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玩家凶猛 > 第六百五十七章 突围(4K)

第六百五十七章 突围(4K)

奎托斯浑厚的声音在众人耳畔回荡,

大部分车手面色微变,错愕惊讶,

少部分车手则似乎对这种状况早有预料,脸上露出凝重表情。

上一届的冠军队伍——由憎恨之王墨菲托斯所率领的地狱轰鸣车队,就曾在血腥赛段的中间路段,拦截过后面出现的玩家,

当时困住了不少人,最后还是奎托斯出手,用双刀跟斧子生生砍死了一尊魔神,驾车驶向终点,才让墨菲托斯不得不放弃拦截后方车队,驱车追赶。

没想到,这次奎托斯也会拦路...

“哼,真该看看你们脸上的表情。”

轻蔑的嘲笑声响了起来,魁梧高大的库巴扫视一圈众人,不屑道:“我们所有人都只是一组组数据而已,奎托斯并不比谁高级。

如果连这点困难都要害怕的话,那还是趁早投降的比较好,

就别想着回到自己故乡的游戏世界了。”

“那你呢?”

有车手皱眉质问道:“你不也打不过奎托斯么。”

“也许吧,谁知道呢。”

库巴摇了摇头,“就算打不过,撑一段时间总能做到。

血腥赛段规定车手可以相互攻击,但不能脱离自己的战车超过一定时间,且战车受损后会自动丧失参赛资格。

第一名在出口处堵路,

后面车队的目的,不是要杀死第一名车队,而是拖延时间,等到离开整修区域的车队足够多,

集众人之力,

杀死第一名,或者突破阻拦,开到前面,逼迫第一名放弃拦截。

就算车手之间无法信任彼此,为了共同利益而协作,总是能做到的吧。”

不得不说,库巴的话语听起来有那么几分道理,众车手面色各异,默默钻回了自己的战车里。

看到没有人主动退赛,站在车顶的奎托斯依旧面无表情,他握持着屠杀了无数神明的混沌双刃,等待着挑战者出现。

在车手们复杂的眼神当中,第二名驶入整修区域的车辆——由狂怒、死亡、战争、纷争所驾驶的天启战车,缓缓驶出了笼罩在整修区域外围的泡泡屏障。

狂怒、死亡、战争、纷争四人都来自系列动作游戏《暗黑血统》,在游戏背景设定中的实力,完全不逊色于神祇级别的奎托斯,

双方也可以说是此次死亡战车竞赛中,个人实力最为强悍的两支车队。

“哦呵,”

坐在机枪驾驶位上的李昂一挑眉梢,“这回有好戏可以看了。”

“你觉得谁会赢?”

落日熔金轻声问道:“光从数据强度来看,似乎天启四骑士的总量更高一些。

不过奎托斯那边,坐在车里的三人也不弱。”

“按理来说,跨世界观比较战力,通常应该让原作者出来打一架,或者凭销量说话。”

李昂笑了笑,“考虑到《暗黑血统》历代销量不如《战神》,且前者开发商THQ还遭到过破产收购,

这波我站战神。”

“呃,不能这么算吧...”

落日熔金眼角一抽,“要是光看ip价值,那这里所有车手估计都会被精灵宝可梦圈起来A掉。”

“这倒也是。”

李昂搓着下巴喃喃道:“反正只要背靠大ip,无论多么不思进取、做出什么样的屑作粪作,都会卖的很好吧,

难怪现在不管是谁都喜欢ip了...”

李昂的吐槽并没有影响到赛道上的变化,

天启四骑士驾车驶入赛道,与奎托斯隔着百米的距离,遥遥相望。

一百米的距离,在他们这种等级的战士面前,和咫尺之间没有什么区别,

但是死亡战车的规则规定车手无法离开战车或赛道太远太久,否则会被直接判负,

这也就意味着,他们必须在战车交锋碰撞的刹那,攻击彼此,杀伤对手或摧毁对方战车。

双方没有交流谈话,光凭彼此眼神就能确认,这其中没有斡旋谈判的余地。

能够回家的胜者,只有一名。

“我看见羔羊揭开七印中第一印的时候、就听见四活物中的一个活物、声音如雷、说、你来...”

天启四骑士所驾驶的重装战车外侧,原本贴着洁白如玉、充满圣洁气息的浮雕纹路,

而现在,伴随着莫名的沙哑轻微咏唱声在车身周围响起,车体表面的圣洁浮雕,逐渐变得晦暗、漆黑。

天启战车的轮胎徐徐旋转,与地面摩擦形成的灰色烟雾中带有浓郁的硫磺气息。

“揭开第二印的时候、我听见第二个活物说、你来。

就另有一匹马出来、是红的.有权柄给了那骑马的、可以从地上夺去太平、使人彼此相杀.又有一把大刀赐给他....”

