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重生为王 > 第619章 都罚

第619章 都罚

果然,齐云长老微微皱眉的问道:“你竟然连青雷剑后面三式都知道?”

林天点头道:“的确知道,长老如果想要的话,我可以提供出来,但不能大范围的让弟子们修炼。”

齐云长老还没说话,身旁的聂鑫倒是眼睛一亮。

青雷剑并不弱,即便是放在焚天谷,也算得上是中等功法,而且雷与火,原本就有增幅的作用,他们若是学会了青雷剑,能够让焚炎决的威力更上一层楼!

齐云长老挑了挑眉,沉吟了片刻后,方才说道:“此事你确保毫无虚假之言?”

“大师兄他们都知道,绝无半点虚假!”

林天沉声说道。

“好,我现在便前往炎字阁找谷主,若真是他们侵入在先,此人你杀了便杀了,我倒要看看,他田横秋如何找麻烦!聂鑫,你且先帮他疗伤,既然入了我天字阁,就断然没有无端蒙冤受屈的事情!”

说完后,齐云长老的身影直接从原地消失了,显然是瞬移离开了这里。

而聂鑫也是帮助林天疗伤,并且有个心眼的探查了一番林天体内的伤势,发现的确有遭到反噬后的伤势后,心中对林天的话也是信了个七七八八。

对于这种细节,林天既然决定出手杀蓝阳风,自然会做好万无一失的准备!

与此同时,炎字阁内阁之中,当齐云赶到的时候,这里已经有另外两人了。

【零零看书00kxs】 内阁大殿内,正上首坐着一位中年男子,穿着一身深白色长袍,边缘有红金边装饰,眉心处也是有着一簇火苗纹路,让他平添了几分妖异。

那火苗纹路,是每一代谷主的传承,在焚天谷中,被称为焚炎印记。

这是焚炎决中最霸道至高的火焰,乃是万火之王。

另一人模样在五十岁上下,身穿暗黄色衣袍,衣服两边有红黑边装饰,这是阁老身份的象征。

这两人的身份自然也就呼之欲出,那站着的男子,便是黄字阁阁老田横秋,也是田语璇的爷爷。

坐在正上首的那位,便是焚天谷当代谷主,有着尊者之境的严焚渊。

看到齐云到来,田横秋当即便是怒视着他,先声夺人的冷喝道:“齐云老狗,你还敢来谷主这儿?!你阁中弟子囚禁了我孙女不说,还杀了我的徒孙,这件事,你怎么解释都无用!”

严焚渊则是看着齐云,并未立即发表意见,这两人,都是跟他同辈的,也是师兄弟,更是焚天谷的绝对高层,他偏帮谁,都有些不妥。

听到田横秋的话,齐云一脸冷漠的看着他,嗤笑道:“谁说我是来解释的了?”

他转头看向严焚渊,拱了拱手,沉声说道:“谷主,我不知道田老贼是怎么和你说的,但我要说,这件事的起因,却是他们黄字阁的人,潜入我天字阁内阁弟子的修炼之处,偷袭我内阁弟子林天,之后被反打跑后,又不服气喊来救兵来势汹汹的要人,后来发展成动手,也是他那徒孙蓝阳风想要杀我天字阁弟子林天,林天拼死反击之下,才错手将蓝阳风斩杀!这件事,真要追究,也应该追究他们黄字阁的责任!”

“你在胡说八道!”

田横秋怒声说道。

齐云豁然转头盯着他,冷笑道:“我胡说八道?那你说说,事情是如何起因的?你敢说你的孙女和你的徒孙没有去暗杀我的弟子?还是敢说你的人没有兴师动众的前去要人?当我天字阁是什么地方?你们随意出入的演武场么?更何况,你孙女我的弟子已经放回去了,你还想怎样?!”

田横秋脸色一窒,他其实也了解过事情的真相了,田语璇回去后也说了一遍,这件事的确是因为他们而引起的,齐云最后那一句,更是问得他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但他想要说的明明是蓝阳风死了这件事!

而不是起因!

“即便你说的这些是事实又如何?你的人杀了我的徒孙,这是事实,你怎么狡辩都没有用!”

田横秋硬着脖子说道。

他就抓着这一点不放,其他的他也自己知道理亏,干脆回避不谈。

“狡辩?我为什么要狡辩?不要说杀了你的徒孙,哪怕是杀了你的徒弟,我也要说一句杀得好!有本事你们就继续来我天字阁耀武扬威!看看我会不会纵容你们!”

齐云一脸霸气的喊道。

“齐云老狗!你不要欺人太甚!我知你心中依然对当初梦竹的事情耿耿于怀,但这和底下的弟子没有关系!不管怎么样,你们都不应该杀人!”

田横秋也是动了怒气,咬着牙沉声喝道。

齐云毫不示弱的反唇相讥道:“你别和我提梦竹!她明明是想选择你,而你却与她人结合,她方才断了**的!”

田横秋似乎自知理亏,张了张嘴竟是没有开口反驳。

严焚渊眼看两人又要有吵起来的架势,便适时开口说道:“就事论事,黄字阁的弟子闯入他人洞府暗杀的确不该,你们天字阁的人杀人也有不对,都要罚,就罚你们两阁此次**的当事人,前往狱炎山历练两个月吧,正好两月后是内阁弟子名额争夺赛,他们作为内阁弟子,总不能拥有特权。”

听闻此言,齐云的脸色微微一变,有些为难的说道:“谷主,我那弟子,只有元婴境初期的修为,乃是之前青雷宗的弟子,这你也知道,他如今并未修行焚炎决,如何能够在异火异兽横行的狱炎山待上两个月?单是上面的炽热温度,以他尚未修炼焚炎决的体质,怕是都会承受不住啊!”

他倒不是多么关心林天,只是林天毕竟是他天字阁的弟子,要是在狱炎山中出了事,也是他的损失。

严焚渊眉头微皱,林天这个名字,他同样知道跟谁重名,只是在焚天君说此人不是当初那位存在后,他也放下了心,但多少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心境还是会有些许波动。

毕竟,那位存在,当年可是名头太响亮了啊!

“既然这样,那你就将焚炎决传授于他,让他在狱炎山修炼吧,他既然天赋惊才绝艳,想必这也难不倒他,至于语璇这丫头,她的性子,也确实是该磨砺一番了,这次我就做主,让她跟那林天一同前去,但前提是不可以互相动手。”

严焚渊说到后面,目光也是落在了田横秋身上。

田横秋脸色微微一变,想要拒绝,但想到田语璇背着他偷偷跑去偷袭林天,他就气不打一处来,索性点头道:“那就听谷主的。”

“齐云,你呢?”

严焚渊偏头问道。

齐云迟疑了一瞬,方才点头道:“既然谷主有了决定,那就这么办吧。”

“那行,就即刻让他们两人前往狱炎山吧,希望两个月后的内阁弟子名额争夺赛上,他们不会被内谷弟子挑战下来!这一次,内谷弟子中,可是出了不少好苗子,他们若是成为内阁弟子,对于三年后的东域盛会,也是一股助力。”

严焚渊说完后就闭上了眼睛,显然是不想再被打扰了。

齐云跟田横秋也只能退去,倒是听到东域省会几个字,都是心中暗自一凛,这可是百年才能有一次的盛会,没想到距离上一次东域盛会,已经过去了接近百年之久吗?

时间还真是不经用呢!

“什么!?让我跟那个混蛋去狱炎山磨砺?!爷爷,谷主他......是清醒的吧?”

黄字阁阁老的住处,乍然听到田横秋带回来这样一个消息,田语璇整个人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猫一样,直接炸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