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大符篆师 > 第五百六十二章 举世皆惊

第五百六十二章 举世皆惊

被困在法阵中的百世原本就因为被斩断跟那把古剑之间的精神联系而受伤不轻,如今更是被气得大口吐血,咆哮道:“你怎么不去死?”

  “这个真不行!”白牧野断然拒绝这种无理要求,呵斥道:“你这只公鸡好没礼貌!”

  百世已经被气得自闭了,不想再跟这个无耻的人讲话。

  不就是一身漂亮的毛么,你不给,我还不能自己拔了?

  这大公鸡的一身羽毛堪称极品材料,用来做一个鸡毛掸子法器简直再适合不过。

  所以小白下一刻,直接将目光放在百世那一身漂亮的羽毛上,法阵中的各种攻击也不再是冲着百世的命去,而是冲着它的羽毛去了。

  大公鸡百世自然也发现了这一变化,它怒吼连连,不断在法阵中疯狂打鸣,用身上的道火对抗着各种攻击。

  法阵里面,顿时一阵鸡飞……没有狗跳。

  它这么一扑棱,身上的一些羽毛顿时被各种攻击打落。

  然后有无数道轻柔的力量,抓着这些从它身上掉落的羽毛往外跑。

  下一刻,百世恢复ChéngRén形,一张脸已是气得铁青。

  在外面,小白乐不可支的看着面前这一大堆羽毛,已经可以做一个大鸡毛掸子了。

  “还有剑鞘!”

  剑鞘你妹!

  百世又有种想要吐血的感觉。

  这时候,困着它的法阵也变得摇摇欲坠。

  这只大公鸡刚刚身上燃烧的道火非常厉害,想要彻底困住它,也几乎不太可能。

  不过小白的心愿已经实现一大半,跑出来就跑出来吧。

  正好把剑鞘要过来。

  所以白牧野很好心的主动将法阵全部撤掉。

  一脸坦诚的看着脸色铁青的百世说道:“这一番切磋,百世兄台可满意否?”

  百世看白牧野的眼神像是要吃人,咬牙道:“今日之耻,来日必将加倍奉还!”

  说着转身就走。

  “唉,别呀,你等下,咱得把这件事说清楚了。”白牧野大声喊着,又有几道法阵在四面八方升起。

  百世转回头,冷冷看着白牧野,语气森然的道:“怎么,你还想不死不休?”

  白牧野耸耸肩,一脸无所谓的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就这点法阵的本事?”

  “你这人毫无信用可言!之前不是说底牌尽出了?”百世怒视着白牧野,像是受到多大羞辱一样。

  白牧野都有点愣了,看着百世:“你认真的?”

  “我有说错你吗?”百世的声音中带着一股强烈的怒火。

  “你会把自己所有底牌轻易亮给别人看?”

  “自然不会!”

  “那你凭什么要求我对你坦诚?”白牧野看向百世的目光如同在看着一个白痴,“你这只鸡,是不是从小被宠坏了?真以为外面的人不会把你给炖了?”

  “吃我?从来都是我吃别人!”百世眸光森冷的看着白牧野,“罢了,技不如人,说再多也无用,今天在你这里吃了亏,回头肯定会加倍还给你!”

  “若是这样,那你就别走了。”白牧野淡淡道:“人间有一道名菜,小鸡炖蘑菇,我早就想尝尝了。”

  说话间,数张符篆从白牧野身上飞出,直奔百世而去。

  百世心里面也是憋着一口气,只是被白牧野出神入化的符阵给吓到,不想跟他死磕。但现在也终于忍不住了,咆哮一声,再次显化本体,要跟白牧野决一死战!

  白牧野一看百世又显化出了本体,顿时乐了,哈哈大笑道:“你这是觉得一个鸡毛掸子不够,还要给我凑一件羽绒服是吧?真是一只送温暖的好鸡!”