咏唱声还在继续,车体表面的浮雕彻底与黑暗融为一体。

四骑士中的死亡端坐在驾驶座上,

剩余的纷争、狂怒与战争,推开车门,翻身跳到了车顶,各执武器,凝望着远处的弑神者。

车辆,开始缓缓加速。

半球形泡泡屏障中的车手们不由得攥紧方向盘,屏住了呼吸。

“阴府也随着他.有权柄赐给他们、可以用刀剑、饥荒、瘟疫、野兽,

杀害,

地上四分之一的人。”

咏唱声在两辆战车交汇的一瞬间达到了高峰,

天启战车周身骤然爆发出浓郁烟雾,

无数瘦骨嶙峋的骷髅魂灵从烟雾中喷涌出来,

它们痛苦地抓挠着自身白骨,似乎要挖出并不存在的心脏,嚎叫着、嘶喊着,

向着混沌战车扑去。

轰!

奎托斯手中的混沌双刃蓦地燃起熊熊火焰,

那些根植于不堪回忆中的痛苦、那些阴魂不散纠缠折磨着他的心魔,在这一刻尽数化为助燃火焰的燃料。

挥刀!

缠绕在混沌双刃上的火焰如同某种蚀骨毒药,劈开了浓郁到散不开的黑烟,

任何被火光照耀到的骷髅魂灵,其体表似蜡烛般迅速融化,只得尖叫着四散逃窜。

铛!

刀刃劈砍中了什么东西,

那是一把大到夸张的双手大剑,握持着它的人,正是笼罩在血红兜帽中的www.00kxs.com战争骑士。

“弑神者啊,”

战争骑士格挡住混沌双刃,凝望着前方面色冷峻的奎托斯,前倾身躯,沙哑道:“在这里,止步吧...”

天启战车再次喷发黑烟,将整条赛道笼罩遮蔽。

整修区域爆发一小阵骚乱,车手们向前张望着,却只能看见黑烟之中不断闪烁的混沌双刃火光,

听见其中传来的沉闷洪亮金铁交错声、怒吼咆哮声,以及魂灵哀嚎声。

发生了什么?

谁赢了?

巨大的疑惑横亘在所有车手心头,

当外围黑烟逐渐散去,车手们看见公路路面残破不堪,满是燃烧着火焰的凹陷深坑,

天启战车停在原地,

两侧的坑洞中躺着生死不知的纷争与狂怒骑士,

而那位战争,仍杵着大剑,好好地站在车顶。

“呼...”

大多数人松了口气,这几乎是最好的局面了,

奎托斯被天启四骑士打败,同时后者也损失惨重,战力去了大半,再无可能竞争榜首位置。

接下来要考虑的,就是如何战胜其他人了...

心思各异的众人还未来得及好好盘算,

就听前方路面的那辆天启战车,发出令人牙酸的尖利摩擦声。

咔,咔,咔,咔...

漆黑如墨的战车加速解体,化为一地破碎零件,

而屹立在车顶的战争骑士,也缓缓松开大剑,丧失了所有气力,坠落下去。

黑烟彻底消散,一片狼藉的路面上,

混沌战车与它的主人,依旧伫立着。

“...”

奎托斯还是一副冷峻到看不出情绪的表情,

他那肌肉盘虬的身躯上,满是深可见骨的伤痕,

淋漓鲜血从双臂涌出滑落,还未坠地,便被混沌双刃的火焰灼烧蒸发。

伤痕累累的屠神者,依旧站着。

“...呵。”

库巴抿住了嘴巴,握紧方向盘,驾驭战车缓缓驶入遍布碎石的残破赛道。

“马里奥死了。”

他喃喃自语着,不知道是说给自己听,还是说给战车中一脸肃穆的奇诺比奥、大金刚等人。

“在我们被踢出自己的游戏世界前,他就消失不见,中心城也看不见他的踪迹...”

库巴踩下了油门,让战车开始加速。

“马里奥是我的敌人,我恨他,憎恶他,无数个日日夜夜里祈祷他死去、永堕深渊。”

“但是,他是我的宿敌。”

“他属于我。他的性命,他的命运,他的呼吸、心跳、脉搏,一切全都属于我。”

“没有我的许可,他不能失踪,不能死去。”

库巴的眼眸中倒映出奎托斯的身影,

战车越来越快,朝着战场中间,疾驰冲锋。

“在我于整个游戏世界找到他之前,任何阻挡前路的障碍,都给我,去死啊啊!!!”

库巴怒吼着,在两辆战车交汇相撞的瞬间,拍开车门,一跃而出,长着尖锐如刀指甲的巨大手掌,紧紧攥住了系着劈向战车的混沌双刃的锁链。

砰!

