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大符篆师 > 第二百八十一章 各自算计

第二百八十一章 各自算计

落雨至尊的存在,白牧野没跟秦冉冉说,哪怕两人之间相互信任,又都知晓对方的最大秘密,但也不是非要把所有秘密都分享给彼此。

那就不是朋友,而是情侣了。

只有对林子衿,小白才不会做丝毫隐瞒。

如今坐标点已经知晓,白牧野只想着能够尽快离去。

他问落雨至尊,如果凑够十个人,打开了这里的防护法阵,要是还有人没能出去会如何?

落雨至尊告诉他,说组合符其实是破阵符。打开防护法阵后,会有一条通道,可维持一天一夜。而一天一夜之后,这里的所有防护……也会完全消失!

没有了法阵的守护,想要离开这地心世界,对有本事的人来说,还不是小菜一碟?

这也是当年那些神符师们肯答应的根本原因,不然太容易遭人算计了。

“我们都走了,这个地方也就没什么价值了。你也看到了,除了地下祭坛里面的那些宝物,整个小世界,没有任何值钱的东西。但在离开之前,肯定会有人将二十个地下祭坛扫一遍的。所以,不会有什么遗漏。”

“既然如此,那咱们不如干脆就在这等着,等到法阵防护彻底消失之后再出去,那样岂不是更安全一些?”白牧野道。

落雨至尊问道:“你对其他人的宝藏没兴趣了?”

“有啊,怎么会没有?但我觉得自己能力不足,没那本事啊。”白牧野一脸谦虚。

“哈哈,看上去一个很贪心的小家伙,心里面却比谁都清醒,你的未来当真不可限量。不如,你拜我为师吧?”落雨至尊似乎【零零看书00kxs】忽然起了爱才之心。

“我可不敢,万一哪天您突然再生出什么心思,想要夺舍我,恰好我的书又不在手边,或者在手边却来不及去用,那我不悲剧了?”白牧野直接拒绝,有千日做贼没听说谁能千日防贼的。

宏观的符篆功法知识、符篆术,一部符篆师宝典足以。细节方面的符篆知识,他有老宋一个准神符师指点也足够了。

事实上白牧野没有去贸然打其他人宝藏的主意是对的。人得懂得知足,更得清楚自己的斤两。

柳红颖和陶芷韵等人这些天已经扫荡了很多地方。

那些当初故意让冒险团带走的地图,分别将不同的符篆师诱向不同的区域。

这次的局,虽说因为仓促而出现很多漏洞,但在夺舍这个阶段,这些上古大能,却是成功的——

二十个强大的上古精神体,除了落雨至尊这个倒霉蛋之外,其他的……都得到了他们想要的,时隔万古以后的人类身躯。

这其中,自然包括跟在苏广瑞身边的火尊。

但此行唯一一个神符师苏老,他的变化……有点大!

不到半个月的功夫,从前那个谨小慎微的老好人已经死了。

如今的苏广瑞,年轻、霸气,意气风发!

一身强大气场无时不刻的释放着,就连火尊都觉得很压力巨大。

这段日子,苏广瑞得到了太多好处。

这个地心世界里的宝藏,并非只有地下祭坛才有。

落雨至尊的话真真假假,很多都是在忽悠白牧野。如果好处都叫白牧野给拿走了,他以后吃什么喝什么?

但火尊不一样,为了取信落雨至尊,他把事情做得非常绝。

这些天他带着苏广瑞去了好几处藏宝之地,得到了大量顶级的符篆材料!

那些符篆材料,全都封存于上古的储物袋中,哪怕历经万古光阴,却依然保持着完好的活性。

使用起来,一点问题都没有!

关键这些材料,几乎都是神级的。

从前的苏广瑞,哪怕有齐王支持,但对一个神级大佬来说,日子过的也是紧紧巴巴,幸亏很少出手,不然在战斗的时候,也只能用大宗师甚至是宗师级的符篆。真正的神级材料,这些年加起来,也没能获得多少。

以至于他虽然已经踏入神级领域,使用的符篆却很难与他的地位境界相匹配,符篆的品质也很难提升到更高层次。

这次突然间的一夜暴富,让这位老神符师,彻底膨胀了,膨胀到有些迷失。

以至于他虽然明白火尊是在捧着他,但内心深处却不由自主的认同火尊的那些话——

“您在齐王身边,就应给得到更大的尊重,更高的地位!”

“您必须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其他那些人能跟您比么?”

“符篆师才是这世上最有智慧的人,作为当代符篆师的代表,您就应该如此自信!”

苏广瑞的确变得更加自信了!