  “我打死你!”再【零零看书00kxs】次显化出本体的百世疯了一样冲向白牧野。

  但却在半路就被白牧野打出去的符篆给拦住。

  百世身上燃烧着熊熊道火,根本没有在意白牧野打出来这几张符。

  继续向前冲着,试图用身上道火将这几张符篆烧成灰烬。

  但令它意外的事情发生了,它身上那几乎连虚空都可以焚烧的道火,不但没能将白牧野打出的几张符给烧成灰,反倒被这几张符直接突破它的道火,拍在它身上!

  一张经典的控制符,拍在百世身上之后,百世顿时觉得不对劲,它那庞大的身躯竟然不能动了!

  这在百世漫长的修炼生涯中,是从未出现的事情。

  接着,无数只精神力化成的手,一下子出现在百世的身体四周——

  开始拔毛。

  百世彻底崩溃了!

  身为天河那边的顶级贵族,不过是偷偷溜过来看一眼,听说天河这边的顶级资源非常多,想趁着出来旅游的机会随便顺一点回去,谁成想竟然遇见了这么一个妖孽。

  抢了它的本命宝剑不说,还口口声声要用大锅炖了它,更过分的是,竟然还看上了它这一身漂亮的羽毛!

  在它漫长的生命历程中,本命宝剑不是最重要的,甚至命也不是最重要,这身一直让它引以为傲的羽毛才是啊!

  现在这人竟然在拔它的羽毛,要**毛掸子,还要做羽绒服?

  虽然不知道鸡毛掸子和羽绒服是什么玩意儿,但一听就让它火大。

  这简直比要了它的命还让它难受!

  虽然被控制符控住,但百世还是浑身爆发出无尽大道杀机,跟白牧野拼命。

  不得不说,这只鸡还是很厉害的,发起狠来拼命,就算小白也没办法彻底将它控住击杀。

  阴暗的天空中,镌刻着各种大道铭文,无数恐怖的能量乱流纷飞。

  百世是要拼命,白牧野却只想拔毛。

  鸡毛满天飞。

  小白一脸开心,美滋滋的收集着。

  以本体状态战斗的百世体型巨大,足有数百米长,如果身上长满羽毛的话,绝对称得上是一只神俊无比的大公鸡。

  可惜现在它身上光秃秃的,毛几乎都被拔光。

  成了一只秃毛鸡。

  百世也彻底疯了,要跟白牧野决一死战。

  即便浑身山下被法阵中激射出来的射线打出一道道伤口,鲜血横流也不管不顾。

  于是小白又趁机收集了不少鸡血。

  当白牧野终于将目光瞄向百世的翅膀时,百世终于彻底崩溃了。

  抢了它的宝贝,几乎拔光它身上的羽毛,现在终于将邪恶的目光瞄准了它的鸡翅膀……

  百世满腹委屈,愤怒无比的祭出一座小型法阵。

  阵盘在天空中散发出无量光辉,无论是小白的符篆还是精神力,都无法渗透这无量光。

  百世站在阵盘上,悲愤无比的咆哮道:“你这该死人类,给我等着,你会付出代价的!”

  话音刚落,嘭地一声,法阵中几道光芒打在阵盘边缘,吓得百世一哆嗦,再也顾不上放狠话,直接激活阵盘,消失在这里。

  这片被封禁的虚空,没能封住那阵盘带着百世离开。

  不过对小白来说,他的目的也几乎都达到了,除了那个剑鞘没弄到手有点可惜之外,还是收获满满的。

  就是这家伙发现不妙之后跑的有点快,不然说不定真能斩下一只鸡翅膀来烤着吃。

  下次,下次一定!

  小白心里想着。

  接下来的日子,小白又恢复到画符和修炼当中。

  到如今这种境界,他画出来的很多种符篆都是根据自身的道自创的。

  虚空画符对白牧野来说也不过是一念之间的事情,没有任何难度。

  但虚空画符终究还是不如顶级材料制作出来的实体符篆。

  对现在的小白来说,反正有时间又有材料,那么能多画一些符篆储存,为什么不呢?

  毕竟,这是他喜欢做的事情。

  英武十八年,随着天地间一股莫名的律动,小白第一时间抬起头,有些惊讶的看向子衿闭关的区域。

  一股淡淡的法则力量,从那个地方生出,非常轻柔,但却坚韧无比!

