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大符篆师 > 第四百零三章 白大宗师

第四百零三章 白大宗师

这一幕实在是太惊人,石中屋里面的白牧野和单谷全都被惊呆了。

他们在山下面布置的监控设备,将这一幕完完全全给记录下来。

上官家的人,现在就对段勇这位段家世子下手了?

就连段勇身边的人,也都在这一刻叛变?

不,这不是叛变,这分明就是早有预谋的暗杀!

一团无比璀璨的光芒,顺着那里爆发出来,大地都跟着发生剧烈的震颤。

上官文平还在假惺惺的大喊道:“你们……你们要做什么?”

钱老都忍不住瞥了上官文平一眼,心说真能演!

不过就在这时,那团光芒当中……所有人都认为必死无疑的段勇,突然间传出了幽冷的声音。

“我以为你们这些垃圾,还能隐忍一段时间呢。”

“这就忍不住了吗?”

“还是觉得,这机会已经很好了?”

“里应外合,到处都是你们的人,就可以动手了?”

“可以将我完美的击杀在这里了?”

“唉,你们连祖龙帝国那群年轻人都没找到呢呀!”

“栽赃嫁祸,也总得有个说得过去的理由吧?”

“还是说,你们觉得那群年轻人已经被你们的人给干掉了?”

“真抱歉,得告诉你们一个很不幸的消息,你们的二队……嗯,就是你们扮作沧海帝国冠军队伍的那群人,都已经死翘翘啦!”

“呵呵,小瞧了祖龙帝国那群年轻人吧?”

“其实我也都挺意外的呢!”

随着这幽冷的声音,段勇的身影,逐渐在消散的光芒中显露出来。

他的身上,顶着一层淡蓝色的防御。

“嗯,这是一种特别厉害的符篆术,这符……叫做被动激活防御符……是不是很强大?一个神级,一群大宗师,全力一击,竟然都没能打破?”

“它贼猛!真的,毕竟是神级的被动激活防御符。”

段勇笑眯眯的看着这群人:“它的时效也非常长,毕竟是神级。”

“你,你怎么可能……”钱老一阵震惊的看着段勇,随后,再次出手!

什么神级的防御符,老子也是神级的灵战士!

那群原本属于段勇的护卫,也都疯狂的对段勇再次发起了攻击。

轰隆隆!

轰!

嘭!

锵!

各种各样的攻击,疯狂的砸向段勇身上的防御光幕。

“表哥,惊不惊喜?”

段勇硬扛着这些人的攻击,目光透过各种各样攻击打出来的光芒,看向那边的上官文平。

上官文平一脸愤怒的大声道:“你们快住手,你们不知道他是我兄弟吗?你们到底在干什么?”

段勇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上官文平,不,应该叫你……段文平……你还真能演啊!牛逼!真牛逼!到这种时候,居然还在我面前装,得了,别装了,没意思的。”

上官文平脑子嗡的一声,整个人都呆住了,看着被众人围攻的段勇:“你,你说什么?”

“呵呵,你这垃圾!很意外吗?很惊讶是不是?想要在我面前玩这套?你也不看看,这天湖圣地究竟是谁的地盘!就凭你,就凭段元新那狗贼?就凭你们上官家?我呸!”

“从一开始,你爷爷让上官文清那狗东西找大魔王打架,老子就在暗中冷冷的看着你们表演。”

“故意暴露身份,即使将来白家找上门去,也可以推脱掉——那只是光明正大的一场切磋,后面的事情和我们上官家没关系呀!”

“呵呵呵,还真是用心良苦呢,心真细。”

“还有段元新那狗贼,他算个什么东西?”

“不是太上长老扶植他,就凭他能上位?”

上官文平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莫说是他,山顶那群上官家的一队四人,以及石中屋里面的白牧野跟单谷,都瞪大眼睛。

且不说山顶那四个被震撼得傻了的家伙,石中屋里面的白牧野跟单谷这个瓜吃的是真的香甜!

段勇无视一群人对自己的围攻,继续冷冷道。

“段元新那狗贼,当一届家主不好吗?该拿的资源,他拿了个遍!该贪的好处,他一样没落!”

“没有太上长老,他算个什么狗东西?”

“人心不足蛇吞象,古人诚不我欺!”

“想算计我?”

“把我弄死,然后栽赃嫁祸三大帝国冠军队伍?”

“想引起天湖段家跟白家和林家对上……然后趁机清洗太上长老这一脉?”

“哈哈哈哈!”

“上官文平,按辈分得叫我一声祖宗!”

“你妈那贱人,跟段元新那狗贼之间那点私情,能瞒得住谁?”

