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大符篆师 > 第五百二十七章 不死不休的龚家堡和邰家

第五百二十七章 不死不休的龚家堡和邰家

发生在龚家堡这场惨烈的战争,终于结束了!

龚家堡以死伤无数族人为代价,终于将天河联盟成功击退。

这场战斗,没有赢家。

尽管天河生灵那边死伤更多。

但龚家堡也遭遇了前所未有的重大损失。

损兵折将,资源消耗无数。

元气大损!

到最后,只换来一个天河联盟撤退的结果。

这绝对是一枚苦果。

那种苦涩的滋味弥漫每个人心头,让所有人都情绪低落。

但对龚恒和龚明这些顶级老祖来说,他们要做的事情,还没有完成!

他们要去把那两个人给追回来,要将那件星系法器给拿回来!

无论龚恒还是龚明,都想知道,那些该死的龚家堡叛徒,到底将那件星系法器给了谁?

它究竟落到谁的手里?

是邰家吗?

是的。

在大战结束之后的第五天,龚恒便拖着病体开始了推演。

推演出的结果,让他无比震怒。

星系法器所在位置,竟然明晃晃的指向了邰家所在的那片雾瘴区方向!

“我龚家堡的人,还没死绝呢!他们竟然就已经如此迫不及待,如此明目张胆了吗?”龚恒暴怒不已。

龚明也冷笑起来:“我说那食运之蝉为什么敢如此嚣张放肆,原来是投靠了邰家。邰家那几个老东西莫不是真以为我们都会陨落在这一战中?”

龚恒幽幽道:“盗走顶级大药,暗中挑唆,背地里给天河生灵提供支援,如今又抢夺我们星系法器……邰家这一手,玩得真是漂亮啊!”

两人相互对视了一眼,下一刻,几乎同时消失在原地。

他们要去邰家,讨一个说法!

你邰家喜欢暗戳戳阴人,我龚家就喜欢这样光明正大!

就连我龚家堡的星系法器,都在你邰家这里,我们倒是想要看看,你们还有什么可狡辩的!

去邰家!

讨说法!

龚明和龚恒两位老祖本就因为跟天河生灵的一场大战心中积郁了一股恶气,如今,他们要将这股恶气在邰家彻底发泄出来!

他们不相信在这种证据确凿的情况下,邰家那些老祖还有脸面狡辩抵赖!

没点说法,他们能将整个邰家搅得天翻地覆!

帝五境界的强者,横空飞行,速度太快,不可揣度。

那片对其他人宛若迷宫的巨大雾瘴区,对这龚明和龚恒两位龚家老祖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

两人横穿雾瘴区,终于来到邰家。

龚明直接散发出一道无尽冰冷的神念——

“邰家老祖,滚出来,给个说法!”

轰隆隆!

这道神念,在这晦暗阴沉的天空中如同一道闷雷,朝着邰家滚滚而至!

整个邰家从上到下,瞬间像是炸窝了一般。

所有人,全都被惊动了。

“什么意思?”

“是谁敢到我邰家这里放肆?”

“找死吗?”

一群邰家强者,纷纷升空。

远远的,看见两道散发着强烈杀机的身影凝立虚空,邰家这边所有人全都被惊呆了。

下一刻,龚明直接爆发出一股恐怖的精神威压,向着那群邰家人如同巨浪一般席卷过去。

刚刚飞天而起的邰家人如同下饺子一般,稀里哗啦从天上往下掉落。

管你帝一帝二还是帝三帝四……根本经不起龚明老祖这帝五符帝的精神威压。

“滚!”

一声惊天怒喝,从遥远的邰家后山方向出来。

邰泽胜老祖整个人都要被气疯了!

他正在唤醒那几尊邰家终年闭关的老祖,却没想到龚家两个老祖居然敢找上门来!

太过分了!

简直欺人太甚!

“邰泽胜,你叫嚷什么?滚过来给我们一个说法,不然,今天掀翻你邰家!”

“龚明,你欺人太甚!真以为邰家怕你不成?还敢打上门来?你还我铭儿命来!”

高天之上的龚明愣了一下,随即大怒:“什么铭儿命儿,乱七八糟的?还我龚家星【零零看书00kxs】系法器!给我龚家堡一个交代!”

“居然还敢反咬一口?你龚家此番遭逢大劫,元气大伤之下,还以为可以镇压天河畔众生?给我去死!”

