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大符篆师 > 第五百三十四章 那就别讲了

第五百三十四章 那就别讲了

不过让人有些意想不到的是,王家的人前脚刚离开,卜家竟然就有人登门拜访!

  说起来,这段时间卜家一www.00kxs.com直很安静。

  自从那件事情结束之后,卜家的人就再没有登门过。

  大家都觉得是没脸过来。

  毕竟卜家整件事做得都特别不地道,如果这古河城每个势力都像卜家这么办事儿,怕是早就彻底乱了套。

  所以这次卜家突然有人上门拜访,很多人觉得奇怪的同时,更是有种很愤怒的感觉。

  “他们还有脸上门,来做什么?”

  “不要脸,也就是咱们现在没有那个实力,不然早就打上门去讨个说法了!”

  “卖完东西,又霸占回去,钱退了还想抢回去……这种家族,真是呵呵了。”

  卜远志站在大门口,假装听不见庄园里面传来的那些议论声。

  脸上带着平静的笑容,看起来特别和善。

  他是光明正大登门拜访的,不像王家那边的人,偷偷摸摸。

  会客厅里,左丘韵有点奇怪的看着自己儿子:“啥意思?请他进来?”

  裴静也有些不解,看着白牧野:“小白,你没糊涂吧?这庄园已经跟他们卜家没关系了!咱们跟卜家,也没关系!目前咱们背后有王家,何必理会这样一个没有信用的家族?就算你不想跟古河城的势力闹翻,但咱们也不是没有选择,不是还有潘家,不是还有古家?”

  白牧野笑嘻嘻地道:“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好久,说起来他们也真够能沉得住气的,到现在才终于找上门来。”

  “什么意思?”

  裴静等人全都一脸奇怪的看着白牧野,心说你等他们做什么?

  孙婷瞥了一眼左丘韵和白修远,见他们也一脸奇怪的样子,心下好笑,你们怕是到现在都还没有真正彻底的了解你们的儿子啊!

  这小家伙分明就是想要两头吃吧?

  白牧野看着自己未来岳父岳母,又看看自己老爸老妈,有些腼腆的一笑:“咱们最近修炼资源有点少了,那些顶级资源都被我们这群晚辈给占了,心里一直都挺不舒服的。百善孝为先,我们又都是一群好孩子……”

  “说人话。”左丘韵等着白牧野。

  “你催他干嘛,孩子有孝心,我们当长辈的得鼓励!”裴静看了一眼左丘韵。

  左丘韵:“……”

  这谁儿子?

  白牧野呲牙笑道:“所以就得想点辙不是?”

  “那跟卜家有什么关系?”左丘韵一脸不解的看着自己儿子。

  白修远有些心疼的看了一眼自己老婆,轻轻叹了口气,道:“韵儿,这些年苦了你。”

  左丘韵一脸茫然,一句韵儿又叫得她脸色有些微红,看着白修远。

  下一刻,猛地回过神来,狠狠瞪了白修远一眼:“你说我变笨了?”

  白修远见她终于反应过来,微笑着道:“这不你年轻时候常干的事儿嘛。”

  “我不是,我没有,你别胡说啊!”左丘韵一脸正气:“当着孩子呢,你不许污蔑我名声!”

  一群人都忍不住笑起来。

  裴静看着白牧野道:“我们已经收了王家那么多东西,现在又跟卜家谈,这样会不会……有点不大好?我们终究还是在这座城里待很久啊。”

  林泉声微微皱眉:“小白虽然没跟王家说这是独家合作,但这么做,的确容易得罪王家。”

  “是的,这么做一定会让王家的人恨上咱们。”裴静还是比较稳的。

  关键他们这群人就在这庄园里,一群年轻人还需要时间去提升提升。

  白牧野道:“放心吧,交给我。”

  卜远志在门口被凉了十几分钟,脸上却见不到丝毫不耐烦的神色,一直保持着谦虚的微笑。

  终于见到白牧野跟孙婷两人之后,卜远志脸上的笑容更浓了。

  他冲着两人深施一礼:“苏小姐,苏公子,好久不见,两位风采依旧呀!”

