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大符篆师 > 第三百一十五章 五师弟?(求保底月票)

第三百一十五章 五师弟?(求保底月票)

“大家应该都知道,我们在画符的时候,除去符篆材料本身,影响符篆品质的因素还有呼吸的节奏、下笔的力道、精神力的分配以及……我们自身对符篆术的理解程度。道理人人都明白,可符篆种类繁多,每一种符篆的制作方法都有着本质上的不同。并且看上去没有多少共通之处。这也就造成了我们的符篆师,出现了辅助系、法阵系、治疗系、攻击系等等方向不同的细分职业。”

“而实际上,在我阅读的大量上古典籍当中,却很少能够看见辅助系、法阵系、治疗系……这样的字眼。专精一门的倒是有很多,但其他方面的符篆,基本上也都是能画能用的。”

“我想跟大家说的是,所谓职业的细分,有好处,可以集中精力,将自己喜欢和擅长的某一种符篆术修炼到更高层次。但是……也不能因此,就彻底放弃其它类型的符篆术。”

“如果有朝一日真的上了战场,或是神族入侵,你只会攻击型的符篆术,却不擅长别的,那么跟个灵战士有什么分别?如果你只会辅助系的符篆术,身边没有人守护的时候,你又该怎么自保?你只会法阵系的符篆术,没有布阵机会的话,你的存活几率有多大?”

“所以今天我在这里,教给大家一种,符篆术之间的共通基础,按照这个基础,你们可以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去学习一下其他类型的符篆术。”

“关于符篆术,现在市面上我们能够买到的符篆术,多半都是宗师级以下,最高品质高级的符篆术……可能很多同学连这种符篆术都没有,不过没关系,回头我会找我的老师,在大学的图书馆里面复制一些过来。所以,关于符篆术这件事,大家可以放心。”

白牧野身上现在这种符篆术多得是,随便贡献出来一部分毫无问题。但终究还是要找一个借口和托词,他不想引起那么多的麻烦。

一中的阶梯教室里,四个新来的符篆老师坐在最前排,一百零五个符篆学生几乎将阶梯教室填满。

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着站在讲台的白牧野身上,绝大多数人的眼里,都带着狂热之色。

看吧!

这就是我们飞仙冠军的水准!

只看今天这一堂课,我们转学来百花,就已经回本了!

此时此刻,很多专门为了白牧野而转学过来的学生心中激动不已。

因为他们做对了这一生当中,最重要的一次选择。

有些原本自身不太情愿,却被家长逼着过来的学生,此时心中也庆幸不已——幸亏胳膊没拧过大腿,大腿之所以叫大腿,果然是有道理的。

穆锡神色有些复杂,他坐在一个角落里,微微低着头,看上去像是在溜号。实际上他却在全神贯注的听着白牧野讲的每一个字。

今天这一堂公开课,穆锡甚至觉得小白就是专门给他讲的!

他跟万雄的团队为什么会在帝国联赛上折戟沉沙?

在他看来,根本原因,就是出在他这个不擅长防御的符篆师身上。

万雄是真的很猛!

在万雄身上,穆锡看见了一个未来超级战士的影子。

原本他是这么想自己的。

直到他见识到了更多。

当一个人的眼界打开之后,就会发现,这世界跟他们想象中是完全不一样的。

一山更比一山高本就是这世界的一个常态但他过去却并不这么认为。

他曾经一度觉得自己是百花最靓的崽。

即便白牧野当时在百花杯上已经展现出很强的实力,穆锡内心深处依然是不服气的。

直到他经历了很多。

直到小白成了整个飞仙最靓的崽。

而他却在帝国联赛上,屡败屡战,屡战屡败……

如果我能早一点像李敏那样虚心,现在的我会不会有所不同?

听着讲台上的白牧野开始讲起详细内容,穆锡抛开脑子里纷纷扰扰的杂念,开始凝神认真听起来。

这一堂课,莫说对这群符篆师学生来说有大用,对前面这四个最差高级最高宗师的符篆老师……同样也有种醍醐灌顶茅塞顿开的感觉!

他们的见识,他们的修为,他们的理解能力,都比这群学生要高出太多。

像于千秋这种耄耋老爷子,受困于自身的天赋,没办法在这条路上走得更远,但这并不妨碍他对这门职业的热爱。

看着讲台上那张年轻帅气的脸,老爷子甚至有种热泪盈眶的感觉。

为什么当年……我像身后这群学生那么大的时候,就没能遇到这样一个天赋卓绝又热情善良的同学?

