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重生为王 > 第540章 挑拨

第540章 挑拨

林天此时的目光也是落在演武场中间,因为在那个中央位置站着二十个人,恐怕就是此次可以挑战的二十个名额之人了。

“站在最左边的那位,就是我跟你说到的金丹境巅峰境界的,此人名叫王琦,其实以他的实力,已经完全可以挑战长老了,但不知道为什么一直还待在青雷一脉作为一个弟子,值得一提的是,他的师父,就是三个月前我让你入门的时候,那位对你百般阻挠的三长老。”

说到这里的时候,孟天华眼里明显还有着怒气浮现,语气也有些不善。

他跟三长老的恩怨不是一天两天了,似乎是想到了当初的事情,这时候忍不住跟林天抱怨道:“那三长老一向是出了名的护短,当初我还是内门弟子的时候,就没少受到过他的责罚,而且有好几次明明是他门下的弟子先犯的错,但是他却责罚其他长老的弟子,而偏袒他门下的弟子,上一次他既然针对你,那这一次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你必须得小心他。”

林天点了点头,一个是三长老,一个是十九长老,光从地位上就可以判断出高低,而且那三长老还是整个青雷宗执掌执法堂的长老,他的权力肯定比孟天华要大得多。

孟天华想了想,又加了一句道:“至于其他人算是中规中矩吧,以你的实力对上,虽然说不是稳赢,但也不太可能会输,就看你自己在这三个月你的努力了,不过你也不要有太大的压力,能夺取到名额就夺取,如果不能,也不要太过强求。”

这番话倒是让林天稍微诧异的看了他一眼,不过随即也是心里释然了,乍然听到孟天华这话似乎还是在关心他,但其实他的目的也很明确,无非就是想让他帮他夺取到一个名额罢了。

在林天这边跃跃欲试的时候,其他长老那里也早已是严阵以待了,众人等候了片刻后,演武场中间也是凭空出现了一道人影,正是当初林天在主殿之中见过的青雷宗主。

“时至我青雷宗百年一次的招收弟子,此次还是照例会给所有内门弟子挑战青雷一脉的资格,但挑战成功,你们便可以取代其成为青雷一脉的弟子,此次开放二十个名额,原则上是所有内门弟子都可以挑战,不过念在诸位长老对青雷宗的贡献劳苦功高,所以便优先由我青雷宗的二十位长老门下的弟子率先挑战。”

青雷宗主的声音传遍了整个演武场四周,让所有人都能够听得一清二楚,而这也是惯例,所以倒也不会有人觉得有什么不妥。

“既然大家都没有异议,那挑战就现在开始吧。”

青雷宗主最后宣布了一句,然后他的身影再次消失在演武场中间。

此时,所有的长老全都看向了某一片区域,因为那里是大长老所在的地方,但是因为大长老常年闭关,他门下的弟子也全都是由他的大弟子在教导。

“此次我们这一脉放弃挑战吧,给你们多放个名额出来。”

那一片区域中此时站着七八个人,为首的是一个看模样在三十多岁模样的男子,此时开口的也是这个男子。

孟天华这时候适时介绍道:“此人是大长老的二弟子,一身修为也是到了金丹境巅峰,而他的大师兄,据说正在为了冲刺元婴境而闭关突破,在整个青雷宗里面,能够压得住三长老的只有三人,那便是大长老跟二长老以及宗主,而且大长老跟二长老都是我们的师父辈,其中大长老一身实力已经到了分神境中期,二长老也有分神境初期的实力,我们青雷宗能够跻身二流势力,也是因为有这两位守护神的存在。”

林天点了点头,而后皱眉问道:“那他放弃的话,名额就会多一个出来,给那些内门弟子挑战吗?”

“未必,毕竟并没有规定说每位长老门下只能占有一个名额,甚至是只要你门下的弟子足够并且全都挑战成功,哪怕你将这二十个名额全部囊括都可以!”

孟天华摇了摇头说道。

而此时的场中,这大长老的地址说是放弃名额之后,紧接着二长老的弟子也是同样开口道:“我们也放弃争夺名额,希望你们能够争气一些。”

眼下直接就有两位长老的弟子放弃了名额,之后场中众人的目光便都落在了三长老身上,而三长老却是古井无波的对身后弟子使了个眼色,那地址便是立刻会意,然后身影一闪直接落在了演武场中间,对着青雷一脉的那二十个人抱拳道:“请徐师兄指教。”

他所看着的,这是最靠右的一个男子。

“果然卑鄙!那徐景便是我说的三位好对付的人之一,实力只有金丹境初期,那三长老果然是盯着这个名额了。”

听到三长老的弟子直接让那位徐师兄指教,孟天华立即低声怒骂了一声。

林天倒是觉得无可厚非,反正大家都是为了名额,各凭本事罢了,你有本事你也可以,没本事就只能看着别人抢占先机,这在修真界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不谈过程,只谈结果。

场中的两人很快便动手,结果也没有丝毫出乎意料之外,那个叫徐景的在交手数十招之后落败,然后主动认输将位置给了三长老的弟子。

而后那三长老的弟子便是站在了刚才徐景站着的位置上。

看到这一幕,林天眉头一动,问道:“如果我上去挑战的话,我能不能挑战已经挑战成功的那些人?比如刚才挑战成功的那位三长老的弟子?”

当然听到林天的话,孟天华也是愣了一下,之后才皱着眉头解释道:“原则上是可以的,毕竟并没有这方面的规定,此前也并不是没有出现过这种挑战成功又被挑战下来的情况,只是现在比较少见,而且那人是三长老的弟子,其他长老的弟子多半也会顾及三长老的颜面,而不会去挑战他。”

解释完之后,孟天华有些惊诧跟震撼的盯着林天,语气难掩惊讶之色的问道:“你难道想挑战他?”

林天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语气淡然道:“既然可以,那为什么不呢?反正我也是一个记仇的人。”

孟天华一阵脸色变化,有惊喜有震撼,但更多的则是惊惧,他皱眉沉思了片刻后,才问道:“你有把握吗?那人也是有着金丹境中期实力的。”

“你觉得另外两位金丹境初期的名额会轮得到我吗?既然反正都是要挑战的,那为什么不挑战跟我们有仇的呢?总不能无缘无故的去挑战其他长老的弟子吧?那样既会得罪人,对我们而言也是得不偿失。”

林天反问道。

孟天华脸色一窒,其实在整个青雷宗里面跟三长老有恩怨的,并不只是他一人,三长老做事的风格独断专横,蛮横霸道,早已惹得一众长老不满,只不过因为他的地位和权力,所以才一直没有长老敢跟他正面针锋相对,即便是有时候的冲突,也仅限于口上而已,真要实际上做点什么,他们这些人是不敢的。

所以此刻听到林天的话,孟天华犹豫了,说白了就是他心里多少还是有些畏惧三长老的,不敢冒这么大的风险。

见孟天华沉默,林天眼底深处闪过一抹冷芒,脸上却是继续面无表情的说道:“我只是说一个提议罢了,怎么决定还是看你,只是我认为,一贯的退让只会让对方更加变本加厉,就像我一样,忍让了这么多年,最后还不是以凄惨的下场结束?也是因为那件事,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对于那些想要打压我的人,我就拼死也要将他们打回去,他们伸哪只手,我就打断他们哪只手,打不断就咬,咬还咬不过,那你忍着其实也没有任何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