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大符篆师 > 第四百三十九章 呸

第四百三十九章 呸

星舰上,白牧野五个人都已经从休息舱中出来,看着已经有些熟悉的紫云星系,五个人脸上都带着开心的笑容。

小顾终于要登基了!

身边的朋友,突然间要成为这个帝国的最高权力者,这种感觉挺奇妙的。

“你们说,小顾当了皇帝之后,会在第一时间颁布什么法令?会不会像他父亲一样,继续以仁治天下?”单谷看着其他几人问道。

“这个,按照小顾的脾气,怕是会比他父亲更加激进一些,不过有摄政王在一旁看着,想必也不会搞的太过分。”彩衣说道。

林子衿看着白牧野:“哥哥,你说当了皇帝以后,小顾还是从前那个小顾吗?”

白牧野笑着摇摇头:“怎么可能?就连司音都成长了,小顾怎么可能还像从前一样?”

司音鼓起两腮:“我,我怎么了?”

林子衿快速揉头:“没怎么,你优秀!”

司音迅速出手反抗,两人闹作一团。

姬彩衣道:“你看,这要是在过去,司音肯定气鼓鼓的不知所措了,现在都知道反抗了。”

司音一边跟子衿闹着,一边哼哼道:“永远不知反抗的那是傻瓜!”

笑闹中,星舰已经接近了紫云星。

随后被紫云星上方的防御部队拦截——

并非他们,而是所有进入紫云的星舰,全都要在外太空接受检查。

随后有一群军人登舰,经过一番检查之后,才将他们放行。

整个过程一丝不苟,任何一个角落也都没有放过。

当星舰降落在紫云航天中心之后,再次有人上来检查。

新皇登基,各方各面肯定都是按照最严格的要求来的,想要在这种时候蒙混过关,非常困难。

随后白牧野接到老宋的电话,他们是跟着飞大一群人以及飞仙星的那些一级主城城主一起过来的。

老宋问小白晚上要不要聚一聚,小白听出老宋话里似乎有别的意思,否则之前两人经常见面,没必要在这种时候聚会。

“晚上你自己一个人过来。”老宋在那边交代。

到了小顾早已经给他们准备好的庄园安顿好之后,小白跟林子衿等人交代两句,出门一个人打了辆车,向着跟老宋约定好的地方赶过去。

那里是一个小饭馆。

小白到的时候,小包间里的老宋已经点好了菜,甚至连酒都准备好了。

“师父,您这把我叫过来,该不会真的就是为了让我陪您喝杯酒吧?关键我也不能喝呀。”白牧野一进门就调侃起来。

“没让你喝。”老宋笑笑,示意白牧野坐下。

“怎么样,最近又有什么进步?”老宋问了一句。

这师徒二人虽然师父不像师父,徒弟不像徒弟的,但说到底,老宋毕竟是一个神符师,那么多年积累下来的各种经验不是白给的。

小白天赋再好,也不可能凡事无师自通。

进入飞大之后,他在老宋身上学到的东西也相当多。

“进步?每天都在进步啊,”白牧野笑着拿起筷子,夹起一片肉,想了想,道:“对了,师父现在是不是已经快要到神级中阶了?”

老宋摇摇头:“哪有那么快?精神力还不到两万呢。”

白牧野想想自己,忍不住苦笑道:“您这还嫌低,我咋办?”

“什么你咋办?”老宋瞪了他一眼,“你还想咋?想上天?”

说着,拿起酒杯喝了一口,然后小声道:“新皇登基,怕是有人要搞事情,你要小心些。”

“哦?”白牧野看着老宋,“师父何出此言?”

“之前你们拓荒那处次元空间出来的时候,是不是遇到了飞仙郡王的儿子?”老宋看着白牧野一脸认真的问道。

“咦?这件事师父怎么知道?”白牧野有些奇怪的看着老宋。

出来之后,五个人并没有跟任何人说起过。

难道那位飞仙郡王的世子身边有奸细?

