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大符篆师 > 第四百零五章 宝贝被抢走了

第四百零五章 宝贝被抢走了

天湖内。

林奇跟林越两人瑟瑟发抖。

很慌。

原本他们都在美滋滋的进行着感悟。

这里跟别的地方的确不一样,不但灵气充足,而且仿佛有一种神奇的道蕴,只要坐在那石头上,这种道蕴便自然而然的出现在脑海中。

能够抓住多少,能够感悟理解多少,则是要看每个人的天赋了。

但不管怎样,在这地方顿悟,一天至少相当于其他地方几个月甚至数年,甚至更久。

可没想到,他们还没在这里顿悟几天呢,就突然发现情况有点不太对劲。

整个天湖,四面八方,竟不知什么时候突然间冒出来一群形容枯槁,宛若僵尸的老人。

他们一个个面无表情的站在那,就跟一群恐怖雕像似的。

可一旦有人想要离开,他们便会出手阻拦。

有人不信邪,想要凭借实力硬生生闯出去,很快就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虽然没死,但也基本上被打废了。

那些僵尸般的老人,太恐怖了!

即便在林奇和林越这种大宗师的眼中,也是深不可测。

发生了什么?

难道段公子这是要卸磨杀……呸呸,是要过河拆桥吗?

其他那些天湖星的年轻天骄们,也都惊魂不定,惶恐不安。

唯有六只葫芦娃加上他们的公主欧阳星琪,从始至终,都闭着眼睛,盘膝坐在黑色石头上认真感悟着。

其实最初知道被包围的时候,六只葫芦娃也挺惶恐的。

还是欧阳星琪私下里偷偷安慰了他们。

“既然出不去,就好好在这里修炼吧。这些人如果想要杀人,早就动手了。”

随着她的安慰,这群人渐渐的安下心来。

当段勇带着那僵尸般的老者和白牧野一行人来到天湖这里的时候,很多人睁开眼看见他们的一瞬间,全都被惊呆了!

祖龙帝国的冠军队伍,怎么会跟段勇走在了一起?

而且彼此间看上去似乎还挺熟稔的,有说有笑,关系还不错的样子……这是什么情况?

最惶恐的,莫过于林奇和林越这两个二货。

因为他们在刚刚段勇出现的那一瞬间,竟从其他天湖星年轻天骄口中听到了诸如“段公子”“世子”这样的称呼。

段公子倒是没什么,段家的公子嘛,都可以被称一声段公子。

可世子是什么鬼?

世子不是段勇吗?

一个这种古老的大家族里面怎么可能出现两个世子?

肯定是不可能的啊!

林奇跟林越这两人虽然都没什么大出息,但好歹也是隐族林家的子弟,还不至于连这点粗浅的常识都不明白。

所以,他们两人现在已经不是瑟瑟发抖,而是彻底有点慌了!

为什么林子衿会跟这个人走在一起?

为什么林子衿还是亲昵的走在白牧野身边但却对那个被天湖星本地年轻天骄称为世子的家伙也有说有笑?

两人在这一刻,心里特别慌。

这里面一定是有问题的!

是之前的“段公子”骗了他们?

可段公子来到这里的时候,也完全一副主人翁的姿态啊!

那场宴会,他们两个因为身份敏感,并没有参加,被安置到一处幽静的庄园中,段公子还用好酒好菜好女人热情的招待了他们!

那些姑娘个个都是人间极品,那腰,那腿,那……

现在想起来都……

甚至就连段家家主段元新都亲自去慰问了他们啊!

后面的事情也很顺利,两人在易容之后,被直接安排进了天湖星年轻天骄的队列当中。

他们也懂,也理解这样做是为了掩人耳目。

毕竟他们两个外人,还是两个老家伙,不好光明正大以本来面目出现在这里的。

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种局面?

我们的段公子……哪去了?

段勇带着白牧野一群人进来之后,先是大概扫了一眼,随后,他的目光在林奇和林越身上停住。

轻声说道:“把那两个人拿下。”

林奇跟林越腾的一下站起身,脑瓜皮都有些发麻。

看着从外面走过来那两个跟僵尸似的,浑身散发着腐朽气息的老者,两人彻底慌了。

林越一把扯下脸上的人皮面具,冲着林子衿大喊道:“子衿,子衿,我,我啊!”

