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大符篆师 > 第三百七十九章 势均力敌?不,是碾压!

第三百七十九章 势均力敌?不,是碾压!

这一击实在是太突然了,即便吴雪薇这边始终保持着一定程度的警惕,但还是没能躲开姬彩衣这一刀的偷袭。

让人甚至觉得这是巧合是,是这一刀飞出来的时候,吴雪薇身上的防御符光幕还在,但在这一刀到了吴雪薇眉心处的时候,她身上的防御符光幕正好散去!

噗!

吴雪薇的身子化成点点光雨,消散在空气中。

跟姬彩衣这飞出来的一刀同时发生的,是从一旁跃起的司音,狠狠一锤子砸向弓箭手侯维佳。

侯维佳身上的防御符光幕还在,但被司音一秒钟十几锤的频率硬生生给砸得粉碎!

接着,侯维佳的身体也化成一道光雨,消失了。

同样也是在同一时间,林子衿手中那门板似的大刀,狠狠斩向辅助系符篆师戴静云。

一刀横扫,连带着防御符光幕一起,直接斩成两半。

一刀斩了戴静云之后,余力不消,斩向排在最后一个的天神队长穆玉海!

这一切都是同时发生的,穆玉海的反应能力已经算是超强那种。

虽然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但依然飞出几张符,劈向林子衿几人。

但还没等他将符篆激活呢,林子衿斩了戴静云的刀就已经到了穆玉海的面前。

一刀枭首!

整个网络上,在这一瞬间,几乎是一片死寂!

接着,符龙战队这边的支持者们,几乎瞬间发出一阵疯狂的欢呼声!

这欢呼声,同时在祖龙十八星上响起。

太精彩了!

符龙这边的战术太凶残了。

也只有小白这种,才能完美的将这种战术呈现出来。

当天神两个替补,剑客孟吉倩和拳法师闻湘君登场的时候,他们的四个首发队友,全都已经挂掉了。

还没等这两个姑娘反应过来,就看见天空中乌压压,铺天盖地的一片大蚊子,发出恐怖的嗡鸣声,朝着她们飞过来。

天呐!

哪怕长的像个男人的闻湘君在这一刻也被吓得头皮发麻。

两人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直接朝着相反的方向猛跑!

无数人在这一刻,发出一声叹息。

因为这俩姑娘跑的方向,依然是林子衿和姬彩衣他们所在的方向。

完了。

天神这第一场战斗的团战,怕是要团灭了。

白牧野速度极快,带着这群蚊子,在天空中拼命追赶着两个天神的替补队员。

很快就将这两人给赶到了姬彩衣跟林子衿面前。

这一次,姬彩衣跟林子衿以及司音三人甚至连埋伏都没有,迎着那两个仓皇冲过来的人直接就冲了上去!

姬彩衣身影一闪,彻底消失在原地。

司音跟林子衿,一人一个,直接对上这两人。

哐!

司音一锤子砸在孟吉倩刺出的剑上。

噗!

突然闪现出来的姬彩衣一刀刺在孟吉倩肋下。

天神替补剑客,化成光雨,淘汰出局。

林子衿一刀斜着劈下来,拳法师闻湘君下意识的挥臂去挡。

她的手臂上,带着一层无比坚硬的护甲,手上带着更加坚硬还带着棱角的拳套。

身为一个灵力值一千三百九十九的中级宗师,她自信自己能挡住对方这一刀。

下一刻,她就知道不能了。

林子衿这一刀,直接将闻湘君的护臂斩断,连着一截胳膊,然后劈在闻湘君身上穿着的战甲上。

哐!

一声巨响,战甲碎裂,她的身体几乎被彻底斩开。

瞬间失去战力。

系统自动判负。

再看天空中,白牧野已将那群大蚊子带走了。

决赛圈第一场,天神对符龙,团战,零比六。

完败。

直到比赛结束,白牧野都没跟对手有过任何正面的战斗。

但谁都知道,主宰这场比赛的人,是他。

“小白牛逼,天下第一!”