不过即便有奸细,也应该跟师父这种与世无争的人无关才是。

在白牧野心目中,师父跟方晴天生就应该在校园里,做他们自己喜欢的事情,然后桃李天下。

“你别管我怎么知道的,”老宋看了白牧野一眼,“那位飞仙郡王世子,你了解多少?”

白牧野说道:“应该不比师父少吧。”

“嘿,你这小子,还装上了!”老宋一瞪眼,“那你说说!”

他是真不信,自己这个妖孽徒弟还真能妖孽到那种地步,不但天赋强大到令人绝望,帅到让人望尘莫及,就连这脑子也让人颤栗不成?

“他并没有当天表现出来的那么纨绔,不,应该说,他并不是一个纨绔,而是一个真正从小接受顶级教育的精英人才。他平日里甚至非常自律,素来很有贤名。”

白牧野看着老宋笑着说道:“所以那天,他装成一个胆小怕死的纨绔的样子,让我想起了一本书……”

老宋看着他:“什么书?”

“演员的自我修养。”白牧野呲牙笑道。

老宋翻了个白眼,不过心里面却十分震撼。

这小混账东西,他还真知道!

如果不是有人提醒他,恐怕他都想不到那么多事情。

“那你可知道,他为什么要故意挑衅你?”老宋问道。

“这个不难猜吧?”白牧野笑起来:“www.00kxs.com应该就是想要试探试探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别到时候坏了他们的好事呗。”

老宋眼神中露出一抹惊讶之色:“所谓的好事,又指的是什么呢?”

白牧野看了一眼四周。

老宋道:“放心吧,这里没问题。”

“哦,他们的好事,自然就是干掉太子,干掉摄政王呗。”白牧野很是平静的道。

老宋这下彻底呆住了。

即便是他,在一开始听到这消息的时候,都被震撼得几乎说不出话来。

结果这小混蛋倒好,轻描淡写的就给说了出来。

“如此机密的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老宋一脸严肃的看着白牧野。

“您都知道了,我咋就不能知道?”白牧野笑道,“这件事,该知道的人,怕是就没有不知道的吧?”

“胡说八道……”老宋看了他一眼:“这种要掉脑袋的密谋,怎么可能人尽皆知?”

“摄政王不知他们的心思?”白牧野看着老宋,“还是太子不知?”

老宋叹了口气,轻声道:“这帝国,经不起这种折腾啊!这一次新皇登基,神圣和沧海帝国都要派人过来道贺,如果在这种时候,爆出祖龙帝国内乱这种事,可就不是让人看笑话那么简单啦。”

“总有那么一些人,脑子里整天装满了幻觉,觉得自己是可以的。即便满世界的人都能看出来他们的想法,他们自己依然固执的认为别人看不见,能有什么办法?”白牧野耸耸肩。

实际上,他也就是在老宋面前装逼罢了,其实他刚刚得到那消息的时候,整个人也被震撼得不轻。

如果不是大漂亮留下的高级智能,恐怕就算这世上最强大的黑客也破解不了那些消息。

四大亲王,十大郡王,竟然想要造反!

而且他们居然把时间选在了太子登基这一天!

而且这一天,他们这些人全都要来紫云要去皇城观礼的!

谁能想到?

谁敢相信?

就算是摄政的齐王,恐怕也不敢相信他的那群兄弟们竟然会疯狂到如此地步。

关键是在这件事情当中,居然还浮现出了一道让他意想不到的影子——大皇子,李贺。

有那么一瞬间,小白甚至怀疑这会不会是四大亲王和十大郡王那边故布疑阵?

如果说那个人是李雄,他还多少能理解。

从以往得到的那些资料来看,三皇子李雄,在之前对皇位应该是有过想法的。

至于大皇子……从始至终,就从没见他对那位置有过任何的一丝垂涎。

就算是隐藏得很深,也不可能隐藏得自己一无所有吧?

不过很快,小白就得到了更多的材料,发现大皇子李贺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

之所以成为目标,恰恰是因为他对这个位置没有任何诉求!

