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大符篆师 > 第五百零七章 我的女儿不可能这么丑!

第五百零七章 我的女儿不可能这么丑!

那边林泉声已经一脸戒备,冷冷看着眼前的姬彩衣,身上气息流转已经有些不对劲了。

这么多年,除了孙婷会没事过来之外,没有一个龚家子弟来这里,这位来到这,是想做什么?

孙婷之前就曾跟他说过,龚家这群年轻子弟当中,几乎没有一个是善类。

所以,林泉声看见彩衣的瞬间,直接误会了。

彩衣深吸了一口气,回头看了一眼依然开着的“牢门”,身形一变,直接变回原本样子,说道:“叔叔您别误会,我是林子衿的朋友!”

林泉声:!!!

这什么玩意儿?

大变活人吗?

不过……林子衿这三个字,让他瞬间愣住,一双眼射出两道锐利光芒,落在眼前这突然变化的漂亮姑娘脸上。

“你说什么?”

“叔叔,我是子衿的朋友,我叫姬彩衣,我跟子衿和白牧野来这里救您和白叔叔出去!”

这种时候,任何一点误会,都有可能造成难以想象的可怕后果。

虽然不清楚为什么林泉声一点都不像是在坐牢,但彩衣却很清楚,眼前这位林叔叔,绝对比她要强大得多!

呼!

林泉声深呼吸了一下,身形一闪,来到牢门口,向外张望了一眼,随后双手结印,直接在门口布下一座法阵。

这才一脸震撼的看着姬彩衣:“你……说的都是真的?你是子衿的朋友?”

“叔叔,我说的都是实话,没有任何隐瞒,若非如此,我怎么可能知道子衿和小白的名字?”彩衣一脸真诚的说道。

“你,你先坐下,坐下说。”林泉声指着对面的椅子,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慢慢给我说说,这到底怎么回事?”

“叔叔,我觉得咱们是不是先离开这,然后慢慢说?”彩衣有些担心这地方再有其他人过来,她看着林泉声,“夜长梦多啊叔叔,小白跟龚家堡内部的人去救白叔叔了,我觉得有什么话,咱们还是之后再说。”

林泉声看着彩衣:“有人刚刚从这离开,你知道吗?”

“我知道,我正是打着她的名义,骗过守卫进来的。”彩衣说道。

林泉声眼中依然难掩震惊跟怀疑,这实在是有些太不可思议了。

做梦都不敢去想会出现这种场面啊!

“孩子,你先别急,这地方平日里根本不会有人来,你跟我把话说清楚,”林泉声勉强让自己镇定下来,看着彩衣,“还有,你说子衿跟你同来,她现在在哪?”

彩衣道:“子衿跟龚明雪在一起,我们之前过来,被骗进一座岛屿,我们在那里将计就计,干掉了刚刚我变作的这人,他叫龚长峰,龚家十三少爷。然后有龚明月、龚明雪和龚明兰三个龚家人,跟龚长峰他们有仇,以灵魂和大道起誓,投靠了白牧野,我们一路赶来,就是为了救您跟白叔叔。”

时间紧急,彩衣根本来不及说太多,只能挑重要的信息说给林泉声。

林泉声听得目瞪口呆,但却没办法说彩衣是在撒谎,因为这些年来,他早就从孙婷口中知晓了大量龚家堡的信息,跟彩衣说的这些,基本上都能对的上。

尤其子衿跟小白这两人的名字,若非从人间来,根本不可能知道。

“你现在,能带我出去?”林泉声思考片刻,开口问道。

彩衣直接变回龚长峰模样:“进来出去,全靠他了。”

“你这变化之术……简直神乎其技!”林泉声彻底服了。

虽然他完全搞不清楚这姑娘是怎么做到的,但却不得不承认,如果顶着一张龚家嫡子的脸,当真是能将他给救走的。www.00kxs.com

可问题是……

他看着彩衣苦笑道:“姑娘,我相信你的话,可我现在……还不能走。”

“啊?”彩衣有点懵了,看着眼前这儒雅英俊的青年:“林叔叔,莫不是您跟那女人……”

“别乱想,没有的事儿,我留在这里是因为别的原因。”林泉声开口,道出了一个让姬彩衣震惊的秘密。

当年他们夫妻和白牧野父母共同来到天河,然后进入龚家,很快遇到麻烦。

当时龚家的确有不少女人看中了他和白牧野的父亲白修远,也有不少龚家的男人,看上了他们各自的妻子。

表面上是这样,可实际上,却有着深层次的原因!