“整个天湖星上下,谁不知道?”

“还真以为你们做事天衣无缝密不透风呢?”

“怎么样?”

“惊喜不惊喜?”

“意外不意外?”

“开心不开心?”

“待会刀子插在你的灵海上,疼不疼?”

“好好当你的上官家嫡子不好吗?”

“你不来招惹我,我稀罕你们上官家那点产业?”

“布局?下棋?”

“就凭你们也配?”

段勇说着,突然间身子一震,一股恐怖的力量,轰然爆发出来,那十几个围着他打的段家护卫首当其冲。

被这股力量冲击得当场吐血,有两个人甚至直接被震死!

纷纷向后倒退而去。

接着,段勇身形一闪,那速度简直快到不可思议!

宛若一道光!

瞬间出现在神级灵战士钱老面前,同时有几十张符,同时向钱老拍过去。

符武双修!

谁能想到段勇竟是个符武双修的高手?

钱老发出一声大喝,想要用神级的场域,搅碎这些符篆。

可没想到的是,这些符篆竟然无视了他的神级场域——

“不好!”

钱老咆哮一声,转身便走。

天空中,传来一道无比苍老的声音:“留这儿吧。”

大量的符篆,穿过钱老的神级场域,拍在钱老身上。

钱老顿时不能动,而且被大量的剑符刺穿了身体。

他几乎死不瞑目。

因为如果不是有人在暗中出手,这些符篆根本不可能突破他的神级领域。

随着钱老的身子扑通一声栽倒在地。

上官文平却转身就跑。

但太晚了。

哪怕他从一开始就跑,也不可能跑得掉。

一道如同僵尸的身影,从天而降,直接将那些段家护卫以及几个上官家的漏网之鱼一一拍死。

一掌一个。

绝对不会拍第二下。

只剩下一个上官文平,被段勇手中的一把剑,从后面给刺穿。

上官文平艰难转回头,嘴巴吐出一口鲜血,看着段勇:“符武……”

“你真棒!”段勇给了上官文平一个特别真诚的微笑,“可是灵海被刺穿,一定很疼吧?”

噗!

上官文平一口血喷出来,身子踉跄着往前抢了几步,身上的那把剑,也从他身体中被抽出。

随后他踉跄着倒在了地上。

“为什么……”上官文平喘息着,看着段勇,以及那个如同僵尸一样的老者。

“什么为什么?”段勇一脸真诚的看着上官文平,“你们上官家一群狗贼想要谋我段家产业,然后被英明伟大的段家世子识破,予以反击……还有什么为什么?”

“你为什么……要叫我段文平?”上官文平嘴巴里往外流血,但却露出无比倔强的眼神,艰难的道:“我承认,我是要杀你,但我不知道……为什么。”

“哦,那你真可怜!”段勇撇撇嘴,却并没有给他解惑的意思。

“表弟……求你,我不想……带着这遗憾……死。”上官文平身体已经开始了微微的抽搐。

段勇这一剑太狠,不是简单刺穿他身体那么简单,随着那一剑刺进他身体,他的五脏六腑都在瞬间被恐怖的力量给震碎。

能坚持到现在,已经相当不容易。

说到底,还是内心深处那股执念在作祟。

“如果我什么防备都没有,你说我死的冤不冤?”段勇冷冷看着上官文平,“所以,我为什么要让你不带遗憾死呢?”

说着,他直接走上前,抬手挥剑,咔嚓一下,切下上官文平的脑袋。

上官文平死不瞑目。

临死前那一瞬间,他仿佛看见少年时深爱的那个女孩,正微笑注视着他。

“一群垃圾!”段勇一双眼中,充满冰冷。

随后,他往小白他们布置的摄像头处看了一眼,淡淡道:“看够了,就出来聊聊。”

卧槽!

石中屋里面的白牧野跟单谷全都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竟然被他给发现了?

段勇接着道:“整个天湖圣地,都是我的。到处都是我的眼线,所以,不能说你们藏得不够深,只能说,你们在我的主场里,挖坑盗洞的进行各种布置,还要瞒过我……那也未免太小瞧我了。”

与此同时,山顶上那四个“一队”的人,正瑟瑟发抖呢。

他们还以为段勇这番话,是冲他们说的!

“老大,怎么办呀?”

“怎么,咱们跑吧!”

“和他们拼了吧!”

“往哪跑,要不投降吧!”

“投降?咱们知道的太多了。”

另外三人在那哆哆嗦嗦的说着,声音深沉那位一队队长,却始终保持着沉默。

“队长……”

声音深沉的一队队长叹息一声,直接从身上取出一把剑,看了一眼其他三人:“兄弟们,我先走一步!”