太子自不必说,三皇子其实也不合适。

因为随着太子登基的日子临近,三皇子已经开始渐渐展露出他英明神武的一面。

之前去天湖圣地闭关修炼,归来之后整个人气质大变。

很多人都说,三皇子身上,隐隐有当年齐王的风采!

不同的,是三皇子并没有跟太子争位的心思。

扶植这样一个人上台,对那群亲王和郡王们来说,跟小顾上台恐怕没什么分别。

至于其他那些皇子,就更不适合了。

至少名正言顺这一关,他们就过不了。

再说那些皇子骨子里一个个也都充满贪婪,关键都非常优秀!

一直就表现得非常优秀!

若是让那些人上位,恐怕会做得比小顾上台更加激进。

所以,最合适的人,就只能是大皇子李贺。

同为皇后所生,性格温和,从小到大,从来就没争过任何东西。

整天把自己关在实验室里面进行各种科研实验。

这样的人,让他当皇帝,然后给他世界上最好的实验室,他肯定连实验室的门都不会迈出一步。

老宋今晚来找白牧野,其实是想告诉他这件事,然后让他立即带人回去!

不要掺和到这件事情当中来。

因为这件事,实在是太过凶险了。

“不要觉得有我们这些神级的护着你们就能安然无恙,四大亲王,十大郡王……这些人的底蕴究竟有多深,说实话,到现在我心里都没底!”

“但我知道,这些人一旦展开攻击,就算是摄政王齐王,恐怕也是扛不住!”

“所以,这不是一件闹着玩的事情,除非你白家女帝在这里护着你,不然……没人能保住你!”

老宋说这番话的时候,非常非常严肃。

白牧野问了句:“那师父您呢?”

“我?”老宋愣了一下,随即道:“我当然要留在这里。”

“为什么?”白牧野问。

“没有为什么。”老宋摆摆手,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是因为你们都是皇家供奉团的成员吗?”白牧野又问了一句。

老宋放下酒杯,呆呆看了他几眼,突然忍不住骂道:“你一个二十岁不到的小屁孩子,怎么就知道了那么多不该你知道的事情?既然你都知道,那我说的话,你听进去没有?”

“听进去了。”白牧野点点头。

“你那么听话?”老宋充满不信任的看着白牧野。

“您看,您明知道。”白牧野笑起来:“太子是我兄弟,太子身边的刘志远也是我兄弟,有人要杀了他们,我肯定是不能坐视的。”

“可你这点修为……”老宋摇头叹息:“即便你们这群人孩子,能扛得住一两个神级的攻击,可若是十个八个呢?若是更多呢?”

“有那么多吗?”白牧野看着老宋,“皇室这边,齐王这边,难道就没有了吗?”

“唉!”

老宋最终只能叹息一声。

其实来之前他就知道,十有仈Jiǔ说不动这个倔强的徒弟,但他还是打算试一试。

毕竟这种事,真的不应该是一群年轻人参与的。

太危险了!

一旦出现一点什么意外,可咋整?

距离太子登基,还有七天。

白牧野跟林子衿,突然各自接到一张请帖。

请帖不是那种电子的,而是非常原始古老,而且纸张材质极好的那种正式请帖。

如今还在坚持用这种高档纸质请帖的,基本上也就是一些王公贵族和古老世家了。

在白牧野看来,原因也只有一个——为了装逼。

白牧野接到的这张请帖,来自白家。

那个他从未见过的家族,居然给他发了一封请帖过来。

诚邀白家优秀年轻子弟白牧野,参加十二月二十四日举办的家族晚宴,地址是……

请帖上的内容非常简单。

家族晚宴。

呵呵,我也是个有家族的人?