网络上,符龙的支持者们,已经疯狂的在刷屏了。

而天神这边的支持者们,则一下子像是失去了语言的能力。

一个个全都变得沉默无比。

直播间里,天神这边的两个主持解说面面相觑,都有种无语凝噎的感觉。

“唉!太惨了!”男主持叹息一声,“我现在终于明白,飞仙那种地方,为什么能够培养出这么多优秀的年轻人才了,他们常年被次元空间所困扰。而这次的地图,就是次元空间。相比之下,我们的队员,就算也会经常进入次元空间去历练,但这种差距还是太明显。”

女主持叹息着:“是啊,真的很遗憾,这场比赛中,符龙战队这边展现出了超强的团队配合能力,超强的战术意识,同时,也展现出了他们超强的个人实力……”

女主持一连用了三个超强来形容符龙战队,但却没有人觉得她是夸张了。

从这场比赛的整个过程来看,用超强来形容,当真是一点都不为过。

“接下来,我们还有单人赛,希望在单人赛的比赛上,天神这边能打起精神,忘掉刚刚的失利,重振旗鼓,振作起来,拿下对手!”男主持沉声说道。

只是对方不但有林子衿这种超凶超强的灵战士,更有白牧野这种可怕的全系符篆师,单人赛上,天神真的能占到便宜吗?

从信心百倍到信心不足……不过就是一场比赛的时间。

之前那些对天神满怀信心的人,现在全都变得没了那么强硬的底气。

哪怕是最忠实的拥趸,在这种时候,也很难说出天神能够在单人赛上掀翻符龙这种话。

即便是违心的说,也说不出口啊!

天神战队这边,六个人从虚拟舱中出来,全都有些精神恍惚。

比赛开始之前,他们想过这场比赛可能不好打,也想过甚至有可能会失败。

但他们还是觉得,团战当中,拿到对方四五个人头分没什么问题。

最不济,也能拿到三个吧?

我们前后一共六个人,拿到对方三个人头分,很过分吗?

这其实已经是他们最谦虚的想法了。

要说他们会像当初的猛士后来的缥缈一样被打个六比零,他们根本就不相信!

其实在天神这群人的内心深处,更多的念头,是认为他们能赢!

什么最少也能拿三个人头分,那是最坏的判断。

他们觉得,只要正常发挥,他们是能赢的!

是能取得最终胜利,拿到这场比赛的六分的!

可现实却如此残酷。

零比六的比分,鲜红刺眼,让这群骄傲的年轻人几乎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

这种感觉真是太难受了。

穆玉海忽然苦笑起来:“你们说,之前的猛士、灯火还有缥缈……他们在输掉比赛的时候,是一种怎样的心态?”

几个小伙伴相互对视一眼,谁都没说话。

穆玉海道:“他们肯定也如同我们现在这般绝望吧?符龙战队……不打不知道,打过之后才明白,真的打不过啊!”

“接下来的单人赛……怎么办?”盾战士吴雪薇看着穆玉海,低声道:“我不相信,我们还真能被他们打个九比零!”

“我也不相信!”刚刚被淘汰掉的孟吉倩一脸不甘的道。

“单人赛,我第一个上场!”弓箭手侯维佳咬着牙,红着眼睛,“刚刚的团战,对方的战术超越了我们的战术,并不是他们的实力真的强大到可以碾压我们的地步。他们最后以有心算无心,在那里埋伏着我们,我们不吃亏才怪!”

戴静云也点点头道:“不错,我也觉得是这样,他们只是战术上更胜一筹,我们一定还有机会!”

队长穆玉海看着侯维佳:“他们第一个派上场的人,很可能是林子衿。”

侯维佳道:“就因为这样,我才想要第一个上场!我不信一个近战的选手,能打过我这远程!再说,我又不是没见过她的战斗视频,跟我们一样,靠着灵珠把境界推升上来,现在我们也不逊色她。”

原本天神这边,单人赛第一个上场的人是穆玉海,此刻见侯维佳战意如此浓烈,穆玉海点点头:“好吧,那就你上!”