一道控制符,从遥远的邰家后山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朝着龚明身旁的龚恒打来。

龚明随手就是一张防御符拍在龚恒身上,勃然大怒:“邰泽胜你敢出手?你们邰家是不是真以为我龚家这一次变故之后,就没有能力血洗你们?想要找死,老子成全你!”

轰隆隆!

无数恐怖的狂雷符,瞬间从龚明身上飞出。

足有上千张!

密密麻麻,铺天盖地,朝着邰家上空飞去。

下一刻,无尽闪电,倾泻而下!

同一时刻,无数的防御符组成的防御大阵,密密麻麻,横在邰家上方。

形成一道坚不可摧的防御!

挡住龚明的狂雷符。

七八道身影,顺着邰家后山往外飞出,几个刚刚出关的邰家帝五老祖,眼珠子都是红的!

喜欢邰铭的,可不仅仅是邰泽胜一人!

这群邰家老祖,都将邰铭视作家族未来的守护神!

这样一尊年轻符帝,竟然死在了龚家?

那还了得!

他们还没来得及去血洗龚家报仇雪恨呢,结果龚家那边反倒先欺上门来?

这世界到底怎么了?

真当我邰家是软柿子不成?

我们多年低调隐忍,是不想像你们龚家那般狂妄霸道,还真当我们怕你不成?

没什么好说的!

杀!

一群邰家老祖瞬间杀过来,跟龚恒和龚明两位龚家老祖直接爆发大战!

帝五境界的大能战斗场面,太可怕了!

之前龚恒和锯天牛之间的战斗就已经足够惊人,而此刻这样一大群顶级强者之间爆发战斗,那场面……恐怖到无以复加!

整片天宇瞬间就被打到扭曲!

龚明和龚恒直接就懵了。

他们的确是来讨要说法的!

龚家一向强势霸道,已经习惯了这种作风。

再加上星系法器明确无误,就在邰家,他们不相信邰家在这种证据面前还敢抵赖。

可没想到邰家几尊老祖竟然都跟疯了似的,竟然直接就要跟他们俩拼命……这特么是什么意思?

想要两大势力不死不休吗?

龚明怒喝道:“你们暗中勾结天河觉醒生灵,又抢夺我龚家星系法器,还他么有理了?真想要不死不休吗?”

“滚你娘的!”邰泽胜满头白发飘飞,破口大骂,“都给我去死吧!”

七八个邰家老祖,围殴两个龚家老祖,即便有龚明这种强大的帝五符帝,也是扛不住的!

毕竟对方同样也有一尊帝五符帝。

更糟糕的,是龚家这边的龚恒老祖身上有伤,龚明之前也是消耗巨大,还没有彻底恢复。

而邰家这边,却是以逸待劳,一群帝五老祖全都是满状态的!

若是这样打下去,短时间内还没什么,可时间一长,龚明和龚恒必将吃大亏,甚至有可能会直接陨落在这里!

龚明和龚恒全都被气疯了!

邰家凭什么这么嚣张?

口口声声什么还他们铭儿命来,铭儿是谁?

我龚家有这样一个奴仆吗?

这分明就是泼脏水啊!

栽赃嫁祸得太过分了吧?

邰家这边一群老祖也全都气疯了!

你们龚家向来狂妄霸道,这些年来跟邰家子弟的各种摩擦我们都忍了,也都当做没看见。

如今杀了我邰家最看重的一个未来天骄,然后还特么打上门来了?

这天底下哪有这种道理?

所以,没什么可说的,杀就完了。

轰隆隆!

大片天空被打得支离破碎。

各种恐怖的帝级符篆在邰家上空的高天之上相互对轰。

一道道可怕的神通,一件件顶级的法器,绽放出无比绚丽的光芒!

邰家这片雾嶂区,瞬间像是燃起了巨大无匹的烟花般,五颜六色,隔着亿万里阴霾的天空,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好可怕鸭!”在那边等候的司音一双大眼睛看着无尽遥远天空中那一团团璀璨的光芒,有些震撼的喃喃自语。

“这么远……光芒都能传出,看来战况真的很激烈啊!快跑快跑!”白牧野嘴角抽搐着,一边跑一边想着。

“唉呀妈呀,真吓人!邰家那边打起来了吗?这么快的吗?看来还得快点跑!”彩衣又加快了一点速度。

邰家双方的战斗瞬间就进入白热化,像是痛恨对方多年的仇敌,一见面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而此时,邰泽胜也接到邰家家主的传音,对方偷偷告诉他,龚家那件星系法器,的确是在邰家!

