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大符篆师 > 第四百九十九章 穷困潦倒的小白同学

第四百九十九章 穷困潦倒的小白同学

符篆师宝典挡在了那杆水蓝色如同流动的水的长矛之上。

华光骤然亮起,那光芒太强盛,映照得整片天地一片亮白,即便闭着眼睛,也能感觉到那种可怕的炫目感。

可怕的波动直接将神山峰顶那群神族直接轰杀成渣!

他们或许做梦都想不到,自己竟然会以这样一种方式谢幕。

帝一、帝二、第三……根本挡不住那杆长矛轰在符篆师宝典上所爆发出的能量波动。

他们在须臾之间,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躯土崩瓦解!

然后神形俱灭。

死了个干净。

那股灭世般的能量波动同样想要向下延伸,但却被符篆师宝典上爆发出的符文给拦截住。

饶是如此,整座巨大无匹的神山依然在剧烈震颤。

小白这边一群人全都有种身体要炸开,精神体也要跟着一起炸开的感觉。

这太可怕了!

甚至没人能够想象这到底是一种什么层次的力量。

生死间有大恐怖。

这群人有一个算一个,其实都经历过生死。

但却没有人经历过这种场面。

高天之上,那道明灭不定的身形剧烈颤动起来。

哇!

一大口鲜血喷出。

露出一张骇然的青年的脸。

一双眼中满是不敢置信,随后变成深深的恐惧。

他认不出下面那光华大作的东西是什么,但能挡住他一击,并且将他反噬到吐血,那东西已经不能算作是法器,法器绝对没有这种威力!

那玩意儿是神器!

一个三大帝国时代的人族少年,身上怎么可能会有史前文明中的神器?

那东西,即便是他,也只在传说中方才听过。

他也没见过!

之前在神族那里,他落荒而逃,自认为看穿了那个背叛者的心思,经过一番推演之后,他来到此地,意欲亲自下场出手,杀掉这个当代最强的年轻人。

他知道这种年轻人既然能够在万亿生灵中崛起,必然有所依仗,应该没那么好杀。

但他万万没想到,这人身上,竟然存在着连他都无法理解的宝物!

青年怒目圆睁,发出一声震天咆哮,身形嗖的一下消失在原地。

下一刻,他直接出现在符篆师宝典那里。

看着那团璀璨光芒,青年伸手便抓!

“管你是什么,都给我过来吧!”

他一声吼!

符篆师宝典上,出现了一道淡淡的人形。

那人形的光影看起来非常淡,如果不是青年这种境界,根本就看不见这道光影存在!

“你是何人?”青年怒吼道:“史前文明已毁,天庭已然覆灭,不管你是什么人,都休要在本尊面前装神弄鬼,给我死去!”

又是一杆水蓝色长矛凝结出来,长矛之上符文跳动,上面凝聚着他的修为、他的道!

轰!

这杆长矛再次轰出!

瞬间洞穿了虚空,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彻底凝住。

那杆长矛,出现在那道淡得几乎看不清的人影面前——

然后被挡住了。

那道淡淡的身影,深处一根手指,挡住了青年这恐怖一击。

接着,时间又像是被快进了无数倍。

神通凝结的水蓝色长矛炸开,一股不可思议的力量,顺着那边,打进了青年眉心。

青年的眉心处,顿时多了一个洞。

下一刻,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大道之火,顺着那个小洞燃烧起来。

这青年仿佛像是一张相片,像个纸片人一样,迅速被那道蔓延的火焰直接烧成了灰烬。

没能留下一句话,就连灵魂……都彻底被烧成了虚无。

符篆师宝典上,那道淡淡身影散去,接着,化成一道光,又重新回到了白牧野的戒指当中。

整个过程,看似漫长,实则转瞬之间。

除了白牧野知道符篆师宝典飞出去之外,竟然没有任何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当头顶天空光华散尽,所有一切归于平静那一刹,霍子玉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双目无神的喃喃自语——

“发生了什么?是什么级别的人在战斗?又是谁……救了我们?”

