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大符篆师 > 第六百零三章 聪明人真好!

第六百零三章 聪明人真好!

天悦微微一怔,看着问君:“你在这边吃酒,竟然还关注万神殿那边发生的事情?留意到神识在那就行了呀!”

说着,她也忍不住去感知了一下万神殿那边正在发生的事情,当场忍不住惊呼一声:“怎么会这样?”

这一声,却是用嘴说出来的。

正在喝酒的一群万神殿大佬纷纷看向她。

“你们……感知一下万神殿。”天悦大天神喃喃道。

万神殿内。

罗家人正在哭诉!

“小儿惨死在其中一个人间位面,八个人间位面,全部失控,我罗家有责任,甘愿承担,可这种事情,当真不是我罗家能处理的,求神殿诸位大人出手……”

一名罗家的老祖,站在万神殿最底层,老泪纵横。

万神殿内,无数神灵都发出惊叹声音。

自从人间主位面出事,整个神殿就再没安宁过。

这些神灵们虽然都承受着极大的因果之力,但却不得不打起精神来关注这些事情。

重重压力之下,没有哪尊神灵能真正逃避开来。

这是关系到他们切身利益的大事!

“八个人间位面,都被人做了手脚,所有祖灵晶体,全部反哺回去……天呐,这是大**!”

“不用说,肯定是有大能者出手了!”

“太古?上古?到底是谁在做这件事?”

“南方大天神还在这种时候离开了……”

无数神灵议论纷纷,整个万神殿内,充斥着一股暴躁的气息。

就没有一个好消息,太心塞了!

在这里喝酒的一群万神殿顶级大佬,瞬间面色都变得难看起来。

天悦大天神忍不住说道:“刚问君跟我私下聊天,说南方大天神的出走,是预谋已久,如今看来,真的有可能啊……”

“什么意思?”一个古神看着她问道。

天悦大天神看了一眼问君。

问君看着众人说道:“我怀疑,那八个人间位面没出事。”

“哦?”一群人都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众所周知,那八个人间位面,虽然号称是万神殿的。可实际上掌控权却一直在南方大天神那一脉手中。如今南方大天神出走,罗家却跑来汇报,说那八个人间位面出事。试问,在这种时候,谁敢去那边查探?”

问君看着众人,眼神凌厉,神色清冷,冷笑道:“若是去了,就中计了!”

天悦大天神道:“不错,南方大天神肯定已经埋伏了人手在那边,一旦我们派人查探,怕是正中他下怀,不管去多少人,都是有去无回。”

“南方大天神这手段,太不光彩了。”问君叹息道:“都已经在他掌控中,还不满足,还想以此设计,来坑骗我们。”

“妈的!”西方大天神忍不住用力一拍桌子,怒道:“就知道那鸟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下,就连身穿紫衣的东方大天神脸色都变得难看起来。

他在万神殿几乎不说话,但不代表他对万神殿的事情不关注,更不代表他对万神殿的利益无所谓。

那八个人间位面,他一直就想要拿回来,但南方大天神无比强势。

一直霸占着,大有谁敢来就跟谁拼命的架势。

“之前大家同殿为神,不跟他一般见识,但如今他已经离开万神殿,那些人间位面,理应收归万神殿所有。”一名古神义愤填膺地说道。

“不错,理应收回!”

“当然应该收回!”

在场众人,纷纷表态。

问君却道:“大家先不要激动,我怕这里面还有更深层次的阴谋。”

“你来说说。”万神殿殿主看着她道。

问君道:“那罗家既然敢来上报,就说明南方大天神的手段必然极为高明,你们看罗家那人模样,也不像是在撒谎吧?”

众人稍微感知一下,纷纷点头。

“不错,看着很真实。”

“不像是装出来的。”

“感知他的精神波动,应该是真的。”

“这是怎么回事?”

众人目光再次落到问君身上。

问君微微一笑:“那就说明,这件事,应该是真的!”

众人纷纷皱起眉头。

天悦大天神道:“难道南方大天神会自己坑自己?”

问君笑笑:“他当然不会,但他也知道,我们不会放弃那些人间位面。所以,他主动毁了那几个人间位面的布局。而且……如果我没猜错,他还越过了罗家!”

“怎么会这样?”

“太阴险了吧?”

“这份手段……”

酒桌上几个反应过来的大佬全都面色震怒。

问君道:“他就等着我们忍不住派人过去看,若我是他,甚至不会设伏!”

天悦大天神一脸疑惑:“这话怎么说?”

问君笑笑:“他肯定会等着我们出手,将那边的问题解决掉,然后趁我们不注意,再从暗中出手偷袭!”

“直接设伏不就好了吗?用得着那么麻烦?”一名古神疑惑道。

“直接设伏,我们凭什么去?”问君看着那名古神,“所以越过罗家,破坏掉那里的布局,是必须的步骤!然后我们会怀疑,这件事是真是假,所以或许会派人过去查探。这种事情,一查就知真假。然后我们会提防这里面会不会有诈。”

她看着众人:“你们信不信,我们若是过去调查,一定会查出跟南方大天神,跟万神殿完全不同的东西来!”

