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大戏骨 > 095 密闭体验

095 密闭体验

何塞-马丁(Jose-Martin)熟练地拉起门帘,打开了收音机,音乐流淌出来,而后他拿着扫把开始打扫起来,以轻松的姿态开启一整天的工作。

作为一家葬礼公司,门店的日常工作并不繁忙。顾客们在医院送走了自己的家属朋友之后,会根据医院提供的名片打电话,然后再由他们亲自上门完成联系,以及后续的工作。顾客以私人的身份单独出现在门店里,寻找业务的情况虽然也有,但着实比较罕见。

何塞今年九月才即将进入大学读书,现在在家里的店面帮忙而已,反正业务不多,他只需要负责看店、撑撑门面就好了。

此时,何塞抱着扫把,跟随着旋律猛地一个转圈,仿佛在舞池里翩翩起舞般,然后视线里就出现了一个身影,这让何塞愣了愣,他还以为自己眼花了,紧接着转圈就第二次转到了门口的方向,再次看到了那个身影,而且这一次还变成了两个,何塞顿时慌乱了起来,连忙停下了脚步,可身体还是由于惯性转了两个圈,一个重心不稳,踉跄了两步,差点就直接摔倒了。

“小心,需要帮忙吗?”门口传来了关切的声音,何塞连连摇头,没有想到这一个动作越发晕乎起来,结果一个屁股墩就坐在了地上。

何塞恨不得直接挖一个洞钻进去,“抱歉。”他一咕噜就站了起来,低头道歉到,脸颊红得发烫。

稍微停顿了片刻,何塞发现根本没有声音,不由偷偷抬头瞥了一眼,发现眼前站着两个人,右手边那个一脸寡淡,眉梢的凌厉让人不由避开视线。

左手边那个则面带微笑,礼貌地看着他,并没有多说什么。没有假装没事地左顾而言他,也没有故作关切地过度询问,这让何塞不由稍稍定了定心,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声音,“上午好,欢迎来到马丁葬礼服务公司,请问我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吗?”

“我需要寻找一口棺材。”左手边的那个男人右手插在口袋里,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的笑容。

何塞总算是镇定了下来,认真打量了一下来人,两个人都看起来十分年轻,不过二十岁出头的模样,和自己是同一辈的,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爷爷奶奶去世了,何塞斟酌了一下自己的语气,“十分遗憾你的损失,不知道这口棺材,到底是给谁使用的呢?”

“哦,不,棺材是给我使用的。”左边男人的笑容轻轻上扬了一些,犹如穿透梧桐叶洒落下来的清晨阳光。

“原来是给你使用的,那么……”何塞保持自己语气的沉稳,一幅恍然大悟的神情,可是随即喉咙就被掐住了,瞪圆了眼睛,一脸匪夷所思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一时间居然不知道应该如何应对了。

何塞那太过震惊以至于呆在原地的模样着实太过搞笑,蓝礼呵呵地轻笑了两声,“放心,我不是从坟墓里爬出来的不屈亡魂。”随后蓝礼就解释了自己的来意,“我需要租赁一口棺材,让我可以躺在里面,度过……嗯,八到十个小时左右。不知道,费用到底如何计算?”

在欧洲,哥特风并不罕见,小部分哥特的狂热爱好者,又或者是吸血鬼的忠实崇拜者,他们会购买一口棺材作为自己的床铺,每天晚上都在棺材里睡眠。虽然主流大众不会如此做,但也没有什么值得惊世骇俗的。

所以,像蓝礼这样,想要躺在棺材里体验一段时间的,有些稀奇古怪,但何塞却是松了一口气,没有大惊小怪,“我不太清楚你的意思,你就是想要在棺材里睡一觉吗?”

“不,不是。”蓝礼摇了摇头,“我希望你们能够把棺材钉死……”看到何塞那铜牛一般的眼睛就要掉下来了,蓝礼哑然失笑,“但必须留有缝隙保证空气的流动,让我可以呼吸。我可不想出任何意外。”蓝礼还顺带开了一个玩笑,但显然何塞笑不出来。

事实上,在“活埋”里,保罗仅仅只待了不到三个小时的时间,然后沉重的沙子就压迫了薄弱的木板,直接将他真正的掩埋。同时,棺材里的空气也是一点一点减少的,以至于保罗许多情绪都被压抑到了极致,避免起伏太过激烈而导致氧气消耗过快。

想要完全模拟出即将被活埋的状态,在现实生活里比较困难,但危险系数也比较高,必须有专业人员的陪伴和监督。可是,花费势必不菲,”活埋“剧组可不是身家丰厚的类型;蓝礼自己也不是。所以,最后蓝礼这才有了折中方案。