林子衿微微蹙眉,看了一眼林越,声音清冷的问道:“你是谁?”

“我是你……唉,我是林家的人啊!我是林越,按照辈分……”

“不认识,没听说过,我的亲人很少的。”林子衿一脸漠然的打断了林越的自我介绍。

那边林奇见林越如此沉不住气,直接暴露了自己身份,心中愤恨不已,但却无可奈何。也扯下了自己脸上的人皮面具,看着林子衿道:“子衿啊,你……”

“我也不认识你,不要和我说话。”林子衿冷漠的道。

其他那些天湖星的年轻天骄们都有点被这一幕惊到了,即便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段家世子他们还是认得的。

“世子,发生了什么?这两人是不是外面混进来的奸细?”

“要不要我们出手将这两名奸细拿下?”

“世子,不能放过这两人!”

都是一群聪明人,哪怕到现在他们依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却知道,队伍中混进了奸细。

这种时候不表现,什么时候表现?

林奇大声道:“子衿,咱们是同族啊,麻烦你跟……跟段公子解释一下,这是个误会啊,我们也是被人诓骗了啊!”

林越这时候也反应过来,大声道:“是啊子衿,咱们终究是同族,我终究是你的长辈……”

身边林奇狠狠瞪了林越一眼,这种时候,还装你麻痹长辈啊!

你特么卖人家的时候可是毫不犹豫甚至美滋www.00kxs.com滋的,不赶紧装可怜博取同情,还特么想充大辈!

即便林子衿真的回归林家,她的身份地位也比我们这些旁支不知高出多少等级,你特么简直就是一白痴!

林越真那么蠢吗?

显然并不是。

他是想要通过这种方式,逼林子衿开口。

到现在他又怎么看不出是被之前那个“段公子”给坑了?

虽然他依然想不通这里面是哪出了差错,但很显然,眼前这位,才是真正的天湖世子——

段勇!

因为这些天湖星的年轻天骄们,是不可能搞错的!

段勇偏头看了林子衿一眼,林子衿面无表情,说道:“我和他们没关系。”

“嗯,就是他们想要把你卖给那个垃圾。”段勇微笑道。

林子衿眉宇间闪过一抹冰冷,没有再说话。

而此时,那两个浑身散发着腐朽气息,如同僵尸的老者已经来到两人面前,一言不发,直接伸手就要将林奇跟林越这两人拿下。

“子衿,你听我说,我们真的是被一个假的天湖世子给诓骗了!我们……”林奇说话间,那老者的手,已经抓在他的手臂上。

他却完全不敢反抗!

因为之前有天湖星年轻天骄不信邪,被这僵尸老者赶苍蝇似的一巴掌就给拍了回来。

虽然那年轻天骄只有宗师境界,可也不是什么弱者啊!

这些僵尸一样的老者,至少都有着高级甚至巅峰大宗师的境界。

一旦反抗,恐怕下一秒就会遭到重击。

林奇心思急转,已经慌得不成样子。

但林子衿却始终没有再开口,任由他跟同样不敢反抗的林越被两个僵尸老者控制住。

“封印他们。”段勇道。

“不……”林奇刚刚说出一个字,身上几个早已经打通的桎梏瞬间遭遇重击。

下一刻,他如同一只大虾米,弯着腰,喷出一口鲜血。

一身实力,已经被封印到三四级灵战士的水准。

低着头的林奇眼中露出无尽的骇然,这特么哪里是封印?这分明是将他们的实力给废了啊!

那些早已打通的身体桎梏,如今一团糟!

想要彻底修养回来,没个几年甚至十几年,根本不可能。

林越也得到了同样的对待,心中后悔不迭,为什么要贪便宜?不是早已经决定,再也不掺和白牧野跟林子衿的事情了吗?

为什么就这么不长记性呢?

如今悔之晚矣,真想狠狠抽自己两巴掌。

随后,段勇的目光,落到那七个同样已经醒来,但却没有什么异动的神圣帝国冠军成员身上。

单谷看着欧阳星琪,眼里是浓浓的关切之色。

欧阳星琪先是愣了一下,随后款款起身,在六只葫芦娃不解的目光中,朝着单谷这边走过来。

来到单谷面前,看了一眼其他人。

段勇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个挺漂亮的年轻姑娘,似乎好奇她会说些什么。

姬彩衣跟林子衿也同样挺好奇的。

欧阳星琪看着单谷,轻声道:“我虽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如果因为我们而影响到你们的话,请不必感到为难。”

没求情?

