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411 终于可以回家了

411 终于可以回家了

    “驸马钱经本官拜读过,有些内容颇有建树。若是本官想和驸马讨一份贷款,投到毛纺厂去可行否?”章惇接下来说的话更让众人摸不到头脑,他居然要和驸马借钱投资!

    “……为何不是琉璃工坊?一套全完透明的琉璃具在开封售价千贯,岂不是赚的更多?”

    洪涛摸不清这位宰相想说明什么问题,但可以通过问题试探出他的本意。你要投资总得对项目有个看法吧,如果看法靠谱就说明你真的仔细考量过,不是借题发挥。

    “驸马说笑了,世上最赚钱的非盐铁茶莫属,其中尤以盐为最。琉璃具虽好却无几人买,毛衣护膝虽贱人人都可穿戴,孰优孰劣一目了然。”章惇一点没犹豫,把他的投资理念用最简单的方式讲了出来。

    “章相厉害,下官佩服之极!改日有幸在府上相见时必将把借款奉上,不过利息还是要收的,在商言商也。”要不是有皇帝在一边皱着眉不耐烦,洪涛必须为章惇鼓掌。

    他分析的非常正确,单价高的东西并不一定利润就高,要是打算做一锤子买卖,贩卖琉璃具当然最好,但要想长远投资,毛纺厂的前景更光明。

    看来宋人擅长生意的天性并不是自下而上的,反而应该是自上而下的。一群有经济头脑的官员只能教育出更多商人。

    “如此说来本官先行谢过……陛下,臣以为驸马之策可行。可惜本官没有驸马的沟壑和魄力,不然也会求一处边州照行此策,利国利民!”

    聊完了借款的事儿章惇抖了抖衣袖,郑重其事的向神宗皇帝一拜,算是对刚才不敬之处道歉。然后非常明确的肯定了湟州币制改革的提议,评价还特别高。

    但最终的结果却不怎么乐观,章惇和王韶都赞成,王安石和司马光还没算清楚必须反对,一贯当应声虫的王珪却突然硬气了一次。他也说兹事体大,一时间没有定夺,硬生生把这次廷议变成了无果。

    当然了,洪涛也不太失望,他没指望一天就让自己的提议获得通过,就算在场的所有人都同意,那也得先在朝堂下合纵连横,取得大部分主要朝臣的首肯之后再放到朝堂上正式讨论。这是标准流程,或者叫惯例。

    鉴于自己在朝中的名声和敌人数量,洪涛根本没抱希望能按照惯例走完流程,最终的成败还得看皇帝的决心和手段,概率各占五十。

    不过有一个好消息,那就是无意中获得了章惇的大力支持。他可是门下侍郎、副相之首,就算在朝中的影响力没王安石和司马光那么大,也不会一点都没有,多少也算是一个有利的变数。

    天色完全黑透了,皇帝也累了,遣散了众人,此事改日再议。洪涛也终于可以回家了,想起二年未见的妻子和女儿,真有点近乡情怯的感觉。

    “你怎么还在这里?没有回府!”可是刚一出东华门洪涛就看到自己那辆驸马车停在墙边,两名特种兵兼职的车夫端坐在前座上手里还攥着缰绳,像是要随时驱车奔跑的样子,富姬则斜靠在车厢里打盹儿。

    “妾身……不太敢见长公主……”见到驸马回来了,富姬立刻吩咐车夫离开,她对这座深宫大院有着很强的抵触感。

    “你也有怕的人?嘿嘿嘿……古人云丑媳妇早晚得见公婆,这一关是躲不过去的。今日本官已经和官家说了你的事儿,想瞒也瞒不住。长公主又不是恶公婆,怕什么!”