休息一段时间之后,单人赛正式开始。

其实今天还有其他几场比赛,紧随其后也在举行。

一共九支队伍,每支队伍都要跟另外八支队伍打一遍,但今天是有一支轮空队伍的。

需要在两天之后,跟他们抽签出的对手进行第一场战斗。

这只轮空的队伍,就是小组赛成绩排名第三的符神战队。

他们下一轮的对手,抽签结果早就已经出来,其实就是符龙战队。

这会儿没有比赛的符神战队众人也在现场看比赛。

一群年轻人坐在一起,眼看着天神被打了个六比零。

张文轩等人,全都有点沉默。

如果这会儿谁问他们,符龙战队是不是真的很可怕?

他们一定会小鸡啄米似的点头表示认同。

常海宴看了一眼张文轩,然后又看看身边几个人,心里暗暗琢磨着,下场比赛对阵符龙,要不要……战略性放弃?

既然完全打不过,不如放弃那场比赛,保留着大家伙的精力跟体力,用更好的精神头,去针对下一场比赛的对手。

像这场比赛的天神,不用想,肯定会非常伤!

他们这一场比赛结束之后,整支队伍的灵魂可能都得被打没一多半。

下场比赛不断面对哪个对手,怕是都很难发挥出平日里的最好状态。

唉,我们符神战队的下场对手为什么不是天神?

如果是他们该多好啊!

这边,单人赛正式开始。

天神战队这边,侯维佳第一个上场。

符龙战队这边,派出了顾英俊。

卧槽!

两个弓箭手的较量?

不但观众们愣了,就连场上的侯维佳跟小顾也都有点愣住。

随后,双方毫不犹豫的张弓就射!

既然是弓箭手之间的较量,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凭借我在黑域中的实力,干掉对方这个顾英俊,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小顾同学在黑域中其实多少还是有点名气的,虽然不大,但知道他的人也不少。

可惜的是,这里面并没有包括侯维佳。

不然的话,他肯定没有这么强烈的信心。

两人对射的第三轮,侯维佳就肩上就中了一箭。

紧接着,还没等他做出更多的反应,一大片回旋箭出现。

这些箭,真的是没法防,只能硬抗。

硬抗能扛多久?

不到第五轮,侯维佳就已经成了刺猬。

他的心中无比不甘。

明明大家的境界都差不多,明明自己的箭术也不弱,可为什么就射不中对手呢?

到这种时候,他依然认为自己的箭术没比小顾差哪去。

皇宫里。

皇帝看着干掉侯维佳的小顾,脸上露出笑容:“我儿,不错!”

直播间里,紫云这边的两个主持人,忍不住再次发出叹息。

然后,连说话的兴趣都没有了。

真的有点太打击人了。

这就是符龙战队的真正实力吗?

还是说,即便是天神战队这种,也没办法逼出他们的真正实力?

符龙战队的真正实力,已经完全超越了目前的高中阶段?

可境界明明都差不多啊!

符龙这边的直播间里,董栗也谈到这个问题。

“为什么大家的境界差不多的情况下,符龙这边却如此厉害?其实我要说,这跟一直在背后默默付出的新闻发言人刘志远同学,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我们都知道,刘志远,符龙战队的前任队长,因在飞仙联赛中表现优异,被第一学院提前录取,如今已经成了一名大一的学生。虽然人走了,但他的心却还在符龙那里。”

“符龙来参加帝国联赛,他再次担任符龙的新闻发言人,同时,他也是符龙的战术分析师、教练。他布置出的那些战术,在飞仙联赛的时候,就已经被人们广为熟知了。这是一个真正的战术大师。”

“另外,符龙在飞仙这种终年遭受次元空间袭扰的星球,其实很多人可能都不太清楚。就在飞仙联赛决赛之后,就有一场巨大的危机曾在飞仙降临。那一次的次元生灵带着大神通,要毁灭飞仙的行政中心古琴城。在当时,同样是小白他们一群人带领着那些参赛队员,其中也包括本次同样获得参加帝国联赛资格的无量战队……他们在当时的表现,堪称优异!”

