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重生为王 > 第590章 断魂崖

第590章 断魂崖

从大长老所在的山头离开后,青雷宗主还是有些没有回过神来,这闹得全宗上下沸沸扬扬的一件事,到头来竟然只是在演一场戏?

最让他诧异的是,二长老那么严肃的一个人,竟然也会跟林天一起演戏!

不过随即他心里也是有些幸灾乐祸起来,看来,这是三长老的所作所为,连大长老跟二长老都看不下去了!

青雷宗主原以为三长老即便勾结血魔楼,也只是想要杀林天以泄心头之恨,顶多算是私人恩怨,但没想到从大长老口中说出来后,事情却变得严重无比!

对自己这个宗主之位都有觊觎?

仔细想想三长老此前做的那些事情和对自己的态度,青雷宗主并没有太过怀疑,一来是他的师父没必要骗他,二来他也的确有这种感受!

只是一直没有往那方面去深思罢了,如今因为林天这件事,导致这根导火线彻底被引爆了,接下来,就看这场戏演下去的结果吧!

他已经颇为期待看到三长老得知真相后的表情了!

在青雷宗因为二长老一条命令而导致全宗上下沸腾的时候,此时待在地牢里的林天,却是在酷寒的牢房里盘腿打坐。

青雷宗的地牢里有极寒之地的冰髓,这种冰髓能够轻易冻结一个筑基境修士的经脉,然后化作冰雕,生机断绝而死!

哪怕是开窍境,顶多也只能在地牢里待上半天时间,超过半天,体内的灵力就会因为用来抵挡这股严寒而耗尽,到最后依然免不了被冻成冰雕然后死亡的下场。

也只有到了金丹境,才能够勉强待上六七天。

所以青雷宗的地牢,一般都是用来关押犯了大罪的人,或者是触犯了不可饶恕的门规,才会被关押在这里。

青雷剑创立这么多年以来,不知道有多少犯下大罪的弟子在这里变成一具尸体。

而如今,林天却能够一脸平静的在这里打坐修炼,那些寒气在侵入到他周身时,被灵力蒸发成水雾,以至于林天四周都有着一滩水,极为明显。

地牢外面,守着地牢的执法堂弟子看着林天,他们这种镇守地牢的弟子,没三个月就会换一次,因为即便他们不是在地牢里面,但待久了体内同样会受到寒气的侵蚀,所以三个月一换,也是为了避免他们受到伤害。

此时几个镇守地牢的弟子,便在打量着林天,他们的消息并不闭塞,自然知道最近半年里,这个关押在地牢里的青年,已经成了青雷宗最耀眼的人,没有之一!

“你说这样一个天才,怎么会做出残害同门的事情来呢?真是恃才傲物吗?”

有个弟子一脸疑惑不解的看着自己同伴问道。

另一个弟子嗤笑道:“估计是飘了呗,以为被大长老看重,就可以无法无天了,连三长老的弟子都是说杀就杀了,不过他也是厉害,就是可惜了,年轻人沉不住气,他要是能够耐着性子修炼,以后别说是三长老的弟子了,就算是三长老,也不能拿他怎么样吧?”

“也对,嗯?别说了,有人来了。”

那个询问的弟子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然后两人同时眉头一动,看向了地牢入口处,那里的门开了,有脚步声传来。

紧接着,只见三位执法堂的弟子一脸冷漠的走了进来。

“三位师兄。”

镇守地牢的弟子立即迎上去行礼,执法堂一脉,算是整个青雷宗里面除了青雷一脉外最有权力的了。

那三位执法堂的弟子中,领头的那个青年点了点头,然后命令道:“传宗主令,带林天前去断魂崖审判!”

“断魂崖?”

那几位弟子听到这个名字,都是悚然一惊,随即不敢怠慢,立即把关押林天的地牢门打开。

林天此时也睁开了眼睛,脸色无悲无喜,看不出任何情绪。

“跟我们走吧,不要耍任何花样,在这里,你若是有丝毫反抗,我们就是将你当场杀了,你也是白死!”

那领头的弟子冷冷的盯着林天说道。

林天根本没搭理他,起身走出了地牢,跟在三人身后离开了这里。

如果说地牢是关押犯了大错的弟子的地方,那么断魂崖,就是用来审判这一类弟子的地方,说白了就是定罪。

偌大一个宗门,不可能空口无凭的要杀谁就杀谁,那岂不是让下面的弟子人人自危?

只有证据确凿,罪行成立,才会在断魂崖当着青雷宗所有弟子的面,当众处决!

是极刑也好,还是其他的刑罚也好,这样才算是有一个交代,对青雷宗的弟子而言,既能够起到警示的作用,也可以让他们看到青雷宗的公平公正。

毕竟,没有人愿意加入一个满是私心的宗门,要是有人撑腰还好,要是没有任何背景也没有人撑腰,对这些弟子来说,就未免太让人寒心了些。

断魂崖上,除了大长老之外,包括二长老在内的一众高层都在,青雷宗主以及一众山头的长老,尽皆在列。

再往后,则是青雷一脉和青雷宗的内门弟子,再之后才是外门弟子。

他们自然是不够资格上去断魂崖的,所以都在断魂崖下面观看,而在断魂崖另一边,则是万丈深渊,且下面布置有无数阵法和禁制!

林天被人押上来的时候,人群自动分开了一条路,他走在前面,那三位执法堂弟子走在后面,林天始终是一脸平静的模样,哪怕是孟天华一脸焦急的盯着他,他也没有移开过视线。

至于小婉,他在回来的第一时间,在二长老命令将他关押在地牢之前,其实他已经偷偷的回了一趟孟天华的山头,让小婉不要出面。

他离开的这些天,小婉也哪里都没去,乖得不行。

主要是在青雷宗众人眼里,小婉只是林天带过来的一个哑巴妹妹,是一个不会修炼的普通人,自然也就没有人去关注她。

这也是林天想看到的,毕竟小婉的身份特殊,受到的关注越少越好。

一路被押到了断魂崖中心,站在林天正前方的是五长老,在上次三长老被免去执法堂长老的身份后,这个位置就由五长老接任了。

跟徐庆的师父七长老一样,五长老也算是一位中立长老,而且实力还不弱,有元婴境中期的修为,且在青雷宗这么久一直都很低调,极少得罪人,由他出任执法堂长老一职,在青雷宗内受到的非议也是最少的。

三长老则是跟其他长老站在另一旁,二长老独自站在一边,脸色平静的看着林天,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开始吧。”

见五长老把目光看过来,二长老才开口淡然的说道。

五长老点了点头,随即看向林天,语气威严的问道:“林天,我且问你,你在青莲狱中,杀害宇文伤一事,可是事实?”

“是。”

林天坦然点头,甚至嘴角还挂着一抹淡笑。

看到这一抹淡笑,三长老像是受到了刺激一样,恶狠狠的盯着林天冷声呵斥道:“你残害同门,竟然还笑得出来?!依我看,直接处以极刑,以儆效尤!”

听到三长老的话,林天怜悯的看了他一眼,之后二长老也是瞥了他一眼,让三长老后面的话又给咽了下去。

论威严,二长老在这里,连青雷宗主的话都不太好使。

五长老继续问道:“这其中可有什么隐情?断魂崖是审判的地方,也是你最后能够解释的地方,一旦下了这断魂崖,你就是想解释,也没有机会开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