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大符篆师 > 第三十五章 风波之后

第三十五章 风波之后

一场风波,很快归于平静。

但在一班的学生心中却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烙印!

原来精神力只有二十的符篆师,也这么可怕!

刘志远虽然说了不会将这件事告诉老师,但还是很快传了出去。

毕竟当时班级里的人很多,想要彻底压下去,几乎是不可能的。

不过有些奇怪的是,各方都没什么动静。

万雄那边没来找麻烦,校方也没人来处理,仿佛这件事情没发生过一样。

只是在私底下,很多人都在谈论。

大家猜测最多的,就是白牧野当时到底用的什么符?

中午吃饭的时候,穆锡跟万雄等人坐在包间里,整个人显得异常沉默。

精神力高达五十五的天才符篆学生,整个百花城万众瞩目的天之骄子。

今天算是颜面扫地。

他的人缘本身就不怎么样,再加上这件事他的确是过分了。

同学之间吵两句,居然拿出了攻击型符篆……

以至于这件事传出去之后,别说那群原本就站在白牧野这边的女生一致声讨他,就连绝大多数男生对他的印象也一落千丈!

今天是他自己的同班同学,明天就有可能是其他校友!

谁愿意跟一个随时可能用攻击型符篆杀人的家伙走的太近?

“你也只是想要吓吓他,对吧?”司空菲云看着穆锡,声音柔和的问道。

不是她对穆锡印象有多好,而是她清楚穆锡在万雄团队中的价值和作用。

其实在内心深处,司空菲云对穆锡的这种行为也非常反感。

吓人也没有这么吓的啊!

拿着一把上了膛开了保险的枪对着别人,能算是吓唬吗?

拿把刀劫持人质都有可能被击毙呢!

穆锡沉默了一下,摇摇头:“不,如果他当时敢动手打我,我一定会对他出手!”

看着穆锡一脸平静的表情,司空菲云微微一怔,随即漂亮的眸子里闪过一抹愠怒。

想说什么,被万雄递了个眼色给拦了回去。

潘相文和李秋风两人则保持着沉默,都没说话。

内心深处,对穆锡的这种行为,也都非常反感。

同学之间,哪有什么深仇大恨?一点矛盾就能让他有杀人的想法,那如果哪天他们之间也产生了矛盾呢?

是不是也要拿三剑符对着自己的队友?

只是这件事最终还是要看万雄的态度。

万雄看看其他几个人,目光最后落到穆锡身上:“听说你小时候,经常被人欺负?”

穆锡抬起头,面无表情的看着万雄,心里却有一丝颤动。

所有人都不理解他,在他被千夫所指的时候,只有万雄,花心思了解他为什么会如此敏感。

这让他有点感动。

“都过去的事情了。”穆锡不愿多说。

万雄点点头,忽然问道:“白牧野是控制系?”

穆锡嗯了一声,然后说道:“我知道那个变异箱子他们怎么拿到的了。”

万雄思索了一下,长出了一口气:“没想到啊,他居然是控制系符篆师……”

随后沉吟着:“就算他是控制系,可他精神力那么低,居然能画出下品的控制符来?而且,我记得下品控制符,应该没办法控制八级龙麟剑齿虎啊,难道他制作的是中品?”

司空菲云点点头:“应该是材料级别高,将符篆品质提升到了中品。白牧野家里什么条件我不清楚,但彩衣那几个……都是不缺钱的。”

万雄点点头:“品质是中品,但时效不会有什么变化,一张符一秒,他当时得用多少张符才能成功?”

司空菲云道:“按照彩衣的修为来估算,大概四张就够了。但前提是白牧野的胆子,必须得特别大才行!一般人……面对龙麟剑齿虎,哪怕是在虚拟世界,也提不起那个勇气。”

万雄点点头:“他胆子肯定不小……”

下句话他没说,但在座几个人都懂。

胆儿小的人,敢对一个精神力五十五,手上持着攻击型符篆的人出手么?

城际副本那个悬案,差不多算是破了。

万雄看着穆锡:“你别想太多,他以有心算无心,你没想过用那张符,但他们不敢赌,所以出手了。这也没什么,你比他强太多。不过兄弟,当哥哥的劝你一句,下次真的别用攻击类型的符对着自己同学了。”

穆锡沉默一会,然后默默的点点头。

其实他在拿出三剑符的那一刻心里就后悔了。

但他是不会承认的。

“好了,这件事就让它过去吧,以后到了赛场上,有的是让你发挥的机会。而且当你经历事情多了以后,再回头看看,你会觉得这些都是小事儿。”

万雄拍了拍穆锡的肩膀,笑着说道。

其实就在刚刚找穆锡吃饭之前,他就已经去见了学校的领导。

恰好,领导那边也正想让他警告下穆锡。

下次如果再拿着三剑符对着自己同学,就算是天才,也会被严肃处理。

不然堵不住悠悠之口。

一个性情偏激,随时可能会伤害到别人的天才在校园里,没有多少人会安心。

没人愿意冒这个险!

之所以没直接处理穆锡,是因为学校对他还有期望,想给他一次机会!

毕竟这种天才学生,多少年才能出现一个。

万雄当时也再三为穆锡保证,说他不过是少年气盛,拿出来吓吓人的。

为了穆锡,万雄在听说这件事情之后,请了一上午假,悄悄去了一趟穆锡曾经上过的小学和初中。

找到穆锡曾经的那些班主任了解穆锡这个人。

一方面,他希望穆锡没问题,毕竟他的团队需要一个强大的符篆师;但另一方面,如果穆锡真的有问题,他也会早做决定。

宁可拿不到帝国高中联赛的好成绩,也要把他驱逐出队伍。

好在经过他的了解,发现穆锡并不是那种真的会对同学下杀手的人,他只是……太没有安全感了!