  “哈哈,卜管事您太客气了!”白牧野微笑着还礼。

  那边孙婷也微微屈膝,还了一礼,随后让人送上茶水。

  三人坐好之后,卜远志看着房间里这些陈设,有些感慨地道:“说起来,这小庄园还是我在三百多年前,从一个散修大能手里买下来的,当时虽然没花多少钱,但那却已经是我的全部积蓄。我买下来之后,就带着一家老小住进来,所以呀,每次来到这里,都能看到数不清的回忆。”

  白牧野微笑着道:“是吗?那就多看一会。”

  卜远志:“……”

  缓了半天,才干笑道:“哈哈,苏公子千万别见怪,就是这人老了,就喜欢没事唠叨两句,回忆回忆过去……”

  “嗯,说的也是,我小时候认识的那些老人,都喜欢回忆当年,我那个时候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听他们讲故事了!”白牧野一脸深有同感的表情。

  “哈哈哈,是吗?想不到苏公子从小就那么有耐心,真叫人佩服啊!”

  “……”

  孙婷看着两人坐在那里东拉西扯,一句正事儿都没有,心中不由暗道:卜管事是个老狐狸,小白也是个小狐狸啊!

  听裴静说左丘韵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个女魔头,做的那些事儿比小白有过之而无不及。人家都说男孩子像妈,这话还真没说错。不知道我以后如果生个儿子,又会是什么样呢?

  白牧野瞥了一眼渐渐走神的孙婷,然后继续跟卜管事在那胡扯。

  几乎没人见过小白这么多废话,即便林子衿,也几乎是没见过的。

  小白从来都是恨不得将全部时间都利用起来进行学习,可现在他这样子,估计就连单谷见了都得甘拜下风。

  三个字——真特么能扯!

  多那俩字儿是语气助词,表示赞叹。

  卜管事一开始也是不着急的,他想让这位“苏公子”主动开口问他来意,那样他就可以稍微占据一点主动,将话题引入到自己的节奏当中。

  可没想到这位苏公子竟然东拉西扯的跟他在这侃大山,就是不主动开口。

  这孙子!

  卜远志心里面忍不住暗骂一句。

  随后叹息一声:“苏公子……”

  “卜管事喝茶!”白牧野端起茶杯示意。

  卜远志看了一眼已经泡得快没了颜色的茶水,叹息一声:“苏公子还真是简朴,回头我让人送点好茶过来给你!”

  “哈哈,那真是多谢卜管事了!”白牧野一脸开心,“到时候多让人送点过来。”

  卜志远:“……”

  随后他叹了口气:“苏公子,我知道你们心中对卜家有怨气,但说实话,这件事,卜家着实是冤枉……”

  “卜管事说的……是什么事儿?”白牧野一脸茫然。

  “明人不说暗话,当初那件事,是卜某自己私下里做的!”卜远志突然一脸诚恳的看着白牧野,抛出一个惊人的话题:“与卜家无关!卜某今天来此,也是为了给苏公子赔罪!”

  卜远志说着,直接站起身,认认真真,一躬到底,对着白牧野,就是一个九十度鞠躬。

  双手前伸,抱拳,姿势特别标准,一看就练过。这要把手收回去立正,就是标准的遗体告别了。

  白牧野连忙站起身,将卜远志搀扶起来:“卜管事何必如此呀!唉,您不说,我都快忘记那件事了。”

  卜远志心道老子信你个鬼!

  被白牧野扶起之后,卜远志认真看着白牧野:“苏公子,这件事,的确是卜某的错,一时鬼迷了心窍……”

  孙婷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心说这又是什么展开?

  自从彻底离开龚家堡,她愈发觉得自己以前简直是生活在一座象牙塔里面。

  魔窟一般的龚家堡,在这些势力面前,感觉纯洁得像是一只小灰兔。

  不白,但真特么是弱爆了!

  白牧野一脸真诚笑容:“卜管事,古人言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您能意识到自己错误,并且积极加以改正,那就是值得肯定的!”

  卜远志沉浸顺杆往上爬:“那,苏公子,您跟苏小姐不会因此怪罪卜家吧?”

  “这叫什么话?我们当然不会怪罪!”白牧野做出几分生气的样子,“不过做了这种事,卜管事内心也一定很不安绝对很愧疚很对不起我们吧?”

  卜远志:“……”

  “所以到时候什么好酒好茶的,多送来点,表表心意,这件事也就过去了!”白牧野一脸大气。

  “唉,我心里愧疚啊!”卜远志一脸唏嘘,“当时一时糊涂……”

  “卜管事要再这样客气,那我可就要生气了!”白牧野板起脸来。

  “哈哈,好,过去的事,就不提了!”卜远志脸上也终于露出笑容来,“那,咱们算是朋友吧?”

  “算,当然算!”白牧野看着卜远志,“谁敢说不算,我就去抽他!”

  卜远志脸上笑容更盛,这才说道:“既然大家算朋友,那我就有什么说什么了!”