作为文明传承没有断绝的前站守护者,关于无尽古老的史前文明,霍子玉多少听过一些传说。

准确的说,应该是神话。

当发生过的事情变成传说,再慢慢变成神话的时候,很多东西,都已经变得似是而非,变得不可信,不能信,也不敢信。

作为一个在前站长大的天才,霍子玉一直以来,对所谓的史前文明,神话时代,都是保持着怀疑态度的。

他只相信他看见的。

今天他便看见了。

但却完全没有办法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问君头上的五彩王冠渐渐散去,面具下,她一双明媚的眸子,落在白牧野身上,瞧了几眼,然后低垂眼睑,静默无声。

林子衿在白牧野身边把他扶住,低声问道:“哥哥,没事吧?”

司音、彩衣和单谷也纷纷过来,一脸关切的看着白牧野。

他们同样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他们却都有种直觉——这件事情跟小白有关!

很是莫名其妙的,但却又特别坚定的直觉。

白牧野深吸口气,微微摇摇头,一脸的生无可恋。

刚刚他从符篆师宝典上面感受到一股衰弱的力量,然后便眼睁睁看着符篆师宝典在自己的戒指里面大吃特吃。

是的,这年头书都跟饕餮似的……见啥吃啥。

或许是那艘星舰没什么价值,所以它剩下了。

可问题是,扎眼功夫,他那内部空间浩瀚的空间指环里面,除了那艘星舰,已经毛都不剩了。

就算耗子钻进来,都得痛哭流涕!

小白同样欲哭无泪。

这么多年辛辛苦苦,一夕之间,付之东流啊!

灵珠、大药、制作好的符篆、各种顶级神金、矿石、各种各样的符篆材料……消失了个干净彻底!

而此时的符篆师宝典上,传来一股“吃饱了”的感觉。

小白彻底无语了。

这一切都发生得太突然了!

突然到他连转移赃物……呸,转移财物的机会都特么没有。

大家都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也想知道。

“还说没事,到底怎么了?哥哥,你不要吓我!”林子衿能感受到小白那种生无可恋的感觉,顿时有点被吓到了。

白牧野勉强挤出一个笑脸,伸手抱了抱林子衿,然后默默她的头:“丫头……”

“嗯,哥哥我在呢!”林子衿乖巧得跟只讨好主人的猫似的。

“以后再得到灵珠什么的,都放在你那!”白牧野道。

林子衿愣了一下,有点没回过神来。

其他人看着俩人秀恩爱,也都一脸无语,这都神马跟神马?

说啥哩?

白牧野深吸一口气,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好了,没事了!”

说完之后,又默默“看”了一眼空间指环中静静悬着的符篆师宝典。

那么强大的攻击,竟然被他给化解掉,到现在他都不知道当时出手那人是谁,更不清楚那人什么境界。

反正被这本书给干掉了,这个他是知道的。

所以,小白打心里感谢符篆师宝典。

可那种穷困潦倒的心痛,又有多少人能够理解?

当真是辛辛苦苦三四年,一朝回到上学前……

他又看了一眼符篆师宝典的封印空间,紫光神子依然还在沉睡。

小白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一道精神意念,化成一道精神体,出现在那封印空间中,对着紫光神子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紫光神子顿时醒过来,被打懵了。

“打我干啥?”

“看你不顺眼!”

砰砰砰砰!

过了好一会,才多少顺过一点气来。

紫光神子一脸懵逼。

小白神清气爽的控制着精神意念退出符篆师宝典。

“大家准备一下,咱们走吧。”白牧野用手抹了一把自己的脸,有些疲惫的道。

林子衿一脸心疼,虽然哥哥不说,但肯定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哦,对了,这种神峰之上,应该能找到一些符篆材料吧?”已经一穷二白的白牧野突然想到什么,看着霍子玉问道。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你很缺材料吗?”霍子玉有些疑惑的看着小白。

看之前白牧野战斗的场面,符篆纷飞如雨,可不像是个穷人。

“哈哈哈哈,我白哥什么都能缺,就是不会缺符篆材料!这些年来我们扌……咳咳,我们www.00kxs.com收集了大量各种各样的顶级符篆材料!再说,我白哥现在都已经成为神符师,虚空画符,不在话下,还要什么符篆材料?”

