亲眼目睹,依旧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少爷!少爷!少爷!”

震耳欲聋的呼喊还在响动着,同时,手中的应援纸牌也依旧在晃动着,塞满了视线的每一个角落,甚至让人产生一种错觉,此时不是五百人或者一千人,而是一万人、十万人,无边无际地铺陈开来,占领了好莱坞,占领了洛杉矶……最后,占领了整个世界。

信仰,在这一群粉丝身上,布莱德利看到了真正的信仰。

“上帝!”脑海里产生了如此念头之后,布莱德利不由就惊叹出声。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蓝礼仅仅才二十二岁而已,蓝礼仅仅才三年演员生涯而已,蓝礼仅仅才贡献了屈指可数的作品而已,但现在,蓝礼却拥有真正的追随者们,而且,还是脚踏实地、发自内心、灵魂共鸣的追随者们。

他们叫做堂吉诃德。

今晚的颁奖典礼还没有开始,但蓝礼已经抢走了所有人的风头。即使是正在红地毯之上接受采访的布拉德和安吉丽娜也沦为了配角,电视台工作人员心不在焉地不断漂移视线,正在进行的采访也变得支离破碎,就连气氛都变得尴尬起来。

焦点,只有一个,却不在红地毯之上。

蓝礼没有注意到现场的气氛变化,即使注意到了,他也不会在意。这一刻,奥斯卡和颁奖典礼暂时可以放在一边,这是属于他们的时刻。

残留在脑海里的旋律片段,终究没有能够持续下去,仅仅只是谱写了六个八拍之后,剩下的灵感就悄然消散;现场的喧闹和嘈杂,打断了思路,也中断了灵感。不过,蓝礼却丝毫没有感觉到遗憾,再次握了握手心,感受着那一缕温暖。

脚步,在眼前的人群之前停了下来,笑声在胸口里回荡着,最后溢出嘴角,挥手打起了招呼,“嘿,我也听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