白牧野这一堂课,直接讲了足有三个多小时。

亏着这是一群高精神力的人,换做普通人,即便内容再如何生动有趣,恐怕也会有种很强的疲惫感。

直到白牧野宣布下课,阶梯教室里面的人依然安静的坐在那。

或是在纸上写写画画,或是微微蹙眉沉思。

然后还有一群人,直接向着白牧野冲过去。

“小白老师,我有个问题。”

“小白老师,我想请教一下。”

“老师……”

白牧野没走成。

这堂课,一直上了接近五个小时。

最后还是四个符篆老师有点看不下眼了。

“你们差不多就行了啊,白师又不是就只讲这一堂课?有什么问题,先自己回去研究,自己研究出来的答案,更香!实在弄不明白的,先找我们。要是我们也弄不明白的,才能找白师解答,听明白了吗?白师不是你们的保姆!”

都旭平时看着跟个老财主似的,但一旦板起脸来,身上的威严气度还是很重的。

【零零看书00kxs】

尤其他是一个宗师级的符篆师,对这群年轻的符篆学生来说,简直就是神一样的存在。

被他说完之后,一群学生这才各自散去。

四个老师跟白牧野告辞之后,也都各自离去。

今天这堂课对他们来说,启发是更大的,他们也都急于回去验证一下。

阶梯教室里面的人越来越少,到最后,只剩下几个白牧野原本的同学。

孙聪聪、孙莉莉兄妹,万全喜、李敏和穆锡。

宋聪聪似乎对穆锡还在这里有点不解,他瞥了一眼坐在位置上的穆锡,淡淡撇撇嘴:“参加过帝国联赛的穆同学,是不是觉得自己更厉害了?”

换做从前的穆锡,大概会立即跟孙聪聪针锋相对。

只是这一次,他只是淡淡看了一眼孙聪聪,却是没有回应。

孙聪聪多少有些无趣,不去理会穆锡,看向白牧野道:“嘿,白哥,牛逼!真心佩服!”

孙莉莉也走过来,低声道:“白哥,我想拜你为师……”

白牧野苦笑道:“你们都是我同学,别闹了,即便今天我上台讲了一堂课,那也是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经验而已。从身份上来说,我依然是你们的同学,是他们的校友,是四位老师的学生。”

“可是,我知道,敏姐是你的大徒弟。”孙莉莉看着白牧野轻声道。

那边的穆锡终于抬起头,看了一眼他们这边。

还没等白牧野看向李敏,李敏便“咦”了一声,看着孙莉莉:“莉莉你这是从哪听说的?”

孙莉莉看了她一眼,轻声道:“我还知道,张可欣和鲍菲羽呢,他们一个是白哥的二徒弟,一个是三徒弟……”

“嘿……你这消息,够灵通的呀!”李敏看着白牧野,一脸无辜的道:“这可不是我说的。”

孙莉莉道:“看来你们真的不怎么关注跟自己有关的新闻,其实这件事,早不是什么秘密,白哥的粉丝差不多都知道。他们都羡慕死你们了呢。”

白牧野也有点无语,估计是哪次鲍菲羽或是张可欣无意中当着别人的面叫过他师父,被别人听见。要么就是那两支队伍中的其他人说的。

这件事也的确不是什么秘密。

当时都觉得是个玩笑,谁能想到后来变成了真的。

孙莉莉道:“我们都知道,白哥只收女徒弟,所以……所以我也想拜师,我想让自己变得更强大。”

孙聪聪在一旁嘴欠的道:“那你得先秃,就像那个光姐……”

孙莉莉冷冷看了一眼自己哥哥:“你可以滚了,白哥不收男的!”

白牧野一头黑线,心说这误会可大了。他刚想澄清,那边的穆锡突然站起身,朝白牧野这边走过来。

“哎呦嘿?小穆你膨胀了啊?还想挑衅我白哥是吧?”孙聪聪当即挡在白牧野前面,“有什么事儿冲我来!别打扰我白哥收徒弟!”

