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大符篆师 > 第四百八十九章 大荒之地

第四百八十九章 大荒之地

大荒之地。

这里是天河生灵占据的一片区域,距离红枫城大约三亿里。

前站大陆上,像大荒之地这样的天河生灵占据区域还有不少,但大荒之地是最出名的一个地方。

因为这里的天河生灵,是最接近人族的。

但也只是接近,双方的种族特征,还是一眼就能看出来。

比如说,这里的天河生灵,虽然都是人形,但却多数生得奇形怪状。

有生着双头的,有生着四条腿的,还有浑身长满鳞片脸上长鳃的,也有浑身长满刺猬一样的尖刺的……

这些生灵虽然都是人形生物,但它们跟人类的基因有着根本上的区别。

而且它们虽然看上去是群居,可实际上,即便是同一群族的生灵,也都各自居住。

比如说双头群族占据的区域,一旦发现四脚族的,肯定毫不犹豫的进行驱逐。

这就使得天河生灵内部,也经常爆发大大小小的冲突。

有时甚至是战争。

唯有真正顶级的存在,才能将这群冷血、嗜杀的生灵聚集在一起,并且约束着,不让这地方出现大的暴乱。

大荒之地的主宰者,是一个浑身长满尖刺的可怕生灵。

它已经来到前站几千年了。

在它之前,大荒之地曾有另外一个主宰者,它当时选择跟随在那个主宰者身边。

那主宰者同样很强大,镇压着这里,管束着这里所有的天河生灵。

并带着它们经常性冲击“墙”。

墙就是前站四周的结界!

也被前站生灵称为世界的边缘。

前些年,大荒之地原本的主宰者在一次大战中,中了一群人类守护者的埋伏,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过后,那个人类守护者中的最强者重伤垂死,原来那个主宰者则没能挺过去,当场就死了。

作为大荒之地的第二强者,它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为了这里的主宰者。

它给自己起了一个名字,叫“刺霸”。

按照人类的文明,刺这个字,代表着尖锐,锋利,象征着一往无前,就跟它身上的刺一样,非常厉害!

霸这个字,代表着强大!

刺霸是一个很喜欢学习的天河生灵。

当年它从混沌中醒来,一种本能驱使着它顺着天河,一路历经千辛万苦,才爬上岸。

它的运气不错,没有遇到天河那里的守护者,它一路凭借着某种本能,来到了前站世界。

刚来那段日子,它曾经大开杀戒过,也曾被很多可怕的生灵给盯上,一路来到大荒之地,可谓九死一生。

内心深处的一种本能,一直驱使着它和所有天河生灵,想要打破那道墙,进入到更远的地方。

至于更远的地方有什么,要去做什么,它和其他那些天河生灵们,都不是很清楚。

它们只知道,遇到不同的种族,就应该杀!

仿佛它们生下来的使命,就是这个。

但刺霸跟其他绝大多数的天河生灵都不太一样,跟它的前任主宰者也不一样。

它很喜欢学习。

虽然学起来很费劲。

不同种族之间的文明,想要理解需要超高的天赋。

天河生灵除了杀戮,基本上是没什么天赋的。

所以它想要学习人类和其他前站种族的文明,时时刻刻都需要压制它内心深处的那种暴虐和杀戮的念头。

耐着性子,去一点点学习。

几千年来,成效颇丰!

在它的努力下,天河生灵甚至成功的打入了黑市!

同时也是在它的努力之下,培养出了一批可以勉强跟其他种族沟通的天河生灵。

这群生灵虽然没有它这么聪慧,但经年累月之下,也能做到勉强完成它交代下去的任务。

刺霸的这种手段,对所有天河生灵都是一种巨大的震撼。

这群只知道杀戮的生灵,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交易带来的好处。

它们从未曾想过,可以不通过战斗跟杀戮,从其他种族那里换到它们想要的东西。

只是镌刻在它们灵魂深处的那种本能,依然无时不刻的驱使着它们去杀戮,去破墙,去到更远的地方……杀戮。

刺霸自从当上主宰者之后,即便心中那种杀戮依然强烈影响着它,但它还是做出了更多的改变。

比如说,它居然学会了通过利益诱惑其他种族的生灵,为他所用!

这对所有天河生灵来说,绝对是前所未有的一种改变。

称之为是一种突破历史的变革,也毫不为过。

谁敢相信,天河生灵……居然也学会这种手段了?