段勇愣了一下,随后眼眸深处的笑意更浓了。

单谷挠挠自己的光头,吭哧两声,道:“放心吧,没事。”

欧阳星琪抿着嘴看了单谷一眼。

一颗心瞬间安定下来。

连她自己都有点意外。

这个看上去有点不靠谱的家伙,居然会带给她安全感?

单谷没有在这种时候再说些类似表白的话,也让她特别欣慰。

她轻轻点点头:“谢谢。”

单谷看了一眼段勇。

段勇却看着白牧野道:“放心了吧?”

白牧野微微一笑:“嗯,谢了!”

“客气什么,好了,先修炼吧,还有时间,我也得去进行一番布置。”段勇说道。

“好,那就一月为限。”白牧野道。

段勇点点头,走了。

在场除了符龙战队这些人之外,剩下的全都一头雾水。

林奇跟林越,则被两个散发着腐朽气息的僵尸老者给带走了。

他们被带走的时候,还在哀嚎着,希望林子衿能帮他们澄清一下。

但他们始终没有得到半点回应。

到最后,林越终于忍不住破口大骂。

什么没人性,狼心狗肺之类的话。

林子衿依然没理他们。

其实来的路上,段勇就已经说了他们两人的身份,以及他们来到这里的原因和目的。

林子衿听了虽然很气,但还是希望段勇不要杀他们,但也不要放过他们!

于是就有了刚刚那一幕。

两人一身实力几乎被废掉,而且以后想要离开这天湖圣地,怕是也很难了。

在这里会有许多活了无尽岁月的老前辈们关爱他们的。

保他们一命,对林子衿来说,已经算是最大的让步。

至于其他的,想都别想。

除了这一身血脉,她不欠林家任何东西。

其他那些天湖星的年轻天骄们,一个个全都一脸求知若渴表情看着白牧野等人,其实就连死里逃生的欧阳星琪这些人,心中同样充满怪异的感觉。

搞不懂为什么白牧野这群人,竟然能跟段勇这个天湖世子混在一块。

看上去还成了天湖世子的座上宾!

段勇走后,那群僵尸老者却并没有离开,依然守在天湖四周。

只是这一次,没有人试着逃走了。

都明白一定是发生了大**,但世子应该也没想过要弄死他们,不然何必这么麻烦,直接让那些老僵尸动手就完了。

欧阳星琪看着单谷,轻声道:“你……跟我来一下。”

单谷看她一眼,认真的道:“如果你是想要感谢我,还是算了,我不喜欢通过这种方式获取你的好感。”

欧阳星琪心中有些感动。

单谷接着道:“我要光明正大的追求你,不但要你的人,还要你的心!”

欧阳星琪:“……”

又不怎么感动了。

“白公子,还是你吧,我有话跟你说。”

说完转身就走,理都不理单谷。

单谷一脸莫名其妙,什么情况?刚刚不是还好好的,我都看见她眼里的感动了,为什么转眼就生气了?

因为点啥呀?

咋就生气了呢?

白牧野笑笑,点点头,跟欧阳星琪往另一边走去。

单谷一脸茫然的看着彩衣跟子衿和司音。

司音略。

子衿……也略吧。

单谷求助似的看着彩衣。

彩衣瞪他一眼:“活该你单身!”

单谷:“……”

我看你不是为了等你一句打击啊姐姐!

好在彩衣比较心疼他,轻声道:“前面一句话说的挺好,后面那句特别多余!”

“啊?多余吗?我很认真啊!”单谷一脸无辜。

“人家早知道你的想法了,你都当众表白过了,非要在这种时候这种地方再说一遍,你让人一个姑娘怎么回答你?”彩衣恨铁不成钢的又瞪了单谷一眼,然后找了块黑色石头,修炼去了。

子衿冲着单谷笑道:“就这水准……装满一艘星舰,难呀!”

单谷:“……”

司音:“哦,我明白了,单谷哥你的确有点蠢。”

说完转身找石头去了,蘑菇头一颤一颤,走的还挺有气势的。

单谷看了一眼不远处轻声聊着什么的白牧野跟欧阳星琪,顿时有点自闭。

我觉得我表现得很好啊!

