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大符篆师 > 第四百一十四章 上官家的攻击

第四百一十四章 上官家的攻击

白牧野站起身,微笑道:“段兄也是太客气,上官家和段家合谋算计你,却想用我来背锅,活着的还不行,偏要杀我。若是连点像样的反击都没有,那这活的也有点太过憋屈了。”

“哈哈哈哈!”段勇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兄弟,虽然你我中间,隔着无尽岁月,但现在认识你,同样不晚!”

白牧野等人将段夫人一路护送来到段勇这里,途中也遇到了一些小规模的拦截,但都被白牧野等人给化解掉。

亲眼见到母亲平安无恙,段勇对白牧野的感激之情可想而知。

他最欣赏白牧野的不仅仅是这份义气,还有他的坦诚!

换做一般人,肯定会拿这件事当个大人情……这也正常,算是人之常情。

但白牧野却并没有,很坦诚的说出心声——想要找段家和上官家的麻烦。

原本只是一场相互利用的交易,但这交易的双方偏偏都是性情中人。

于是原本的交易,变成了朋友之间的互助。

虽然看上去过程和结果都差不多,但意义却大不同。

就连不知为何会出现在段勇身边的段飞星都忍不住在心中感慨,果然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这两人的人格魅力,都有点太强了。

尤其白牧野,原本他觉得长这么帅的人,一定是个奸诈的小白脸。

段夫人被安顿下来,那些活下来的“玫瑰”和其他人,也都在这里得到了段勇的最高礼遇。

这世上,锦上添花者多,雪中送炭者少。

这群人能在他母亲危难之际,奋不顾身前来营救,搭上性命也在所不惜……着实令人钦佩!

遥远的古时候有一诺千金,到了现如今,很多人不但不讲一诺千金,甚至还会嘲笑这种人傻。

只能说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这群玫瑰和曾经在段夫人身边待过的人能做到这种地步,简直如同一股清流。

www.00kxs.com “兄弟,我已经让人准备好酒宴,今天你我兄弟,和诸位一起,要一醉方休!”段勇爽朗的笑着,邀请白牧野一群人参加宴席。

跟随白牧野来到这里那十余名天湖星的年轻天骄,也被段勇秘密隐藏起来。

愿意跟着他的人,他都会想方设法的将他们保护好。

就在这时,突然有人来报,说检测到有大量星舰横在此地上空,星舰中出现不计其数的小型飞行器,正往这边飞来。

段勇脸上露出一丝无奈,道:“喝个酒都不叫人安生,上官家的人,来的好快!”

随后,房间里的光幕上,投影出外面天空的景象。

高天之上,不计其数的小型飞行器,铺天盖地的往这边飞来。

“打!”段勇吩咐一声。

这座城里,大量的城防能量炮瞬间开火。

顿时有大量小型飞行器被打爆,里面的人基本上都在受到攻击前就已经冲出来。

身上都带着各种飞行装备,高速往下扑来。

段勇冷眼看着光幕上那不计其数的人,对着一旁的白牧野道:“兄弟,看来这顿酒,要再等等了!”

白牧野笑笑:“叫人把酒温好了,咱们出去打完架再回来喝!”

“哈哈哈哈,兄弟要效仿关公温酒斩华雄吗?我喜欢!”段勇笑着,大声吩咐:“把酒温好!”

说话间,两人向外走去。

林子衿等人跟在后面。

单谷刚起身,衣角被身边一只小手拉住,他回头看了一眼,欧阳星琪可怜巴巴的看着他:“还去呀?”

“你在这等着!”单谷道。

“我怕你受伤。”欧阳星琪低声道。

那边六只葫芦娃都把脸别到一旁,心里面千疮百孔的。

自己家的小白菜,哥七个谁都没舍得拱,结果就这样,被外人给拱了。

他们甚至到现在都没弄明白,欧阳星琪到底喜欢那个光头小子什么?