他获取的那些资源,严格来说,足够他一直突破到神级高阶。

神级高阶的符篆师是什么概念?

有史以来的记载中,能踏入到这个领域的神符师,都少之又少。

有火尊这个上古时代大佬在身边,这才短短几天的功夫,他擅长的几种火系符篆术就已经更上层楼。

而这位上古的火至尊,符篆知识相当渊博,即便不是火系的符篆,他也同样很擅长。

有火尊在身边,足以让他将让原本那些神级初阶符篆术,成功提升到中阶;让他将自身擅长的那些符篆品质,提升到大师级,甚至有可能是完美级!

到时候,神级中阶的符篆术,配合大师级甚至完美级的符篆品质——

那才是真正的神符!

火尊看着苏广瑞道:“苏老,那群人身上都带着大量宝物,只要能被咱们得来,那这一次才算真正圆满。但是苏老,您不能在这里面杀他们,甚至……您不能直接出面,您一出面,他们肯定就都跑了!”火尊一脸真诚的看着苏广瑞。

“跑?他们跑得了吗?”苏广瑞淡淡说道:“就算他们在上古时期都是顶级的存在,但如今他们刚刚夺舍成功,且不说对自身的熟悉程度如何,即便融合得非常彻底,但就凭他们一群大宗师、宗师境界的人,谁是我的对手?”

“您镇压那群人自然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但他们要真想跑的话,恕属下直言,苏老您未必能追的上。毕竟,这是我们曾经所在的宗门啊!”

火尊言辞恳切,他看着苏广瑞继续道:“请苏老放心,属下绝不会做出那种糊涂事的,只要属下跟他们混在一起,画出组合符,开启了这里的法阵,到时候,您找机会在暗中直接出来便是!”

苏广瑞犹豫着,他的内心深处,其实依然是不信任火尊的,尤其火尊知道他的秘密。如果有一天,他真的将这消息给散布出去,到时候他要怎么办?说火尊是上古生灵夺舍胡说八道吗?

所以,最好的办法,还是在离开这里之后,找机会杀了他。指点固然重要,但名声更重要。而且他现在已经有了足够多的资源。

反正杀一个也是杀,杀十个也是杀,不差多杀这一个。

但在这之前,还不能动他。

苏广瑞点点头,看着火尊道:“行,那我就隐藏在暗中!”

“好!”火尊郑重的点点头。

坐标点处,一群夺舍成功的上古大能,终于在这里聚集。

白牧野则带着秦冉冉,在距离门户位置七十余里的高山顶上。

怕引起那些人的注意,两人甚至没有使用任何设备去观察那些人。

只是静静的等候在这里,等待他们破阵离去之后,再找机会从那里溜走。

大阵门户坐标点处。

一共十一个人,聚集在这里,火尊也在其中。

除此之外,就是柳红颖和陶芷韵那群人,不多不少,正好十个。

看见火尊,这群人的目光都有些不怀好意。

一个高级宗师境界的符篆师,好像……挺好杀的!

大家虽是同门,但在上古时代,这宗门太大了。以星球为单位,弟子数以亿计!

所以说什么同门感情都是扯淡,也就一致对外的时候会携手并肩战斗,除此之外,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小圈子,跟其他人能有什么感情可言?

火尊冲着柳红颖和陶芷韵这些人微微一笑,道:“我知道你们心里想的什么,杀了我,你们同样还有十个人,依然可以出去。但我这里有一个消息,应该还是值我这条命的,不然我不会见你们有十个人还主动凑上来,等你们离开我再走不行么?”

“什么消息?”柳红颖淡淡问道。

在柳红颖心中,不但杀了火至尊他们可以出去,甚至……再多杀一个,也没问题。他们这些日子已经干掉了八个!

也就落雨至尊那老鬼跟她当年有些情分在,而且实力也让她感到忌惮,再加上当时力量也不够,才被惊走。

剩下那些,全部被摧枯拉朽的给干掉,完全不讲道理那种,管你什么同门不同门,弱小就是原罪!

当然,也有几个特别能打,夺舍占据的身体又很厉害的,在跟他们大战一场之后,加入了他们。

如今以柳红颖和陶芷韵为首的这十人,如果出现在外界,单凭目前他们的境界,就已经可以搅动风云了。

因为这会儿,他们身边已经没有一个宗师级的了。

那天去落雨至尊那里的六人当中,有两个宗师在这些天被无情的做掉。

没办法,这就是命!