特爷们啊!

那边一株老树下,欧阳星琪轻声道:“白公子,谢谢你们!”

“不用那么客气。”白牧野微笑。

“虽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我知道,一定是了不得的大事,所以……真的感谢。”欧阳星琪一脸真诚的道谢。

“如果你只是道谢的话,那我收到你心意了,还是安心修炼吧,出去之后,你们可以平安里去,放心便是。”白牧野道。

“不,我,我还有别的话说。”欧阳星琪有些紧张的看着白牧野,她不知道一旦她说出真相来,眼前这超帅的年轻人会做出怎样的反应。

反正如果换做她,恐怕会立即翻脸。

人家好心好意救了你,你却转头说其实我们来这的目的是为了杀你们……这特么搁谁身上都受不了。

“表白的话就算了,我有女朋友,而且单谷喜欢你。”白牧野开了句玩笑。

欧阳星琪脸瞬间红起来,有点羞恼,又有点无奈的道:“不是表白。”

“哦,那就好。”白牧野微笑道。

欧阳星琪:“……”

被他这么一打岔,欧阳星琪心中的紧张顿时少了几分,轻声道:“白公子,其实我们……我们来这里,是带着任务来的。”

白牧野没说话,静静看着她。

单谷是他兄弟,既然兄弟喜欢这个姑娘,他也想看看,她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有之前她那番话垫底,小白对欧阳星琪的印象还是很不错的。

其他那六只葫芦娃就不说了,都是以欧阳星琪马首是瞻的。

“这么说吧,我们是神圣帝国高中联赛的冠军,这身份没问题,但我们私下里其实还有另外一层身份……”

欧阳星琪略作犹豫,便将那些事情全盘托出。

最后,她看着白牧野,低声道:“虽然我们最后时刻,放弃了那个任务,但我们的身份终究……所以……”

白牧野笑笑:“就这些?”

“嗯。”欧阳星琪轻轻嗯了一声,随即一脸疑惑的看着白牧野。

“你们难道不想离开上官家的控制吗?”白牧野问道。

“当然想了,原本是想着找机会跟白公子合作,但现在看来……白公子已经找到了合作伙伴。对了,我多嘴问一句,上官文平……”

“他死了。”白牧野道。

果然如此!

欧阳星琪有些感慨的轻叹一声。

“不但他死了,上官家布局在这里的所有人……除了你们之外,全死了。”白牧野道。

欧阳星琪一双眼中露出震撼之色,然后苦笑道:“所以说,白公子早就知道我们身份了是吧?”

白牧野点点头。

“所以,是因为单谷喜欢我,才……”欧阳星琪问这句话的时候,脸色更红了,还忍不住看了一眼那边不断往这里张望的单谷。

“肯定是有这方面原因的,而且并不小。”白牧野也没隐瞒什么,单谷不说,他说却没问题,“但还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你们自己的选择。”

欧阳星琪愣了愣,随即点点头:“我懂了,谢谢你,白公子!”

“客气了。”白牧野随后冲她点点头,也去找石头准备修炼去了。

他刚刚踏入大宗师这个领域,还没有往上提升自己精神力呢,身上那么多神像,不用干什么?

至于稳固基础夯实境界……这地方,正好!

单谷见白牧野离开,又忍不住看了一眼欧阳星琪。

欧阳星琪冲着他微微一笑,招了招手:“单谷。”

单谷顿时心中大喜,跟个二哈似的想要狂奔过来,不过不知为什么,又瞬间止步,装作一脸从容的样子,一步步走过来。

欧阳星琪噗嗤一乐,待单谷来到她面前,她先是红着脸问了一句:“你真喜欢我?”

单谷毫不犹豫点点头:“真喜欢!看见你第一眼,就觉得你是我这辈子一定要娶回家的女人!”

“那,我想我们可以试着相处一下。”欧阳星琪细声细语的道。

“啥?”单谷没听清,也有点不太敢信。

“没啥,修炼吧。”欧阳星琪突然微微一笑,说道。

那边远远的,六只伸长脖子的葫芦娃,像是六条看着主人有了别的狗子的可怜单身狗。

虽然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但见欧阳星琪眼波流转,单谷一脸兴奋欢喜。

他们的世界顿时如秋风扫落叶,一片寒冷。

充满萧瑟。

完了,宝贝被人抢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