“……”何塞等着眼睛不知所措,“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何塞也顾不上礼貌了,直冲冲地就开口询问到。

“如果我说,我只是想要体验一下刺激,你相信吗?”蓝礼半开玩笑地说道,可是何塞的额头已经开始冒汗了,完全招架无力,蓝礼收了收笑容,“我正在做一项调查,关于幽闭恐惧症的。棺材是其中之一,空间最为狭窄的。我需要亲自体验置身其中的感觉,搜集更多的数据。”

蓝礼没有提起“活埋”的事,如果说是演员体验角色,即使媒体不感兴趣,普通人也会过来凑热闹,增添麻烦倒不要紧,重要是增加了不确定因素,不仅威胁到角色体验,而且还可能威胁到个人安全。所以,蓝礼才找了一个这样的借口。

虽然得到了合理的解释,但何塞还是无法做出回应,“可是,可是……”他觉得自己的大脑有些不够用,他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却又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真让人着急。

“可是我的人身安全怎么办?”蓝礼考虑十分周详,他也知道,像这样充满危险性的活动,一旦出现灾难后果,责任的追究都是十分繁琐的。

即使是那些专业经营高难度运动的公司,他们也不愿意承担巨大的风险。

以高空跳伞为例,在正式跳伞之前,每个人都会签署一大堆放弃权利声明,如果出现任何形式的意外,跳伞公司的所有相关人员都将不会被追究责任。即使是保险公司也不愿意提供保险,只有真正专业的极限运动保险公司提供相关保险条款,而且基本都只提供给专业人士。

就连拥有专业培训资格的极限运动都是如此了,更何况是蓝礼现在的情况呢——他现在只是随机地找到一家葬礼公司,然后提出挑战极限刺激的要求,一旦出现任何潜在的偏差,他们浑身是嘴也都说不清了。

一直站在旁边沉默不语的马修走了上前,“我是拥有注册执照的律师,我会起草一份放弃申诉的声明,他会签署,然后一切都会没事。”

说完之后,马修无语地瞥了蓝礼一眼,他简直不敢相信,蓝礼今天居然要把自己关进棺材里。即使是蓝礼,这样的事情也太过出格了。两个人时隔一年没有见面,再次重逢,他居然要为蓝礼起草主动放弃个人权利的声明,翻白眼的冲动几乎就要忍不住了。

蓝礼摊开双手,一脸坦然的模样。马修表示,吐槽无力。

何塞却是已经放弃思考了,听到m.00kxs.com左边男人的话,他连连点头表示同意;可随即听到右边男人的话,他又不知道应该怎么反应了——放弃权利?这意味着什么,那这到底是可以做,还是不能做?等等,刚才左边男人到底想要干什么来着?

“呃……我需要……呃……打一个电话,询问一下。”这是何塞现在唯一的反应,这样的事情,年仅十八岁的他,应付不来,还是要把长辈叫来才行。

蓝礼摊开双手,无语地看着马修,“好了,简单的事情复杂化了,现在有得折腾了。”起草声明之后,如果对方小心谨慎的话,势必会要求自己的律师也看一遍,然后再争执一番,你来我往,这简直就没完没了了。“早知道我就把自己反锁在浴室里了,这样还方便一点。”

马修决定无视蓝礼的抱怨,看着那个年轻的小伙子一脸恐慌地拿着电话汇报着情况,场面莫名有种喜感,然后马修突然就想起了一件事,“你原本打算自己一个人做这件事的?”

“为什么不?”蓝礼耸耸肩膀,一幅理所当然的模样,“这又没有任何危险,只要确保空气流通,那就没事了。”虽然在棺材里体验密闭的极限感,这是有些剑走偏锋,但事实上,没有太多危险性,当然,前提是确保棺材不会真正地密封。

蓝礼是胆大,而不是疯子。

“告诉你,我在里面至少要待八个小时,场面会很无聊,很难看的。如果你还有其他事情要办的话,我不介意你先离开的。”蓝礼一脸忠告的表情,体贴地说道。

马修眯着眼睛看了蓝礼三秒,然后默默地转过视线,一言不发地继续站在原地,但看起来是没有离开的打算了。

蓝礼摊手表示,“我已经预告过咯。”

两个小时之后,经过再三的确认,又经过再三的检查,蓝礼无比大胆而冒险的计划终于可以开始实施了,而所有的紧张感和期待感似乎都已经消磨殆尽。现在蓝礼只想要快点躺进棺材里,否则错过午餐之后,又要错过晚餐了。

何塞看着蓝礼没有任何犹豫地爬进了棺材里,最后确认一遍,“准备好了?”得到蓝礼点头的肯定答复之后,他关上了沉重的棺材板。

蓝礼的世界,进入了绝对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