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大戏骨 > 914 抢购一空

914 抢购一空

“泰晤士报”,“重磅新闻:伦敦西区重回公众视线——排队长龙造成交通堵塞,再现戏剧黄金年代辉煌!”

作为英国最广为人知的第一大报,进入新世纪之后,遭遇了网络的强有力冲击,“泰晤士报”的地位渐渐回到凡间,权威方面与“卫报”平分秋色,精英读者方面则被“金融时报”反超,政治影响力甚至被“独立报”蚕食了大量地盘,但公众影响力和社会地位,“泰晤士报”依旧是稍稍处于领先。

毋庸置疑,对于大部分普通民众来说,“泰晤士报”的可读性和可看性依旧是位居前列的。今天,“泰晤士报”却在头版下侧重磅新闻的条目之上,选择刊登了一条娱乐新闻,着实罕见。

报道之中,“泰晤士报”以阿尔梅达剧院的排队盛况作为切入口,详细讲述了昨天伦敦西区的狂热景象,超过一千八百名的排队民众,超过一万人次的来往人潮流量,甚至引发了记者们手忙脚乱的采访狂潮,超过三百名记者赶往伦敦西区,第一时间进行报道。

这所有的所有,仅仅只是为了今天上午九点开始预售的一出剧目而已,从昨天轰动到了今天。

即使是在报纸铅字之上阅读到这条新闻,依旧有种荒谬感油然而生,就好像作家笔下的超现实黑色喜剧一般,嘲讽着当代快餐文化横行霸道所带来的传统文化和素养文化缺失。

但,这是“泰晤士报”。所以,这就是事实,正是因为太过震撼,也太过惊讶,“泰晤士报”这才给予了如此重视。在客观新闻报道之后,他们进一步分析了伦敦西区在过去十年面临的困境和窘迫;同时还分析了这一出戏剧对伦敦西区所带来的影响。

新闻报道,正在演变成为一篇社论。

更何况,“泰晤士报”不是唯一一家展开报道的媒体;伴随着阿尔梅达剧院的门票正式开始预售,整个英国的新闻媒体都轰动了!

“三百五十张预售门票到底花落谁家?”这是“卫报”的报道标题。

“卫报”将新闻焦点锁定在了“三百五十张预售门票”这一数字之上,并且讲述了新闻诞生的背景:

过去五年到十年时间里,除了“歌剧魅影”、“西贡小姐”等源远流长的经典戏剧之外,伦敦西区其他剧院之中上演的全新剧目,上座率正在持续下滑,而且下跌速度远远超出了想象,甚至于某些剧目的上座率已经低于百分之二十,导致剧院的经营举步维艰。

即使是收获了奥利弗奖或者托尼奖认可的剧目,票房依旧远远称不上理想。

对于那些全新剧目来说,首演是唯一的例外。但,却不是因为门票一抢而空,而是因为三分之一乃至一半的门票都将分发给特邀嘉宾,缓解了票房压力;首演之后,门票的销售情况就完全脱离了掌控范围。

“卫报”列举了一个最为简单直观的例子:丹尼尔-雷德克里夫。

2007年,这位凭借“哈利-波特”系列闯出名号的童星,年仅十八岁,事业处于上升期,系列电影也一直在持续拍摄之中;但,为了突破自己,也为了打破形象,丹尼尔选择回到了伦敦西区,在舞台之上打磨自己的演技。

丹尼尔参与了舞台剧“马属/恋马狂”的演出,并且在舞台剧的最后十分钟里,一件一件地褪去了自己的衣服,全身赤果,面对观众。在当时,可谓是绝对的热门话题,甚至引发了不少青少年的父母撰写信件发起了抗议。

“马属”的票房表现着实不俗,首演第一周,门票全部销售一空;但后续乏力,上座率每况愈下,最终仅仅只上演了三个月,遗憾收尾;不过,凭借着“哈利-波特”这一头衔的名声效应,次年,“马属”还是前往了百老汇,再次演出了三个月。

撇开作品的艺术作品和质量水准不说,“马属”的商业表现,在过去几年时间里已经是最为出色的一批作品了。

正是因为整个市场的低迷,女王剧院的“悲惨世界”才能上演将近三十年依旧没有下线:游客们正在填补戏剧票房市场的空缺。

现在,阿尔梅达剧院版本的“悲惨世界”,仅仅只有三百五十张预售门票,而且还是长达六个小时的实验剧目,却吸引了超过一千八百名观众的排队——不是凑热闹的旁观群众,而是真正的铁杆观众,提前了超过三十六小时就开始排队等待!

不要说“马属”了,如此盛况在过去十年、十五年时间里,都不曾见过。真正地久违了。

“十五分钟。三百五十张门票预售,仅仅十五分钟之内就销售一空!这还是阿尔梅达剧院限购之后的结果——他们限制每一位观众最多只能购买两张门票,尽管如此,十五分钟,所有门票还是宣告售磐!”