单谷在那嘚吧嘚,白牧野面无表情看了他一眼。

单谷一脸茫然:“怎么了,我说的不对吗?”

“你说的特别对!”白牧野露出微笑,拍了拍单谷的肩膀,咬牙切齿地道:“但我还是想看看这里的特产,你帮我一起找!”

单谷懵了,白哥这是咋了?

一天之后。

被折磨得看啥都像符篆材料的单谷同学一脸生无可恋。

白牧野看着空间指环里那屈指可数的一点符篆材料,微微叹了口气。

这种神山,就特么看着唬人,实际上贫瘠得够可以啊。

别说帝级的符篆材料,就算是神级的,也都不多见。

神符师之上,是可以虚空画符,可没有材料作为依托,单凭天地间的能量和五行元素,那符文的威力会大打折扣。

即便是可以一念生符的帝级,同样也需要各种顶级材料。

所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再好的厨师,总得手头有材料,才能做出可口的饭菜呀!

想到这,白牧野不由感慨,符篆师宝典,是真凶残。

挡了一劫,救了所有人一命,却要他倾家荡产才能填补。

好在这次辛辛苦苦找来的这些材料,此刻都安安静静的躺在空间指环里面。

看来,回头应该再弄一个大点的空间指环了。

以后好东西,要单独放。

这本书里面既没有黄金屋也没有颜如玉,反倒是住着一只饕餮大胃王!

霍子玉已经给落叶城那边传讯,将这里发生的事情传递回去。

这种连接着天河通道的要塞入口,必须要有人镇守才行。

同时他也希望父亲霍廉能查清楚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从之前的人类守护者,换成了神族守护者。

要塞里面,已经彻底没有人了。

这里面倒是看不出什么打斗过的痕迹,同样也看不出多少有人类曾经生活在这里的痕迹,反倒是神族的印记,留下不少。

整个前站的要塞几乎都差不多,所以在霍子玉的带领之下,一群人很快下到最底层。

在那里,出现了一座直径三十多米的传送阵。

此刻这传送阵正被一股特殊的力量封印着,霍子玉走上前,操作一番之后,这股力量散去。

“进入天河……忽然是通过传送阵?”单谷凑到跟前,小心翼翼打量着,然后道:“这玩意儿该不会是把我们打散了重组吧?”

“我只是知道怎么使用,但也没用过,”霍子玉说了一句,随后看着白牧野,“都准备好了,我们传送过去之后,这传送阵会被自行封印。”

白牧野点点头,看了一眼其他几人。

大家也都看向他。

“准备好了,咱们走吧。”彩衣说道。

“也不知道这传送阵那边等待我们的会是什么,你们说,会不会有人在那边接我们?”单谷一脸好奇的嘀咕着。

所有人都在传送阵上站定,霍子玉瞬间机会这座传送阵,下一刻,众人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突然间像是消失了一样。

各自眼前光芒流转,仿佛正在肉身穿越无尽星河一般。

这种感觉特别神奇,也特别玄妙,仿佛徜徉在时光和岁月的长河里,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场景一一出现在他们眼前。

怎么感觉跟一条轮回路似的……

白牧野心中嘀咕着。

下一刻,眼前场景一变。

仿佛置身于地底世界一般,光线非常黯淡,需要适应一会才能看清楚四周的场景。

有风吹来,带着一股冰冷刺骨的味道。

远处,有河水滔滔的声音传来。

众人看了一眼脚下,同样有一座传送阵,光芒正渐渐黯淡下去。

这座传送阵看起来非常古老,已经显得有些残破了,甚至有一角还有些缺陷。

这里除了涛涛河水之外,并没有任何动静传来。

单谷走出传送阵,咕哝道:“这就是天河?感觉也没什么可……”

正说着,他突然间嗷的一声跳起来,整个人瞬间冲上高天!

接着便是一阵惊呼声:“卧槽什么东西钻进我裤子里了?妈的怎么像蛆?滚啊……从老子身上滚出去!”

下一刻,单谷身上猛然间爆发出一股磅礴帝威,然后身上像是有什么东西炸开一般,发出一声轰鸣巨响。

一只圆滚滚的白色的虫子,顺着单谷的身上飞出去,吧唧一下,掉在地上。

众人:“……”

大家既感到震惊,又有种好笑的感觉。

眼看着那只白色虫子蠕动着身子,蛄蛹着往前爬。

众人脸上笑容渐渐消失。

一只虫子,竟然能在单谷爆发出帝威的情况下活下来?