董栗推了推眼镜,一脸认真,有些动情的说道:“所以说,符龙战队不是黑马,他们能走到今天,也并非侥幸。符龙的这群年轻人,都一身热血,有正义感,热爱祖国,热爱家乡。他们跟天神战队的这些队员们一样,都是未来我们帝国最优秀的人才。”

董栗这番话,让很多一直抓着符龙抹黑的人都忍不住沉思起来。

有些时候,爱与恨之间,只隔着一张纸。

这张纸捅破,爱恨便会交织到一起。

是爱是恨,其实也就在一念之间了。

很多人其实都是受到错误的引导,被人带了节奏,在听见董栗这一番话之后,不知不觉中改变了对符龙的固有看法。

随后,单人赛第二场比赛开始。

符龙战队这边,上场的人是小白。

这同样出乎了很多人的预料。

看来符龙这边,也的确是认真了啊!

不知为何,穆玉海看着对面出现的人是白牧野后,竟莫名其妙的生出一种:原来他们也是很重视我们的感觉。

真他妈见鬼!

我们都是一个层次的队伍啊!

为什么我看见白牧野出现在单人赛上,会感到很荣幸?

简直了!

真的是太过分了!

“来吧朋友,我们两个都是全系符篆师,精神力又是一样,正好可以痛痛快快打一场!”穆玉海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的心变得沉静下来。

白牧野点点头,露出一个微笑。

随后,穆玉海瞬间出手!

大量符篆,从他身上飞出。

其中一张防御符,打在自己身上,剩下的所有符篆……竟然全都是雷电符!

无数人看见这一幕,全都忍不住发出一阵惊呼。

穆玉海,这位天神队长,竟然在复制小白的成名战术——群雷!

不过也可以说他是在复制前几天那位出现在皇城闹市区,干翻了神族的神秘符篆师的战术。

在所有符篆飞上高天那一刻,穆玉海感觉自己像是主宰了这个世界一般!

只要他一个念头,用精神力激活这些雷电符,对手就算再强……也不可能活下来。

没有什么防御符,是能挡得住这几十张宗师级雷电符的!

为了这场比赛,他也是豁出去了。

决赛圈的首场比赛,天神输肯定是输了,但至少,他也要让那些支持者们明白,他们天神……并非是鱼腩!

并非只能打弱队!

他希望能够证明自己!

就像之前教练说的那样——

“你已经可以了,是真正的国宝级天才,那白牧野与你相比,肯定都相差甚远,不过仗着长相俊美,加上擅长的符篆术种类繁多,吸引了人们的眼球。所以,无需遗憾,未来是属于你的!”

是的,未来,一定是属于我的!

电光石火间,穆玉海甚至感觉自己冥冥中生出一种特殊的感悟。

仿佛宗师之门……就要对他开启。

难道,我真的要成为一个二十岁以内……前无古人的宗师级符篆师了吗?

噗。

一张剑符化成的光剑,轻轻的穿过了他的胸膛。

天空中,所有的那些雷电符,跟雪花似的……纷纷扬扬,往下掉落。

穆玉海呆呆的看着自己胸口,然后抬起头,傻傻看着对面的白牧野,嘴角剧烈抽搐着:“你,你什么时候祭出的……符?”

“跟你同时啊!”白牧野有些无辜的看着穆玉海,甚至有点委屈的诚恳解释道:“你该不会觉得……我提前偷袭吧?有录像的……你回头可以看,我们真是一起出的符。”

其实,团队赛也好,单人赛也好,选手进入场地的一瞬间,就已经可以对对手发起攻击了。

所以白牧野这一番解释,让穆玉海有种想要吐血的感觉。

像是胸口又被插了一张剑符那么难受。

为啥呀?