而且还特别不会做人。

唉!

有点惆怅。

如果当初选择白牧野,会不会更适合一点?

控制系啊!

那可不是单纯的奶妈,那是真正的爸爸!

只可惜,他精神力太低了……

……

……

下午是一节符篆师课,下课之后,董颖叫住了准备离去的穆锡。

“穆锡,你留一下。”

白牧野等人相互对视一眼,纷纷起身离去。

教室里只剩下董颖和穆锡两人。

穆锡抬起头,直视着董颖的双眼,问道:“老师是想要教训我么?”

董颖看着他,忽然说道:“老师为之前对你的态度向你道歉。”

“???”

穆锡愣住,半晌没回过神来。

老师看不上他,他心里清楚的很。

他也不需要老师看得上,他自信自己的未来会无比广阔,根本不需要身边这群人的理解和宽容!

但他完全没想到老师会主动跟他道歉。

“老师,您这是?”不知不觉,他用上了敬语。

“老师之前没了解过你的成长经历,所以跟你说了有些重的话。”董颖平静的看着穆锡。

说起来,在刚听说穆锡居然拿着三剑符对着自己同学的时候,她曾一度暴怒。

在会议室里,当着一群校领导,直接建议开除这种学生。

太危险了!

身为符篆师,她远比很多人更清楚剑符是多么可怕的杀器。

那是可以轻易要人命的东西!

怎么能拿着这种东西对着自己的同学?

这种人性情得多偏激?

不过一个校领导在万雄找上门给穆锡作保之后,立即打了几个电话,证实了万雄的话。

然后在会议上说了关于穆锡过去的一些事情。

这让董颖心里面的那股火消了不少。

穆锡现在看着高傲强势,不会做人不会说话,其实他是一个从小就饱受欺凌的孩子。

单亲家庭长大,缺乏父爱,缺乏安全感。

后来无意中被发现精神力很高,开始受到重视。

但众所周知,除非符武双修那种,其他没能真正学会画符之前的符篆师,简直就是弱鸡!

跟普通人几乎没什么分别。

那些小混混一样的熊孩子在没吃过大亏之前哪里懂得什么敬畏?根本没想过穆锡以后会成为怎样可怕的存在。

所以他该受欺负还是一样受欺负,校园霸凌的那些破事儿,穆锡经历过太多。

直到他画出第一张三剑符——

在又一次被堵在死胡同,即将挨揍的时候。

毫不犹豫的激活符篆,将一个欺负他最狠的混混一条胳膊斩落之后,这种情况才终于消失了。

这件事也被穆锡当时所在的学校给压了下去,并未传出。

不过也正因为这件事,所有人都意识到他的危险及可怕!

中小学,那是以文化课为主的地方,可不像高中那样,有高级灵战士可以随时压制他。

所以学校虽然重视穆锡,但无论师生,都没人敢接近他了。

因为从小的这些经历,长大之后的穆锡性情怪异,甚至有些乖张。

看上去十分狂妄、高冷,不会做人,也不会来事儿。

但其实在内心深处,他同样渴望被肯定,渴望被认可,也渴望自己能有朋友的。

不然他不会对刘志远等人说一年之后可以加入他们的团队,更不会在董颖的课上试图表现自己。

只不过他用的方式,难以让人接受罢了。

了解这些之后,董颖有些被触动,毕竟她也是一个母亲。

知道每个人的性格成因除了天生之外,更多是受外界的影响。

她不希望一个明明可以很出色的符篆师天才,因为性格原因,最后却黯然陨落。

哪怕在内心深处,她依然不喜欢这个孩子。

但依然不会放弃他。

有那么一瞬间,穆锡眼圈突然有点微微发红。

但随即,他看着董颖:“老师,谢谢您能给我说这些。但关于我的那些事,您能替我保密吗?”

董颖点点头:“老师不会四处乱说的。”

“那就好,我不需要别人的同情。”穆锡站起身,冲着董颖微微鞠了一躬,转过身,带着一股www.00kxs.com倔强离开。

董颖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原本她也想找白牧野谈谈来着,只是后来想想,还是放弃了。

找他谈什么?

不应该对自己同学动手么?

其实没人能因此指责白牧野,毕竟他用的是控制而不是攻击符篆。

而且单谷也好,刘志远和姬彩衣也好,都没有真跟穆锡一般见识。

以穆锡当时的行为,被暴揍一顿绝对是轻的!

所以从这点看,白牧野那些人做事都是很有分寸的。

那么也就没什么可说的。

她现在最大的希望,就是穆锡不要走弯路。

不管他小时候经历过多少磨难,她都希望这些磨难能够成为他成长的动力,成为他未来辉煌勋章上的印记。

而不是伴随一生的梦魇。

……

……

刘志远在下午放学之后,找到班主任王良,决定报名参加即将开始的城际联赛。

王良也没阻拦,简单问了两句关于那场风波的事情,稍作安抚,就让刘志远离开了。

校方已经决定低调冷处理这件事,认定穆锡并非有意想要行凶,打算给他一个机会。

他这个班主任在这种事情上,反倒是没有太多话语权的。

不过在心里面,王良更加不喜欢穆锡这个学生,哪怕他也当场了解到穆锡的过去。

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性格已经基本定型,哪有那么容易改变?

他也不会主动去为难穆锡,不管怎么说,他终究是一名老师。

一场小冲突,看似消弭无形,可对单谷来说,却没那么容易过去!

他在团队的群里很直接的表态:“如果能在比赛中遇到穆锡,我会让他明白,一个愤怒的弓箭手,有多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