  小白释放出精神力去探查,发现那股法则力量,竟然在试图改变天河这里的天道法则。

  白牧野愣了一下,感觉有一层冷汗顺着额头渗出。

  心中非但没有半点欢喜,反倒整颗心都一下子悬起来。

  这丫头疯了吗?

  “子衿,不可!”

  他尝试着用强大的精神力去沟通正在闭关中的林子衿。

  可惜一道坚实的场域,将他的精神力挡在外面,无法进入。

  白牧野知道子衿想要做什么,因为之前她就曾嫌弃过天河这里的阴暗天空,终年不见光明。

  如今她成道入圣,还没等到传说中的天劫呢,就想着要去改变天河这里的规则。

  这太莽撞了!

  上古时代圣人辈出,都没人去改变这里的天地法则。

  如今子衿刚刚踏入圣域,就想做这件事,实在是太疯狂了,有些不自量力!

  可他想要警告的话语,都被子衿的场域挡在外面。

  而且这丫头看似听话,骨子里却非常倔强,就算能听到,这件事也未必会听他的。

  法则力量轻轻柔柔丝丝缕缕,如今还看不出什么,可用不了多久,这股新生的圣级法则,就会覆压整个天河世界!

  到那时,这新生的圣域大能,便是这天河世界真正的主人!

  在这里,可呼风唤雨,可改变天地规则!

  很显然,这绝不是她临时起意。

  应该是闭关之前就已经决定了要用这件事来作为自己踏入圣域的钥匙。

  小白叹了口气,在明白过来之后,也不再试图强行联系子衿。

  至尊踏入圣域,是需要一个契机的。

  不然就算闭关千年万年也是没用的。

  这契机,有点类似某种宏愿。

  比如,地狱不空,誓不成佛!

  子衿踏入圣域的契机,应该是一早就选定了要改变天河世界终年不见天日的规则。

  要让这里像前站一样,所有生灵可以正常活在星空下!

  每天早晨抬起头可以看见一轮充满生机的太阳,而不是永远阴霾的天空。

  可是傻丫头,你有没有想过,这里为什么是这样?

  你若是贸然将这里的天地法则给改了,会不会就此直接惊动了那些我们还没有能力去对抗的无上存在?

  没人愿意想那么多,瞻前顾后的,但问题是,在没有那个实力一路莽下去的时候,只能老老实实的苟着。

  猥琐发育才能真正发展起来。

  一直以来,符龙战队里面真正冷静的人其实只有小白一个。

  子衿霸气,喜欢一路横推。

  问君看着高冷,可从当年在黑域的时候她主动约战小白那件事就可以看出她是个什么性子的人。

  彩衣就更不用说了,从小就莽。

  单谷热血上头也是不管不顾。

  司音……司音倒是没那么莽,但也只是一个萌妹子。

  即便如今年过三十,也没见她有多大变化。

  至少一眼看上去,还是当年那个超萌的小姑娘。

  所以小白也是没办法。

  面对子衿这种选择,他只能带着几分忧虑的观望。

  然后做好面对所有一切不祥的准备。

  一旦弄出太大的动静,出来的可就不是那只大公鸡那种级别的选手了。

  法则力量不断向外延伸着,像是一道无形的浪,正在往天河各处扩散着。

  此时。

  已经在人间溜达了十年的红绡穿着厚厚的棉衣,头上戴着一顶粉色的棉帽子,帽子上还有两只俏皮的兔耳朵垂下来。

  跟白衣天帝和绿衣行走在一座冰天雪地的城市街头,手里拎着一串吃了一半的糖葫芦,嘴角还沾着一点糖,看着身边两人,淡淡道:“十年了。”

  白衣天帝自然明白她的意思,笑笑,道:“不是还有一段日子?”

