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大戏骨 > 937 热泪盈眶

937 热泪盈眶

“上帝在上,听我祈祷,当我需要时,您总在我身边。”

此时此刻,站在舞台前沿的蓝礼-霍尔,如此高大,顶天立地,强壮的身躯仿佛可以支撑起整个世界,那一张苍老而衰弱的面容,饱经沧桑,微微闪动的眼睛绽放出虔诚的光芒,仿佛正在与上帝单独对话一般。

那温柔的嗓音,那悲伤的倾诉,那饱满的咬字,连绵地将尾音拖长,所有的情感和所有的故事娓娓道来,仅仅只用了一个瞬间,就让浑身上下的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不由自主地交叉手指地握紧,然后默默地祈祷着。在意识到之前,眼眶就微微开始发烫起来。

在这一刻,现实与戏剧之间的界线彻底打破,蓝礼-霍尔和冉-阿让完全融为一体,人们忘记了蓝礼还不到二十三岁而已,只是捕捉到了眼神深处的颠沛流离和伤痕累累,那股感同身受的强大力量,经过之前的铺垫和酝酿,最终在那一把哀伤的嗓音之中,彻底爆发。

沐浴在灯光之下,冉-阿让缓缓地伸出了右手,似乎想要触碰天堂的光芒,将内心涌动的祈祷真诚地传达出去,“他还年轻,他会恐惧,请让他歇息。”

那一声接着一声的呼唤,怜悯和疼惜,呵护和爱恋,缓缓流淌出来,观众的视线就这样落在了马吕斯的身上。看着闭上眼睛短暂养神的马吕斯,仿佛可以感受到来自冉-阿让的无限温柔正在构建一个避风港,守护着他。

然后,视线就落在了马吕斯身边的其他人之上,那一个个年轻而稚嫩的身影,在一片黑暗之中渐渐隐去,只剩下一个模糊的轮廓,但在那一片堡垒与枪支之中,他们的信念和坚持却一点一点地绽放出微弱的光芒。

他们是那么年轻的生命,他们是那么鲜活的生命。为了推翻腐朽的统治,为了伸张掩盖的正义,为了实现内心的蓝图,他们抛弃了自己的恐惧和胆怯,将自己的生命贡献给了这番事业,那一番豪情万丈,却正在面临着无情的碾压和摧毁。

于是,冉-阿让虔诚地呼唤着,“给他庇护,带他回家……”那些稚嫩的生命,带领他们回家,回到兄弟姐妹的身边,回到忐忑不安的母亲身边,他们用自己的鲜血铸就了一条通往未来的光明大道,但他们着实太过年轻了,不应该就此埋葬,“带他回家!”

突然上扬的歌声,将深深的情感完全宣泄了出来,饱满而沉重,轻轻地在眼角勾勒出一抹辛酸的泪痕,然后情绪还没有来得及达到巅峰,就再次回落,无限温柔地轻声呢喃着,“带他回家。”

那一句最简单的话语,却在轻轻颤抖着,“他”,那一个“他”的浓浓鼻音和哽咽,泄露出了冉-阿让内心深处的无助和哀伤,叙述着整个时代的伤痕,那一个个消逝的生命,人们早就已经遗忘,但对于他们的亲人来说,却是永远无法磨灭的记忆,深深地烙印在灵魂深处。

……

第一次地,马克的视线离开了蓝礼,而是投射在黑暗之中的那一片模糊轮廓之上,莫名地开始感伤起来。他们是如此理所当然地享受着现在的欢愉和幸福,却忘记了,在这美好之上,一层一层铺垫着前人的鲜血和尸体,那些英勇就义的年轻人们,就这样湮灭在了时空的长河之中。

当耳边回荡着那浑厚而绵长的旋律余韵时,马克就这样陷入了思绪的窠臼之中。

……

冉-阿让一个后撤步,转过身看向了身后的马吕斯,脚步猛地往前走了一步,却又有些胆怯,犹豫之间,轻轻地、慢慢地迈开了步伐,从舞台的左侧走向了右侧。

灯光进一步收缩了起来,笼罩在了冉-阿让的身上,马吕斯渐渐从光晕之中消失,只剩下一团光晕,然后跟随着冉-阿让的脚步,在那一群年轻而疲惫的斗士身上流淌而过,犹如潺潺流水,勾勒出他们的疲惫、他们的伤痕、他们的弱小、他们的卑微。

但,就是这些身影,这些尚未成长起来的年轻人,他们却肩负着历史的使命和社会的重量,昂首阔步地持续前行。他们的坚持和信仰,足以让每一个人狼狈不堪、窘迫异常,就好像沙威一样。