白牧野笑笑,把请帖随手扔在一旁。

随后林子衿也拿着一张差不多的请帖过来,两人一对,发现那上面的地址,竟然只有一墙之隔。

还真是李白林三家世代交好。

就连选择家族晚宴的地方都在一起。

“哥哥,你想去吗?”林子衿看着白牧野问道。

“你呢,你想去吗?”白牧野反问了一句。

“不想。”林子衿撇撇嘴。

白牧野正要说我也不想的时候,通讯器突然响了起来。

发现是一个陌生号码,小白本能的就想要挂断,这时候身上的高级智能突然传递给他一个消息,小白看了一眼之后,随手将这个视频请求接通了。

一个相貌威严的中年人投影出现在白牧野面前,他坐在一张非常奢华的木椅上,面前是一张名贵木材制成的书桌。

“白牧野,我是你二爷爷,白家家主,白瑞。”

这中年人开门见山,直接报出了自己的身份。

“白先生您好。”白牧野非常有礼貌的说道。

只是,白先生?

白瑞皱了皱眉,却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看了一眼白牧野身边那精致的短发美少女,然后又瞥了一眼被白牧野随手扔在桌子上的请帖。

看着白牧野说道:“这些年,苦了你了。”

“不苦不苦,我活得挺好,烦劳白先生关心。”白牧野露出一个微笑来,整个人看上去愈发帅气。

白瑞看着他:“我知道你心里面有气……”

“没有没有,我一个无根浮萍,和你们够不着。”白牧野继续微笑着打断白瑞的话。

“白牧野!”中年人皱起眉:“无论你心里面有多大的火……”

“真没有的!”白牧野非常认真的再次打断。

“你能不能听我把话讲完?做人有没有一点礼貌?这就是白胜这么多年培养出来的白家优秀子弟吗?”白瑞声音低沉,脸色无比严肃的看着白牧野。

“呸!”

白牧野眉梢一挑,脸上笑容敛去:“你算老几?”

“礼貌?跟你?你配吗?”

视频投影中的白瑞被白牧野骂得一愣,心中大怒:果然是白胜那狗东西培养出来的人,就连这调调都是一模一样!

白牧野冷冷说道:“你凭什么来管我?我为什么要听你把话说完?叫你一声白先生,那是我讲文明懂礼貌,我是姓白,也是白家子弟,可却不是你的白家子弟!以后我会建立我的白家!”

说着搂过身边林子衿:“到时候我跟丫头生他十个八个子女,让他们开枝散叶,子又生孙,孙又生子,子子孙孙,无穷匮也!到时候,那就是我的白家!”

林子衿脸色绯红,小声说道:“哎呀,我一个人不行的,生不了那么多,又害怕。要不我找几个人帮忙?”

白牧野:“……”真的吗?

白瑞:“……”

白牧野:“反正你听好了,我的成长,只是我一个人的成长,和你们这群人没有半毛钱关系!我认白胜是我爷爷,我认我的父母,我认我亲生爷爷奶奶,认我的祖姑奶奶,但你们这群人……不过是跟我身体中流淌着相近血脉的陌生人,所以,我不认!”

白瑞被气得脸色铁青,他亲自打这个电话,本意就是怕白牧野无视白家送去那份邀请,希望能通过来自家主的关怀,让白牧野感受到被重视。

至于当年发生过的那些事情,不是都过去了吗?

你不是也很好吗?

如今接受到隐族白家家主的关怀,不应该感激涕零吗?

白瑞做梦没想到,这小东西竟然强硬到如此地步,对他这个白家家主没有半分尊重可言,更别说参加什么家族聚会了。

其实在不少白家人的心目中,白牧野算不上什么白家子弟。

流落在外的野孩子罢了!

毕竟就连他的父母,如今都在天河那种地方,音讯皆无,生死不知。

最关心白牧野的白胜同样也去了天河送死。

一入天河深似海!

这话可不是闹着玩的。

想回来?

没那么简单。

所以白牧野这边这一支,在如今的白家很多人看来,其实基本上算是废掉了。

白牧野固然挺优秀,但也没优秀到让白家主动的地步吧?

帝国联赛的冠军又怎么了?

很了不起吗?

每年都有一批!

可白瑞却是很清楚,白牧野不简单!

如果可以的话,还是要把他拉回到白家的阵营中来。

尤其白家老祖姑奶奶亲自发话,说她喜欢白牧野那孩子。

能让一尊女帝说出这样的话,就值得他亲自打这个电话。

可没想到的是,他不但被羞辱了。

还叫小白给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