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重生为王 > 第986章 我这个副会长,可有资格?

第986章 我这个副会长,可有资格?

傅遗页知道压不住宋书长,所以欺软怕硬,来压孙子渠,这种问题,孙子渠根本就没法回答,他不管说是或者不是,都不好收尾。

如果说是,那玄幽天转头就能把他背后的势力给灭了!

他所在的势力,也不过就是一个普通的顶尖势力罢了,而且还是完全中立的顶尖势力,并没有隶属于其他天域。

倘若他背后的势力隶属于其他天域,傅遗页也是不敢这么造次的。

只能说,孙子渠给了他一个以势压人的绝佳机会!

可如果说不是,那么下一步,傅遗页怕是就要质问他既然不是为什么还跟玄幽天的仇人结交了。

两头为难。

林天上前一步,刚想说话,这时,门口外面,也就是傅遗页他们身后,却传来了一道不屑且嚣张的声音:“玄幽天果然还是狗改不了吃屎,你们的少主是这幅德行,结果被打得满地找牙,你这个所谓的长老,也是一个狗屎样,真是丢人!”

听到声音,林天唇角微扬,打消了站出来说话的念头。

这个家伙,来得还真是时候。

这番话直接在场中掀起了轩然大波!

傅遗页在玄幽天的地位就不说了,快要踏足八品炼丹师的存在,在这炼丹师公会,也是甲席长老!

炼丹师公会最高的是会长,再则便是三位副会长,之后是甲席长老,乙席长老,丙席长老,一般七品炼丹师,就可以成为甲席长老,毕竟炼丹师的境界,总共也就只有九品,七品的话,就是高阶炼丹师了,乙席长老则至少也要六品炼丹师,丙席长老则是五品炼丹师。

但实际上,能够成为丙席长老的五品炼丹师,并不多,因为不管是甲席长老还是丙席长老,都要通过炼丹师公会布下的任务,一般情况下,都是成功炼制一枚指定丹药,才可以通过考核顺利成为长老。

所以丙席长老,反而全都是六品炼丹师,因为考核太难了,而乙席长老中,也有一部分是七品炼丹师,六品炼丹师反而居少。

至于甲席长老,八品炼丹师更多一些,由此可见,傅遗页能够以七品炼丹师的境界入甲席长老,还是有些真本事的。

在这番话传入内场之后,门外,也走进来一行三人。

这三人,为首的是一个青年,往生天少主秦和温!

老熟人了。

在他身旁并肩而行的,是一位身穿白衣的老者,看起来面目和善,只不过此时看向傅遗页的目光,并不怎么友善就是了。

“可以放心了,往生天那位,可是八品炼丹师,虽然同为甲席长老,但比傅遗页更有威信!”

宋书长松了口气,看着脸色难看的孙子渠笑着宽慰道。

这也得益于林天的关系,这一次九天御令,让凌绝天跟其他天域都建立起了关系,连浮限天都不再跟玄幽天走得近,也就是说,南域九天之中,玄幽天只能跟自己的弟弟玄阳天玩了,其他天域,都不太跟他们玩了。

傅遗页的脸色也是变得异常铁青,只是当他转过身看到是往生天的三人,尤其是看到秦和温身旁的那位老者后,脸色微微一变,但依旧还是咬牙道:“你家中长辈没教过你,年轻人要懂得敬畏之心么?!”

秦和温掏了掏耳朵,一脸玩世不恭的斜眼看着他,问道:“你说什么?大声点,人老了声音都这么小了?”

“你!庄千山,今日我便替你教训一下这个无知的后辈小子!”

傅遗页勃然大怒,怒吼一声之后,抬手就是一掌拍向了秦和温,虽然声势浩荡,但实际上却并没有动用多少实力,有很大的保留。

可即便如此,秦和温身旁那位老者,还是眉头微皱,不等他出手,秦和温右边那位中年模样的男子,便是同样拍出一掌,跟傅遗页打出的一掌在空中相接,灵力爆裂,形成一股巨大的反震力!

两人全都身躯一震,秦和温身旁的男子退后半步,而傅遗页则是退后两步!

高下立判!

那老00kxs.com者此时也是开口喝道:“傅遗页!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对我往生天少主动手?我看你是活够了!”

随着话音落地,老者微微抬起了一下右手,根本就没有完全抬起来,只是动了一下手指头,一道利箭般的灵力,便打向了傅遗页!

傅遗页不敢小觑,抬手抵挡,同时闪身后撤,一脸惊讶道:“少主?他竟是你们往生天少主?多有得罪了!”

他这副样子,摆明着就是我并不知道他是你们往生天的少主,我动手也就没了顾忌,纯属误会,不算冲撞。

可那一道灵力,却去势不减的攻破了傅遗页的防守,将他击退了十步之多!

傅遗页惊骇大喊:“庄千山,你竟然连破虚指都用上了?!”

在他大喊的同时,庄千山也是同时喝道:“傅遗页!你好大的胆子!这炼丹师公会内场,有规则不允许动手,你竟还敢擅自率先动手,我以甲席长老的身份命令里,现在立刻给我滚出去!为了保障内场的安全,炼丹大会开始之前,不得进入!”

这两人都是大喊,可谁更有气势跟威严,一眼可见。

傅遗页脸色阴晴不定,他刚才也的确是被秦和温给激怒了,差点失去理智,他堂堂尊者,炼丹师公会甲席长老,什么时候被这么侮辱过?

谁又敢这么侮辱他?

可现在他却被一个后辈给肆意羞辱了,动手也是没有克制住,如今被庄千山扣上这么一口大锅,他自己也是有口难言。

不过,众目睽睽之下,让他就这么离开,也着实太丢人了,他当即咬牙道:“庄千山,你不要欺人太甚!我也是甲席长老,按照规矩,你这甲席长老,没资格让我出去!”

其他内场的一些炼丹师,也都是暗自点头,同等级下,的确没有这个资格。

可不等他们看庄千山如何应对,门口外面,又传来了此次的第三道声音:“哦?甲席长老没资格让你出去,我这个副会长,可有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