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重生为王 > 第84章 滚下来受死!

第84章 滚下来受死!

林天也没隐瞒,坦然道:“会一些粗陋的阵法布置。”

“在告诉你这些消息之前,我觉得有必要先提醒你一下,你懂阵法的事情,暂时不要说出去,知道吗?我听我爷爷说的,如今华夏的武道界,懂阵法的人无一不是泰山北斗,而且至少懂得一些皮毛,真正的阵法精髓,早已失传了,就算是那些懂阵法的人,也大多是风水命理出身,你如果让人知道你懂阵法,可能会让某些有心人惦记上,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陈曼青的语气极其凝重,还刻意压低了一些。

林天微微一怔,他倒是没有想到,里面还有这层需要注意的地方,看来武道界跟修真界,还是没法比啊!

“嗯,我知道了。”林天立即应承下来,人家怎么说也是关心他为他好。

陈曼青也没有多说,话锋一转道:“你知道就行了,不过你说的阵法材料,我倒是知道最近武道界就有一个拍卖会,上面应该会有一些你需要用到的材料拍卖,至于钱的事儿我就不操心了,你要是还买不起,那我估计没几个人能买得起了。”

林天莞尔一笑,有林家和杨家支撑,他如果需要用钱的话,的确只需要给自己老妈挂一个电话就好了。

“你说的那个拍卖会,什么时候开?在哪里?”林天心里一动,如果有这种类型的拍卖会,那他肯定不能错过了。

他也有些庆幸自己第一时间想到找陈曼青帮忙,以陈曼青的身份,这些消息肯定比自己要灵通得多。

听到林天的询问,电话那头的陈曼青稍稍沉默了一下,过了片刻才说道:“地点在西北,举办方之一是沈龙的师父,王啸。”

陈曼青语气有些复杂,也有些担忧,林天和沈龙的恩怨,起初其实有她的因素在里面,虽然最终林天将沈龙灰溜溜的赶出了京城,甚至在江汉还二次羞辱了他,但也因此,这个死仇算是化解不开了!

她不担心沈龙会对林天怎么样,可王啸不一样,王啸毕竟是名声在外,在西北那边的人脉关系根深蒂固,拥有很高的威望!

林天如果贸然去西北参加拍卖会,甚至还是有王啸举办的拍卖会,想都不用想也知道,王啸定然不会轻易放过林天!

而且,就在今天上午,她才找人通知到柳墨玉,估计这会儿柳墨玉已经找上沈龙了吧?

王啸不敢去找柳家传人报复,难道还不敢找林天不成?

林杨两家能量是大,可王啸并不是世俗中人,严格来说在他成为武道宗师的那一刻起,世俗势力和规则就已经约束不住他了!

宗师之下或许还需要忌惮一下,但成了武道宗师,真的不需要忌惮林天的家世背景!

突然听到王啸这个名字,林天也是楞了一下,随即他眉头微挑,眯了眯眼道:“王啸么......”

“你不会真要去吧?”陈曼青有些担忧的道:“你如果真需要用到那些材料,我可以帮你去拍卖,你最好暂时不要踏足西北!”

www.00ks.com “这世上,还没有我不能踏足的地方!”

林天淡淡的说道。

听到林天这淡然中却带着不容置疑语气的话,陈曼青楞了一下,张了张嘴欲言又止,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她对林天虽然说不上特别了解,不过好歹也认识一段时间了,知道林天轻易不会说大话,可一旦把话说出口,就断然没有收回去的道理。

有时候陈曼青都觉得自己越看就越看不透林天,说他嚣张吧,一开始接触到的时候,的确听闻了很多关于这位林家大少爷的传闻,但接触之后却发现,他有时候低调得根本不像是富家子弟。

可若是说他低调,他有时候又嚣张得让人牙疼,偏偏你还无可奈何!

好比此时。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什么时候开始拍卖?”林天问道。

“还有二十天左右,你要是真决定要去的话,到时候我再通知你。”陈曼青语气复杂的说道。

“好,那就先谢了。”

聊了几句,林天将电话挂断,因为手机提示又有电话打了进来。

看到来电显示上的陌生号码,林天疑惑的接通,那边便立即传来一道有些熟悉的声音:“林少,哈哈哈,还能听出我的声音吧?今天的事儿,我没想到菲菲是你的朋友,所以有些得罪了,晚上我做东,在一道好菜宴请你,算是赔礼道歉,也是自家人不打不相识,你该不会不来吧?”

林天的确听出了这声音是谁,也不意外杜浦泽能弄到自己的手机号码,今天下午入学的时候他是有档案资料留在学校的,以杜浦泽的人脉关系,想要找到并不难。

至于宴请自己赔礼道歉,林天嘴角微扬,戏谑道:“行,我一会儿就过去。”

“你要是不来的话,那就......嗯?哈哈哈哈哈,好,那我就恭候大驾了!”

杜浦泽还以为林天会直接拒绝掉,没想到林天居然答应得这么干脆,一时间大脑没有转过弯来,等反应过来后,急忙改口,看似非常豪爽的大笑着挂断了电话,根本不给林天反悔的机会。

只是,林天会反悔吗?

富人会所包厢里,袁绍几人看着杜浦泽,问道:“答应了?”

“嗯。”杜浦泽点了点头,皱着眉头,有些纳闷道:“他居然就这么答应了?”

一旁的宁俊杰讥笑道:“没准人家真的以为你要摆宴向他赔礼道歉呢?毕竟他可是跟杨家沾亲带故呢!你杜大少在人家眼里,或许也就那样?”

“哼!如果他真有这种想法,那我只能说这人不值一提,太没有脑子,连杨婉知都不肯全力捞他出来,杨家的面子都不肯用一下,他还真当自己和杨家关系挺深?我倒要看看,等他死到临头,杨家却对他不屑一顾的时候,他还敢不敢这么有恃无恐!”

杜浦泽怒哼一声,一脸铁青。

“行了,开始安排吧,对付这么一个小角色,还是个被膨胀冲昏了头脑的蠢货,我都要开始怀疑要不要弄出这么大阵仗了。”袁绍淡淡的说道,脸上满是不屑。

还以为是多么强有力的对手,没想到是一个脓包!

而与此同时,狼狈不堪从江汉逃离的沈龙,此时也坐车抵达了西北关中,踏足关中市的时候,沈龙就彻底放下了心,只要回到了西北,就等于是他的地盘,毕竟,他师父王啸在这里经营了几十年,其势力声望人脉关系根深蒂固,他根本就用不着怕谁!

“呵……林家大少?也就只敢在京城那一亩三分地称王罢了,敢来西北,我拧下他的狗头!”

沈龙嗤笑一声,看着窗外的景色,说不出的舒坦。

司机也是附和道:“那是自然,不过给他几个胆子,他也不敢来西北撒野!”

“嗯,你不错,回去后我让师兄提拔你一下,你有实力,还有头脑,让你做这跑腿的活儿,太辱没人才了。”沈龙带着一股子指点江山的气势,语气淡然的道。

“那就......嗯?”

司机刚想说一声感谢,结果正在看着前方开车的他,眼神突然一凝,下意识一脚刹车踩到了底!

‘嗤——!’

汽车轮胎在这条车流稀少的公路上,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沈龙因为惯性,加上猝不及防,脑袋直接撞在了前座椅上,正想抬头破口大骂呢,就看到车前站着一个双手持刀的青年,那青年一脚踏在汽车的前引擎盖上,声音浩荡如雷声滚滚的传出!

“沈龙,滚下来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