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重生为王 > 第398章 不走寻常路

第398章 不走寻常路

萧康平脸色一喜,忙不迭的点头道:“当然可以!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年轻人嘛,闹点矛盾很正常,床头打架床尾和,回去谈谈心就好了,一定要好好谈谈!”

好好谈谈几个字,萧康平一语双关,在场的没有傻子,又怎么会听不出来?

就连萧烟语,都是立刻明白了萧康平的意思。

他就这么希望自己被潘琦糟蹋?

【零零看书00kxs】 事实还真是如此,对萧康平来说,现在没有什么比萧烟语成功嫁入潘家更重要的事了,只要萧烟语成为潘家的媳妇,那他们萧家,才算是真的度过了难关。

萧烟语木然的看着自己的父亲,但萧康平却根本没有看她。

站在潘晟身后的庄成河会意,立即走到了萧烟语身旁,刚准备警告她最好乖乖配合不要乱来,萧烟语就万念俱灰的率先说道:“我自己走!”

她偏头看了林天一眼,正好林天也在看她,四目相对的一刹那,萧烟语从林天的眼中看到了一抹失望。

这一抹失望,让她娇躯猛然一颤,但最终,她还是红着眼眶,贝齿死死地咬着,豁然扭头,跑出了包厢。

她知道林天为什么失望,但她自己内心有自己的坚持,有些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就需要自己去承担!

她不想让任何人因为自己而遭到牵连,即便可能会无意间伤害到自己身边的人!

这是一个善良到骨子里的女孩,也许在外人面前的她看起来很坚强,但实际上,她很脆弱,尤其是这种来自于至亲的背叛和出卖,让她变得更加的不堪一击!

庄成河立即追了上去,防止她逃走或是做出其他不受控制的事情。

潘晟也扫了林天一眼,转身离开,紧接着是萧康平,之后才是潘琦。

特意留在他们几个后面离开的潘琦,嘴巴还是红肿着的,但脸上的神情,却是一脸的得意洋洋,以一副胜利者的姿态,高高在上的盯着林天冷笑道:“一己之力灭异盟?我呸!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德行,有几个实力就当自己天下无敌了?这个世道,一切得用钱说话,懂了么?这一课,就当哥哥送给你的,下次别没个蛋的本事,学人家跑来英雄救美,嗦崽,就你这穷酸样,也配?还五个亿,呵呵。”

潘琦也许是得意过了头,还伸手拍了拍林天的肩膀,呵呵冷笑一声,一脸不屑的最后扫了他一眼后,大摇大摆的走了。

而最后留下来的,是不知道该怎么做的饭店经理。

但是就刚才在这个包厢里发生的一切,让饭店经理都对林天投去了鄙夷的目光,的确,这年头想要英雄救美,已经不是能打就可以的了,特别是跟这种有钱有势的大户人家掰腕子,就需要一个通用的手段,那就是钱!

很显然,在钱这上面,林天完败给了潘琦!

林天收回视线,也起身走出了包厢,不知不觉外面的天色已经彻底黑了,南广作为珠江三角洲地区的主要城市,繁华程度自不用多说,从经常和京城东海相提并论就可见一斑。

入夜的南广街道上,车流穿梭不息,一栋栋摩天大楼灯火通明,为这夜色添上了另一番别样的夜景。

想到刚才萧烟语离开的样子,林天的确有些失望。

他并非没有能力阻止这一切,他只是在让萧烟语自己做出抉择,比如在他开口说给萧康平十个亿,让萧烟语跟萧家彻底断绝关系的时候,那个时机是最好的。

最起码,萧烟语没有反驳。

但之后潘琦的话,让萧烟语又回过神来,并且改变了主意。

说是不想拖累自己也好,还是心如死灰破罐子破摔也罢,总之,林天如果在那个时候提出给潘家五十个亿,萧烟语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简单粗暴的帮人对林天来说很容易,难的是他不希望帮了这次之后,还有下次,亦或是这次之后,萧烟语心里反而会留下阴影,加上对亲人的割舍不断,很容易会导致事情重现。

这是林天不想看到的,否则他之前早就暴躁的把潘琦打残,把庄成河也废掉了,哪里会这么心平气和的跟人家扯嘴皮扯这么久?

动手才是他的强项。

走着走着,林天想了想,还是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电话几乎是被秒接通,那头传来一道惊喜中带着关怀的声音:“小天,怎么突然想起给妈打电话了?”

电话那头,正是杨婉蓉。

林天尴尬的笑道:“有点事想请教一下妈。”

“嗯?大英雄,你还有事请教我啊?”杨婉蓉笑着打趣道。

林天摸了摸鼻子,直入主题的问道:“我有个朋友遇到了点麻烦,事情大概是这样的......”

说着,林天将潘家如何注资五个亿然后再让萧家嫁女的事情说了一遍,包括萧家对这件事的态度和萧烟语的身份。

杨婉蓉听完后,当即有些气愤的说道:“竟然还有这种不要脸皮的父母?真是苦了那孩子了,既然是你的下属,还是你爸的兵,这件事咱们不能坐视不理。”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但他们签订了协议,如果萧家要求撤资的话,需要赔偿五十个亿,我不想让潘家这么舒服的拿钱。”林天坦然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五十个亿,说实话对于杨家来说,并不难拿出来,但是林天向来不是吃了亏往肚子里咽的人,这件事分明是潘家的阴谋,凭什么让他们得了便宜还能拿钱走人?

杨婉蓉沉吟思考了一会儿,才开口说道:“注资和撤资,一般都是合作双方自行签订协议后才产生法律作用,如果潘家说萧家主动要求撤资要赔偿十倍违约金,那应该是真的,而且萧家现在属于被潘家控股的状态,既想让潘家撤资,又不赔偿,这种事情不太可能发生。”

听到杨婉蓉的话,林天眉头微皱,有些不甘心的问道:“难道只有支付违约金这一条路?”

“如果他们签订的协议条款是这么写的,走正规渠道的话,就只有这一条路。”杨婉蓉肯定的说道。

嗯?

然而,林天却是目光一闪,走正规渠道?

“妈,我有点事,先挂了啊!”林天立即说道。

“哎,你这孩子,不会是想......嘟嘟嘟——”杨婉蓉话还没说完,电话就被挂断了。

她拿着手机有些哭笑不得,自己的儿子,她怎么可能不了解?

多半是自己刚才哪句话,点醒了林天,而想来想去,也就只有正规渠道这几个字了,以林天的行事作风,还真有可能不走寻常路。

想到这里,杨婉蓉按下了回拨,想叮嘱林天不要违法,但很快她又立刻挂断,想了想冲门外喊道:“小冰。”

办公室的门被推开,陪着杨婉蓉加班的助理小冰走了进来,问道:“董事长,请问有什么吩咐吗?”

“你去把南广潘氏集团的所有资料提出来发给我。”杨婉蓉吩咐道。

“好的,董事长。”小冰立即答应,转身去办了。

杨婉蓉则是看着窗外自言自语道:“虽说这是家事,但这些人民子弟兵,不应该受这种委屈!”

林家是将门世家,杨婉蓉虽然继承了杨望的头脑经商,但嫁入林家这么多年,也多少有股子女将风范,对军人也是异常的有好感。

跟很多普通人不同的是,她经常能够了解到军区的一手信息,知道什么时候什么任务有人牺牲了,这些外界不常知道的信息,她都知道。

哪来的家国安康,不过是有人在替我们负重前行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