“老大……”

没等其他三人阻拦,这位已经直接抹了脖子。

就连神级的高手都死在对方手里,他们这几个人能干什么?

逃,逃不掉!

打,打不过!

投降人家更是不可能接受。

与其这样,还不如干脆利落的自杀好了。

剩下三人全都大哭起来,其中一个道:“我不要这样死,和他们拼了!”

说着直接朝着山下冲来。

那如同僵尸一样的老者身形一闪,下一刻,竟然直接出现在半山腰,再一闪,出现在那个冲下来的人面前,抬手就是一巴掌!

啪!

脑浆迸裂,死。

剩下那两个,也完全没能逃出这如同僵尸的老者攻击。

随后,开始有一些人,从天湖方向赶来。

毕竟离得不远,这边的动静早就传到那边。

只不过这群人来一个,被僵尸老者灭一个。

不管是谁,都是随手一击。

直到接连干掉十几个之后,才没有人过来了。

段勇叹了口气,依然对着白牧野之前布置好的摄像头说道:“你看,这些不开眼的,现在都死了,你们这群最聪明的,完美活到了最后,不要再躲了,出来吧。”

单谷看着白牧野,白牧野轻轻摇头。

段勇又道:“白牧野,你要再不出来,我就真的当你面抢走你的女朋友!虽然这种事儿我不喜欢做,可偶尔做一次,似乎也没什么。毕竟她真挺招人喜欢的。所以赶紧给我出来!你放心,我不会杀你们,也不会追究你们在我家里面乱挖石头的责任。”

得,这下真没什么好说的了。

一举一动,的的确确是落在人眼中的。

一开始听到段勇说这里是他地盘,还没觉得有什么。

这是天湖圣地,当然是他段家地盘。

可到现在,就连单谷都听出一点别的意思了。

这段勇骂段家当代家主段元新狗贼,明显是没把段家家主当回事,说到天湖圣地却自称我家……莫非他跟这圣地有什么渊源不成?

白牧野看了一眼单谷,在虚拟光幕上写了两个字——夺舍!

然后说道:“你在这里等着他们几个,我出去见他。”

“白哥……”单谷一脸认真的看着白牧野。

白牧野笑着摇摇头,在虚拟光幕上写到:“这真不是展现勇气的时候,在这里,咱们基本上是打不过他们的,不过,也未必就没机会。”

“所以我跟你一起!”单谷写到。

“你留下!”白牧野的态度特别坚决。

然后随手拿出了一个神像,一边往外走,一边开始吸收起来。

庞大的精神力,瞬间涌入到他的精神识海中去。

原本就已经突破到巅峰宗师境界的白牧野,几乎一瞬间,就已经把精神力冲到了一千九百九十九点。

他一边从石中屋里面走出来,一边开始集中精力,去冲击那道踏入大宗师领域的桎梏!

他不相信段勇的话!

这样一个狠人,无论他是段家的子弟也好,还是这天湖圣地中的古老存在也罢。

总之,今天吃了这么大一个瓜,并且将整个过程全都录下来的他们,绝不可能轻易的离开这片天湖圣地。

至于为什么段勇没让那僵尸一样的老者过来杀他们,暂时还不得而知。

或许,想要把事情做得更加稳妥一些吧。

段勇仿佛能够看见白牧野出来并且下山,忍不住大声喊道:“我说,你磨蹭什么?一个大男人,不能痛快一点?我知道你有飞行符,你为什么不能飞下来?你该不会是想要利用下山这段时间突破吧?”

“是啊,你怕不怕?”白牧野的声音从山顶传来。

段勇忍不住哈哈笑道:“你真能开玩笑,我知道你是一个天才,我甚至知道你是一个妖孽级的天才,你应该就是黑域里面的大魔王吧?胆大心细的很,居然玩灯下黑这种把戏。不过,看穿你的,可不止我一个人。上官家那些老不死,就已经看穿你了。”

“胡说八道,我可不是什么大魔王,不信改天上黑域让你看看,我这么帅……”白牧野不疾不徐的往下走,然后猛的冲击大宗师桎梏,脸上带着笑容,一心二用的说道。

“我现在都有点迫不及待的想要跟你见面了呢,你这人真的挺有意思的。如此年轻的宗师级天骄,几乎快要能够和我媲美了。所以,你只要跪在我面前,认我为主,我发誓绝不会杀你!至于你的女朋友林子衿,那同样也是个天才,只要你臣服于我,我肯定不会去动下属的女人。即便我真的挺喜欢她。”段勇一脸真诚的大声说着。