这是什么情况?

邰泽胜有些吃惊。

邰家家主随后给他解释了缘由,说这件法器是邰铭从龚家人身上得到的!

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邰泽胜不但没有觉得愧疚,反倒更是觉得有一股无尽的怒火从心底生出。

你龚家先杀了我一大群邰家子弟,邰铭查到了这件事,并且得到了你们龚家的星系法器……这是证据!

证明我邰家那群人就是你龚家人杀害的!

为此,邰铭恨上了你龚家,找到你龚家一处暗哨,杀了那些人,结果被你龚家大能偷袭致死!

一定是这样!

邰泽胜此刻心中恨意滔天。

恨不能将龚明和龚恒这两个老混账直接给碎尸万段!

“杀!”

邰泽胜咆哮着,身上大量顶级符篆跟不要钱似的倾泻出去。

这些全都是帝级大师品质的符篆!

五花八门,各种各样!

从攻击系,到诅咒系,再到各种破防的……应有尽有!

龚明那边,也是出离愤怒,什么时候轮到你们邰家这样嚣张狂妄放肆霸道了?

他已经释放出传音法器,开始摇人!

真当我龚家没人了是吗?

这一次就要让你邰家付出血的代价!

双方彻底打出了真火。

随着龚家一群接到传音的老祖级大能的赶来,这场战争,彻底失控了。

邰家这边也有越来越多的老祖级帝五强者参与进来。

龚家还在源源不断的有帝五强者赶来。

这一战,甚至比之前龚家跟天河联盟那一战更加惨烈!

随着双方参战人数的不断增多,到最后,两大势力的所有人……都参与了进来。

邰家这里,已经被彻底打碎了!

所有邰家的人,都早已经转移出去——他们杀向了龚家!

两大阵营的无数帝级强者,在双方家族的中间区域相遇,展开了一场疯狂的绞杀。

就连始作俑者小白都没办法相信,这两大势力竟然会打到这种程度。

实在是有些不敢置信。

直到见到孙婷,他才明白这是为什么。

“邰家和龚家,相隔不远,算是那一片区域当中最强大的两大顶级势力。”

“龚家向来强势霸道,多年来始终压着邰家一头。”

“天河这里,谈不上什么正义或邪恶,大家都是为了各自的利益而活。”

“两大势力隔着那么近,这些年来不可能没有恩怨诞生。”

“实际上,双方之前一直都算是保持着克制,因为都知道没有灭掉对方的能力,一旦开打,就只有两败俱伤这一种结果,到那时反倒是便宜了那里的其他势力。”

“只是这一次,你这一计实在是太狠了!”

孙婷看着白牧野,一脸感慨的苦笑道:“一番连环计下来,让双方的误会彻底形成一个死结,根本就不可能解开的那种。在双方家族积怨多年的情况下,邰铭的死……直接引爆了所有恩怨。所以这一次,这两大势力,应该是彻底废掉了。”

在场一群人听了这话,看向小白的眼神都有点不一样了。

“你们干嘛这么看我?我也没做什么吧?”白牧野耸耸肩,一脸无辜的道:“最多就是挑唆了一下他们双方罢了,谁知道他们居然就这么兴高采烈的打起来了?”

“少爷干得好啊!”老何一脸兴奋,在这里已经无尽岁月,无论龚家还是邰家,对它们这些天河生灵散修的欺压简直罄竹难书。要说对这两个家族的痛恨,老何绝不比任何生灵少。

大白虫子两排小短爪叉腰,哈哈大笑:“畅快,当真是畅快!小子,你是真厉害!也是真狠啊!龚家和邰家恐怕打到死都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为什么打起来的,哈哈哈哈,笑死我了。他们也有今天?”

白牧野看了一眼这虫子,心说这家伙当年怕是也没少去招惹那两大家族,估计坏事也没少干。

看着无尽遥远的方向,依然不断亮起的道道光芒,几乎将那边阴霾的天空都给彻底照亮,众人全都一脸感慨。

随着彩衣的归来,一群人又在这里修整一番,再次上路。

不管那两大家族最终打成什么样,反正这地方是绝对不能再呆了!