西方大天神冷笑道:“是这样,问君说得对,我们若是去查,说不定都会跟破坏人间主位面封印的人联系到一起!”

“他一定会做好一切布局,引导我们把目光转向那边。然后等我们的精力都放在那边的时候,他就成功了一半。”问君淡淡道:“我们一方面会分出大量精力去布防,另一方面,还得派人去重整那八个人间位面。因为我们万神殿,损失不起!”

在场众人,全都忍不住点点头。

万神殿的开销,实在太大了!

如今虽然走了一直南方大天神派系,可同样减少了八个人间位面!

问君看着沉默的众人:“我们派去的人,只要将那八个人间位面的事情处理好,南方大天神的人马肯定立即杀到!”

“我们是被动的,他们却是主动的;我们在暗处,他们却是在明处……”天悦大天神喃喃道:“真是好算计啊!”

“而且还可以把所有问题,全部栽赃到破坏人间封印的人身上去。”西方大天神道。

万神殿殿主眸光闪烁,轻叹一声:“有个猜测,在我心中由来已久,只是一只觉得荒唐,才没有说出来。”

“殿主有话直说。”

“有什么猜测,不妨说出来,大家一起分析一下。”

众人看向白衣殿主。

“你们还记得张道明吧?”他看着众人,眼神中带着一丝淡淡的哀伤和惋惜。

“那个你让人从昔日人间主位面带回来的小子?小叛徒?”西方大天神看着万神殿主。

“是,还拐走了我两个视若己出的侍女。”万神殿殿主叹息着点点头,道:“之前我一直以为他是背叛了万神殿,背叛了我,为了可笑的道义,站在人间众生那一边……如今看来,却是未必。”

“他很有可能早已投靠了南方大天神。”

“人间那边的变故,恐怕也未必真是什么太古、上古余孽所为。”

“如果他们之间早已相互勾结,那么整件事情也就变得明朗起来。”

“他们先是利用人间局,困住我们万神殿绝大多数神灵,然后南方大天神寻找机会脱离万神殿,即便是没有跟北方大天神这边发生争执,也会跟其他人冲突。”

“最后……再利用那八个人间位面,设下新的布局,一步步、一点点蚕食我们!”

“这份心机手段,当真是太高明了!”

万神殿殿主越说越是觉得这种可能性极高,其实不仅是他,其他人也全都沉思着,在分析着这种可能性的大小。

在场这些顶级神灵,不管是谁,水边拎出来一个,计算能力肯定都是顶级的。

虽说万神殿主说的这种可能性并没有高到让他们几乎可以认定的程度,但在诸多可能当中,他说这种,还真是排名较高的其中之一!

“太古时代,早已湮灭在历史长河中,如今除了我们万神殿内少数顶级神灵之外,还有几人知道太古?”万神殿主看着在场众人:“很多人都说那时代有诸多顶级无上存在活着,是,关于这个,从那时代活下来的生灵都知道!”

身着紫衣的东方大天神点点头,说道:“不错,是活着,但他们出来攻打我们万神殿的可能,微乎其微。”

【零零看书00kxs】 “应该说,他们或许还活着,但绝对回不来。”西方大天神带着几分醉意,在一旁有些放肆地说道:“所以我也不信是太古神话时代的存在动的手。”

“上古时代,咱们在场诸位,除了问君……嗯,即便是问君你,传承的记忆中,应该也是来自那时代吧?”万神殿主看着问君问道。

问君默默点点头,心说聪明人就是好!

给他一根火柴,还你一片火海。

给他一个点,他能给你想出一个宇宙来!

“那么,大家觉得,上古时代,还有多少活下来的生灵敢抛头露面?敢在我们万神殿面前动手脚?”万神殿主看着这些人,沉声道:“再想想这件事出的时候,是谁先说,是太古、上古余孽的?又是谁……派人去追杀张道明那叛徒的?”

“南方大天神!”天悦大天神一字一顿,眯着眼道:“想不到,这只鸟竟如此阴险!一直在把我们往歧途上面去引导。今天若不是问君一席话,我们可能还想不到这些。”

“不是想不到,只是一直以来,我们当它是同伴,不愿相信。”万神殿主一脸痛心疾首:“在诸多可能当中,我们不是没有分析到这种可能,但因为信任!我们不愿相信自己身边同伴中会出现这样的人!”

天悦大天神冷冷一笑:“可那只鸟,却用实际行动,狠狠打了我们的脸。”

在场众人,被这一句话,全都说得眼中怒火熊然。

真好!