“哦?那总得跟我说说,你到底什么来头吧?”白牧野的声音从山上传来:“刚刚最后死的那位,他好奇的事情,我也挺好奇呢。”

段勇说道:“太好奇可不是一个好习惯,尤其是男人。而且,当下属就要有当下属的自知之明,该说给你听的,自然会说给你听,但不该你知道的,一句都不要问。”

“呦,还霸道总裁风呢,可惜我可不是你的下属。”白牧野一边往下走,一边全力突破着。

天大的危机笼罩在他和身边这群人的头顶,若是不能化解,这天湖圣地怕就是他们这群人的埋骨之地。

段勇在这诡异的地方,到底还有多少援兵,谁都不知道。

白牧野从小就习惯了凡事依靠自己来决绝,这种地方指望有援兵出现,有点不现实。

“姓白的,我警告你,我耐心是有限。虽然我现在已经解决了绝大多数的麻烦,可实际上,天湖那里,还有一些人需要解决。那群‘公主与骑士’团队中的人,虽然足够聪明,但他们也不应该继续活下去。他们跟上官家的世子上官文平之间不知道为什么,发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又跟沧海帝国的一群人发生了激烈的冲突,全部死在天湖圣地这里。至于你们……你们是有机会活下去的。因为我特别欣赏你。所以,你不要自误。”

段勇一边说,一边看了一眼身边沉默不语,如同僵尸一样的老者:“前辈,去把他给我拎过来!这小子太贼,我怕生变故!”

僵尸一样的老者默默点点头,身形骤然飞起,朝着这座大山掠去。

几乎是眨眼间就到了白牧野的近前。

然后伸出那干枯的手臂,一把抓向白牧野。

“嘿,你想干啥?”白牧野大喝一声,往一旁闪去,“姓段的,你这有点过分啊……”

但却没能闪开,衣领直接被这僵尸一样的老者抓住,提着他就往山下飞去。

这如同僵尸一样的老者身上散发着一股腐朽的味道,仿佛在大地深处埋了几千几万年一样,熏得白牧野差点没背过气去。

整个人如同腾云驾雾一般,被这将是老者给拎到了段勇面前。

段勇一脸微笑的看着白牧野:“你很帅!”

白牧野用力的拍打着身上的衣服,皱眉看着他:“我知道。”

段勇:“……”

“你就不怕我杀你?”

段勇饶有兴致的看着白牧野。

“说点现实的,你不杀我,肯定是有理由的。但成为你下属什么的,还是算了吧,别扯淡。我家有帝级老祖宗,丢不起那人。”白牧野一脸随意的道。

“呵呵,帝级……现在都能吓唬人了么?”段勇似乎有些感慨。

草!

这王八蛋到底什么来头?

莫非真的是上古活到今天的生灵?

这段家……倒是特么养了一个好儿子啊!

段勇看着白牧野,然后说道:“不过放在当下这个时代,还真挺吓人的。但对我来说,其实没什么意义的。因为你们这群人即便都死光,也不过是三大帝国冠军队伍互殴的结果……哦,对了,以后一旦传出去,沧海帝国那边肯定要辟谣,说这就是神圣和祖龙两大帝国的互掐,和他们没关系……”

“所以?”白牧野看着段勇。

“所以,我想和你谈一笔交易。”段勇看着白牧野,淡淡说道:“如果你点头答应,那么,我不但不会杀你,还会放你们离去。”

“你有这么好心?”白牧野说着,突然间感觉到精神识海当中,那道原本就被他冲击得摇摇欲坠,却因僵尸老者出现而中断的桎梏,轰然垮塌!

一股难以言喻的精神波动,顺着他的精神识海,猛然间爆发出来!

但却在爆出体外的一刹那,被白牧野直接给封住。

不得不说,符篆师宝典中的封印术,真是厉害!

白牧野险之又险的没让这股精神波动暴露出来。

段勇虽然有点疑惑的看了白牧野一眼,但却也没有多说什么。

只是笑笑:“原本真想干掉你们的,毕竟你们死了的话,这件事会更简单的被掩盖过去。可谁能想到事情顺利得有些过分。上官家这群人机关算尽,却终究格局小了点,没能算到……本公子出身上古!这整个天湖圣地,都是本公子【零零看书00ks】的地盘!段元新那狗贼也只是以为本公子是一个当代年轻人,他们都有点太过自信了。所以,本公子突然觉得,没有必要杀你了。现在只想跟你做一笔交易,这交易,对你们其实同样是有好处的。”

白牧野眯着眼,看着段勇:“说说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