柳红颖等人则弄到了一百几十个神像,其他各种资源无数,如今这些神像已经被他们十个人给均分掉。要是能少一个人分,那就更好了。

不过这样也可以了,落雨至尊那个老家伙太狡猾,在他们破掉法阵之前,十有仈Jiǔ不能出来。

可眼前这位,柳红颖找不到让他活下去的理由。

她一边问着,一边看了一眼身边这群人。

大家都是成名多年的老狐狸,早已心有灵犀,这种事儿根本不需要事前沟通。

“这里有一个神符师。”火尊淡淡说道。

“什么?”柳红颖那儒雅的中年面孔上,眉梢一挑,露出一个特别女性的表情,然后眼睛微微一眯,看着火尊:“你在骗我们吧?会有神符师来到这里?”

“为什么不会?”火尊冷笑道,“咱们这里的资源,难道不足以打动神符师?那咱们又算什么?”

柳红颖心中惊疑不定,她看着火尊:“那你又是什么意思?你跟那神符师之间……”

“我蛊惑那个蠢货杀了他带进来的十几个人,然后带着他取了几处禁地的宝藏。”火尊淡淡说道。

“你竟然带他取了禁地的宝藏?”柳红颖皱眉。

“我能怎么办?我得保命啊!我要像你们运气那么好,我犯得着吗?”火尊怒道。

“你是怎么进去的……”陶芷韵惊呼着,不过随后一拍脑门,“哦,脑子都浑了,忘记你以前是管理禁地的人。”

“所以,只要干掉他,我们可以获得大量神级材料,宗门禁地里的材料,才是最顶级的宝藏。”火尊说道。

“干掉一个神符师?就凭我们现在这虚弱的鬼样子?”柳红颖如同看着一个白痴一眼的看着火尊:“火至尊,你不会当我们是白痴吧?禁地宝藏你都取光了?我们挟持了你,不一样可以得到禁地宝藏吗?”

“禁地宝藏都在他那里,”火尊嘿嘿冷笑,“你们当我傻?”

“我们只觉得你在算计我们,你这家伙不是什么好东西!”柳红颖那张中年儒雅男人的脸上露出一抹强烈的女性抱怨时的样子。

“本尊再不是好东西,咱们也是同门同源!”火尊有些烦躁的道:“还有,你现在的样子好恶心!”

“能不提这个吗,老娘自己也觉得恶心。”柳红颖一脸恼怒,瞪着火尊道:“你是不是疯了?我们十个大宗师,加你一个高级宗师,能干掉一个神符师?你当神符师是纸糊的?”

“他现在就在暗中远远的盯着我们,如果想要干掉他,你们就要听我指挥。”火尊淡淡道:“我当年管的,不仅是禁地。”

在场这些人都沉默下来,他们当然知道火至尊当年还擅长什么。除了禁地,还有法阵!

宗门里许多的法阵就是火至尊完善的。

“说说你的想法?”柳红颖看着火至尊问道。

“你们先前得到的那些资源,要分我一份。”火尊说道。

“好,没问题!”柳红颖一口答应下来。

其他人也都纷纷点头。

如果能干掉得到禁地宝藏的神符师,他们得到的远比付出大得多。

神像这种在外人眼中高不可攀的宝贝,在这群上古大佬眼中,其实也不过就是那么回事。

是值钱,但跟神级材料比起来,却是不如的。

“星球表面,有一个地方,我当年在那里设下过一个绝杀阵,是打算坑杀一个仇人的。只可惜,还没等到那人上钩,就灾变了。”火尊道。

谈及灾变,所有人脸色都是微微一变,没人接这个话。

“你确定能把一个神符师引到那绝杀阵中去?”柳红颖一脸怀疑的看着火至尊。

“当然能,因为我跟他说,破阵之后,我会把你们引到一个地方,然后等着他过来镇压你们。”火至尊笑着道。

“你该不会……真有这方面心思,想要两边坑吧?”陶芷韵在一旁突然幽幽问了一句。

同样是个男人,却用这种女人得不能再女人的语气说话,着实令人感到别扭。

火至尊一脸嫌弃,说道:“你们当绝杀阵是什么?能坑杀神符师的绝杀阵那么容易布置?放心好了,我只有一个绝杀阵。虽然你们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但相比之下,还是咱们一起抱团取暖更靠谱一些。你们是不知道,那个狗东西,疑心特别重,人品比我们还低劣!”