  白牧野大气地道:“有话直说!”

  卜志远看着他:“我想知道,苏公子跟王家那边,是不是有什么交易?”

  “这话从何说起?什么王家?什么交易?”

  白牧野顿时露出茫然之色,然后还打了个哈欠,连连用手捂嘴,“不好意思,昨晚睡太晚,有点困了。”

  卜远志哈哈笑道:“刚刚还说是朋友,你看看,你看看,苏小姐,您这弟弟呀,也太狡猾了!”

  孙婷:“哦,呵呵。”

  不是她高冷,而是实在是跟不上这两只狐狸的节奏。

  卜远志看着白牧野,忽然收敛笑容,轻叹了口气。

  白牧野并没有去问管事因何叹气,而是继续一脸无辜外加三分茫然的看着卜管事。

  “苏公子,这么说吧,王家能给的条件,我们也能给!”

  小子比泥鳅还滑,卜远志无奈之下,也只能说出真正来意。

  坐在一旁的孙婷,漂亮的眉毛顿时微微一挑。

  她强忍着才没去看一旁的白牧野。

  这就是小白的真正目的吗?

  没想到的是,白牧野却一脸茫然的否认道:“王家给我什么了?呵呵,卜管事,您该不会是听到什么不靠谱的谣言了吧?”

  卜远志苦笑一下,然后有些感慨的道:“苏公子,您真的没必要这样防着我们卜家。说句诛心一点的话,这古河城里,没有哪个势力是真正的白莲花。”

  “都是利益至上!”

  “我承认,之前的确小看了苏公子你们这群人,是我的不对。”

  “但如今我们已经意识到自己做错了。”

  “所以,苏公子请放心,跟有实力的人合作,卜家的信誉……绝不会出任何问题!”

  卜远志一口气说了一堆,然后也不等白牧野给出反应,便目光灼灼的看着小白道:“苏公子,王家找你们,是为了那株大药吧?我听说,苏公子一个人,用法阵困住王家一群帝五大能?”

  白牧野脸上露出震惊之色,看上去顿时精神了,看着卜远志:“这种事情你们怎么……”

  “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知道是吧?”卜远志轻笑着打断了白牧野的话,一脸诚恳地道:“苏公子不用管我是怎么知道的,苏公子只要知道,他王家能给的,我卜家也能给就够了。”

  “你知道王家给了我什么?”白牧野看着卜远志。

  “大概能猜到。”卜远志点点头。

  白牧野看着卜远志,眼神中露出一抹强烈的不信任:“卜家也能给?”

  卜远志再次点头,一脸肯定的道:“能给。”

  “哈,卜管事倒是好魄力,这种事情都能随便答应下来,真叫人佩服。不过,在下已经答应了王家,要帮他们的,怎么能反过头来就把人家给卖了呢?所以,卜管事还是请回吧,这件事,老弟我是爱莫能助啊。”

  孙婷在一旁看得有些呆,心说不是要把这卜家当肥羊宰么?

  怎么这就开始赶人了?

  卜远志看着白牧野道:“苏公子先别忙着拒绝,我们卜家的要求并不高。甚至不影响你们跟王家合作!”

  “那怎么可能?王家请我去布置法阵,到时候法阵肯定是要围绕着那株大药进行布局的。所以,就算现在我想跟你们合作,也没办法呀?凡事总有个先来后到不是?”白牧野耸耸肩,摊开双手,脸上露出几分遗憾。

  “我们请苏公子,在另一个地方布阵!”卜远志道。

  “呵呵,是在必经之路上设下埋伏法阵?”白牧野一脸吃惊地看着卜远志,“您这要求,我可不敢答应啊!”

  卜远志摇摇头:“不,是在这古河城里。”

  “古河城?”白牧野微微皱眉,眯着眼看着卜远志:“你认真的?”

  卜远志一脸认真的点头:“公子只要在古河城里设下一座可以困住帝五强者的符阵,然后将激活之法告知我们,我们的合作,就算已经完成了。该付出多少物资,我保证,我卜家绝不会少给公子一分一毫!”

  白牧野都忍不住有点奇怪了,卜家明摆着就是冲着那株大药来的。

  他一直也在等待着卜家自己送上门来,让他狮子大开口的机会。

  可千算万算,却是没想到卜家竟然要在古河城里布阵。

  他们想要干什么?

  卜远志接着道:“只要苏公子肯在古河城,布下一座可以困住帝五强者的法阵,剩下任何事情,都与公子无关。”

  白牧野一脸疑惑的看着卜远志:“你们想设在哪?”