白牧野:“……”

万全喜不声不响的,也站在白牧野面前,虎视眈眈看着穆锡。

反倒是正牌的大弟子李敏一脸无语,看着他们两个道:“你们别闹了,穆锡没有恶意。”

孙聪聪跟万全喜这才退到一边去。

穆锡走到白牧野面前,一言不发,扑通一声跪下,然后咣咣咣就是仨响头。

这一拜直接把白牧野跟其他几个人都给弄懵了,等到白牧野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家头都磕完了。

“穆锡你这是干什么?”白牧野赶紧伸手,要把穆锡扶起来。

穆锡的头依然贴在地上,闷闷的说道:“过去是我错了,求白师收我为徒!”

“你们这是要神化我还是要妖魔化我呀……”白牧野一脸无语,“我和你们是同学啊,你们真的不需要这样。如果你们有什么问题需要跟我请教,我一定知无不言。拜师什么的,这个太扯了!”

虽然半开玩笑似的收了仨女徒弟,可真正给他下跪磕头行拜师礼的,穆锡却是第一个!

“过去我太无知了,以为自己很强,以为外面的高手不过如此。哪怕看过很多他们的战斗视频,却也觉得没什么了不得,我也能做到。直到我经历了帝国联赛,我才发现在同龄人当中,原来我什么都算不上。我一直引以为傲的攻击型符篆术没能在赛场上为我带来丝毫荣耀反倒让我受侵屈辱。如果有一天上了战场,可能受的就不是屈辱,而是会没命。所以,我求白师收我为徒,穆锡保证,授业恩师大恩,此生不敢忘!”

卧槽,这是玩真的?

孙聪聪嘴角抽了抽,不知为何,他突然有点羡慕穆锡。

这膝盖……也真能弯得下去呀!

在内心深处,他也不是没有过这种冲动,可真要让他给一个同龄人下跪,行拜师礼,他真的做不到。

别说他了,就算一心想要拜白牧野为师的妹妹,也同样做不到!

扑通!

那边孙莉莉也跪下了。

孙聪聪:“……”

孙莉莉:“求白师收我为徒,还有,我比穆锡还早,我是四师姐,他是五师弟!”

穆锡:“……”

“你们先起来行吗?”白牧野给李敏递了个眼色。

李敏却无动于衷。

不孝的大徒弟!

改天就将你逐出门墙!

李敏不但无动于衷,反倒笑吟吟的道:“我跟老二老三拜师的时候,可是没给师父跪过,可见现在的年轻人啊,是真会来事儿,不过呢,师父,您就受着吧。您也说您读了那么多上古典籍,那么就应该知道,上古时代的宗门里面,师父比徒弟小几千岁甚至几万岁的都有!有太多年龄虽小,但备份极高的超级天才。就算是活了无数年的老人见了,也得恭恭敬敬的叫一声师叔或是师叔祖呢。”

白牧野瞪她一眼,尽添乱!

师叔祖个头啊?还活了几万岁……小说看多了吧?

孙莉莉跟穆锡如此诚心想要拜他为师,的确让他有点意外,同时也有些感慨。

穆锡这一年来的变化,的确是有点大。

“之前所谓的三个徒弟,其实不过是一句玩笑话。”

“师父,我们可是认真的,您再这么说,我们可是会伤心的,您看我为了跟在您身边学习,连今年上飞大的事情都给推了!”李敏看着白牧野嗔道。

这倒是真的,原本李敏应该今年就上飞大的,结果硬是被她给拖了一年,说明年再去。

她是要等白牧野打完帝国联赛,然后一起进入飞大!

白牧野点点头:“行,既然你们都不当是玩笑,穆锡、孙莉莉,既然你们也都想要拜我为师,那行,我收了,你们先起来,我有话要说。”

穆锡终于抬起头,脸上露出狂喜之色,看着白牧野:“真的吗?”

“嗯,起来吧。”白牧野轻轻叹了口气。

明明可以做同学、朋友甚至是兄弟,却非要做徒弟。

不过真收了他们,他们也真的亏不着。

万全喜在一旁看得有些眼热,但他跟孙聪聪一样,都是心里面想,可膝盖却弯不下那种。

在他看来,完全没必要这样嘛!

反正小白不是也说了,有什么问题跟他请教,他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为什么还非要自降一辈,成为人家的徒弟?

