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从精武英雄开始 > 第五百三十二章:哭泣的朱刚烈

第五百三十二章:哭泣的朱刚烈

仙界,镇妖宫。

李逸之站在练功殿里,他算了算时间,发现轮回世界过去了一万一千多年,在洪荒世界才不过一年出头而已,两者之间的时间流速,相差近万倍。

这趟轮回世界之行,算是有惊无险,而且收获无比丰富。

不仅斩出了未来身,突破到了斩道境后期,更是炼化了东皇钟四十道禁制,以及开创了一门绝世神通—星辰法相。

当然,如果再加上人皇之位、五帝道法,以及数以千亿计的魂晶、轮回世界的特殊材料,那收获就更是没法计算了。

李逸之负手而立,思维快速转动着,思考着接下来的事情。

首先是聚仙旗之事,以前他修为低下,只能够任由聚仙旗控制着,听命于昊天和王母娘娘,但是现在,他已经是今非昔比了。

虽然只是斩道境,但是论战力已经不下于准圣境初期。

因而,接下来他要么强行收回被聚仙旗摄走的元神,要么以那丝元神为契机,乘机侵蚀聚仙旗,从王母娘娘手中抢夺聚仙旗的控制权。

聚仙旗控制着天庭数百亿天兵天将,其中绝大部分都是人族,因而李逸之不可能放弃,唯有抢夺聚仙旗控制权。

其次是三皇五帝之事,如今诸圣远在混沌深处,真身无法回来,这是他打破封印,放出三皇五帝的最佳时期。

只不过,那怕是内外合力,想要解开三皇五帝的封印,至少也需要三位准圣巅峰的强者。

只是如今整个洪荒世界,除了诸圣的三尸分身之外,准圣巅峰的强者也就那么几位,如冥河老祖以及镇元子。

李逸之跟他们根本没有什么交情可言,他们是不可能冒着得罪圣人的危险出手的,因而这件事情,只能够暂时先搁置。

再次是佛门之事,佛门三番五次的找他麻烦,欲要置他于死地。

以前修为还低时,他也只能够在背后搞搞小阴谋。

可如今他的战力已经可比准圣初期了,自然要出手报复回去,否则念头不畅。

最后是轮回世界之事,罗睺等人是他用来搅乱洪荒局势的棋子,需要在一个合适的时间,把他们引渡到洪荒世界来,不过也暂时不急。

想到这里,李逸之微微闭上了眼睛,去感应聚仙旗所在。

侵蚀聚仙旗,夺取控制权,这不是一天两天可以完成的事情,他需要先布局,等待合适的时机再爆发出来,一举从王母娘娘手中,夺得聚仙旗的控制权。

到时候不仅可以控制数百亿天兵天将,更是凭空得到了一件极品先天灵宝。

在某个不知名的时空内,聚仙旗绵延数万里,透发着非常可怕的气息,浩浩荡荡。

李逸之心念一动,一缕缕不朽神力就化为了一只只微不可见的鸿蒙虫,漂浮在他周围。然后这些鸿蒙虫缓缓隐入虚无之中,以被聚仙旗控制的元神为引,悄然跨过重重空间,侵入到了聚仙旗中。

在聚仙旗核心,有着39道先天禁制。

李逸之要夺取聚仙旗的控制权,实际上就是暗中炼化这些先天禁制,或许说是侵蚀这些先天禁制上王母娘娘的元神。

如果是换着其他人,想要夺取聚仙旗的控制权,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只要稍稍一动,就会被王母娘娘察觉。

因为这聚仙旗已经被王母娘娘炼化了,就相当于自身的一部分,想要从她手中抢夺聚仙旗的控制权,就相当于从她头上扯断一把头发一把,她怎么可能发觉不了。

但是李逸之就不一样了,他修炼了鸿蒙寄生诀,可以无声无息中侵蚀王母娘娘的元神,这就像是寄生在人体内的病毒一般。

等到爆发之时,一切早已经成为了定局。

许久,李逸之睁开了眼睛,轻轻一笑着自语道:“鸿蒙虫已经潜入到聚仙旗之中了,接下来就是慢慢侵蚀了。”

以他估计,想要夺取到聚仙旗的控制权,至少得四五百年的时间。

砰!砰!

练功殿殿门被敲响,外面传来管事的声音:“启禀元帅,天蓬元帅来访。”

李逸之心中意外,朝外面说道:“好。引他去客殿,我稍后就到。”

客殿。

李逸之走进之时,就看到朱刚烈抱着酒坛大口喝着酒,一脸哀愁之色,脚下更是躺着一个空酒坛子。

李逸之好奇地问道:“朱兄,你这是怎么了,如此买醉?”

朱刚烈放下了酒坛,他看着李逸之,声音沙哑地说道:“李兄,你来了。来来来,我这有三万多年的佳酿,今天我们要不醉不归。”

说着,他就从百宝囊中取出了一个酒坛,扔给了李逸之。

李逸之哭笑不得,他走上前去,抢下了朱刚烈手中的酒坛,说道:“朱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说出来,我帮你参谋参谋,你这样喝闷酒也不是个办法啊。”

朱刚烈一下子情绪崩溃,哭了出来,他呜呜地说道:“完了,全完了,我和小玉妹妹完了。李兄,我好心疼啊,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李逸之大吃一惊,连忙道:“你和小玉姑娘不是挺好的嘛,怎么会突然分手了?”

朱刚烈摇着头,哭诉着说道:“李兄,不是我和小玉分手了,而是太阴星君强行拆散了我们,她不允许我再去太阴星了。呜呜,我的小玉妹妹,朱哥哥再也见不到你了。”

李逸之心中一咯噔,连忙问道:“好端端的,星君为什么要拆散你们?”

朱刚烈委屈地说道:“我也不知道啊,就在先前,我送小玉妹妹回广寒宫,如往常一般拜见了星君。可是星君却像是换了个人一般,一掌就把我打出了广寒宫,并且不允许我再次踏入太阴星,否则就杀了我。

李兄你说说,这到底是为什么啊,我自认为一切礼数都到了,也没有做什么让星君发怒的事情,她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们?”

李逸之干咳了几声,心中已经明白了原因。

因为现在的嫦娥,可是失去了记忆,根本认不得朱刚烈。

只是他心中也是奇怪,既然嫦娥不认得朱刚烈,那为什么没有把玉兔一起赶走呢?

李逸之拍了拍朱刚烈的肩膀,安慰道:“朱兄,你想多了,星君并非是要拆散你们,只是这段时间心情不佳,所以拿你出气了。等过段时间她气消了,自然一切都好了。”

朱刚烈抹了把满脸泪水的脸庞,将信将疑地看着李逸之,说道:“李兄,你说的是真的,没有骗我?”

李逸之肯定地点头,说道:“没有骗你。”

朱刚烈顾疑道:“可是,你不是一直在闭关修炼么,怎么会知道星君是心情不佳?”