    叱咤北境的跳货娘居然会怕得不敢回家,这让洪涛觉得很有意思,同时也松了一口气,要是富姬不怕长公主这事儿还就麻烦了。

    以长公主的性格肯定不会应对,更不擅长宫斗,到时候还得自己当恶人。再怎么论也不能让长公主吃亏,欺负老实人有罪啊。

    家还是以前的模样,只是门口的灯笼多了两盏,想是长公主已经知道自己到了开封,特意留着照亮的。

    “干嘛,要劫道啊!”车还没停稳门洞里就窜出两个人,后面的洪涛认识,府中的马夫王大郎,他没怎么变样儿。

    前面这个小伙子就面生了,而且他二话不说伸手就来拉自己的胳膊,如果黄蜂在的话最少也是一脚踢出去了。

    “憨货!一边去……官人莫怪,他是小人的侄子。长公主念其憨痴,不好在外面讨生活,才留在府上喂养马匹。别看他有些痴,但肯卖力气,干活还是不错的。”

    不等洪涛有动作,王大郎就一把揪住了小伙子的脖子,把他拽到了马匹那边,还用身体隔阻在中间,不让他再靠近车门。

    “他嘴里嘀咕什么呢?”人是隔开了,但嘴没停。洪涛不在意府上多个缺心眼的下人,但绝不能容忍有人心里不服气。看他刚才来揪自己的样子,很不友好嘛。

    “……他没见过官人,心中只道长公主恩善,所以听闻长公主在等官人回来,就急着要拉官人入府相见……”王大郎见驸马有点不依不饶,生怕一句话说错让侄儿丢了差事,越说腰弯的越厉害,就差作揖了。

    “嘿,你叫什么?”听了王大郎的解释洪涛有点明白了,合算这家伙根本不知道驸马是什么,只知道长公主让他有吃有喝有住,挺忠心的嘛。

    “王秋!”小伙子长得真没有痴呆的摸样,但是一张嘴就全露馅了,硬生生的。

    “网球!你咋不叫羽毛球呢,那样本官就能每天抽你一顿了。这个给你穿了,大冷天的你伯父也不知道给你添件衣服,来帮官人抱着箱子!”

    只要对长公主忠心洪涛就不讨厌了,看样子这个网球也不是真傻,他有点像大江,只是程度稍微厉害了点,更糊涂。

    都说老天爷是公平的,给你关上一扇门就会打开一扇窗。网球的脑瓜不太好使,据说是小时候发烧烧的,但他力气真大。

    四口硬壳大皮箱左手一个、右手一个,还嫌对不住这件新衣服,又用胳膊抱起一个,腾腾的走在前面毫不吃力。再看看王大郎,他就搬了一口箱子,左手提几步就得换右手,走起来还歪歪斜斜的。

    家没变,但是媳妇变了。再次见到长公主时洪涛差点没认出来,她很有点莲儿三十岁时的形态,脸蛋和腰身都圆鼓鼓的,只有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依旧。

    “哎,别哭啊,让那个憨货看到说不定会揍本官一顿,刚才在门口他就差点。来,让官人秤一秤,这是长了多少肉!”

    一见面长公主的大眼睛又说话了,一边说一边往外冒水。洪涛是最见不得女人哭,赶紧抱起来往屋里走。

    “嗨,我说你还要护驾是怎么滴?快滚,否则官人我可嗖嗖嗖了啊!”

    刚走两步洪涛就停了,腾出一只手从腰间把蝎子弩摘了下来,对着身后的网球一顿比划。这个家伙把箱子放到了屋里,居然还跟在后面打算登堂入室,还有没有点规矩了!

    “莫要吓他……官人,姬带他出去。”不光是王秋跟着,富姬也傻乎乎的跟着呢。

    但她惊醒的比较快,觉出不对之后赶紧拿傻小子当挡箭牌,算是没闹出大笑话来。就算驸马娶妾,也不能直接登堂入室啊,三个人都进去算怎么回事儿呢。

    “哎呦,可算都走了,娘子,还有吃食没了,夫君我这一天就吃了一碗汤饼。你大兄太抠了,光说留下吃饭可就是不动地方。”房门一关上,洪涛就像泄了气的皮球瘫软在椅子上,但长公主依旧没放下,还抱在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