“卫报”的感叹之词不绝于耳,最后总结发言到,“现在,黑市之上,蓝礼-霍尔版本的’悲惨世界’首演门票,原价一百二十英镑的普通票,价格已经炒作到了三千五百磅,并且还在持续走高:因为,有价无市。

在无数群众的情愿之下,阿尔梅达剧院已经开启了首演第一周的门票预售工作,所以,剧院门口的排队长龙还将持续热闹下去。现在的问题就在于,能够持续多久?”

在“泰晤士报”和“卫报”之外,几乎所有伦敦媒体,几乎所有英国媒体,都在沸沸扬扬地推出了相关报道,纷纷发出了感叹。

“十五分钟,首演门票抢购一空!伦敦西区出现惊人狂潮!”

“蓝礼-霍尔君临【零零看书00ks】伦敦西区,展现绝佳票房号召力!”

“伦敦西区重现昔日荣光:社交网络讨论热度高居第一!”

……

二十四小时之内,脸书、推特和照片墙之上,蓝礼-霍尔版本的“悲惨世界”已经彻底刷屏,甚至走出了英国本土,在欧洲范围之内也高居热门话题的第一名,大西洋彼岸的北美大陆也隐隐约约感受到了这股狂潮。

不是女王剧院的“悲惨世界”,而是蓝礼-霍尔版本的“悲惨世界”。全新演员阵容,重新原著精髓,长达六个小时的大胆壮举,而且三个月的漫长演出合同……每一个细节都是话题热点,引发了一波又一波的讨论热潮。

女王剧院的“悲惨世界”剧组也大方地送上了祝福,第一时间接受了媒体采访,表达了对剧目的期待。

头牌制作人卡梅隆-麦金托什更是赞不绝口,“之前休和汤姆就说过了,蓝礼是一位无比出色的演员。老实说,我佩服他的勇气,无论是挑战冉-阿让这个角色,还是挑战六个小时的漫长演出,这是一次壮举。是的,我会出现在首演之夜的派对上,我已经做好了接受震撼洗礼的准备。”

重新回到“泰晤士报”来,在报道之中,他们提起了一件至关重要的因素:蓝礼-霍尔。

经历过2011年三部电影的刷屏,经历了“炒作门”的跌宕起伏,又经历了格莱美和奥斯卡的连续登顶,显然,还有“堂吉诃德”这张专辑的传奇经历,蓝礼作为一名艺术家的名望正在一步一步地得到肯定。

这是否意味着蓝礼已经摆脱了“明星”的光环,真正跻身了下一个层次?暂时不得而知,只有等待时间的沉淀和认可;但至少可以肯定的是,蓝礼拥有了一个开始。

与娜塔莉-波特曼、詹妮弗-劳伦斯、米歇尔-威廉姆斯、杰克-吉伦哈尔等Y世代出色代表演员不同。蓝礼的每一个脚步都无比扎实,同时也无比震撼,尤其是收获了奥斯卡小金人之后,声望达到了巅峰的同时,人们内心的质疑也达到了极致——

蓝礼是不是凭借着“炒作门”的同情分,最后时刻完成了逆转,收获了小金人?蓝礼的实力是不是足以击败乔治-克鲁尼、让-杜雅尔丹、布拉德-皮特?即使蓝礼十分出色,但是否足够出色到,以二十二岁的超低年龄,打破了奥斯卡八十多年来的桎梏?

这是针对蓝礼的专业质疑。

不仅仅是蓝礼,去年娜塔莉-波特曼也面临着同样的局面,尤其是“替身门”的后续影响,余波不断;现在蓝礼面临着更加严峻的局面。不过,不同于娜塔莉选择了待在家里修生养息,以抚育孩子为借口,避开了风头;蓝礼回归了舞台,站在伦敦西区之上,以绝对实力迎接挑战。

可以想象,“悲惨世界”势必将被人们放在显微镜底下,进行研究,进行挑刺;更何况,剧评人比影评人还要更加刁钻更加苛刻更加严格。而且,缺少了电影观众的人数优势,粉丝效应也将被进一步削弱,真正地以实力见分晓。

那么,蓝礼回归伦敦西区,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这可以带动整个伦敦西区的繁荣吗?还是犹如泡沫一般,一阵喧闹之后,转瞬即逝?更进一步,如果蓝礼版本的“悲惨世界”惨败了,是否会让那些业余观众对伦敦西区产生了错误的固定印象,反而进一步将伦敦西区摇摇欲坠的戏剧产业推向深渊?

高度的瞩目,这是一把双刃剑,究竟将引导向什么结果,却无从得知。“泰晤士报”还是表示了担忧。

但,这一种担忧还没有来得及传播开来,最新消息就得到了更新:

三个小时,仅仅三个小时,阿尔梅达接下来一周的所有门票也全部销售一空,依旧供不应求,已经有观众提出了要求,希望剧院可以开放接下来三个月所有表演的门票预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