问君开心极了,简直完美。

“这种时候,就算知道是它,我们又能如何?”问君轻声叹息:“南方大天神带走上千神殿精锐,剩下神殿众神虽然强大,但却不可能倾巢而出去跟他拼命。即便倾巢而出,我们的损伤也会极大……”

“你是新神,这件事情不用你担心,问君,回头你就镇守神殿便是!”万神殿殿主,长发白衣,整个人看上去风流倜傥,潇洒至极,他淡淡道:“之前不敢相信这些事情是他所为,被他蒙蔽着,走了不少弯路。如今既然已知他阴谋,若是再对付不了,那我们这群人,也没脸再称什么古神大天神。”

“不错,已知前因后果,接下来的事情,自然也就简单多了。”东方大天神一甩自己紫色衣袖,眉宇间闪过一抹傲然。

问君弱弱道:“那如果……我们……猜错了呢?”

天悦大天神忍不住笑道:“猜错也不可能怪到你头上啊,再说,南方叛出万神殿,这是真的吧?”

问君点点头。

“既然是真的,那大家日后自然就是敌人,既然是敌人,那我们出手对付他,有问题吗?”

问君想了想,道:“好像……没有。”

“就是没有!”天悦大天神银铃般的笑声响起,道:“只要不是太古、上古余孽,就没什么可怕的。”

“那,不是还有一个融合了造化液的人?”问君看着几人说道:“那人很危险的,非常厉害,我们可不能放过他!”

“哎呦,我的好妹妹,你真笑死姐姐了,你这怕不是为了报私仇吧?”天悦大天神拉着问君的手,一点都不见外的笑道。

“不是不是,当然不是,我虽然当时虽然受了重伤,但我甚至不敢肯定伤我的人一定是那个身上有造化液的,反正他们实力很强!”问君心有余悸地道。

“很强?呵呵,能有多强?有你现在强吗?好妹妹,你是不是忘了,你如今已经不是那个小小的下位神,你呀……都已经是大天神啦!”天悦大天神笑着安慰。

“我可没那么厉害,德不配位的。”问君有些低落的道:“全都是各位前辈照拂。”

“不要这么说,你既然是北方认定的继承者,我们照顾你,自然是理所应当的!”西方大天神说道:“所以你无需有什么顾虑。”

东方大天神也点点头,看着问君,目光温和地道:“那身上有造化液的人,早晚会落入我们手中,不过目前,最想抓到他的人,一定是南方大天神!他叛出万神殿,除了上述我们说过的原因,最重要的一点,还是他想要独吞!”

“呵呵,想的美。”一尊古神冷笑。

“他想多了!”天悦大天神眼中闪着冰冷的光芒。

万神殿主点点头:“北方,接下来你安心修炼,坐镇万神殿,且看我们……如何灭掉南方!”

嗯呐,你们快点地。

问君心中想着,一脸乖巧的点点头。

差点把西方大天神看直了眼。

太萌。

……

“小单,你怎么样?没事吧?”寒冰雪有些担忧的看着伤势有些严重的单谷,冷漠不过是她的保护壳,骨子里却善良的很。

单谷脸色有些苍白,但脸上却带着笑容:“雪姐,没事儿,那王八蛋被一箭射死,我受点伤,也是值得的!”

司音的蘑菇头有些凌乱,身上还罕见的带着一些血迹,精致的小脸紧绷着,拎着西瓜大锤的手似乎还有些轻微颤抖着。

看着手上的单谷,一脸心疼。

彩衣面色也有些苍白,轻轻替司音整理了一下头发,道:“真险!谁能想到这地方居然有这么厉害的生灵?”

寒冰雪有些自责地道:“这事怪我,没有彻底调查清楚,就带你们过来了。”

“不怪你,雪姐,大家都以为这是一个软柿子,谁知道居然是根硬骨头,不过还好,咱们总算扛过来了!”说着,她亮出手上一枚空间指环,脸上露出开心笑容:“收获也还不错。”

寒冰雪点点头,道:“最重要的是咱们知道了一处疆土大域!”

“嗯,咱们接下来继续努力,争取再接再厉!”彩衣眼中充满坚定。

四个人,在祖域搅和了一圈,将祖域搅和得鸡飞狗跳乱七八糟。

眼看着战火就要弥漫整个祖域大地,最终却被万神殿出来的那些神灵所镇压。

虽说仇恨的种子已在祖域各大势力的心中埋下,但至少眼下,祖域不太可能再次乱起来。

几个人都有点失落,于是在寒冰雪的带领下,开始挑那些相对弱一点的势力下手。

一方面为了寻找修炼资源,另一方面,也为了寻找那些神灵背后的疆土大域。

只要掌握了那些疆土大域,自然就可以直接威胁到那些神灵!

这条路很漫长,任重而道远,但几个人全都义无反顾。

即便这次遇到强烈反击,在几人共同努力之下,最终还是平安度过。

“唉,也不知道小白他们怎么样了,已经好久都没他们的消息了。”彩衣叹息道。

“罗家那边如今如临大敌,从里到外滴水不透,就算他们自家人,也都进不去了。恐怕他们负责的人间位面,也出了不小的乱子。”寒冰雪分析道。

“不错,小白他们绝对有这个能力,我只是有点担心。”彩衣轻声说道。

正说着,寒冰雪突然微微一怔,旋即惊喜道:“他们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