“当年孙婷暗中相助,把她们救了出去,但我们两个,因为盯着的人太多,没办法同时逃离。”

“后来我被关进这牢房里,也是孙婷为了保护我。”

“修远兄则被安排在了天河生灵处理区域。”

“这里始终有人盯着我们,我们一旦逃离,肯定会引起龚家高层的关注,在天河,想要彻底逃出龚家的追杀……太难了!”

“子衿和小白的母亲一直在外面想办法营救我们,但试过多次,都没能成功。”

“即便你可以变成龚家嫡出少爷的模样带着我们出去,但最终……还是会被抓回来,那时候,一定会连累了你们!”

“所以孩子,感谢你冒着这么大风险过来,但我真的不能在这个时候离开。”

林泉声深吸了一口气,一脸认真的对彩衣说道。

彩衣整个人都愣住了,她想过很多种困难,唯独没想过她要营救的人居然不想走!

“叔叔,您……唉,我实话实说吧,您别生气。”

“你说吧孩子,我不生气,对了,子衿……她还好吗?”提到女儿,林泉声眼中尽是柔情和思念。

“她好的很,待会儿您自己就能见到,我想说的是,叔叔,您是不是把自己看得太重了?您跟白家叔叔,在龚家堡这群人的眼中,没那么重的地位吧?”彩衣组织着措辞,看着林泉声道:“就算逃了,他们为啥要拼了命把您追回去啊?子衿跟小白的母亲逃出去那么多年,不也都没事吗?”

林泉声苦笑道:“有些事情你不懂,孩子,看你也入道了,我不清楚你之前是什么样的天赋,但我猜测,应该没能力在这个年纪入道吧?”

彩衣微微一怔。

林泉声接着说道:“是不是遇到子衿跟小白之后,你们的整个人生际遇,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彩衣呆呆的看着林泉声。

“我说对了吧?”林泉声轻笑道:“所以,龚家堡说什么都不肯放我们离开,根本原因也在这。当然,他们什么都不知道,只是他们龚家一名先祖,坐化前感知到的一点东西。所以我、修远兄,我们两家四口人,被他们用了大气力,从祖龙帝国弄到这里。他们也不知道能从我们身上得到什么,但他们却绝不会轻易让我们逃离这里。”

姬彩衣目瞪口呆,她虽然听不懂,但却感觉林叔叔的话里面,仿佛隐藏着一个惊天的秘密。

不过即便是这样,有逃走的机会,也不应该错过啊!

“龚家堡的恐怖,你不懂的。”林泉声叹息一声,“如果真能跑掉,孙婷早就把我跟修远兄放走了!”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叩击的声音。

林泉声微微一怔,随手一挥,刚刚布下的法阵直接消失,一道身影瞬间冲进来,一股恐怖威压铺天盖地朝着彩衣镇压过来。

不过只进行了一半,便停下来。

因为林泉声直接挡在了这人面前。

刚刚那一瞬间,彩衣直接感受到一股浓浓的死亡气息,她差一点就忍不住要做出反击的举动了。

因为不反击,她绝对会被对方杀死。

那股威压,实在是太可怕了!

“这是怎么回事?”孙婷一双眼冷冷的看着龚长峰,“你来这里要做什么?”

“孙婷,是误会。”林泉声随手一挥,将牢门那里再次封印,低声道,“自己人。”

“自己人?”孙婷一脸诧异,“和他?”

林泉声看了一眼彩衣:“孩子,你变回来。”

彩衣迟疑了一下,还是变回到本来样貌。

孙婷也直接看呆了。

以她这种帝四领域的境界,硬是看不出有半点破绽来!

她忍不住走上前,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大量着姬彩衣,甚至还在彩衣胸前瞄了几眼。

“这……到底什么情况?”

其实彩衣也挺不理解,为什么孙婷这个女人,会帮助林叔叔。

她不是龚家堡的人么?

她不是喜好男色么?

难道真的是看上了林叔叔?