为什么人家轻轻撩了几次就给骗走了?

单谷冲着欧阳星琪笑了笑:“我明白,来的是你们的背后主家,他们毕竟培养你们一次,你们出去打他们的确不太合适,但我们不一样!他们既然挖坑给我们,就要做好被我们反噬的准备。所以……你就安心在这等着哥!”

单谷说着,伸出手,摸了摸欧阳星琪柔顺的头发,转身出门。

欧阳星琪犹豫着,看了一眼其他那六只。

那边六只都沉默着没出声。

即便上官家这一次是要将他们当做弃子,可如果让他们出门迎战上官家的人,心理上终究是有些过不去那道坎的。

更不要说他们背后各自的家族,还要依靠上官家生存。哪怕家族对他们这些人来说,感受不到半点温情,可那里面,也终究都是他们的亲人啊!

他们没出去,也没人强求他们什么。

段勇跟白牧野出来之后,相互看了一眼,随后,各种往身上拍了一张飞行符。

“比试一下?”段勇看着白牧野:“能坚持四十天的超级天才?”

白牧野微笑道:“好的,能坚持三十二天的还算可以的天才。”

段勇撇撇嘴,随后往高天飞起。

白牧野紧随其后。

林子衿、彩衣和司音、单谷几个人只能眼睁睁看着白牧野飞上高天。

心说白哥这是要火力全开吗?

白牧野一直到现在,从来没有在身边几个伙伴面前挑动火气。

可实际上,他心中对上官家的愤怒,已经积累到了一定程度。

你们想谋算段家就谋算,想杀段勇就杀段勇。

竟然能从隔着无尽星河的祖龙帝国挑选背锅的……这也真的没谁了。

打的好算盘,一石数鸟。

可问题是,你那石头,真的能打到鸟?

难道就不怕你打的不是鸟,而是一只金翅大鹏?

就不怕受到反噬不怕被报复?

看起来,人家是不怕的。

既然如此,那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白牧野手里面抓着至尊权杖,身子在飞上高天之后,几乎是一头就扎进了那群正在下降的上官家人群当中。

当下就有十几道攻击,瞬间向他斩来。

属性攻击!

炽热的火光,寒冷的剑气,各种各样可怕的攻击,一股脑轰过来。

同时伴随着的,还有那些暗戳戳……想要直接控住他的控制符。

轰!

刹那间,他场域全开!

在至尊权杖的加持之下,他一身精神力已经接近高级大宗师那个境界。

即便不用飞行符,他也可以在这天空中自由飞翔。

至少数百张符,绕着他的身体,如同野蜂飞舞一般。

此刻如果有人弹奏一曲野蜂飞舞,肯定特别应景。

符篆很简单,全都是控制符!

白牧野现在别的没有,各种各样常见的符篆材料,简直多到用不完!

他这境界,太罕见太高级的符篆术也使用不了。

再说打架这种事儿,适合的就是最好的!

当围绕着他身体上下翻飞的大量控制符飞出去的瞬间,原本像是跳水运动员的那些上官家高手,顿时变成了下锅的饺子!

身子全都直挺挺往大地栽去。

这一幕,实在他令人感到震撼了。

所有拍向白牧野的那些符篆也好,打过来的各种强大的属性攻击也好,面对他身上那层防御符形成的光幕,难以寸进!

可白牧野打出去的那些符,却一下子将这片天空给清空了!

至少上千米的高度,就算是大宗师这样摔下去,不死也得重伤,更别说这群基本上都在宗师境界的精锐战士。

在地上的无数人,目瞪口呆的看着高天之上那些人不断掉落下来……大头朝下的基本当场就挂了,身子摔在地上的也当场就废了。

因为很多人根本没看到白牧野出手,所以全都满心震撼——

“这是神迹吗?世子顺应天道?敌人直接自杀?”

“天呐,这……太惊人了吧?那些人怎么自己掉下来送死啊?”