那边天上的单谷瞬间从空间指环里面扯出一件巨大披风把直冒凉风的身体给裹住,跟刚被糟蹋过似的,一脸委屈。

随后咬着牙关,怒气冲冲的拿出弓和箭,张弓便射。

嗖!

那支箭须臾而至,直接将那只白虫子钉在大地上。

不过下一刻,令人震撼的一幕发生了。

那只圆滚滚的白虫子,抖了抖身子,吧嗒一下,将那支箭抖搂掉,然后继续往前蛄蛹着爬走。

问君抬手就是一剑!

轰!

绝世凌厉的一道剑气,斩向那白色虫子。

嘭!

白色虫子一溜烟似的消失在这里。

远处原来一阵惊天动地的咒骂声音——

“咋?还没完了是吧?”

“至于这样吗?”

“俺咋了你们,这样喊打喊杀?”

“不就是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吗?”

“你们这群小心眼的小东西,当真开不起玩笑,都没有天河生灵好玩!”

“算蝉爷晦气,走了走了!”

这声音渐行渐远。

一群人面面相觑。

妈的,这什么鬼?

“感觉这只蛆……不像是天河生灵呢?”单谷可怜兮兮的裹着披风内里空空的从天上飘下来,一脸无语的说道。

“你特么才是蛆,你全家都是蛆!老子是蝉!活了十二个纪元的蝉!此时正值虚弱,不然就你们这群小娃,老子一个能打一群!”

单谷:“蛆成精了!”

“再特么说老子是蛆,跟你翻脸!”

那声音由远及近,大白虫子居然又爬回来了。

在地上人立而起,一双不仔细看都看不见的黑色眼睛一脸严肃的盯着单谷:“老子是蝉,妖族的蝉,活了……”

“行了行了,别吹牛逼了,还特么活了十二个纪元,你怎么不说你从史前文明一直活到今天?”单谷怼了一句,然后蹲在大白虫子面前,“说,你刚刚钻进我裤子里要干什么?是不是想要对我图谋不轨?”

大白虫子身子一哆嗦,惊恐的叫到:“你有病吧?你特么不是雄性吗?老子能对你做什么?”

众人一脸哭笑不得。

这虫子有点太妖了。

单谷满头黑线:“既然你说刚才的事情是误会,但的确对我造成了一定的困扰,我幼小脆弱的心灵受到了伤害,要不,你补偿我点什么?”

大白虫子冷笑道:“老子跟你开玩笑,那是看得起你,还想要补偿?门都没有!”

“你不怕我们干掉你?”单谷冷笑起来。

大白虫子哈哈大笑道:“就凭你们,干掉老子?一群刚刚入道的小屁孩,才迈过门槛而已,是不是被人类世界的境界划分给骗了?还以为自己举世无敌了?哈哈哈哈简直笑死老子了!”

妈的,竟然被一只虫子给嘲笑了,不能忍啊!

就连小白都有些忍不了了,想揍它一顿。

林子衿冷笑道:“刚才也不知是谁如丧家之蛆,仓皇而逃。”

“小姑娘,别以为你长得可爱老子就不敢咬你啊!好好说话,老子是蝉!活了十二个纪元的蝉!明白吗?”大白虫子看着林子衿毫不示弱的威胁着。

“要不我试试能不能一剑把你斩成两半?”问君在一旁淡淡说道。

“小精灵,你少来这一套,你那记忆传承中,难道就没有关于老子的传说?十二世蝉不能招惹!难道你不知道?”大白虫子见谁怼谁,然后说道,“如果不是很多年都没看见新人出现了,想要逗逗你们玩,就你们这种,老子都不会多看一眼!”

问君看了它一眼:“分明就是一个刚从土里面爬出来的幼虫,在这里装什么大?问你个事儿,你知道龚家堡怎么走吗?”

大白虫子愣了一下,甚至忘了怼问君骂它是幼虫这事儿,看着问君:“你们要去那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