你就说你是跟我一起出的符不就完了吗?

用得着解释那么多吗?

你那种委屈的语气是什么鬼?弄得好像我不信你似的!

我看个毛录像啊!

我说你偷袭了吗?

我只是想知道你到底怎么出的符好吗?

带着一肚子的怨念,穆玉海更委屈的化成点点光雨。

单人赛第二场,符龙战队再次取得胜利。

而且持续时间之短暂,也差不多是要打破记录了。

几乎就是一个呼吸的功夫。

穆玉海就挂了。

紫云这边的直播间里,平日嘴皮子溜得很的女主持已经一句话都说不出了。

男主持苦笑着叹息:“我错了,我以为这会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比赛,没想到却是单方面的碾压……”

如果不是把速度调慢了无数倍,如果不是镜头反复播放,就算小白在比赛中做了解释,几乎所有观众也都没能看出他到底是怎么出符的。

直到这边在各个角度慢放白牧野当时出符的过程,人们才终于看明白。

看明白是看明白了,很多人都哭笑不得,忍不住骂了一句无耻。

这家伙心真黑!

因为小白上场的一瞬间,身后就飘着一张剑符。

暗戳戳的,就在他身体后面飘着。

从穆玉海的角度,自然是看不00kxs.com见这张剑符的。

然后,在穆玉海出手,往自己身上拍防御符的刹那间,白牧野这张剑符就已经如同一道闪电般飞了出去。

等穆玉海开始操纵那些雷电符的时候,那张剑符其实已经到了他的胸前化成了光剑。

然后毫不犹豫的,刺了进去。

这手段……真特么的太高明了!

简直高明到让人绝望的地步。

能说小白无耻吗?

这是战斗,比赛场上,谁规定不能用脑子战斗的?

刺客这职业不就靠偷袭才能干掉对手吗?

即便彩衣这种经常莽上去正面硬刚的,那也是要看人的好吧?

所以穆玉海虽然很厉害,虽然是个国宝级的天才,但他的战斗经验却远远没能达到国宝级那个水准。

差太多了!

更得说,小白的符篆术,太高明了!

他的符篆威力太大!

穆玉海明明已经先往自己身上套了一个防御符,但还是如同一张纸似的,被小白那张剑符轻易刺破。

是矛锋利还是盾坚固?

在小白这里,不存在的。

永远都是矛更锋利。

就像紫云这边的男解说,无奈之下的那番话——

这场战斗,不是什么势均力敌的比赛,而是……单方面的碾压!

而与此同时,同样出现在比赛现场,正在看比赛的上官文平,一双眼死死盯着巨大的全系投影光幕上。

他在仔仔细细的看着那些回放。

尤其是白牧野出符的方式,出符之后脸上的表情,空气中的丝丝缕缕……最重要的,就是那个特写镜头!

白牧野的剑符,化成光剑之后,刺破穆玉海身上的防御符光幕的一瞬间!

那是一张宗师级的防御符。

高级符篆师驾驭宗师级的各种符篆,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尤其是在这种重要的比赛上,几乎大家都是如此。

上官文平心中默默计算着白牧野那张剑符的输出值……同样一张宗师级的剑符,正常情况下,很难一下子刺破同级别的防御符。

就像矛与盾,矛想要刺破盾,很难一下子成功。

除非,持矛的那个人,拥有着超强的力量!

除非,使用剑符的那个人,拥有着更强大的精神力!

但并没有。

比赛公开的数据不可能作假。

那么,没有更强大的精神力御符,如何让同级别的剑符刺破防御符?

除非……他的符篆术等级更高,品质更好!

古符篆术吗?

上官文平微微眯着眼,目光闪烁的看着现场依然重放的那个镜头。

这时候,单人赛的最后一场,即将开始。

他却站起身,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