那一个个沉沉入眠的身影,甚至没有名字、没有脸孔,却在冉-阿让的脚步和视线之中,狠狠地击溃了所有的防线,让每一位观众都彻底遗忘了自己,成为了这个时代浪潮中的一员。

“他就像我的儿子,如果上天曾赐我儿子。”冉-阿让的脚步在那一群年轻人之间穿行着,犹如那轻盈柔和的旋律,编织起了一阙华尔兹,那一个个身影、那一张张脸孔,走马观花地在眼前闪过,最后演变成为同一张脸孔,属于马吕斯的脸孔,无所畏惧、无法阻挡,奋不顾身,舍身取义。

冉-阿让突然就加快了脚步,“四季轮回交替,时光不停飞逝。”澎湃的情绪充满了遗憾和愤慨,在磅礴的旋律之中奋力嘶吼着,“而我已年迈,不久于人世!”脚步在安灼拉的身边停了下来。

低下头,看着这张年轻青涩的面容,冉-阿让于心不忍地移开了视线,牢牢地闭上了眼睛,握紧了双手的拳头,眉宇之间的痛苦和挣扎几乎无法忍受。原本应该由他来承担的重量,现在却落在了这群孩子的肩上;原本应该由他来完成的使命,现在却驱使着这群孩子前仆后继。

那股哀伤,那股愤慨,那股不舍,在动人的旋律和曼妙的歌声之中,展现得淋漓尽致。

阿里斯泰尔于心不忍地闭上了眼睛,擦拭去眼角的泪水,不是因为蓝礼的表演不够精彩,恰恰相反,正是因为蓝礼的表演太过精彩,以至于不忍心再继续看下去。

为什么业内人士认为这首歌是冉-阿让这个角色的灵魂呢?

因为,通过这首歌,冉-阿让坚定了自己的信仰,与上帝展开了对话;因为,通过这首歌,冉-阿让幡然醒悟,意识到了自己的懦弱和胆怯,到底导致了什么后果;因为,通过这首歌,冉-阿让道出了整部小说的核心,革/命势在必行,但不应该是那一个个年轻的生命来肩负这样的重量。

冉-阿让,真正地完成了蜕变,也真正地完成了时代洪流之中的转变和升华。

蓝礼的演唱饱满而充沛,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充满了悲天悯人的温柔,也充满了感同身受的痛苦,真正地让人感受到了时代的召唤。

即使闭上眼睛,不需要观看蓝礼的动作,静静地侧耳倾听,也可以清晰地描绘出所有的情感变换。表演的巅峰,大抵就是如此了。

这才是真正的享受。

“请赐他安宁,赐他喜悦。他还年轻,只是个孩子。”

冉-阿让的视线如此专注而动人地落在了安灼拉的身上,还有安灼拉身边那一个个年轻的身影身上,踉跄的脚步猛然往前,却又戛然而止,坚强的肩膀就这样缓缓地耷拉下来,“您能夺取!也能给予!放过他,让他活下去!”

随后,冉-阿让猛地抬起头来,打开胸膛、张开双臂,朝着马吕斯的方向大步迈进,高高扬起了头颅,仿佛将自己奉献给上帝一般,激/情澎湃、慷慨激昂地放声高呼着,“如果我会死,就让我死去,让他活着!”

那一声又一声的呼唤是如此哀切,在空气之中炸裂开来。如果可以的话,请用他们这些衰老的生命去铺就革/命的道路,让那些年轻的孩子们生存下来,他们是这个社会、这个国家、这个时代的希望,他们应该留下来。

如果可以的话,他愿意燃烧自己的生命,他愿意代替他们完成这场战役,他已经是日薄西山的残阳,生命已经不再重要,仅仅只是为了这群孩子们留下一线生机,哪怕只是漫天血色夕阳之中的一抹阳光。

“带他回家!”

一句最简单的愿望,却是如此哀切、如此婉约、如此动人,温柔而坚韧地绽www.00kxs.com放出柔和而曼妙的光芒,穿过那高大的身影和沧桑的面容,仿佛可以看到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前仆后继地奉献了自己的生命,这个社会这个国家这个世界的未来正在一点一点地消亡。

冉-阿让,一个罪犯,一个父亲,一个普通人。在这一刻,他真诚地与上帝对话:

为什么那些年轻的生命正在逝去,而上帝却依旧无动于衷?为什么这个社会正在腐烂,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而拯救之人却不曾出现?为什么这个世界已经天寒地冻就连天使都无法飞翔,他们依旧看不到任何希望?

为什么真诚和正直、善良和正义再也已经无法生存下去?为什么真正的相亲相爱却不得不被迫拆散?为什么生命正在逝去,前仆后继地,但那些腐朽而贪婪的统治阶级依旧在为非作歹,肆意妄为?

上帝,万能的上帝,亲爱的上帝。

作为虔诚的信徒,冉-阿让现在真诚地祈祷着,他愿意用自己的生命来交换这些年轻的孩子。如果真的有人注定要走向死亡的终点,以此迎接光明的未来,那么,他愿意交付自己的生命,哪怕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缕光芒,他也将竭尽全力驱散黑暗,一直到油尽灯枯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