“这是我女儿的朋友,当然,她为什么会变化之术,这个我也不太理解,或许这也是一种玄之又玄的上古传承。”林泉声第一时间,给孙婷解释了一下事情经过。

孙婷虽然听得也有些云里雾里,但还是明白了大致,看着彩衣道:“你要救他出去?”

“是的。”彩衣一脸认真。

“子衿也来了?”孙婷问道。

彩衣点点头,也没法否认,刚刚林叔叔自己都说了。

“行!”孙婷看着彩衣道:“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变化之术,但这手段当真高明!趁着现在龚家堡空虚,你的确能把人带出去!”

“可是……”林泉声看着孙婷。

孙婷笑嘻嘻看着他:“怎么,你担心我?”

“我……”林泉声老脸一红,微微皱眉。

“好了好了,跟你开个玩笑,你看把你给吓的。不过我明白,你是怕连累了我,没事,这次,你跟白修远先走,我随后就到!”孙婷看着林泉声说着,然后偏头看着彩衣,抿了抿嘴,“你要是子衿就好了,我就可以当面问问,愿不愿意我做她的姨娘。”

彩衣:“……”

这个话,她是真没法接。

不过她也明白了,林泉声不愿走,一方面原因固然像他说的那样,因为他跟白叔叔身上有天大的秘密,龚家堡不会放过他们;另一方面,却是害怕连累了这个年轻漂亮的女人!

肯定是这样!

虽然两人看上去不像是有私情的样子,可这女人的眼神,她分明在李佩琪脸上见到过!

想到这,彩衣忽然觉得有点烦躁。

虽然了解得不够多,但她现在也知道,眼前这孙婷对林叔叔和白叔叔一家都是有着大恩的!

人家之所以肯付出那么多,就是因为喜欢林叔叔吧?

如果我是子衿,我会接受吗?

如果李佩琪也为我,为老刘做了这么多,我能接受她吗?

看着有些走神的彩衣,孙婷微微一笑,招呼道:“彩衣姑娘?”

“啊,不好意思,有点走神了。”彩衣回过神来,冲着孙婷笑了笑。

孙婷接着说道:“此时龚家堡正是空虚的时候,那些老祖宗已经很多年都没有动静了,据我了解,有几个已经进入到了天河深处,还有几个……都半死不活,龚家堡不被人给灭了,他们都不会出来的。”

这位还真是什么都敢说啊!

彩衣一脸敬佩的看着孙婷。

孙婷看着林泉声:“所以,这的确是逃离这鬼地方最好的一个机会了,你跟着彩衣姑娘走,我去一趟天河生灵处理区域,万一他们遇到麻烦,我可以帮他们挡一下。”

“不行,你不能去,你一去,说不定会引起人的怀疑。”林泉声一脸严肃的看着孙婷,“而且你得赶紧离开,我们走了之后,你第一时间离开龚家堡!”

“怎么,这回下定决心了?”孙婷笑着问了一句。

林泉声叹了口气:“你也说了,如今龚家堡是最空虚的时候。而且我那女儿跟修远兄的儿子既然能来到此地,就已经说明了他们的决心,肯定是不达目的不罢休。再加上你也下决心要离开这里,大家就闯一闯吧。大不了,到时候我跟修远兄再跟他们回来便是。”

“不会有那个大不了的!”孙婷淡淡说道:“这些年来,我跟两位妹妹,在外面可不是什么准备都没有。”

孙婷之前是不放心,赶回来看一眼,如今定下这件事,她也需要回去简单准备一番。

其实她等待这一天,也已经等了很久。

如果是她来做这件事,无论是她暗中放掉林泉声跟白修远,还是她带着他们离开,都没机会跑太远。

肯定会被龚家那群老祖宗给追回来。

尤其是那几个寿元将至的老家伙们,肯定会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身上藏着天大秘密的白修远跟林泉声两人死死按在龚家堡。

最近她好容易打探到那些老家伙好几个进了天河深处,去寻找纪元,想要延续寿命。

剩下那几个,也都半死不活,基本不可能出来。

正想着要不要跟外面那两位联系一下,趁这机会逃走呢。

结果林泉声的女儿跟白修远的儿子居然带着人进了龚家堡!

如果说这一切是巧合,那也太巧了点。

唯一的解释,就只能是林泉声跟白修远身上那一直让龚家堡老祖宗们心心念念的秘密在作祟!