弑神者与魔王的拳头碰撞在一起,产生的冲击波气流肉眼可见。

这声巨响似乎是某种号角,数辆战车齐齐驶出修整区域,冲入赛道。

“没有人!”

“比我!”

“更懂!”

“当一名反派!”

库巴挤在混沌双刃战车车顶,一顿一顿地咆哮着,

每吼一句话,便会挥舞重若千钧的拳头,挤压奎托斯的腾挪空间。

奎托斯一次次避开对方的拳势横扫,突然间自身后抽出圆形盾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盾牌边缘砸向库巴的拳头。

锋锐的盾牌边缘,深深凿进了库巴的指缝,霎时间鲜血飞溅,滴落在车顶。

咚!

奎托斯一拳砸向库巴胸膛,后者瞬间横飞出去,翻滚落地,在水泥路面上犁出一条长长痕迹。

“噗——”

躺倒在凹陷深坑中的库巴呕出一滩鲜血,他的胸膛上残留着拳印,肋骨都不知道断了多少根,

天空中负责监视比赛公平性质的飞艇,也传来了裁判判定库巴离开战车太远、失去比赛资格的声音。

但库巴的脸上,却挂着笑容。

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在奎托斯攻击他的时候,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奇诺比奥从虚空中拿出大量的砖块木板,翻身在车底捣鼓一阵,凭空修建起一座带有加速带的斜向上平台。

这一来自《超级马里奥制造》系列游戏的特殊能力,让他们的战车直接一飞冲天,远远逃出了奎托斯的攻击范围。

并且,来自修整区域的后发车辆源源不断,奎托斯如果还想保持领先位置,必须得放弃围堵,追赶上去。

库巴重重倒了下去,残存知觉清晰感觉到,身下的路面正在快速蠕动,将他挪出赛道,送往医护人员所在方位。

“还是我赢了啊...加油吧,奇诺比奥,剩下的,就交给你了...”

没有人听得见库巴的呢喃,

奎托斯一声长叹,转身朝向赛道前方。

他脚下的战车引擎再次启动,

血腥赛段允许车手能够彻底发挥自己的力量,随着火神赫准斯托斯的神力融入车辆每个角落,

混沌战车开始翻折、扩充,

精巧复杂的机械零件覆盖在战车表面,仿佛为车辆穿上了一件血红色的钢铁铠甲。

“没有什么能阻止我们回家,”

奎托斯淡淡说道:“冲吧,赛娜。

沿途车辆,就交给我吧。”

伴随着奎托斯的低语,混沌战车加速冲锋,朝着前方由大金刚驾驶的车辆冲刺而去。

大量战车冲入了荒漠赛道,李昂等人所乘坐的史崔克战车也在其中。

前方的围堵既然已经被攻破,那么...也该开始竞争了。

重力枪吸起砂石砖块,向周围投掷轰出,

龙裔吼出龙吼,让空气凝滞静止,阻挡飞来火球,

海盗战船横冲直撞,左侧炮塔射出弩箭绳索,将其他车辆拖拽过来,让海盗船上的车手得以跳帮作战。

广阔荒漠之中,厮杀声不绝于耳。

“EX——”

金发碧眼的少女骑士和她的狮子服萌化体站在车顶,两人各自高举一柄长剑,周身萦绕狂风,剑身绽放万丈光芒。

——calibur!!”

剑刃尖端爆发庞大魔力,延伸出数百米的绵长光柱。

毁灭一切的璀璨剑光,在两位saber的合力之下,挥出了180度的横斩。

一剑过后,

公路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样子,道路两侧的土地被生生削低数米,广袤荒原上到处冒着灼烧留下的酷热蒸汽。

承载着实力不济车手的车辆尽数迸裂解体,还在赛道上并列行驶的战车,已不足二十辆。

“...好险好险。”

落日熔金吐出长长浊气,刚才看见saber举起誓约胜利之剑的时候他就觉得要遭,

幸好李昂翻身挂在车外,用手掌按压路面、融化前方道路,

让车辆潜入地下隧道,

同时由女巫放出能量屏障笼罩车辆,

才让史崔克战车不至于被毁灭在煊赫剑光之中。

李昂手掌中的炼金术电光逐渐消散,车辆再一次驶回地表。

“这车太慢了。”

他看向同伴,平静道:“我给它加加速。”

“你要干什么?”

落日熔金心中突然泛起一阵悸动,

他能看见李昂的身躯里,正在涌出一种诡异的能量。

啪!

李昂不管惊愕队友,一掌拍在战车上,

从掌心延伸出的植物根须,轻而易举贯穿了车辆表面的金属装甲,

蔓延,生长,侵占车辆的每个角落,替换着车辆的零件。

顷刻间便将战车化为机械、植物与血肉的畸形混合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