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我的细胞监狱 > 第五百七十七章 巨大的差距

第五百七十七章 巨大的差距

感觉完全不同。

无论是吃过金苹果的仙女,还是没有吃过金苹果的仙女……在感觉上都与当前的女尸截然不同,不是同一类,不再是原本的【金苹果试炼】。

嗡……

在女尸立起的一瞬间。

韩东的左臂竟然传来感应,一种「远古」的同源感。

『不死祭祀-伊莫顿属于命运空间里的人物,来自于古埃及……我所获得的手臂,是伊莫顿还处于复生初期就被珍学姐斩断下来的肢体。

这具女尸必然是议会利用征收的税务积分,从命运空间里换来的活物。

是因为年度久远与我的手臂产生感应,还是因为她本身也是木乃伊?

仅仅将棺材掀开,就将这片区域里的死气全部吸收,未免太过夸张了吧。』

韩东盯着女尸时,一种前所未有的危险感让他体表的汗液不停外溢。

似乎因身体僵固太长的时间。

在这位女尸侧偏脑袋时,随即发出清脆的骨骼响声(咔嚓~)。

吸入体内www.00kxs.com的死气,正在慢慢浓缩并遍布全身,以一种古埃及文字的形式由皮下凸出,眼瞳‘一分为二’。

女尸盯着躲在最后面的韩东,似乎她也察觉到了某种同源气息。

“亚伯……她体内的死气还未完全汇聚,赶紧出手。”

“好……”

一丝丝肉眼可见的空气被亚伯大口吸入体内。

通过大量吸氧,给血红细胞传递氧分子来激活混在血液中极少量的稀有血液。

【龙血】

亚伯的野兽感知,同样能从女尸身上嗅到极度危险的气味。

选择在第一时间拿出最强姿态。

附着在亚伯体表的白色兽气,因龙血而慢慢化作一种「龙兽」形态。

距离真龙虽然还差得远,但基本上已有着龙首的形状。

皮肤-龙鳞化。

「龙兽爪」

佩戴在亚伯右手上的兽骨戒指全面激活。

竟将覆盖在体表的兽气吸入其中。

浓缩与固化。

亦真亦假的「龙爪」以左手、右手为基础,构建成型……亚伯发出一声声震天彻地的兽咆,向着女尸奔袭而去。

按照韩东的吩咐。

【红鬼-陈丽】与【地狱修道士-托古】两人也全程协助亚伯,一同更上。

哐啷啷~~

首先由托古扔出远程攻击。

两道燃烧着熊熊烈焰的地狱铁链,一左一右同时袭向女尸。

成功束缚。

托古的嘴里还在念叨着地狱秘法,就算火焰被死亡所染黑,又会有新的烈焰生成,以全力束缚着女尸。

同时也尽可能射出更多的铁链,加深束缚。

“主人的朋友,我会以全力切断目标的后颈,脑袋被摧毁其肉身防御一定会降到最低……【斩杀】就交给你了。”

红衣陈丽突然加速超过亚伯。

“好快……”

陈丽先一步抵达女尸后侧。

经过多次强化过的菜刀,当前被缠上大量的阴气。

亚伯也立即提速跟上陈丽的速度。

只要陈丽断颈成功。

亚伯就……

嗡!!

因与女尸古怪双瞳的凝视,亚伯的意识瞬间被带往了另一个世界。

金黄石砌建筑的开阔大殿里。

上百位头戴金色面具、身穿祭祀长袍的古埃及人围绕在大殿内。

亚伯自身正处于大殿中心,被一位美艳的女人压在身下……一柄漆黑弯月状的祭祀短刀持在女人的手中,刀刃游走在亚伯的胸膛与腹部。

锋利的刀刃上缠绕着死气,足以切开亚伯坚实的腹肌。

关键时刻,来自于祖父的告诫声回想在亚伯的脑海中。

“幻象是骑士团在城外调查与远征时,时常会遇到的危机情况。

破除幻象的方式有很多种,但真正能让自身不被幻象所侵蚀的方法,就在于不断敲打磨炼自身的意志力。

即便大家知道这个办法,依旧会遇到「意志力」不足以抵抗强大幻术的情况。

亚伯,你与他人不同……遇到危险时,唤醒你体内的野兽,它的狂躁能碾碎一切幻术。

别让自己卑微而又无能的死在幻术之中。”

一股股如同沸腾气泡般的气息从亚伯毛孔间溢出,替换掉原本的白色兽性气息,猛然挣脱束缚,将当期的虚假幻象全部撕碎。

重回花园。

然而……

就因几秒钟置身于幻境,眼前的战况已完全变化。

断裂一地的铁链,已不再有任何燃烧的迹象。

托古本身被封于女尸所躺的棺材当中,无法再继续投入战斗。

菜刀插在地面。

陈丽小姐的腰椎骨完全断裂,身体呈折叠状,挂在镂空铁栏上,气息微弱。

“怎么回事……不行!我得赶在这位女尸完全吸收死气前,压制并杀死!”

借着体内的狂躁兽性,亚伯并未有任何滞怠。

龙爪直指女人的头颅。

然而。

能击败正式骑士,能切碎钢铁的龙爪……却在切割女尸头颅时,发出滋滋响声。

切开表皮,却难以撕裂女尸皮囊下那金色的头骨。

一掌。

横向甩在亚伯的腰腹。

死气直接冲散遍布于体表的兽性气息,龙鳞破碎……甚至体内的骨骼与内脏都因此而绞散。

哇!

嘴里喷洒出大量鲜血。

亚伯如同子弹般侧飞出去,身体在地面上滚动十多圈,最终撞击在花园边缘的铁栏才得以停下。

腰腹位置留着一道漆黑色的掌印,死亡还在进一步侵袭其肉身,在【亚死亡空间】内伤势不断加重,野兽的恢复能力根本无从发挥。

差距太大了……

“这是……议会从高级骑士级命运空间里,带出来的生物吗?”

仅仅挨上一掌,亚伯差一点就此死去。

嗡!

下一秒。

根本不容亚伯有任何的恢复时间,眨眼间,女尸已站在亚伯面前。

裂开~

女尸的胸膛由中部缓缓裂开。

一柄亚伯在幻象中见到的祭祀匕首,存放于女尸的体内,由绷带所缠绕。

这次可不是幻象。

一旦匕首落下,亚伯必死。

(成为我的仆人吧)

一种亚伯听不懂的语言从女尸口中传出,绷带缠绕解除,匕首持于手中。

匕首垂直于亚伯的身体,直指心脏。

“动……身体给我动起来啊!!!”

亚伯想要闪躲,却发现身体已不听自己的使唤,顶多只能活动手指……死亡的侵蚀比预想中的还要严重。

或许是因即将死亡。

肾上腺激素疯狂分泌,亚伯眼前的一切都变得缓慢起来,缓慢迎接死亡的到来。

匕首缓慢落下,无力与绝望也随着这一过程而不断加剧。

“我……什么味道?”

灵敏的嗅觉,隐隐嗅到空气中多出了另一股气味,一股血的气味。

红色弥散。

一只恐怖的多眼血犬突然到来。

恐怖的血盆大口,直接将女尸的整体手臂都给咬断,同时一道人影到来,补上一记飞踹将女尸给整个踹飞。

冥冥之中。

亚伯隐约窥见到一位曾经的恐怖敌人-猩红伯爵。

但在耳畔传来的却不是伯爵声音。

而是韩东的声音。

“亚伯……我会带你出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