那是气运之力,那是造化之功!

也唯有这个原因,才能将诸般巧合硬生生捏到一块。

也唯有这个原因,才能让龚家那群当年战神一般英勇无畏的先祖,宁可违背初心,也要动用手段,将林泉声和白修远弄到龚家堡。

然后等待着……奇迹降临的那一天。

现在看来,不会有奇迹了。

气运,还是在林泉声和白修远这边!

毕竟,就连姬彩衣这种会变化的人都出现了。

所以,还有什么可犹豫的?

孙婷离去没多久,姬彩衣变作龚长峰的样子,带着林泉声,大摇大摆走出来。

门口那两个守卫也是懵逼的。

刚刚孙婷去而复返,差点把他们俩给吓死。

此刻看见姬彩衣带着林泉声,心里面全都好奇到极致。

这一趟趟的,为啥呀?

只不过哪怕心里跟猫爪挠的一样痒痒,这两个守卫也一句话都不敢问。

只能看着“十三少”带着林泉声离开这里。

林子衿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像是一只暴躁得小豹子。

这种等待的滋味,太过煎熬!

无论是哥哥那边,还是彩衣那边,都让她有种无比挂牵,又特别不安的感觉。

她是真的害怕哪一边出点什么事儿。

这种时候,再高的境界,再强大的感知能力,也都是没用的。

所谓算人不算己,正是如此。

再高明的卦师,也没办法算自己的命。

正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林泉声跟在彩衣身后,推开了门。

在看见父亲的那一瞬间,林子衿先是愣了一下。

她呆呆的看着眼前这个英俊儒雅的青年。

曾在脑子里想过的无数种见面之后的反应,却在这一瞬间全部忘记。

大脑仿佛都是一片空白。

只剩下心间涌起的一股无尽酸楚。

“爸!”

她哭着扑向林泉声。

林泉声却是有些迟疑的站在那,微微皱眉,带着几分疑惑地看着她:“你是……子衿?”

林子衿脚步猛的顿住,看着自己父亲,喃喃道:“您……认不出我?”

顶着龚长峰脸的姬彩衣在一旁无语的提醒道:“傻瓜,你的脸。”

林子衿怔住,这才回过神来,一把抓下脸上的人皮面具!

那张绝色倾城的精致脸颊出现在林泉声面前。

林泉声呆呆看着自己女儿。

惊愕着,欢喜着,又像是极力掩饰着心中的激动,哈哈大笑道:“这才是我的女儿,我就说,我的女儿不可能这么丑!”

林子衿:“……”

姬彩衣:呃,真是亲爹……

龚明雪:之前那张面具也不算丑吧?

“你把我的感动都弄没了!”林子衿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嗔道。

彩衣心道:你要是知道你可能要多一个姨娘,说不定都翻脸吧?

林子衿话虽这么说,但看向林泉声的眼睛里,却蓄满了泪水。

虽然第一次见,但却无比想念!

尤其在知道当年真相之后,林子衿心中曾经那点被父母抛弃的怨念,早已烟消云散。

剩下的,唯有无尽的思念和牵挂,梦萦魂牵。

哪个小女孩不想在父亲面前调皮撒娇,又有谁天生坚强?

她慢慢走向自己父亲,林泉声脸上虽然是笑着的,但一双眼中,同样充满紧张。

这个出生之后没多久就分开的女儿,虽然无一日不想念,但时隔这么多年才相见,洒脱如林泉声这种人,也终究难免会有些手足无措的感觉。

彩衣跟龚明雪眼圈也都瞬间红了,相互对视一眼,默默进了里屋,把空间留给这对宛若初见的父女。

林泉声笑着,却有点不知所措。

林子衿却不管那个,走到他面前,仰着头仔仔细细的看着,一把抱住,泪水无声无息流下来。

“爸爸,我和你长得可真像!”

林泉声再也忍不住,泪水唰地一下流出来,将女儿抱在怀里,儒雅英俊的的脸上热泪滚滚而落。

他笑着,努力控制着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往日的平稳:“那是,我女儿是这世上最漂亮的姑娘!”

林子衿抱着父亲,仰起脸,笑着哽咽:“爸,我好想你,好想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