但这种手段真的太有用了!

就在前些天,刺霸收买的一个黑市中很活跃的掮客,就给它带来了一个事关重大的消息。

害死它前任主宰者的人族身边人,居然找到了救治的办法!

而且还在到处寻找材料!

竟然找到了它们头上!

刺霸对人类文明的学习是有限的,不知道自投罗网这个词,但在得到消息的那一刻,它还是生出了一种无比畅快的感觉。

它让手下重赏了那个掮客,然后派出几名手下,想要截杀那个跟掮客交易的人类。

可惜最终还是被那个人类给跑了。

不过没关系,那两种材料,它已经吩咐手下严加看管,决不允许有半点疏忽!

这些年来,刺霸一直最想做的一件事情,就是给前任主宰者复仇!

它的确是个不一样的天河生灵。

因为它所接触到的其他那些天河生灵,绝不会有这种想法。

同一种族的同伴被别人杀掉,当场自然是愤怒的,但更多还是那种嗜杀的本性在支撑着。

如果过去一段时间,基本上就会忘掉那些仇恨。

哪怕下次见到“仇人”,依然还是会疯狂的发起攻击,但那只是本能驱使。

而非仇恨。

只有刺霸,才会时刻记得那些仇恨。

如果不是红枫城那里太可怕,存在着超级强者,它早就把那个重伤垂死的大将军给杀掉了。

即便这样,这几年它依然带兵攻打过几次。

可惜每一次都没能成功,而且损失颇大。

到最后,它发现很难攻破那座城,才不甘的暂时放弃了。

但在内心深处,依然想着有朝一日,等它变得更强大的时候,要去复仇!

“让双头族和四脚族看管好那两个地方,记住,一旦有任何生灵靠近,格杀勿论!”刺霸有些不放心,再次对手下吩咐了一遍。

作为对人类习惯很了解的天河生灵,刺霸很清楚对方不会那么轻易放弃。

说不定最近就会有人族军团,大举攻打大荒之地这里。

但就像他攻不破红枫城一样,人类想要打穿大荒之地……也是做梦!

大荒之地位于一座巨大的神山半山腰处,四面八方全都是带着天然法阵的悬崖峭壁,除非顺着悬崖一点点爬上来,否则根本没有第二条路能上来!

这天然法阵特别神奇,形成于大荒之地的悬崖四周,包括天河生灵在内,任何生灵都没办法动用灵力飞上来!

这法阵究竟是如何形成的,没人知道,反正它前任主宰者发现这里的神奇之后,就把驻地选择在了悬崖顶上的这片大荒之地。

凭借着天然法阵的优势,任何人想要攻破这里,都只能是一个幻想。

此刻,白牧野跟姬彩衣两人乘坐着飞行器,已经到了大荒之地所在的这座神山脚下。

抬头去看,眼前这【零零看书00ks】座神山简直像是一堵世界墙!

直耸入宇宙深处,完全看不见上面的情况。

“大荒之地,就在这上面,是一片占地面积大约一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区域,”姬彩衣看着靳铮之前给他们准备好的资料,然后一脸感慨,“真的没办法想象,前站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形成的,一座山……便有日月星城围绕着它旋转,当真是太大了!”

白牧野点点头:“所以如果是顶级强者,站在这座山的山巅之上,差不多一眼就能看见红枫城吧?”

“是啊,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虽然隔着几万里,可红枫城也算是在这座山脚下的……”彩衣感慨道。

而像这样的神山,前站还有许多。

“所以特别难以想象,当年到底是怎样的存在,布下一道结界,将整个前站世界都封印起来,还留下了可以让我们进出的门。”白牧野叹息着。

眼中带着一股神往之色。

他想起自己被改造之后的符篆师宝典,也不知到了帝级之后,能从那上汲取到多少更高的传承跟知识?

更不清楚所谓的“符道”,又是一种怎样的道。

不过只要一想到他短暂掌控帝级能量的时候,凝聚天地力量为自己所用的那种感觉,就有种心潮澎湃的感觉!

那些能力,其实只是被改造之前的符篆师宝典上面的顶级符篆术!

那么,改造之后的呢?

又会是怎样的?

“走吧,咱们上山,要小心一点,毕竟已经接近了它们的栖居地,我们很有可能会遇到天河生灵。”白牧野提醒道。

姬彩衣点点头:“放心吧!”