坚决不能在这里久留下去。

不然一旦被那两家的老祖发现哪怕一丝端倪,都肯定会不惜一切代价找他们来拼命。

第五老祖呢,好怕怕。

当然,最好那两大家族彻底拼个你死我活,把所有人都打光才好。

按照现在这种情况推进下去,结果如何还真难说。

这群人乘坐着巨大的星舰,再一次朝着西方,一路前行。

那个方向,正是天河源头的方向。

一路上,他们也遇到了大量各种各样的大小势力。

当然,也有不计其数浑浑噩噩的天河生灵拦路。

每当遇到天河生灵拦路,大家都没什么好说的,所有人一起杀出来。

包括之前被关在岛屿牢笼中的那一百二十八个帝级灵战士。

这些人被关押多年,如今重见天日,恢复了自由,全都表现得异常积极。

因为早已用灵魂和大道发过誓,这群人的忠诚度都没有任何问题。

在和之前跟着左丘韵和裴静那群人汇合到一起之后,很快被编成十几个小队,每一个小队大约二十人左右。

一群人走走停停,各种各样的资源也在不断增加当中。

一股中等势力,终于在坚持多年之后,开始焕发出了全新的生机。

当星舰已经远离邰家和龚家几十亿里的时候,他们终于停了下来。

这里跟龚家和邰家,隔着七八个顶级势力。

他们就算再怎么强势,也不可能隔着这么多顶级势力大举追杀过来。

甚至有小白和子衿在,那两大家族就算有幸存下来的老祖,也未必能推演到他们的存在。

“这里有一座城,名为古河城。它的来历已经不可考,无比久远,似乎跟史前文明都能扯上关系。”

一群人站在距离古河城几百里外的一片空地上,看着阴沉天空下那座散发着恢弘气势的古城,孙婷对着众人介绍着。

“没来天河之前,也曾多次想过天河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在前站那里,人们都劝说我们,不要来天河。这些日子所经历的那些事情,也的确令人心生恐惧。不过等过了那股劲儿,我突然间发现,天河这里……似乎也不错啊!”单谷看着前方的古河城,一脸感慨的说着。

霍子玉用力点头,他也是第一次进入天河,这里跟他过去所了解的那些信息,同样有着很大的出入。

原本他觉得自己是了解天河的,而真当他到这里之后,才突然发现,他并不了解这里。

“古河城也是天河中少数的几座古城之一,这里面盘踞着很多股顶级势力,有无上老祖坐镇,也有顶级大妖存在,据说还有超级强横的天河生灵在这里。所以,这座城算是一座真正的万族之城。不管是哪个种族,在这座城里都要低调行事。”

孙婷笑着说道:“所以我选择这座城,好处是在这里只要我们低调发展,虽然未必能保证一直平安无事,但总比过去在龚家堡和邰家那里强得多。不过缺点也不是没有……”

她看着众人:“因为聚集在这里的生灵太多,资源也相对紧张。任何一种资源被发现,都有可能引起一番争抢。”

资源的争夺,对修行者来说是永恒的话题,这其实也没什么可说的。

大家也都有心理准备。

随后在孙婷的带领下,这群人进了这座城。

两百多人的队伍,在这座气势恢宏的大城也算不上什么。

但还是稍微有些引人注目。

队伍中的女眷全都用刻画着法阵的面纱遮住了脸,即便有强者想用神念探查,也根本无法看到她们的本来面目。

红颜祸水。

长得太漂亮终究容易引人注目。

大家都不想太过招摇。

初来乍到,谁都不愿惹事儿。

为了这一天,孙婷其实在很多年前就已经做好了铺垫,她直接带领众人来到古河城西的一片庄园。

“这里,是我三年前暗中过来,化名购买的一片庄园,当时花了好大一笔钱呢。”孙婷笑着道:“那时候就想着给自己留条后路,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居然就派上了用场。”

下一刻,正当孙婷准备开启庄园的防御结界,然后带着众人进去的时候,有人竟然从庄园里面走了出来。

白牧野等人都以为这是孙婷留在庄园的下人什么的,可孙婷却是直接愣住了,但还没等她开口呢,对方却先出声了。

“你们是什么人?这么一群人聚在这里,想做什么?”

哎呦嘿?

孙婷眉梢一挑,面纱下面一张俏脸瞬间冷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