“你才低劣!”柳红颖翻了个白眼。

随后她看了一眼陶芷韵,她们俩在上古时代就是好闺蜜,嗯,现在成好兄弟了。

陶芷韵也看了一眼柳红颖,眼中都有一种对神级材料的渴求。

他们都没有火至尊这种能力,别说现在这种状态,即便是当年,禁地对她们来说也是绝对的禁区。

“好,干了!”柳红颖沉声说了一句。

火尊夸奖了一句:“就这句像个爷们。”

结果柳红颖顿时妩媚的瞪了他一眼,差点把火尊给恶心吐了。

十一个人,除了火尊之外的十个人,早已将组合符画好。

如今各自取出,将符篆组合到一起,一股强大的能量波动,顺着这张组合符爆发出来。

接着,地面瞬间出现一道巨大的法阵。

法阵光芒四射,将在场这些人全部笼罩起来,随后,整片天空全都变了样子!

天空中浮现出一个巨大的……将整个地心世界笼罩起来的光罩,那光罩上满是复杂神秘的铭文。

铭文中有光芒如同液体一般的流淌。

这就是地下世界的真正守护法阵!

作为激活法阵的十一个人,他们在刹那间就被这道光芒传送走。

哪怕神符师苏广瑞用飞行符高速赶来,也终究慢了一步,但这道光柱却并未消失。

苏广瑞冷笑一声,在自己身上打了一道防御符,一步迈进这光柱当中。

就知道火尊想跑,哪那么容易?

白牧野跟秦冉冉远远的在那座山上看着那边的一幕。

落雨至尊在白牧野脑袋里说道:“开始了吗?你给我描述一下那边的景象。”

带白牧野在精神识海中跟他说完之后,落雨至尊道:“那就是开启了!这个传送阵,可以持续一天一夜。一天一夜之后,传送阵自然消失,同时消失的……还有这小世界的守护大阵。”

落雨至尊说着,语气也变得有几分低落。

不过一想到这小世界里还有很多禁地宝藏,落雨至尊又有些开心起来。

就是不知道火至尊那混蛋会给自己留多少?但至少,应该会给自己留下一小半。

毕竟当年他们两个是最好的兄弟。

当年两人就曾约定过,一旦有朝一日觉醒,并且成功夺舍,谁都不要联系谁。

不要让任何人知道他们的关系,就像从前一样,只在暗中合作,干掉一个又一个的强者,拿走他们的资源,夺走他们的造化。

“好了,你要么等一天一夜之后,守护大阵破碎自行离去,要么就现在进入那道光柱……不过我建议你等等,如果你不想跟那些人相遇的话。”落雨至尊说道,“你是不是也应该按照约定,把我给放了?”

“好!”白牧野没有犹豫,直接答应下来。

他知道落雨至尊不是个什么好东西,也知道即便是现在,只要有机会,落雨至尊依然会算计他。

但他一来不贪别的财物,二来手上有符篆师宝典,自然不必怕他。

既然如此,暂且放他一马,又能如何?

白牧野随后沟通符篆师宝典,下一刻,落雨至尊的精神体,出现在空气中。

秦冉冉被吓了一跳,身上瞬间出现了几十张符,差一点就都打出去。

看得出,这些日子的训练,还是很有成效的。

“没事,他没死,这些天始终是他在跟咱们合作。”白牧野连忙安抚。

秦冉冉紧张神色略有缓和。

白牧野看着落雨至尊:“我知道这里还有宝物没被取走,你自去便是。之前你设局算计我们,但我们也夺了你的宝物。你指点我离开的路,我放过了你,大家两不相欠。从今后,我们各走各路,最好不要再见!”

说着,他一手持着符篆师宝典,一手拉起秦冉冉,两张飞行符打在两人身上,直接向那道光柱飞去。

什么特么一天一夜之后守护大阵自会破碎?万一它不碎呢?

白牧野甚至不怎么在乎遇到那些人,反正他身上还有十张惊魂符。

奶奶的,落雨至尊这老阴比恐怕当年就没打什么好主意,为什么准备了十张惊魂符?是给谁准备的?

这种人都成精了,满脑子算计,还是能离他多远就离多远吧。

落雨没有说什么,只是目送着白牧野离去,然后朝着小世界深处的禁地飞去。

喃喃道:“幸亏老子当年还在那里留下一具顶级的傀儡,尽管不如真人,没有可成长性,但终究有大宗师级的实力,先对付着用,离开这里再说!”

一万年之后的重新觉醒,实际上未必非要找个符篆师夺舍。夺舍,只是一个让他们这群上古生灵醒来的契机罢了。

当然,如果有一具完美身体的话,当然更好。

不但可成长,而且还能够更快更顺利的融入到这个时代中去。

一具傀儡行走江湖……那算怎么回事儿?

小白是吧?如此妖孽的一个年轻人,早晚会在站在世界的舞台上,本尊不怕找不到你。

还有那本该死的破书,老子早晚会得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