这些天不断赶路的过程中,她也没有耽误修行,虽然不如闭关修炼来的那么快,但架不住身上灵珠多,总的来说,速度也不慢。

自从踏入神级之后,她仈Jiǔ玄功的变化之术,时间也比过去长了一些。

虽然依旧很短,但至少不像之前只能坚持一瞬间,可以多挺一会了。

两人乘坐着小型的飞行器,飞行速度很快,但还是飞了一个多小时,才最终飞到这座神山的半山腰处。

从飞行器里面出来,两人往下看去,视线全都被下方无尽遥远的云层所遮挡。

这种地方,其实已经是在太空深处。

空气在这里都变得无比稀薄,几近于无。

普通人根本无法在这里生存。

但灵气却很充足,所以对修行者来说,在这种地方呆着,倒是并不难受。

根据靳铮给他们的资料上显示,大荒之地四周悬崖拥有天然法阵,在那里,没办法动用能量飞行。

白牧野想尝试一下飞行符可不可以。

两人一路无话,很快来到悬崖底下,商议一番,没有选择从这里攀爬,而是用了点时间,绕到侧面。

看着头顶这巍峨不见顶的悬崖,两人相互对视一眼。

都知道,一旦上去将要面临的是什么。

但两人眼中没有半点退缩之色。

不提其他,他们从三十六号要塞这群人的手中,已经得到了难以想象的好处!

能让一群人成帝的灵珠,人家都毫不犹豫的拿出来了,其实帝级强者制作灵珠,也并非那么简单容易,同样也是有着很大消耗的。

虽说那损失能慢慢修炼回来,但那也需要时间不是?

如果不能为他们做点什么,他们自己都会觉得良心不安。

白牧野先是尝试了一下飞行,发现果然被一股神奇的力量给压制着,身体中的能量完全没办法调动起来。

甚至就连精神力,都有一种被封印着的感觉。

这种感觉他很熟悉。

毕竟被封印那么多年,如今再度体验,居然觉得很亲切。

见鬼的亲切!

这种情况下,飞行符也无需尝试了,连精神力都无法动用,就算能在外面激活飞行符,可一旦半空遇到攻击,或是飞行符时效过了,岂不是要被活活摔死?

天知道这悬崖到底有多高。

至于飞行器,同样也不行,这悬崖四周的天然法阵,仿佛隔绝一切能量的波动。

即便飞行器可以隐身,可以静音,但却没办法在法阵范围内飞行。

机械动力都不行,两人只能用最原始的方式——爬。

俗称攀岩。

攀爬之前,白牧野道:“把衣服颜色改一下,别突然间冒出来一个天河生灵。”

两人身上都穿着祖龙帝国制造出来的顶级战衣,可以根据环境改变衣服的颜色。

彩衣看了他一眼:“如果有天河生灵突然冒出来,就算改变了衣服的颜色,也没大用吧?”

白牧野笑笑:“有备无患嘛。”

“行,那听你的!”彩衣将身上的战衣,连同头部的装置一起,改变了颜色,就像一条变色龙,趴在岩石上几乎看不出来。

“走吧,我带着你。”彩衣看了一眼白牧野,“你只需要抓住绳索就好。”

“开什么玩笑?我用你带?”白牧野瞥了一眼彩衣,“在这种地方,你的灵力同样也是被封印的,大家各凭体能爬吧!”

彩衣看着他:“各凭体能?你确定?我可是神级的体质!你呢?”

小白:“……”

瞧不起四级灵战士么?

当下一声不吭,直接走到悬崖底部,开始迅速向上攀爬起来,眨眼之间,竟被他爬出一百多米的高度!

整个人也灵活得像是一只墙上游走的壁虎。

姬彩衣愣了一下,随后撇撇嘴,来到悬崖下,轻轻一纵身,手脚并用,刹那间便超过了白牧野,并且领先他很远。

“怎么样?要不要我带你?”彩衣一脸得意。

平日里所有人都被大魔王支配着恐惧,越是身边的这群人,这种感受越是明显。

这个家伙实在太优秀了!

在他身边,如果没有一颗大心脏,真的待不下去。

如今除了喝酒、唱歌之外,总算又有一件事情可以胜过他了。

好开心呀!

白牧野平静的看了一眼彩衣,淡淡道:“这悬崖高着呢,你悠着点,不能动用灵力,就算你有神级体质,也不可能一直保持这种速度……”

“那你慢慢爬,我去上面等你。”

白牧野看着扔下一句话瞬间又冲上去一大截的彩衣,顿时满头黑线。

过分!