单谷手中后羿弓不断拉开,一支支锐利的箭被他射出,一些侥幸逃过白牧野攻击的漏网之鱼,很快又做了单谷的箭下亡魂。

但死的一点都不冤。

踏上战场的那一刻,他们就应该有这种自觉的。

上官家这边的人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全都有点懵的同时,忍不住勃然大怒!

因为他们透过星舰上强大的监控装置,已经看见了出手的人是白牧野!

“是祖龙帝国的那个姓白的小子!”

“他竟然没有死?”

“继续联系文平世子,尽快弄清楚发生了什么!”

上官家这边一群人全都是又惊又怒。

本以为是一趟轻松愉快的旅行,本以为可以躺着就把那些惊人的利益拿到手——无非是给段家家主段元新站个台罢了。

经营了家族无数年的天湖段家家主,在已经干掉太上长老这个最大敌人之后,还有谁能拦住他?

可来到天湖星系之后才突然发现,事情远没有他们想的那么简单。

这里面最可怕的一件事就是,他们上官家的世子……也是未来的天湖段家世子……联系不上了!

接着他们发现段勇完好无损的出来了!

再接着他们发现家族的那个神级高手钱老……同样也不见了!

接到段元新要求他们攻打段勇传讯的时候,上官家这边都还在幻想着:说不定世子是被别的事情给耽误了,世子那么聪明的一个人,怎么也不可能栽在这种地方吧?

直到他们刚刚看见了白牧野!

这群直到内情的人,终于有些绝望了。

上官文平来到这里,那一石数鸟中的一鸟……就是要从白牧野身上拿到上古符篆术啊!

这对上官家来说,也是极为重要的一件事情。

看看白牧野刚刚那种控符的手段,还有他使用的那些符篆,多么令人眼馋啊!

可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

为什么没死?

他没死……那么文平世子……

外太空中,星舰之上的一群上官家长老,都慌了。

更多的高手,顺着星舰飞出。

他们都没有乘坐飞行器,而是直接往下飞!

这是一群大宗师!

也是上官家多年来培养出的真正骨干力量。

上官家的老爷子经常一脸自豪的说:我们上官家这群大宗师,每个可抵一支军团!

这也上官家最大的底气之一。

不然,他们凭什么成为神圣帝国的豪强?

凭什么成为就连神圣皇室都要尊重的一股势力?

不是凭借家族中那几个神级大佬!

而是这群年轻的……大宗师!

白牧野在这边,段勇在另一边。

在看见白牧野简单粗暴的用控制符直接把人控住,然后任由那些人自由落体,掉在地上摔死之后,段勇这上古老灵魂,也忍不住骂了一声草,然后打消了跟白牧野比一比的念头。

因为他突然间发现,白牧野的精神力,十有仈Jiǔ比他想象中高得多!

他奶奶的,就算老子那个时代,也没有这样的妖孽吧?

如果非要找个能跟他对标的……四仙子那种?

似乎……就连四仙子,少年时代也没那么可怕呀!

幸亏我是一个正直的人。

段勇一边击杀天空中落下那群人,一边在心中暗自想着。

来势汹汹的上官家就像是一个笑话。

至少前面这段时间里,他们真成笑话了。

三五百个宗师境的“空降兵”,就这样被白牧野跟段勇两人给打的落花流水。

连人家一片衣角都没能碰到的情况下,损失惨重!

不到十分钟的时间里,至少有半数以上,都是自己掉在地上摔死的。

直到那群大宗师境界的高手下来,战局这才发生了一点点变化。

但并不大。

场域全开气势惊人的这群上官家大宗师们是想要一波就把白牧野跟段勇两人给带走的!

多大的胆子?

竟敢用着飞行符,跑到这天空撒野?

难道不知道,天空是大宗师以上境界强者的地盘吗?