  “你觉得,这种时候继续这样硬撑下去还有什么意义吗?已经十年了,”红绡轻叹一声,柔声说着,“这也是我人生中最开心的十年,接下来,你们两个……找一个连我都找不到的地方隐居起来吧。”

  “你们放心,那具傀儡我带回去之后,只会让几个半觉醒的看一眼。然后我会把它带走,谁敢抢,我就和谁拼命。”

  “也不用担心会不会暴露,我越是这样做,他们就越是会认为你是真的已经死了。尤其……我用了十年的时间。现在想想,倒也是一种很好的掩饰了。”

  说着,红绡咬下一颗糖葫芦,一下一下嚼着,一面的腮帮子鼓鼓的,看着特别可爱。

  “现在说这个,为时尚早,”白衣天帝抬起头,看了一眼头顶天空,“你们不觉得,这天地间的法则,也应该变一变了么?”

  绿衣跟红绡都是微微一怔。

  “变?怎么变?”红绡看着白衣天帝,蹙起秀眉。

  白衣天帝随手一挥,一股无形能量宛若一条巨龙,瞬间升腾而起,朝着那无尽虚空飞去!

  红绡脸色瞬间微微一变,又惊又怒地看着白衣天帝:“你疯了?”

  她想要阻止,但即将出手的那一刻,她的眼角余光看见了妹妹绿衣和白衣天帝两人,都用一种复杂的眼神在看她。

  “你们两个疯了……都疯了!”

  红绡喃喃嘀咕着,却是没再做出阻止的动作。

  因为,她爱这两人。

  当年她不懂爱才是这世上最强大的力量,认为活着最重要,所以她错过了无数年。

  这次从她离开万神殿的那刻起,其实她就已经明白了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经过这十年,她更懂了。

  爱是可以战胜一切的情感,万神殿里面那群腐朽不堪的老东西们都明白,但却怕它,所以它们早在无数个纪元之前,就已将其抛弃了。

  她也曾一度抛弃过,弃之如敝履。

  还好,她又捡回来了。

  而且这一次,再也不会把它弄丢。

  嘭!

  无尽幽深的宇宙深处,仙女座的边缘地带,像是有什么东西被打破。

  顷刻间有不可思议的能量从外面渗透进来。

  一时间,整个人间万族所有生灵,仿佛心中的某个枷锁被打破,即便是最普通的生灵,也有种头聪目明的感觉。

  在这一刻,境界越是高深的生灵,那种感触就越是明显!

  原本难以参悟的道,竟在刹那间顿悟。

  不知有多少生灵,在这一刻茅塞顿开,如醍醐灌顶一般,眼中露出惊喜之色。

  人间各处,已经修炼到帝五巅峰的人,至少一多半,一下子进入到某种神奇的顿悟状态当中。

  整个人间都爆发出一股难以想象的超强气场!

  这气场雄浑浩荡!

  白衣天帝眯着眼,对着天空,如同自言自语。

  “壮哉我人族!与天不老!万世长存!”

  绿衣一脸痴迷的看着白衣天帝,将心中那股崇拜之情表现得淋漓尽致。

  一如当年。

  从未变过。

  红绡一脸震惊的看着白衣天帝,一双漂亮的眸子里,同样露出强烈的崇拜之情。

  她似乎依然不敢相信,这男人居然真有这种魄力,更不敢相信,他竟然还有这份能力!

  但她心里很清楚,在他打破那道封印的一瞬间,人间这辆车,就已经在朝着一条不可控的路疾驰而去。

  要么重演太古、上古时代的悲剧——整个人间被颠覆,只留下少量种子开启新世界。

  要么……就是他们这群蚍蜉,以她这种级别都看不出的微弱概率,彻底颠覆万神殿,改变这一切!

  白衣天帝目光柔和的看了红绡一眼,微微一笑,然后对着远方轻声道:“我做了我能做的,剩下的,就看你们的了!”

  红绡这时候才突然间抬起头,看向白衣天帝凝视的方向,嘴巴微微张开,一脸惊骇地道:“有人要用改变天河规则的方式入圣?这这这……这是疯了吗?怪不得你……”

  她转回头,看着身旁的白衣天帝,良久才幽幽一叹:“为了保住他们的疯狂举动,你就干了一件更疯狂的事儿?”

  白衣天帝笑笑:“惊喜吧?意外吧?开不开心?”

  红绡:“……”

  这一刻,万神殿震动。

  无数生灵睁眼。

  举世皆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