这是作弊啊!

不能动用灵力,居然也能爬这么快吗?

神级体质真的那么牛?

姬彩衣一边迅速往上爬,一边在心里嘀咕着:哼,区区一个小法师,居然跟大战士比体力!

其实她想要先上去,还有一个想法,替小白勘察上面的情况,保证他的安全!

看上去这次行动她才是主力,可她心里清楚的很,真正定乾坤的人,还是小白。

两人只有相互配合,才能完成这次的任务。

好在他们之间,不存在怎么默契问题。

眼看着彩衣嗖嗖嗖……身形迅速消失在视野当中,白牧野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继续缓缓向上爬去。

他也明白彩衣爬那么快是干什么,也没有阻止。

彩衣身为一个刺客,比他更懂得如何藏匿自己,如果两人连悬崖这一关都过不了,那也别幻想着从人家那里盗取什么符篆材料了,还是老老实实回去另寻他法吧。

彩衣速度非常快,但这悬崖的确非常高!

如果可以动用灵力飞行的话,这点高度对大宗师来说都算不上什么。

但单纯靠攀爬,哪怕像彩衣这种速度,至少也需要半个小时以上。

神级的体质的确是不一样的,就算不能动用灵力,但那种可怕的耐力,依然可以让彩衣毫不费力的不停向上攀爬。

二十分钟后,彩衣几乎看见了悬崖顶部的场景!

光秃秃的,一些巨石从那边伸出,想要爬上去,必须有一段是悬空的。

她瞥了一眼,入眼处,全都是这种场景。

这对她来说,倒也谈不上太大难度,只是稍微费点力气罢了。

只是有些奇怪,这悬崖四周的法阵究竟是如何形成的?

靳铮说法阵是天然的,并且说这样的地方,前站还有很多处。

有些被前站这里的种族给占领了,有些则在天河生灵手中。

但凡这种地方,都是易守难攻,很难破掉。

小白很擅长法阵,回头问问他,看看能不能破掉这里的天然法阵,一旦破掉,这个地方被攻破,也就指日可待了!

彩衣心里面正想着,突然间,一个巨大的笼子,从悬崖上方非常突兀的飞下来。

她被这突如其来的大笼子给吓了一跳,紧贴在悬崖上的身体瞬间一闪,便闪进了两块岩石的缝隙当中,凭借改变了颜色的衣服,几乎不可能被看出来。

彩衣藏好的瞬间,便眼看着一条粗大的绳索,连接着那个巨大的笼子顺着她几百米开外的地方向下落去!

依稀间,彩衣看见那笼子里面,仿佛有身影晃动。

坏了!

彩衣心说不好,这应该是天河生灵上下的一种方式,她倒是藏起来了,但小白呢?

看着那条距离她几百米的粗大绳索,彩衣在心里捉摸着,要不要一刀把那绳索砍断。

可那样以来,对方肯定就会发现出事了!

不行,不能斩断这绳索。

她不由有些后悔,爬得太快了!

同时也有些郁闷,选择的地方有些不对,专门选择了一个侧面来爬,结果上面还是有天河生灵存在……

关键在下面根本没有办法观测到上面的情况,也不敢贸然用飞行器远处升空观测。

毕竟天河生灵也不是白痴,当你看见人家的时候,人家也能看见你!

她藏身于两块岩石之间,耐心等待着,同时在心里祈祷着,小白千万不要被发现。

同时也不得不佩服小白的心够细致!

就连她一个刺客,都没想到在攀岩之前先改变一下衣服的颜色。

有些事情是经验,但有些……真的是天赋!

那笼子被扔下来的一瞬间,下面的白牧野也第一时间看见了。

巧的是他身体四周没有任何可以遮蔽的地方……只能悬着心,将身体紧紧贴在这悬崖之上,好在已经提前启动了衣服上的装置,让颜色变得跟这岩石一样。

否则在这法阵范围内,任何能量都无法动用的情况下,就算想改变,都来不及!

那巨大的笼子距离小白最多也就五六十米,嗖的一下就下去了。

妈的,这是要被扔下去摔死的节奏吗?

白牧野心里面咕哝一句。

很快,那条粗大的绳索被绷紧,看来那笼子也已经接近底部了。

现在又一个问题摆在他和彩衣面前,而且这问题很严峻。

上面有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