  “这个不急,咱们先谈谈报酬吧!”卜远志看着白牧野:“公子请放心,事成之后,我卜家一定会送上重重谢礼!”

  “事成之后?”白牧野淡淡一笑:“既然卜管事能知道王家跟我密谋,难道不知道王家是怎么付给我报酬的?”

  “这个……真不知道,还请苏公子明示。”卜管事一脸谦虚。

  “我帮王家谋取那株整个古河城生灵都在惦记的大药,不假。但我的条件,是必须在行动之前,就将答应我的报酬一次性送到我这里来!”

  白牧野看着卜远志:“您也看到了,我们家小业小,还得养活这么多人,日子过得苦哈哈,很不容易。所以,这种事成之后再给报酬的话,卜管事还是不要说出口了,我怕会影响我们之间纯洁的友情。”

  “哈哈哈,这样啊,”卜管事自己尬笑两声,见没人陪着他笑,只能有些尴尬的道:“那不知王家,都给了公子什么报酬呢?”

  “一百株百万级灵力大药,八十株百万级精神力大药……”

  白牧野还没说完,便被卜远志一脸无语的给打断了——

  “苏公子,咱现实点成不?”

  这特么不是开玩笑吗?

  一百株百万级的大药,都特么能让一个初入帝境的人在不考虑桎梏的情况下直入帝五巅峰了!

  还有什么八十株百万级精神力大药,你特么区区一个神符师,你这是想资源想疯了吧?

  老子上哪给你整八十株精神力大药去?

  八十株……整个古河城的精神力大药加起来恐怕都没有这么多吧?

  “怎么就不现实了?”既然卜管事不信,那这件事咱们也就没必要接着往下谈了,白牧野说着,端起茶杯。

  卜管事假装看不出他端茶送客的意思,道:“苏公子这是分明不想接这桩任务啊。”

  “哎呀,叫您给看出来了,嘿嘿。”白牧野轻轻喝了口茶。

  “苏公子开个价吧,但千万别再这么夸张了,您这也不是谈生意的态度。”卜管事一脸诚恳。

  白牧野抬头看他一眼,淡淡道:“开价这事儿,我现在反倒不着急了,我们还是先谈谈,你们想把这法阵设置在什么地方吧?总不会是让我帮你们卜家设下一道防御结界法阵吧?”

  “哈哈,苏公子说笑了,这法阵……简单,”卜远志微笑的看着小白,“只要设在王家的四面八方,保证法阵激活的时候,里面任何人都逃不出,就足够了。”

  孙婷顿时就是一愣,立即看向小白。

  白牧野则微微张开嘴,像是看着一个智障似的盯着卜远志。

  卜远志微笑看着白牧野:“苏公子……您觉得有什么不妥吗?”

  “您这是疯了吧?十分抱歉,您这活我接不了。”

  白牧野一脸嫌弃的摆摆手,甚至连端茶送客这种隐喻都免了,直接道:“今天您没来过,我也没见过您!请回吧,这种布阵坑人的事儿,我肯定是不能做的,我不是那样的人。”

  卜远志淡淡道:“苏公子,这件事看上去有点风险,但实际上并不像你想的那个样子……”

  白牧野看着他,呵呵一笑:“不就是趁王家空虚,将整个王家控制在手中,然后用来威胁么?卜管事您就不怕这样做了,会导致你们两个家族之间爆发不死不休的冲突?”

  “既然敢做,自然是不怕的。”卜远志微笑道:“而且咱们之间的合作,我可以百分百保证,是保密的!卜家绝不会泄露半点跟公子有关的信息!法阵系的符篆师,又不是就只有公子一个,公子怕什么?”

  老子连你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信!

  你特么光明正大找上门来,然后现在和我说不会泄露关于我的信息?

  “你们卜家不怕,可我怕啊!”白牧野看着卜远志,“您既然觉得我不傻,那么这种不负责任的话,您又是怎么说出口的?卜管事,我不管你们跟王家之间有什么恩怨,都和我们姐弟没关系。我们一群外乡人,好容易扎根于此,这种有命赚没命花的钱……还是算了吧。就算您刚刚答应了我开的价,我也不敢做。”

  孙婷偷偷松了口气,小白要刚刚是敢答应,她肯定直接出言阻止。

  为了一点利益,就这样把和他们有合作关系的王家往死里得罪,真的太扯了。

  这卜家果然是一点好心都没安啊!

  卜远志笑呵呵的站起身,深深的看着白牧野道:“苏公子,有句话,我不知当讲不当讲?”

  “那就别讲了。”白牧野看着他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