即便到了今天,师徒之间依然如同父子,这种关系可不是开玩笑的。

跟干爹啥的……完全不是一回事。

换句话说,从这一刻起,小白见到自己徒弟的父母,必须要持平辈礼节,不能再将自己当成晚辈了。

孙聪聪心里也有点无奈,这妹妹他从小就管不了,有主见的很。

眼看着妹妹拜师成功,他扯着万全喜:“好啦,我们俩外人,就不偷听你们师徒之间的谈话了,不过小白,说好啦,咱各论各叫啊……”

“赶紧滚蛋。”孙莉莉一脸嫌弃的摆手。

空旷的阶梯教室里面,就只剩下白牧野、李敏、孙莉莉和穆锡四人。

白牧野看着他们三人,一脸认真的道:“你们拜师,无论目的是什么,但我既然收了你们,就要为你们负责。我现在,给你们留一道作业,回去之后,每个人用普通白纸,先画一百张精神力补充符……”

“啊?”孙莉莉顿时苦着脸一声哀叹。

穆锡和李敏也有点目光呆滞。

“啊什么啊?我还没说完,还有一百张灵力补充符、一百张力量符、一百张速度符、一百张敏捷符、一百张……”

李敏咽了咽口水:“师父,您这是惩罚吧?一定是惩罚吧?是在怪我们不该逼着您收徒弟吗?”

白牧野看着她:“乖,这是为你们好。”

让你们拜师!

让你们跪我!

对,这就是惩罚!

但,也是为你们好。

回去的路上,白牧野跟林子衿说起这件事,林妹妹笑得前仰后合。

“哥哥,你真是笑死我了,你这明明就是报复吧?十几种简单的符篆术,你让人家用白纸一样画一百张……哈哈哈,这得多少天能画完?估计你可以清净好久了!”

白牧野笑笑:“丫头你错了。”

“哪错了?”林子衿笑着看向白牧野,“真是为他们好?”

“当然。”白牧野点点头,“而且,不需要很多天,对一个专业的符篆师来说,这点东西,最多两三天,也就画出来了。”

“怎么可能呢?就算只有一百张灵力补充符,也得画好久吧?”林子衿一脸不信的道。

白牧野笑笑:“你说那是你,真正的专业符篆师,画符都很快的。”

“那哥哥你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呢?”林子衿问道。

“锻炼他们。”白牧野道。

回到家之后,白牧野继续一头扎进了书房当中。

如今书房里面的书籍更多了。

都是从魔符宗带出来的那些古籍。

昨天晚上他挂断鲁大师来电之后,送走四个老师,找到之前看过的那本书,但那上面只有一个很笼统的介绍。

说那种特殊而又诡异的图案,是某种献祭的方式!

还有一个很可怕的名字,叫做……**符!

就是以人为符纸,将符篆术画在人身上,通过献祭,获得某种神奇的力量或是用来当做钥匙,开启一些神秘之地的门。

反正在魔符宗的那本典籍中,这并非什么邪术,只是一种高明的符篆术罢了。

当然,听听这名字,魔符宗肯定不是什么名门正派。

在白牧野眼中,这种**符篆术简直就是邪恶黑暗的代名词。

上古符篆术早已经失传太多年,如今掌握上古符篆术的人本就不多了。

还能掌握这种黑暗符篆术的人……怕是更少!

不知为何,白牧野一下子就想到从魔符星逃走的火至尊跟落雨至尊了。

心说会不会是那两个老不死,想要通过这种方式,开启什么地方?

当务之急,并不是找到幕后凶手,而是赶紧找出办法,先将其破掉再说!

而且还有一点,必须要保护好那个孩子。

一旦他被幕后凶手带走,那么等待那个孩子的命运,怕是只有死路一条。

白牧野将自己的出来的这些结论跟鲁大师沟通一下,鲁大师那边也愤怒不已,答应白牧野,一定保护好这个孩子。同时也请求白牧野,尽快找到破解之法。

只是,这种事情说得轻巧,但做起来,谈何容易?

符篆师宝典上不是没有破解的办法,但太高端了!

即便小白目前有八百多点精神力,拿起至尊权杖超过一千两百点,但依然没办法使用和掌握符篆师宝典后面的那些知识。

这也是很无奈的一件事情。

因为现在他并不缺神像。

桎梏对他来说也不是大问题。

看上去似乎随时可以提升到更高层次。

可实际上……不是那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