这时候,一些漏网之鱼,已经降落大地面的城里。

段勇那边早已埋伏好的手下呼啸着冲上去。

还有因为没有飞行符而一肚子怨念的单谷跟彩衣,司音没多少怨念,她跟着砸就行了。

彩衣也没有,因为她会飞。

但她并没有飞上天。

没有飞行符,一个十六岁的小丫头拎着一把大刀直接飞到天上跟人打架……她怕把人活活吓死。

但到了地面,她还在乎什么?

砍就完了!

敢坑哥哥?

敢给我们挖坑?

我们身上的上古传承就那么吸引人?

你们上官家很棒棒嘛!

砍死你!

林子衿施展天雪寒风刀,释放出的场域寒冷无比,随着她进入大宗师领域,属性攻击的威力愈发恐怖了。

现在她一刀斩出去,就算不能将对方劈成两半,但那无比寒冷的气息,也足以让对方瞬间被冻得浑身僵硬。

哪怕宗师境的灵战士,一旦被她场域笼罩,那么甚至不需要被她攻击到,根本挺不了几秒钟,人就会变成一具冰雕。

所以她的周围非常干净,就连同伴都离她远远的。

天空中。

白牧野面对对方扑下来的十几个大宗师,眼中光芒一闪,正好出符,心头却突然一阵警兆传来,仿佛有一双冰冷的眼睛,正在头顶注视着他。

并且随时可能出手。

轰!

大量的控制符,被他驾驭着,拍向这群大宗师。

同时,白牧野迅速往自己身上分别奶了速度、力量和敏捷几种符篆。

下一刻,他像是一条鱼,无比灵活的从这群大宗师身边闪过,顺便用剑符干掉了一个。

霍地!

在那无尽的高天之上,一股难以想象的恐怖力量,刹那间压迫下来!

这种压迫,完全让人喘不过气的那一种。

仿佛整个空间……就连空气都跟着一起凝固了一般!

须臾间,几乎所有人,身体全都像是凝固在空中,放眼望去,天空中的景象离奇而又诡异。

白牧野感觉周身的空气,原本感受不到半点阻力的空气,在这一刻变得变得粘稠无比,让他寸步难行!

他知道,这是遇到真正的大敌了!

他甚至怀疑对方是不是帝级的生灵。

只是这样一场战争,上官家……会派出帝级生灵么?

而且……他们有吗?

无需怀疑,他们并没有,但上官家,却有一个准帝!

这一次,也来到了这里。

原本这人来的目的,是想要进入天湖感受一下,试试能不能得到一些灵感。

但却不成想赶上了这场战斗。

当看着那些大宗师都完全拦不住白牧野的时候,上官家的这位准帝,也就是灵力值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的超级强者,终于忍不住出手了。

这很欺负人。

实打实的欺负小孩儿。

洗都没的洗那种。

可如果他再不出手,上官家的损失只会变得更大!

总不能到最后就剩他一个光杆司令然后再出手吧?

他并没有想要一下子杀死白牧野,而是想要将他生擒活捉!

一个如此年轻的大宗师境界的符篆师?

这是啥?

这是人类最大的宝贝!

国宝级算个屁?

这是史诗级的!

人类史上从来就没出现过这个年纪这种境界的符篆师!

即便算上上古时代,也没有过!

所以,就连段家许给上官家那惊天的利益,在这位准帝大能看来,都不如一个白牧野值钱。

“所以,这算是意外收获吗?”

这名准帝,身形一闪,出现在星舰外面,这个看上去封神如玉的青年,伸出一只手,虚空一抓——

天空中无尽能量瞬间汇聚在一起,迅速形成一只遮天般的大手!

这大手,像是捏蚂蚁一样,向着被困在虚空的白牧野抓过去。

这尼玛……酒是不是都已经热了?

白牧野身上猛然间爆发出一股恐怖的精神威能,刹那间,他冲开了这道可怕的封锁。

一张剑符,从他身上飞出,猛然间刺向那只能量凝结而成的、遮天蔽日的大手!

轰!

高天之上,华光绽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